《劫火鸳鸯》

第十二章

作者:陈青云

华锦芳被白石玉这一说,益发相信灰衣人的话不错,厉叫道:“‘冷面客’,你说是不

说?”

白石玉立即帮腔助势道:“兄台还是坦白说出的好……”

武同春气极,算是有了发泄的对象,向白石玉迫近两步,寒声道:“该说出内情的是你

呀,今天你休想再弄狡狯。”

白石玉口角一撇,道:“在下一向以和平处世为原则,任何事都可以和平解决,流血拼

命,解决不了问题,也难有真正的是非……”

冷哼了一声,武同春道:“你在路上用鬼贼手段杀了‘天地会’左护法和六名武士,这

也叫和平?”

白石玉面不改色地道:“天下事不能说绝无例外,得看对象而定。”

武同春不屑地道:“天下的理,都被你一个人占尽了?姓白的,在下不耐烦开口,今天

你不交代清楚,可能又要破例了。”

白石玉道:“是威胁么?”

武同春道:“随你怎么说都可以!”

华锦芳喘了口气,道:“这位白少侠在现身时,说要少侠证明,说明什么?”

白石玉道:“武大嫂,事情太简单,既然这位见台声称是武大侠的生死之交,又受托办

事,还接受了武大侠的兵刃,我们相信这位兄台先后所说的全无虚言,最直截了当的证明方

法,便是带路找到武大哥,一切不就都迎刃而解了。”

华锦芳点头道:“不错‘冷面客’,你怎么说?”

武同春深深一叹,道:“好,小弟可以带大嫂去见武大哥!”

白石玉道:“你可要言而有信?”

武同春冷极地一笑,道:“没你姓白的份!”

白石玉挑眉道:“谁能保障武大嫂的安全?”

华锦芳心头一动,如果这“冷面客”心怀叵测,对自己不利的话,的确没有反抗的余地

了,功力悬殊太大了。

武同春女口刃目苍在白石玉面上一绕,道:“凭你就能保障别人的安全么?”

白石玉分毫不让地道:“至低限度可以有个人证,不会变成无头案,是吗?”

武同春嗤之以鼻,道:“姓白的,别浪费心机,如果在下想杀人,随时都可以办到,不

必费这多周折。”

白石玉针锋相对地道:“问题在于你兄台隐藏在内心的企图。”

武同春目中煞芒一闪,道:“可惜你没机会参与这件事……”

白石玉道:“为什么?”

武同春一字一句地道:“因为我要杀你,而且就是现在。”

白石玉下意识地向后挪了一步,依然很沉静地道:“兄台办得到么?”

“事实会告诉你。”

“如果在下不跟你打……”

“那是你自己放弃保命的权利!”

“在下不会放弃的。”

“很好,准备保命吧!”如霜白刃,扑了起来。

华锦芳冷厉地道:“你打算杀人灭口,以遂阴谋么?”

“这是小弟与姓白私事,与大嫂无关。”

“但事实上已有关了。”

“大嫂阻挡不了。”

“我会不计生死地一试。”

白石玉淡淡一笑,道:“武大嫂,你放心,他杀不了在下!”

武同春向前一迈步,道:“那就证明一下?”

话声中,正待出,只觉眼一花,白石玉已到了三丈之外,这种身法,简直与鬼魁无异,

人似乎很难办到,武同春怔住了。

白石玉在三丈外沉声道:“在下全身而退,总可以办得到的吧?”

武同春愤火中烧,厉哼一声,闪电般扑去,白石玉掠上了屋面,武同春如影附形而上,

一追,一逃,如两抹淡烟般消逝。

华锦芳也登上屋面,但已失去了两人的身影,她自忖绝对无法与这两个鬼魁般的人物角

逐,只好站在屋面上发呆。

空地,身边多了一个人影,华锦芳心头剧震,本能地横闪数尺,一看,吐了口大气,激

动地道:“原来是伯父!”

不速而至的,正是灰衣人,事实上他并未远离。

灰衣人沉声道:“锦芳,这件事很复杂!”

华锦芳道:“伯父,您跟‘冷面客’动过手,到底证实了没有?”

灰衣人道:“似是而非,还须要找旁证。……”

华锦芳脱口道:“难道伯父斗不过他?”

灰衣人笑笑道:“上焉者用智,武力不能解决问题,并非伯父我收拾不了他,而是临时

改变了主意,他还有身后人,更加可怕,不能不谨慎从事。”

华锦芳粉腮一惨,凄声道:么说,同春他……八成是不幸了?”

灰衣人沉凝地道:“目前还说不定,我会尽力查明此事。锦芳,你回在房去.不要出来

乱闯,一切有伯父我替你作主,你等我的消息。”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泪水在眶内打转,华锦芳点了点头,暗道:“我会失去丈夫么?我该怎么办?凭我这点

能耐,能做什么?”……泪水滚落粉腮。

灰衣人一副长者之风,用手拍拍华锦芳的香肩,慈和地道:“锦芳,别难过,一切会很

好的!”

武同春生死玄关已通,功力已达一个巅峰状态,白石玉身法虽然出奇地快,但他不虞追

丢,能保持一定距离。

固然不会追丢,但在同等速度之下,要想缩短距离也很困难,像这种疾驰法,内力损耗

非常可观,就要看谁的内元深厚,能坚持不坠了。

追逐了近十里,白石玉的身法已显迟滞,失去了轻灵。

距离逐渐缩短,武同春猛运内力,以凌风之势超到头里。

白石玉刹住身形,俊面一片苍白,喘息不止,如果再奔下去,他定会脱力。他本长得斯

文瘦弱,眼前的神情,加上他腮旁的红藉,的确像个女人。

武同春气势还保持从容,似乎他的内元用之不竭,目芒一闪,道:“白石玉,你逃不了

的!”口里说,心里仍一分震惊对方的超凡身法。

白石玉深深吸了几口气,调匀了一下呼吸,微喘着道:“兄台好像又增添了功力,大异

往日?”

他居然有闲情说这话。

武同春森冷如敌地道:“我不跟你叙旧,事情非有个了断不可。”

“如何了断?”

“说出找武同春的真正原因。”

“说过是为了朋友正义。”

“鬼话。”

“兄台不信,在下有什么法子?”

“很简单,想办法让我相信!”

“否则呢?”

“手底下见真章。”

白石玉默然了片刻,目珠连转,道:“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你我都自认是武同春的至

交好友,问题在于无法互相证实,所以才互相疑忌,兄台以为然否?”

武同春无情地道:“不然!”

“什么意思?”

“你居心叵测!”

“兄台是只知道有自己,没有别人,如果这句话由在下说……”

“你不配,因为在下与武同春是性命之交,如果有你这么一位知己朋友,他不会不告诉

在下。”

“这仍然是一厢情愿的说法,在下也是如此想。”

“你的真正来路呢?”

“哈哈,在下有名有姓,而兄台只有个可能是杜撰的外表,说起来,到底是谁的来路不

明呢?”

武同春为之语塞,但自己就是自己,自己不承认他是朋友,还有什么可以争辩的.难道

真的要制造另一个武同春?当下把心一横,道:“在下没兴趣跟你泡蘑菇,干脆些吧!”

白石玉声调一变,道:“兄台放明白些,到底谁能杀谁还不能肯定,不过有一样可以肯

定,兄合算能杀得了在下,兄台也绝对活不了。”

武同春心中一动,道:“危言耸听么?”

“这可以马上证明的。”

“好,就证明吧”

“在下之所以委曲求全,是怕铸成大错。”

“什么大错?”

“只怕造成亲者痛,仇者快的局面。”

这话有些莫测高深,武同春略略一怔,道:“谁是亲,谁是仇?”

“目前很难说。”

“废话!”

“这决非废话,也不是在了信口开河,有根据的。”

“由于白石玉行动鬼祟,而是不止一次言词反复无常,是以武同春并不为所动,冷冷一

笑,显得很漠然地道:“什么根据?”

白石玉沉声道:“比如说,江姥姥之死,与兄台之遭受灾袭……”说了一半,便顿住了

呀。

武同春闻言之下,不由心头剧震,这件事极可能与父系之死有关,因为江姥姥是在行将

吐露实情之际被杀的,凶手的目的显系灭口,而自己在失神之际也遭碎袭……当下激动万状

地道:“你知道谁是凶手?”

白石玉颔首道:“当晚在下也凑巧到场,还追了对方一程,当然知道。”

武同春一想,道:“当时你说没看清?”

白石玉道:“是没看清面目,但事后想起对方的身影和身法。”

武同春迫不及待地道:“是谁?”

白石玉略作沉吟,道:“兄台该说的不说,在下……有奉告的必要么?”

心火股股直冒,武同春大声道:“你是寻开心么?”

白石王挑眉道:“这并非寻开心的事。”

武同春气呼呼地道:“那你就说出来!”

“在下有这义务么?”

“是你自己提出来的!”

“不错,是在下提起的,不过……目前兄台身份不明,这件事关系重大,最妥当的办法

是面告武大哥。”

绕了个大弯,又回到原来的问题,他用尽心机,想达到目的。武同春两眼发了蓝,冷哼

了一声道:“说了半天,你还是想套出武同春的下落?”

白石玉期期地道:“在下……不敢冒这大的险告诉兄台。”

武同春不耐地道:“不说拉倒,反正你的话未必可信。”

口角一撇,白石玉道:“兄台这么一说,在下倒是要赌这口气,置上一次险了。江姥姥

死后,身上并无显著伤痕,可以说是无痕,对么?”

心中一动,武同春道:“不错,是死后无痕。”

白石玉凝重地道:“即在下告诉兄台,凶手是灰衣人!”

如触了电似地全身一震,武同春连退三步,栗声道:“灰衣人?”

“不错!”

“这怎么可能?这……他为什么要杀江姥姥?”

“他也曾对兄台下手,又为什么?”

“我不信,你说谎,居心可怕,你的目的是想……”

“兄台不信?”

“不信,记得当晚灰衣人是跟武大嫂一路回家的。”

“那兄台错了!”

“什么意思?”

“灰衣人是在外与武大嫂会合的,以他的能耐,尽可在杀人??假装逃走,然后绕回来

会合武大嫂。”

武同春猛打一个寒噤,颤栗地道:“难道武大嫂跟灰衣人是共谋?”

白石玉冷冷地道:“武大嫂是否共谋,就不得而知了。”顿了顿,又道:“可能么,

这……不可能,太可怕了。”

武同春的心起了*挛,这实在太可怕了,双眼一瞪,冷厉他道:“姓白的,如果你说了

假话……”

白石玉不假思索地道:“这又不是死无对证的事,兄台可以马上回头去问武大嫂,不就

结了么?”

武同春咬着牙道:“如果你是为了脱身而说谎,我会把你撕碎。”

冷冷一笑,白石玉道:“一句话,咱们之间的事,在武同春没现身之前不算完,兄台不

找在下,在下也要找兄台。”

他的口风与态度显得很强硬。

情况诡谲万端,武同春已失去了主意,真不知如何是好,心头像一堆理不清的乱麻,找

不出头绪。

白石玉拱手道:“后会有期了。”

一弹身,翩然而逝。

武同春没阻止,也没去追,他深深陷在丝乱的情绪里,努力地想,想从纷乱中找出头绪

来,他回想那晚的经过——回到在房,见到江姥姥,获悉父亲是伤于“无影戮心手”而不

治。

惨号声引去自己,江姥姥被害。

惊悟中计,回到原处,失神之际,猝遭突袭。

暴喝声起,人影追逐。

“天地会”巡监司马一夫率手下来,说是收尸。

灰衣人便与华锦芳一同回转,灰衣人击杀司马一夫……想到这里,突地一顿脚,厉声自

语道:“华锦芳是有与灰衣人共谋的嫌疑,但这是为了什么?司马一夫怎会来收尸?如果说

凶手是灰衣人,而灰衣人是‘天地会’的人,他为何杀自己人,司马一夫地位不低……”

心念之中,弹身反扑无双堡。

为了急于揭开谜底,武同春全速驰行,快如飘风。

行程过半,忽见远远一个女人身影,从前道缓缓行来,身影太熟,一眼就能判定是华锦

芳。

她正走向赴在房的回程,武同春缓下势来,心急电转:“如果华锦芳真的与灰衣人有所

勾结,她便不会承认,夫妻,难道要动武不成?还有,白石玉说的可靠么?这实在是个难

题,极难处理……”

华锦芳身影接近,她似心事重重,走路低着头。

武同春现身道中。

华锦芳惊觉抬头,“啊”了一声,粉腮大变;厉声道:“是你?”

武同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劫火鸳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