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火鸳鸯》

第十八章

作者:陈青云

遗珠两个字,像当头一棒,武同春有如鼓胀的球被截了一针,冲天的怨气登时泄了一

半,横起的剑划不出去,白石玉说的并非空话,结局很可能是同归于尽,遗珠将成孤女,摆

在眼前的恩怨无法了结,死后面目揭开,将更窝囊,数世代为同道所不齿。

其实,白石玉何尝不悸怖,如果武同春不顾一切出手,他仍然无法在剑下破门逃生,的

确只有同归于尽一途。

他见武同春心动,紧接着又道:“如果‘黑纱女’真要你的命,你早死了,她也是为了

遗珠是凝碧留在世间的骨肉,所以不忍下狠心……”

武同春痛苦地道:“她的手段,比杀人更残忍。”

白石玉吐了口气,道:“为了传言中‘冷面客’挑战天地会主的事,她赶来此地,费尽

心机,调查真相。她恨你害死了凝碧,但未尝不同情你是无心之失……”

武同春的剑放了下来,咬牙道:“她到底是谁?”

白石玉道:“这点我真的不知道,她没告诉我。”

武同春挥手,厉声道:“你滚吧,乘我还没改变主意。”

白石玉耸耸肩,开门离去。

武同春颓然坐在床上,心乱如麻。

此刻,如果有人看到他的情状,必定会觉得相当可笑。

三官庙,座落在新野城西南面的山旁,供奉的是天、地、水三官。庙不大,但占地却很

广。

庙前的广场,足可容数百人,平时没有香火,只有一年一度的会期才有善男信女来进香

膜拜。

由于传出了“冷面客”约斗天地会主的消息,三天前便已有各色江湖人物出入,谁不想

赶这一场震颤武林的盛会,瞻仰一下第一剑手和江湖第一大首领的风采呢?有的人干脆就住

在庙里等候。

广场旁靠庙门,搭建了十座高台。

今天,是决斗之日,一大早广场上便人来人往。

武同春仍旧是老穷酸装束,夹杂在人群中,望着高台,心里既纳闷又紧张,既然搭了

台,表示是公开决斗。

但“冷面客”是冒充的,竟然如此明目张胆,实在令人莫测高深。

一个村俗打扮的长衫老者挨了过来,武同春侧目一看,看出是丐帮排行第三的长老“千

面丐”,不便明里招呼,只用眼色表示了一下,算是见面之礼。

“千面丐”低声道:“查不出是谁鸠工搭建这台子,听说是个陌生汉子付的工钱。”

武同春点点头,不看“千面丐”,口里道:“只有静待下文了!”

日上三竿,台上静悄悄地不见人影。台下的人群,喧嚷成一片。

焦灼的期待中,时将傍午,仍一无徵兆连武同春也感到不耐了。

“千面丐”喃喃地道:“会不会是有人恶作剧,开大家的心?”

他仍紧傍着武同春,这是有用意的。

因为武同春是嫌疑人物,包不定是他故布的疑阵。

武同春一听,觉得有点道理,恶作剧,未始不可能。

人群中传出一个声音道:“怪事,‘冷面客’是挑战者应该先到场的?”

另一个声音道:“可能想想不对,打退堂鼓了。”

原先的道:“第一剑手如此窝囊么?”

另外一个粗嘎的声音道:“难说,名头是虚的,老命可是实在的!”

武同春哭笑不得,这是当着和尚骂秃头。

突然,一条人影凌空划落台上,姿态妙曼而利落,显见身手不凡,台下四周一阵騒动,

但随即静下来。

武同春心弦登时绷紧,定眼望去,只见上台的是个精悍的半百老者,短髭绕颊头,有如

刺猬,加上浓眉巨眼,直若戏曲里的活张飞。

一个声音道:“这就是‘冷面客’?”

另一个声音道:“朋友是怎么看人的?这面孔不但不冷,像一堆熊熊炭火。”

“难道是天……”

以下的半句咽回去了。

“不对,风度威仪都不像!”

“那……”

“不必胡猜,看下去就知道,想来是先唱出开锣戏。”

由于这老者现身台上,人群再起騒动,议论纷纷。

“千面丐”朝武同春身旁靠了靠,悄声道:“你见过天地会主么?”

武同春道:“一次,但等于没见面。”

“为什么?”

“对方蒙着脸。”

“衣着身材呢?”

“衣着可以任意改变,身材类似的很多,不足为凭,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他在台上现身,才能凭身形判断。”说着,朝台上扫了一眼,道:“这台上的老

者是谁?”

‘千面丐”沉声道:“襄阳扬武镖局总镖头‘猛金刚’杜威,专为‘冷面客’来的。”

心头一震,武同春道:“为什么??“千面丐”道:“刚刚接到小子们传来的消息“冷

面客’劫了该镖局的暗镖,副镖头与四名护镖的镜头惨遭杀害,是三天前的事。”’武同春

登时发指起来,想不到冒名者居然冒自己名号,做出这种大悻江湖道义的事。

但这一来却替自己洗刷了一半冤枉,因为自己一直呆在新野,不会分身去劫镖杀人,心

念之中,道:“事情发生在什么地点?”

“千面丐”微微一笑,道:“远在百里之外,老哥,事不干己,不谈也罢。”

台上的“猛金刚”杜威发了话,先抱了抱拳,声如洪钟似的道:“区区襄阳扬武镖局杜

威,谨在此向各位先进朋友告罪,并非区区喧宾夺主,不懂规矩,实因‘冷面客’不顾江湖

道义,劫镖杀人,是以区区藉此机会,向他讨还公道,请当事一方与各位朋友海涵!”

说完,又作了个罗圈揖。

四周人群又是一阵騒动。

杜威目芒四下一扫,扬头高叫道:“‘冷面客’,现身出来,杜某人要讨回公道。”

话声甫落,一条人影飞身上台。

群众哗然。

“他现身了!”

“不,不是‘冷面客’……”

“咦!这不是洛阳‘宏义武馆’馆主易三江么?”

“怎么回事?”

易三江两鬓现霜,体态威武,双目凌芒焰烟,冷厉地道:“‘冷面客’,你自恃剑法高

明,为所慾为,无故杀害老夫爱子与儿媳,老夫今天要食你之肉,撕你之皮,为什么还龟缩

着?”

武同春激动非凡,冒充者居然如此胡作非为,看来在这短短的时日里,他做了不少天人

共愤的事。

“千面丐”冷冷地道:“太可怕了,这是安排好了的!”

蓦地,台上两人身后多了一个人,不知是如何现身的,仿佛本来就站在那里,像幽灵出

现,两人懵然未觉,还在人群中流转目光。

人群中爆起了惊呼:“冷面客!”

武同春激愤慾狂,现身台上的,身形、体态、衣着、面孔,与自己一模一样,想不到面

具仿制的如此精巧。

台上杜威与易三江陡地惊觉,双双回身旁门,三人是鼎足之势。

武同春业已按捺不住,他要揭开对方的真面目,身形一动……“千面丐”用手一扯他的

衣袖,道:“老哥,静静地看下文!”

“冷面客”的现身,台下声浪顿时平息。

场面静下来,但空气却紧张无比,每一个在场的,目光凝结了,连大气都不敢喘,这是

空前盛会的序幕。

杜威与易三江面孔连连扭曲,眸中尽是杀芒。

久久,易三江才开口道:“你就是‘冷面客’?”

“不错!”

“血债血还,看来什么也不必说了。”

“在下今天是特别拜会天地大会主,不及其他。”

“拔剑!”

“易馆主想第一个流血?”

“拔剑!”

“对你两位,在下还不想拔剑!”  连声音神气都模仿得维妙维肖。

武同春不自禁地发起抖来。

身后一个声音道:“事有蹊跷,不能盲动!”

武同春回头一看.身后站的竟然是白石玉,这话当然是对自己而及,口里微哼一声,转

过头,不予理睬。

剑芒乍闪,杜威与易三江已掣出兵刃。

“冷面客”冷酷地道:“两位何必定要以鲜血开台?”

杜威与易三江挪步取了对角之势,齐声喝道:“拔剑!”

“冷面客”摇摇头,道:“两位执意要找死,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说着,缓缓抽出剑

来横起。

武同春眼里迸出了火花、这冒充者不但用的剑是与众不同的白色,而且起手式也难辨真

伪.太卑鄙、太恶毒了。

白石玉冷冷地自语道:“有意思,天下居然有这等怪事。

暴喝声起,两支剑以疾风迅雷之势,罩向“冷面客”,在心怀怨毒之下,两人一出手便

是杀着.劲势之强,骇人听闻。

台下静得落针可闻.但每一根心弦,都昆得像引满了的弓。

白光腾起,金铁交鸣,夹着两声闷嗥,然后一切止息,只那么短暂的一瞬。

“砰!”杜威首先栽了下去,接着,易三江身躯晃了晃,也倒落台上。

台下惊呼之声雷动。

武同春双目尽赤。别人不知道,只有他看得出来,冒充者使的当然不是“玄黄剑法”,

但能在一照面之间,毁两名一等一的高手,这等剑法,足以惊世骇俗的了。

台上,“冷面客”哈哈一笑,大声道:“大会主还等什么,这台子已经开过光了”

人群中有声音道:“练了半辈子剑,今天才算开了眼界。”

另一个声音接着道:“第一剑手,岂是幸致的!”

对于“冷面客”,一般武林人绝大多数仅闻其名,不识其人,今天,在众目睽睽之下,

表现了出神入化的剑术,使人在惊羡中感到恐怖。

武同春又蠢然慾动。

“千面丐”看出武同春的心意.淡淡地道:老哥,沉住气,好戏在后头!”

白石玉竟也接话道:“压轴戏定然相当可观!”

武同春勉强忍住。

“冷面客”顾盼自豪,长剑仍然横在胸前,大有不可一世之概,扬声道:“大会主不敢

应战么?”.天地会是江湖第一大帮,会主是谁无人知道,但光只名头就足以唬死人,“冷

面客”居然公开叫战,的确是武林一声雷。

场面紧张得令人喘不过气来。

天地会主会应战么?_他又能不应战么?这不可一世的神秘枭雄,到底是什么形象?每

一个人的心里有共同的疑问。

“冷面客”名符其实,面冷如冰,不带半丝表情,除了偶尔闪动的凌厉目芒,当然,没

几人知道他是戴着面具。

一条人影,从庙门顶划空泻落台上,轻如飘絮,点尘不惊。是个瘦长的黑衫中年。

台下立起窃窃私议之声,无人能判断现身的是否是天地会主。

武同春曾与天地会主朝过相,虽然不知对方庐山真面,但从体形上一限就看出并非天地

会主。

“冷面客”阴阴地道:“阁下又是谁?”

黑衫中年以更冷的声音道:“区区天地会总香主周天龙!”

“你阁下凭什么上台?”

“代表会主出面。”

“在下的对象不是阁下。”

“敝会主已经准备候教。”

武同春心中一动,感到一阵紧张,看来天地会主将出面应战。

这黑衫中年身为总香主,身份相当不低。

“冷面客”目芒一闪,道:“既然如此,何必要阁下出面?”

周天龙挑眉道:“由区区先验明正身。”

“什么?”

“验明正身!”

“哈哈,有意思,如何验法?”

“你试接区区一招,便可判明真伪。”

“阁下真的要先试剑?”

“不错!”

“那你拔剑吧,由你先出手。”

周天龙站好位置,拔剑出鞘。

场面再起gāo cháo,所有的目光,全投注在两人身上。

周天龙长剑一扬,道:“准备接剑!”

“冷面客”根本不当回事地道:“阁下尽管出手就是!”

剑芒乍闪,周天龙出了手,天地会总香主,果然不是泛泛之辈,剑势之奇诡厉辣,令人

目凉心悬。

白光暴起,一闪即灭。

惨哼声中,周天龙连打踉跄,口里狂叫道:“你……你……为什么白光再闪,周天龙栽

了下去,血泉喷起数尺之高。

台下爆起一片惊呼,“冷面客”竟然杀了天地会的总香主。

情况的发展,完全出乎武同春等意料之外,如果说“冷面客”是天地会故意安排的,他

便不会对总香主周天龙下杀手,如果不是,那他是谁?以冒充者的能耐而言,剑术已足可做

视武林,为什么要冒充别人呢?他挑战天地会主,原先判断是故弄玄虚,现在看起来是真的

了,冒名公开挑战,目的是什么?“千面丐”栗声道:“怪事,简直的不可思议!”

白石玉插口道:“好戏连台,有意思!”

武同春侧顾“千面丐”道:“是否该揭开他的真面目?”

另一个声音代答道:“那是天地会的事,不必旁人越俎代疱。”发话的是“鬼叫化”,

不知是什么时候挨近来的。

武同春扫了“鬼叫化”一眼,点点头,算是招呼。

人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劫火鸳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