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火鸳鸯》

第二十一章

作者:陈青云

武同春不能装袭作哑,抱拳道:“素心姑娘,久违了!”

小青兴致勃勃地道:“武大使,我家小姐为了你……”

系心立即以眼色止住小青说下去,接上话头道:“听说大侠在山中遭了凶险,有这事

么?”

武同春心里十分明白,那是他自己放的空气,笑笑道:“是有这事,总算化险为夷,多

谢姑娘关心。”

小青又插口道:“怎么一年多没消息?”

武同春笑笑不答。

素心定定地望着武同春,粉腮飞霞。

这种目光,对武同春来说并不陌生,目光中有一种无形的火在燃烧,可以熔化人。

武同春心头一荡之后,立起警惕,暗忖:“自己是‘天地会’生死之敌,稍一不慎,便

是不了之局,华锦芳的事,已使自己焦头烂额,岂可再节外生枝,何况自己是有妻女的人

了。”

心念之中,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小青相当机伶,立即看出武同春神色有异,偏起头道:“武大侠,你不高兴看到我们小

姐?”

武同春已经打定了主意,冷冷地道:“对不起,在下心情不佳。”

小青不放松地道:“大侠有什么心事?”

武同春道:“这点在下无法答复。”

素心白了小青一眼,示意她不要多嘴。

然后含情脉脉地望着武同春道:“武大侠,我们……不能成为朋友么?”

武同春淡淡地道:“江湖上不是敌人便是朋友。”

小青忍不住又道:“武大使,你是故做不解么?这一年多来,我家小姐可没忘记你,听

说你受了重伤,生死未卜,我家小姐两度入山搜寻。年前为了彩玉牌,几乎造成大祸,

你……未免太无情了吧?”

素心垂下头,没阻止小青。

武同春感到有些内疚,年前,素心的彩玉牌使他脱过一厄,但感激是一回事,情孽又是

另一回事,绝不可混淆的。

当下正色道:“那份人情,在下不会忘记。”

小青快口道:“那该有所表现呀?”

武同春吐了口气,道:“在下不知如何表现。”

素心抬起头,眸中微露幽怨之色,口chún动了好半天,才吐出声音道:“武大侠,你……

像是变了另外一个我从不认识的人。”

武同春硬着心肠道:“人,总是会变的,时移事迁,有时不得不变。”

素心咬了咬香chún,道:“我们……连做朋友也不成么?”

武同春道:“我们本来就是朋友!”

小青嘟起小嘴道:“我家小姐说的不是这种朋友。”

武同春心弦又是一颤。

小青转向素心道:“小姐,落花空有意,流水总无情,您呀!白抛一片心了!”

话已说得非常露骨,武同春可不能再装浑了,硬起头皮道:“素心姑娘,在下明言了

吧,在下是有家室的人,姑娘盛情可感,在下无法接受,因为……那不会有好的结果。”

话已说到了尽头。

素心两眼一红,道:“相逢何必曾相识,相识何必再相逢。算了!只当我们根本不认识

吧!小青,我们……该走了!”

小青气鼓鼓地道:“小姐,这样就算了?”

横了武同春一眼,又道:“我不服气,您又不是低三下四的人,他们就这么无情!”

素心咬着牙道:“走吧!”

蓦地,一个娇脆悦耳的声音道:“怎么,不多叙叙相思这苦就要走了?”

武同春闻声知人,暗忖:“这可真妙,她也来了!”

举目望去,只见“魔音女”姗姗朝三人面前走来。

她长得丑,但身段窈窕,声音更迷人。

小青噘起了嘴,靠近素心。

素心沉着睑,目注远方,这一对同父异母姐妹,水火不相容。

“魔音女”走近,止步,端祥了武同春几眼,裂嘴一笑道:“武少堡主,想不到还能见

你的面,这一年多来,你藏得好紧。”

武同春冷漠地道:“是吗?”

“魔音女”可不像素心那么含蓄,接着又道:“我一直在的找你,总算天从人愿。”

武同春气极反笑道:“找在下,为什么?”

这一笑,“魔音女”可得意了,前进一步挤眉弄眼地道:“你还不明白?我喜欢你

呀!”

武同春深下脸道:“你不喜欢童巡监了?”

“魔音女”怔了怔道:“噫!你怎么知道?其实,我并不真的喜欢他,他赶不上你,武

少堡主,我心里呀……只有你!”

素心听不过意,冷声道:“不要脸!”

“魔音女”竖眉道:“你骂谁?”

素心还是望着别处,口里道:“谁不要脸,我就骂谁!”

“魔音女”娇躯一转、瞪着素心道:“你以为我不会杀你?”

武同春忍不住道:“你们不是姐妹么?”

“魔音女”冷哼一声道:“屁姐妹,谁知道她是什么种?”

这话粗鄙不堪,出自一个少女之口,实在令人骇异。

小青咬牙瞪眼地道:“二小姐,别欺人太甚!”

“魔音女”大声道:“没你小贱人说话的份。”

素心微侧娇躯,狠盯着“魔音女”道:“我要杀你!”

秀眸中杀气盎然。

武同春不想再看下去,转身挪步……“魔音女”弹身截住,道:“你不能走!”

武同春寒声道:“在下为什么不能走?”

“魔音女”可能是脸丑皮厚,不知羞地道:“把话说清楚,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武同春真有些啼笑皆非了。

他冷酷地道:“不喜欢!”

“魔音女”丑脸大变,向后退了一个大步,厉声道:“因为我长得丑?”

“与美丑无关。”

“那为什么?”

“什么也不为,就是不喜欢。”

“你想做天地会会主的继承人么?”

“哈哈哈……”

“这有什么好笑的?”

“好笑之至。”

“魔音女”丑脸一阵抽动,道:“我想要的东西,非到手不可。”

武同春喘口气,道:“在下并非东西,别人也许是,你随便去要吧!”

“噗嗤!”小青笑出声来。

“魔音女”目中杀芒一闪,怒喝道:“我先宰了你这不知死活的小贱人!”

随着话声,电闪弹身扑去。

“砰”地一声,“魔音女”连连倒退,是素心出的手。

这一来,她更加激怒如狂,厉声道:“很好,我们今天见个真章。”

“呛”地一声,拔出剑来。

素心的手也按上了剑柄。

眼看两个异母姐妹,就要白刃相向。

就在此刻,一声洪喝倏告传来:“给我住手,你俩造反了!”

一个紫衫蒙面人飘絮般飞泻入场,武同春心头大震,来的竟是天地会主。

不久前生死相拚的一幕骤映脑海……天地会主厉芒朝两女一扫,怒声叱喝道:“你们这

是做什么?”

两女收起了剑。

“魔音女”撒娇似的道:“爹,她欺负我!”

天地会主道:“胡说,你是好人?”

素心寒着粉腮,不发一语。

“魔音女”又道:“您给我这张丑脸,使我一辈子落在人后。”

天地会主深深地扫了武同春一眼,心里已经有数。

他转向二女道:“素心,素珍,你俩注意听着,不许与他来往。”

素心偏过头。

“魔音女”挑眉道:“为什么?”

天地会主道:“他是有妇之夫!”

“魔音女”恃宠而骄地道:“人家就喜欢他嘛!”

天地会主怒声道:“胡说,你简直是太不像话……”

“魔音女”道:“娘会替我作主。”

天地会主吹了口大气,道:“我说不许就是不许,现在给我滚!”素心拉了小青一把,

转身便走……天地会主大声道:“站住!”

素心停住脚步,没吭声,显然父女之间毫无感情。

天地会主声音微带激动地道:“你连一声爹都不叫我?”

素心低着头道:“您并不争我叫一声爹,有人叫就成了!”

说完,不理他父亲的反应,弹身疾奔而去。

小青自然跟着驰去。

“魔音女”冷冷地道:“不像话,居然敢如此目无尊长。爹,你得好好教训……”

天地会主一摆手,粗声暴气地道:“少废话,你也滚!”

“魔音女”翘嘴道:“滚就滚!”

她瞟了武同春一眼,举步离开,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

天地会主这才正对武同春道:“本座最后劝你一句,退出江湖,好好与华锦芳厮守!”

天地会主紧接着又道:“本座可以赠送你一笔金银,终身享用不尽,怎么样?”

武同春不但觉得好笑,而且也相当奇怪,对方如此做的目的是什么?还是因了华锦芳的

关系?心念之中,脱口道:“阁下为什么要这样做?”

天地会主怔了片刻才道:“你不必问为什么,跟本会敌对,于你没什么好处。”

武同春心念疾转:“眼前又是一个完成圣僧遗愿的好机会……”

心意才动,忽然瞥见四下里有不少人影隐约浮动,不用说,全是天地会的高手。

他心念又转:“如果动起手来,元法稳操胜券,反而会使事态更尖锐化,对方心里上有

了防范,日后要找机会就更难了。

“反正天地会与‘流宗门’已展开明争,应该利用时势,否则等于帮助了‘流宗门’,

岂非除了一狼,又来一虎……”

天地会主见武同春沉吟不语,以为他已动心,又道:“打定了主意没有?”

武同春悠悠地道:“以后再说吧!”

他拱拱手,大步离去。

天地会主没阻止,暗伏的高手也没现身拦阻。

人的长大,年龄是其次,主要的是思想,在各种磨炼中成长,武同春在迭经挫折忧患之

后,不知不觉地成熟了。

他出道时,年纪已经不小,但到现在,才算真正地长大,所谓长大,也就是阅历增长。

他已经能控制自己,衡量利害得失。

如果换回以前的他,他不会走的,豪气与匹夫之勇是不同的。

他始终想不透天地会主所以这样委曲求全是什么意思。

凡属采雄类型的人物,是只求目的,不择手段,岂会轻易放过可怕的敌人。

如果说,仅是为了副会主牟英山与华锦芳的父亲是权交这一点,不值得他那样做,而且

这层关系并非直接的。

何况,牟英山也已经死了。

可是,事实上,情况的转变,是在牟英山认出华锦芳的身世后,在此以前,是火与水不

相容的。

而牟英山临死,曾吐露了受托二字,受托什么?受谁之托?这到底是为什么?黄昏,他

离开襄阳已在五十里之外。

眼前是一条荒凉古道,远树含烟,野草凄迷。

“得!得!”

一阵杖头点地之声,从身后传来。

武同春扭头一看,精神为之大震,来的是丐帮首座长老“鬼叫化”,打狗棒点着路面,

歪斜而行。

武同春回身停候。

“鬼叫化”行近,瞪眼道:“小兄弟,你怎么除去了化装?”

武同春苦苦一笑道:“身份被揭穿,易容是多余之举。”

“鬼叫化”上下打量了武同春几眼,啧啧地道:“实在够风度。”

武同春讪讪地道:“您老谬赞了。有事么?”

“有!”

“什么事?”

“一个大好消息,天地会副会主牟英山,已经被‘流宗门’杀害,双方水火之势业已形

成,这是武林之福。”

武同春目光一溜,四下无人,悄声道:“牟英山是在下做的。”

“鬼叫化”翻眼惊声道:“是小兄弟你杀的?”

武同春点点头道:“是的!”

“鬼叫化”轩眉道:“妙极了,天地会把帐算在‘流宗门’头上。”

武同春这才恍悟天地会主与自己见面之时,没追问牟英山的死因。

心念之中,剑眉一挑道:“您老可曾查出天地会主的来历?”

“鬼叫化”哈了一声道:“这只老狐狸够狡猾,这么多年,瞒尽了天下人耳目,就连会

中一般下级的弟子,都不知道他的来历,听说一向处理会务,都由副会主牟英山出头,他只

在幕后操纵。”

武同春灵机一动、道:“有了!”

“鬼叫化”道:“什么有了?”

武同春道:“天地会新任巡监童光武,是‘流宗门’伏在该会的暗桩……”

“噢!”

“而童光武被丑女缠住,看来已被认定是乘龙快婿……”

“又怎么样?”

“以此要挟童光武,要他从‘魔音女’口里探索天地会主的来历。”

“嗯!此法可行,不过……”

“不过什么?”

“童光武既是‘流宗门’的伏桩,对方当然也会不择手段的查这件事,说不定‘流宗

门’已经知道了。”

想了想,武同春道:“看来应事吧!”

“鬼叫化”目芒一闪,道:“你现在又成了‘无情剑客’,谁封你的?”

武同春心中一动,他又想到了与天地会主相拚的一幕,这“无情剑客”之号,是天地会

主封的,对方为什么要捏造这么一个外号代自己掩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劫火鸳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