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火鸳鸯》

第二十二章

作者:陈青云

想了又想,武同春身形一侧,道:“童光武,你走,这是最后一次放生!”

童光武狠盯了武同春一眼,疾闪而离。

武同春放大了声音道:“芳驾可以现身了。”

“黑纱女”的声音道:“你不先处理他父子的事么?‘天地会’的高手随时会到。”

这倒是实情,“天地会”的援手随时会赶来,自己不打紧,梁大元父子可就麻烦了,自

己不能一直护卫着他们。

梁大元上前深深一揖,道:“敬谢大侠救命之恩,在父子感同再造。”

武同春收了剑,道:“眼前的事,对‘黑纱女’可以不必隐瞒,但梁大元的身份不泄露

为佳,这是师门的忌讳。”

梁大元惊声道:“大侠……”

“你称呼一声兄台足够。”

“啊!这……兄台说应该,在下不懂?”

“你是‘天地会’右护法的传人?”

“是的!兄台……”

“何故被追杀?”

梁大元窒了片刻,才激情地道:“先师……业已被害……”

“噢!兄台知道……”

“说你的事?”

“在下与先师之间的关系是秘密的,先师被害之后,在下时思报仇,但心余力拙,苦无

良策,直到最近,被会中人查出这层关系,下令格杀,在下正好办事在外,消息由两位结拜

兄弟传来,在下想逃避已然不及,两盟兄弟首先遇害,在下……”

“不必说了,以后的事我知道,现在回答我一个问题……”

“请讲?”

“天地会主的来历?”

说完,又补充一句话:“在下与令先师欧化雨前辈有很深的渊源……”

梁大元双睛一亮,道:“请问是什么渊源?”

武同春含糊以应道:“是上一代的交情,眼前不便说。”

梁大元深深望了武同春一眼,期期地道:“可以请教兄台上姓大名么?”

武同春略一沉吟,低声道:“武同春!”

梁大元身躯一震,显得相当激动地道:“原来……”

武同春立即以手比口,“嘘”了一声,道:“时机急迫,快说出天地会主的来历吧?”

梁大元咽回了后半句话,靠近武同春,以极低的声音道:“他就是二十年前,名噪一时

的‘至上剑客’华容!”

武同春如被雷硕,连退三步,心身起了可怕的*挛,做梦也想不到天地会主就是仇人

“至上剑客”华容,华锦芳的父亲,自己的岳丈大人,二十年前客死南荒之说,原来是假

的。

谜底算揭开了,怪不得自牟英山知道了华锦芳身份之后,情况突然改变,对自己委曲求

全,这么说,华容娶了三个妻子,头一个元配是华锦芳的亡母,第二房是素心的母亲,也死

了,第三房是现在的会主夫人,也就是‘魔音女’的生母,本以为仇家已逝,想不到尚在人

间,而且是煊赫的天地会会主。

梁大元可不知道华容是武家的仇人,见武同春的神情有异,不安地道:“师……”想了

想,改口道:“兄台,怎么回事?”武同春强忍住狂激的情绪道:“没什么,你有地方投靠

么?”

梁大元想了想,道:“有位姑母嫁在南阳,可以暂时投奔。”

武同春道:“那就赶快收拾改装,立刻与令尊上路,莫等对方布下侦骑。”

梁大元知道了对方的关系,观念便不同了,激声道:“那兄台你……”

“我的事你别管,以后见面再说。”

“这……”

“快去收拾,迟就不及了。”

“小弟在南阳枫树庄董家……”

“好,有机会我去找你,记住,可千万别再露面。”

“是的,那小弟就去收拾起程。”

梁大元转身进屋。

时辰已近子夜,空气一片死寂。

武同春向空处发话道:“芳驾还在么?”

“黑纱女”的声音道:“当然,我不会走的!”

武同春道:“请多等片刻,在下先处理这些尸体。”

说完,先抓起两具尸体,越屋出村,不远处是一条小河,想了想,把尸体抛入河中去。

两个来回,处理完毕,正好梁大元也已收拾完整,扶着老父到院子里。

梁大元改成庄稼汉的装束,身上负了个大包袱,剑也收了。

老人朝武同春颤声道:“这位大侠……”

武向春立即阻住对方的话道:“老伯,速与令郎离开,等事情过了再回来!”目光扫向

梁大元,又道:“快走,最好别走官道,绕远些,就雇辆车比较稳妥。”

梁大元作揖道:“小弟知道了,后会有期。”

老人还想再说什么,但被梁大元拉着匆匆离开。

父子离开后片刻,“黑纱女”自动现身出来,脸上仍蒙黑纱。

武同春面对这神秘的微妙对头,情绪相当激动。

‘黑纱女”开口道:“对方可能会卷土重来!”

武同春脱口道:“不会来了!”

“噫”了一声,“黑纱女”道:“你像是很有把握,为什么不会?”

武同春不愿道出天地会主的秘密,含混地道:“要调集能对付在下的高手不容易!”其

实,他知道天地会主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再跟自己作对,因为自己是他的女婿。

“黑纱女”没再追问,转了话题道:“你想跟我谈什么?”

努力镇定了一下,武同春咬着牙道:“这样拖下去太痛苦,我一时糊涂,害了凝

碧……”

声音哽了一下,接下去道:“干脆一句话,你想如何代她记这笔帐?”

沉默了片刻,“黑纱女”以不平静的语调道:“你的意思是作一个了断?”

武同春道:“是的!”

“黑纱女”冷酷地道:“这是人命债……”

武同春挫牙道:“我知道,你准备怎么样?”

“黑纱女”道:“如果……我要你以死赎罪?”

全身一战,武同春把心一横,激声道:“可以!”

“你死而无怨?”

“这是命运,既然无法改变,只好认了!”

“你真的如此决定?”

“下手吧,我不想精神再继续受折磨了,长痛不如短痛。”

“你不反抗?”

“不反抗!”

“你再没什么未了的心事了?”

武同春凄厉地道:“你还打算继续折磨我?”

“黑纱女”冷冷地道:“这是你良心自责,我没折磨你。”

武同春痛苦地呻吟了一声道:“我不想跟你斗口。”

“黑纱女”道:“你一死……武家岂非绝了后?”

这句话相当刺心,武同春狂声道:“你还不忘折磨我?‘黑纱女’,杀人不过头点地,

别太过份,乘我还没改变主意,赶快下手。”

“黑纱女”幽幽地道:“你想改变什么主意?”

武同春猛咬牙,道:“现在改变了!”

“黑纱女”道:“说说看?”

冲动只是一时,短暂的一刻过去,理智便会抬头,意念便会随之起了变化,武同春在狂

乱中冷静下来,仇人仍在世,父仇岂可不报,应许了别人的诺言焉能不践,而且,不孝有

三,无后为大,他不能做个大逆不孝之人,死了何颜见先人于地下?于是,他一字一句地,

冷沉地道:“我暂时不愿意死,我要活下去,完成未了之事,事了,我自有交代,现在,你

如果动手,我会尽力反抗。”

冷哼一声,“黑纱女”道:“你怕死?”

主意改变,态度便不同了。

武同春寒声道:“我不在乎你怎么说!”

“你有什么未了之事?”

“很多,你不必知道。”

“如我要杀你,机会太多,你没有选择的余地。”

“也许,但未必见得。”

“你不是要白石玉传讯,找我作彻底了断么?”

“你放过刚才的机会,事情成为过去了。”

“那我们走着瞧了。”

“你现在不动手?”

“我也有我的作法。”

“很好,但我警告你……”

“哟!你……警告我?”

“不错,从现在起,我不接受任何折磨,我照我的意思去做。”

“你的意思是视我为敌?”

“可以这么说,如果你自找的话。”

“杀人?”

“必要时我会的。”

“遗珠如何?”

提到爱女,武同春心如刀扎,眸子里煞芒迸现,切齿道:“‘黑纱女’,你没有人性,

强拆人家骨肉,你尽量得意吧,总有一天我会要你付出代价!”

“黑纱女”冷漠地道:“我是代凝碧照顾她。”

把牙齿几乎咬碎,心里升起了流血的冲动,目芒更加怕人了。

“黑纱女”又道:“话说到这里为止,我们走着瞧了。”

说完,一晃而杳。

武同春的心思又狂乱起来,他不能索回遗珠,因为他无法安置她,他必须要去了未了之

事,华锦芳是仇人之女,不能托付她照料,而自己定意在事了之后,自决以谢凝碧,事实上

遗珠已经是孤女了。

命!无法改变的命运。

华锦芳是否知道天地会主就是遗弃她母女的父亲?她知道之后会怎样?如果她知道她父

亲是夫家的仇人,又会怎样?悲剧,方兴未艾的悲剧。

来了一阵,他出了梁家,离开村子,茫然而行,”心思在凌乱中呈现空白,他无法把每

一件事理出头绪,也无法决定行动的方针。

正行之间,一条人影横在身前。抬头一看,不由心头直冒汗,现身的,赫然是“黑纱

女”的助手白石玉。

白石玉笑笑道:“武兄,我们又见面了!”

武同春冰凉地道:“你最好离我远些!”

白石玉惊声道:“这是为什么?”

武同春没好气地道:“在下已经把话跟‘黑纱女’讲明,如果再像以前那样作弄人,在

下不惜杀人,你最好自量些。”

“哟”了一声,白石玉道:“我几曾作弄过你?”她的身份已露,所以对武同春回复了

女儿腔。

武同春道:“几曾?哼!次数太多了!”

白石王道:“那不是我的本意……”

武同春道:“管你什么意思,从今以后别想跟我再来这一套。”

白石玉咕叽一笑道:“什么这一套!你真的要做‘无情剑客’?”

武同春一咬牙,道:“我心已死,我情已灭,什么都已不再存在,仅有的,是我要杀的

人。”

白石玉下意识地退了两步,道:“你像变了另一个人?”

武同春怒哼一声,举步便走。

白石玉侧弹八尺,又拦在头里道:“我找你有事!”

武同春止步道:“我们之间再没有任何事!”

“如果有呢?”

“我不想听!”

“你把我当敌人了?”

“我们根本不是朋友。”

“我很同情你的处境,我……”

“免!”

“你真的不想听?”

“不想!”

“那你可别后悔!”

武同春窒了窒,道:“没什么好后悔的!”

说完,又举步昂首前行。

白石玉扬声道:“你的妻子要改嫁别人你也不管么?”

心头剧震,武同春止步回身,栗声道:“你说什么?”

白石玉疾行数步,迫到近前,这才开口道:“我说华锦芳要改嫁别人。”

武同春目中凌芒一闪,道:“我还没死,她要改嫁?”

白石玉道:“问题就出在这里!”

冷极地一哼,武同春道:“白石玉,你再耍花招是找死,我受够了。不久前,你故意把

华锦芳做成被人姦污的样子,又故意表亲蜜,企图折磨我,现在你又来这一套……”

白石玉道:“上次的事我承认是故意的,这一次可不是闹着玩。”

武同春语音带煞地道:“是‘黑纱女’安排的?”

白石玉抿了捐嘴,道:“你怎么尽往我们两个身上想?‘黑纱女’凭什么安排华锦芳改

嫁?你听清楚了,是天地会主夫妇安排的。”

心头一震,武同春不能不相信了,天地会主是华锦芳的父亲。在双方仇结难解的情况

下,他是可能会那么做的,难道父女已经相认?华锦芳同意改嫁?那倒是求之不得的事,自

己可以放手地去做了。心念之中,沉声道:“你怎么知道的?”

白石玉道:”半个时辰之前偷听到的,对方在五里外的一座小庙里商议。”

“华锦芳也在场?”

“没有!”

“你知道天地会主是谁么?”

“不知道。”

“童光武没提供线索?”

“事情就妙在他也不知道,那丑女很喜欢他,但对这点守口如瓶。”

武同春没继续追问,由这点可以想见“至上剑客”华容是个武林罕见的巨姦大恶,能掩

尽天下人耳目。转回正题道:“他们如何商量?”

白石玉四下一扫,道:“此地不妥,我们得找个不会被人偷听的地方。”

武同春目光游扫了一阵,道:“哪里去找这种稳妥地方?”

白石玉用手遥遥一指道:“那边草地中央有株独立的大树,四无遮掩,我们上树去谈,

是稳妥不过。怎么样?”

武同春忍俊不禁地道:“上树?”心想:“这听起来好笑,但的确是个最把稳的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劫火鸳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