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火鸳鸯》

第二十三章

作者:陈青云

这一男一女竟然是童光武与“天地会”主前妻的女儿素心,说起来该是第二房的女儿,

因为华容的元配是华锦芳的亡母。

只见素心冷若冰霜地道:“童巡监,你既然爱的是我妹妹素珍,为什么还要纠缠我?”

童光武笑笑道:“素心姑娘,说句良心话,我并不爱令妹,是她一厢情愿。”

素心口角一撇,道:“那你为什么对她表示亲密?”

“不得不虚与委蛇!”

“你在玩弄感情?”

“姑娘言重了,在下没这意思,只是……”

“只是什么?”

“她是会主千金,十分得宠,在下不敢得罪她。”

“我这不得宠的便可欺负?”

“不,不,姑娘大人,在下是诚心仰慕。”

“你知道我妹妹是认真的,如果她知道你只是应付她,结果将如何?”

“这……”

素心倏然转为疾言厉色地道:“童巡监,一句话,不管你爱不爱素珍,我不喜欢你,请

便吧!”

童光武居然脸不红,耳不赤,死脸厚皮地道:“素心姑娘,在下真的不值一顾么?何必

拒人于千里之外?”

素心冷笑了一声,道:“什么也谈不上,你请便!”

童光武声调一变,道:“在下知道姑娘心目只有‘无情剑客’武同春,但别忘了他是有

妇之夫,好事难偕的。”

素心挑眉瞪眼,怒叱道:“你放屁!”

武同春心头“咚”地一跳,这一点他是知道的,只是不愿想罢了。

童光武略显尴尬之色,道:“素心姑娘,在下并没说错,事实是如此。”

素心毫不留情地道:“我个人的事不劳别人操心,言止于此!”

说完话,拂袖而去。

童光武怔在当场。

武同春虽然不愿去想素心的问题,但心湖里不免泛起了涟游,人是感情的动物,不会毫

无反应。

当然,只止于反应而已,他并非登徒子。

遥注素心背影消失,武同春暗忖:“董光武的身份,终有败露之日,不知会得到什么样

的下场,当初他出现中原道上时,曾扬言找自己挑战比剑,自己以‘冷面客’的姿态击败了

他,现在自己露了真面目,他却绝口不提了,可能是白石玉的关系……”

心念未已,忽见一条人影,从对面的林中出现,半隐在枝叶之后,目光所及,不由瞿然

而震。

来的,赫然是“流宗门”掌令宋天培,依然是文士装束。

宋天培是方桐的杀父仇人,方桐仍在追索,可能他还不知道宋天培就是他要找的“萍踪

剑客”。

武同春顿时激动起来,在道义上,他可以代方桐诛仇,但方桐一再申言,祖父严令,不

许旁人插手。

童光武侧转身,发现了宋天培,脸色一变,忙施礼道:“见过掌令!”

宋天培冷冷地道:“不许如此称呼!”。

童光武立即改口,又道:“宋大侠,有何指教?”

宋天培冷峻地道:“你刚才做什么?”

童光武脸色再变,退了一步,呐呐地道:“属下……”

“什么,又忘了规矩?”

“是,在下……没做什么。”

“特别警告你,别失了身份,忘了门规!以你的立场,如果动了男女之情,你明白会有

什么结果!”

言中之意,是禁止他动私人感情,也是针对他方才对素心的行为而言,作为卧底者,这

的确是件危险的事。

童光武躬下身去,应了一声:“是!”

宋天培加重了语气道:“希望你牢记勿忘,别触犯门律。”

童光武嗫嚅地应道:“是!在下……记住了。”

宋天培目中凌芒一闪,道:“查出对方来历没有?”

“还没有!”

“什么,你究竟是在办什么事?”

“丑恶女坚不肯吐露,不过……”

“不过什么?”

“在下获悉了一件相关的事。”

“说?”

“对方在南方先后结了两次婚,一是‘彩玉主人’之女,业已亡故,遗下一女,就是刚

才的女子,叫素心。

另一个是现在的会主夫人,‘赤面残神’的孙女,叫符琼花,丑女的生母,据所知,对

方两次结婚的目的是为了得到武功与秘技。”

武同春这才明白“天地会”会主华容重婚的目的,的确是卑鄙,为了图中原武林霸业,

竟如此不择手段。

宋天培点点头,道:“继续设法追查,必要时用非常手段。”

童光武恭应了一声道:“是!”

宋天培似要离开,脚步一挪,又止住,道:“还有,新出现的‘无情剑客’,与以前现

身的‘无情剑客’老穷酸贾仁,是否同属一人?”

童光武道:“是的,是一个人以不同面目出现。”

武同春“怦”然心惊,自己的一切,对方全然查出来了,“流宗门”不知将要如何对付

自己。

近旁的白石玉瞟来一眼,目光中暗示秘密已全折穿了。

宋天培沉吟了片刻,像自语地道:“有争取的价值!”

武同春心中又是一动。

童光武期期地道:“要在下来做么?”

宋天培断然地道:“不,那会暴露身份,你仍旧照原来的计划做你的事。”说完,转身

疾闪而没,身法玄奇得令人咋舌。

紧跟着,童光武也弹身离开。

武同春深深透了口气,道:“奇怪,对方没提岗上发生的事?”

白石玉道:“童光武不敢提,因为他的行为,是替第三方面效力,以他的立场而言,是

不许有这种事发生的。”

点点头,武同春暗佩白石玉心思敏捷,一下子就想到了问题重心。

白石玉又道:“看来‘天地会’与‘流宗门’的争斗,已经全面展开了。”

武同春心有所感地道:“虎狼之争,希望两败俱伤,便是武林之福。”

白石王眸光一转,轻声道:“她又回头了!”

武同春转动目光,只见素心遥遥穿林而来,下意识地道:“她像是在找人。”

白石玉道:“你出去,看她说些什么,也许……又是一次对付你的阴谋。”

深深一想,武同春现身迎了过去。

素心一见武同春,双眸登时一亮,疾行而前,口里道:“武少堡主,我正愁找不到你

呢。”

心中一动,武同春道:“姑娘要找在下?”

素心深深注视着武同春,眸中流露幽怨之色,半晌才开口道:“我不该找你,但又憋不

住这颗心……”

心头微觉一荡,武同春暗忖:“她对自己仍不死心么?”

当下故意淡漠地道:“姑娘有何指教?”

“我……到现在才明白,原来……”

“姑娘明白什么?”

“这……不说也罢,我找你,只是想告诉你一句话……”

“姑娘清说?”

“江湖险恶,少堡主犯不着趟在浑水中,退出江湖,明哲保身是上策。”

这一说,大出武同春意料之外,他还以为是素心是前情难泯呢!

想了想,忽然省悟过来,她刚刚所谓明白,是明白华锦芳与她之间的关系,她尚以为自

己不知道她父亲的真面目,所以不说出来,明哲保身,是暗指天地会主对付自己的事,想来

她定有所闻。

心念之间,故作糊涂道:“素心姑娘,身为武士,岂能独善其身,不求名,但也不能埋

名。”

轻轻一咬牙,素心机声道:“你刚刚侥幸脱过一场死劫,对么?”

心头一凛,武同春道:“是的!”

“这样的事,还会发生!”

“姑娘怎么知道?”

“这你不必追究,我来是给你忠告,本来……我不该这样做的。”

“在下感激姑娘盛情。”

“听口气……你不想退出江湖?”

心念数转,武同春正色道:“素心姑娘,对你,在下不愿虚假,说实在,在下不能退出

江湖,有许多事必须作了断。”

素心眸中又泛出异样的火焰,但在轻叹一声之后熄减了,悠悠地道:“我只是忍不住不

说……”

“在下非常感激!”

“下一次你可能没这么幸运。”

“姑娘……有所闻么?”

“我……真不应该……”

“如果姑娘有困难,就不必说了,在下随时准备迎接横逆之来。”

口里说,心里在想:“素心此举,仍然是当初的一丝情念未泯,她的困难是对付自己的

人是她的父亲,不管父女之间有无感情,这层关系是断不了的,从她的眼神可以看出她芳心

深处的秘密。”

素心像突然下了决心,咬咬下chún,以激动的口吻道:“好,我告诉你,你现在危机四

伏,注意每一个接近你的人,我只能说到这里,别了,我……不想说再见,梦醒了,一切都

成了虚幻,珍重!”

说完,眼眶里已泛出了晶莹的泪光,一咬牙,狂奔而去。

武同春大为感动,素心的表现,使他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少女芳心,她一定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动情!

白石玉现身走近,淡淡地道:“人,不能爱其所爱,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这话是别有所指么?武同春望了她一眼,没开口,事实上他能说什么?白石玉接下去又

道:“恨不相逢未娶时,她定然后悔用错了情!”

武同春还是默然。

白石玉斜瞟了他一眼,道:“最难消受美人恩,你不会无动于衷吧?”

武同春答非所问地,自顾自地道:“天地会主又将施展什么阴谋毒计?”

白石玉道:“她的忠告必有所本,她要你注意每一个接近你的人。”

点点头,武同春道:“我得走了!”

白石玉道:“不跟我一道?”

武同春正想堵她一句,但想到刚刚受她的恩惠,还救了师弟梁大元父子俩,把到口边的

话咽了回去;尽量和缓地道:“那样很不方便,我现在是鹰犬追逐的目的物。”

白石玉想了想,道:“也好,在暗中更方便照应!”

照应两个字使武同春的心湖大泛涟漪。

白石玉的态度是在最近才突然转变的,而且有意无意地流露出来,她真的有这种存心

么?她不以素心为鉴,而要明知故犯?抑是“黑纱女”有意如此安排以排除华锦芳?想到这

里,不由机伶伶打了一个冷颤,暗忖:“这不能由它发展,必须在没形成风波之前予以阻

遏。”

心念之间,故意以极冷漠的语调道:“我不是小孩子,不需要照应的。”

白石玉一副满无所谓的样子道:“我是奉命行事,不管你需不需要!”

呼吸为之一窒,武同春脱口道:“是‘黑纱女’的主意?”

白石玉道:“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武同春冷冷地道:“我不受人左右,更不愿被人牵制,告诉她!她会失望。”

眉毛一挑,白石玉道:“你说失望是什么意思?”

武同春道:“算了,彼此心照不宣吧!”

就在此刻,一声冷笑倏告传来。

武同春与白石玉齐感一愕,抬眼望去,两丈外俏立着,赫然是华锦芳,她会在此时此地

现身,的确太出人意料之外。

白石玉笑着道:“大嫂,是你,真想不到……”

华锦芳寒着粉腮,冷哼了一声道:“你当然想不到!”

她的语意相当不善。

武同春此刻内心激动如潮,妻子,仇人的女儿,这算什么夫妻?如果在岗上,她父亲的

阴谋得逞,她此刻已是寡妇。

她父亲的计划中安排她改嫁,她来了正好,干脆把事情拉明了解决,长病不如短痛,可

是……问题是她是否已经知道她的父亲就是瞒尽天下人耳目的天地会主?华锦芳咬着牙,怒

视着武同春。

武同春定了定神,强忍激动,道:“你……怎么又来了?”

华锦芳没好气地道:“我不能来找你么?”

“我不是……要你回家?”

“回家……回什么家?那叫家么?哼!武同春,我现在才明白……”

武同春心弦一颤,道:“明白什么?”

华锦芳盯了白石玉一眼,寒声道:“你有意遗弃我!”

武同春瞪眼道:“什么意思?”

华锦芳咬着牙道:“你心里有数,何必说破。不过,告诉你,我华锦芳不是如此容易欺

负的,你先想清楚。”

武同春内心痛苦至极,华锦芳并没有错,而却做了无辜的牺牲者,谁令为之,孰令致

之?她必须要承担上一代的罪孽么?可是,天下间没有向父亲索仇,而与其女儿维持婚姻关

系的道理,父子夫妻,同属伦常,实在没有两全之道。

白石玉笑道:“大嫂有什么话可以慢慢漩,何必动气呢?”华锦芳冷历地道:“少跟我

来这一套,以前我还把你真当一个人,想不到你这么下贱,笼络我的目的,原来是别有居

心……”白三长两短玉笑容倏敛,寒声道:“你骂人?”华锦芳大声道:“不错,是骂人,

你不要脸!”白石玉脸色泛了青,咬牙道:“华锦芳,你口里放干净些,我什么不要脸?”

华锦芳道:“你勾引我丈夫!”

白石玉历声道:“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劫火鸳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