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火鸳鸯》

第二十四章

作者:陈青云

武同春当下发话道:“方兄弟,留步!”

方桐止步回身,狂喜道:“大哥,是你!”随即又错愕地道:“你怎么……回复了本来

面目?”

武同春苦苦一笑道:“身份已被多人揭穿,易容是多余的事了。兄弟怎会到山中来?”

方桐道:“听说襄阳一带遭瘟,此地出了活神仙,所以来看看热闹。大哥现身此间,大

概也是同一原因?”

武同春颔首道:“不错,兄弟,你能解毒么?”

方桐惊声道:“解毒?”

“是的!”

“大哥你……”

“不是我,是别人。”

“什么样的人?”

“一对年轻人,被人毒害,命在须臾,兄弟,你能么?”

“没把握,毒的种类太多,不过……可以试试。”

“好,快跟我走。”

武同春带着方桐,回到原来的山洞,只见年轻书生泪流满面,变成了木头人,他怀中的

伍香菱、没了声息,只是娇躯仍在抽动,看来已距死不远。

“鬼叫化”惊异地道:“你这么快就回头,他是……”

武同春含糊以应道:“他叫方桐,是小弟知交!”

说完,匆匆为方桐引介道:“兄弟,这位是丐帮首座长老,我的忘年之交,你就跟着叫

老哥吧!”

方桐深深望了“鬼叫化”一眼,叫了声:“老哥!”

“鬼叫化”哈哈一笑道:“妙极了,老要饭的又多了个年轻小弟!”

武同春手指二人道:“兄弟,你试试看,能解他两人的毒么?”

“鬼叫化”更为惊诧,想不到这么巧,武同春只一转眼便找到了解毒的人,这姓方的小

小年纪,有此能耐?心里想,却没问出口。

方桐蹲下身诊视了半晌,栗声道:“这是追发剧毒,寻常人是不出半时辰必死,有武功

的顶多能撑持一个时辰。这毒不常见,可说是毒中之毒,非此道高手不能配制。”

武同春急切地道:“能解么?”

方桐道:“大概可以.不过……武功却保不住了。”

武同春道:“救命第一,武功不管了。”

年轻书生喜极如狂,激颤地道:“天幸得逢救星,江崇文没齿难忘!”

方桐从怀中取出一只小小玉瓶,拔开塞子,倒了两位黄豆大的白色丸子,递与年轻书生

道:“一人一粒,快服下,眼下之后会下行,你好生着。”

说完,向武同春和“鬼叫化”道:“我们到外面去,在此不便。”

三人抽身出洞,到了洞外,武同春把两人中毒的经过向方桐说了一遍。

方桐义愤地道:“人性泯没,这等人该杀。”

武同春本想告诉方桐,已代他查到杀父仇人,但碍于“鬼叫化”在侧所以隐忍着没说

出,因为他知道“铁心太医”为人古怪,家事不愿让外人知道。

约莫两盏热茶的工夫,年轻书生扶着伍香菱走了出来。

伍香菱因为毒发得早所以人显得十分萎顿。

两人一出洞,便双双跪了下去。

年轻书生激动地道:“再造之恩,永铭肺腑!”

“鬼叫化”摆手道:“快起来,快起来,老要饭的最怕这一套。”

两人缓缓起身。

年轻书生又道:“请三位恩人见示尊灶大名……”

武同春道:“不必了,倒是你俩得赶快远走高飞,别让门中人发现。”

伍香菱虚弱地道:“是的,小女子心里已有打算。”

武同春忽地想起一件事来,上前两步道:“伍姑娘,区区想问你几句话?”

“请问,小女子知无不言。”

“关于山中的活神仙……”

“是本门中人弄的玄虚。”

“噢!目的何在?”

“一方面敛财,另方面藉此削弱‘天地会’的力量。”

“这话怎么说?”

“在饮水中下毒,故意扬言瘟疫,求葯求符者必须付出庞大代价。另面,主要是在‘天

地会’中扩大放毒,中毒的人会丧失功力……”

“鬼叫化”与方桐同时惊“啊”出声。

武同春圆睁双目道:“什么样的毒?”

伍香菱摇头道:“小女子也不知道,中毒者没有中毒迹象,徽候完全发瘟。”

武同春一咬牙,道:“扮活神仙的是谁?”

伍香菱道:“是本门总香主‘天绝星’贺宇。”

“鬼叫化”厉声道:“这老毒物还没死,他已经几十年没消息了,也有他才能干得出这

种天诛地灭的恶毒勾当。”

武同春挑眉道:“老哥认识他?”

“鬼叫化”道:“几十年前的事了,算来他已八九十岁,想不到他活这么长,真是俗语

说的好人不长寿,祸害几千年。”

武同春又道:“‘天地会’方面有反应么?”

伍香菱道:“还没有,因为这毒是无影无踪之毒,对方可能还没发觉据说那种毒即使是

此中高手,也难觉察。”

武同春咬咬牙,道:“对方武功如何?”。

“鬼叫化”代答道:“稀松,所仗恃的就是毒,还有便是诡诈高人一筹!”

就在此刻,两名猎户装束的汉子,遥遥向这边走来。

伍香菱定睛一望,惊声道:“是本门密探!”

武同春心中一动,道:“你俩快从山涧那边走!”

伍香菱栗声道:“小女子武功已失,对方可能已经发现了。”

两名密探果然加速奔近。

武同春道:“快离开,区区会处理。”

年轻书生与伍香菱相扶着跟跄奔离。

密探立即转身绕道,看样子已然发觉。

武同春弹身截去,大喝一声:“站住!”

两密探神色自若,其中之一道:“朋友是要问路还是……”

为了那对情人的安全,武同春不得不狠心,如果不封住两人的口,那对情人将被迫杀,

何况这帮子人不殊洪水猛兽,干的是伤天害理的勾当,杀之绝不为过,当下冰声道:“你两

个偏巧在这时候撞来,只好从命了!”

两密探脸色一变,另一个开口道:“朋友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武同春冷酷无情地道:“不必装聋作哑,你们好事做多了,为了救人,区区只好杀人,

就是这意思。”

两密探一个横起钢叉,一个亮出钢刀。原先开口的厉声道:“朋友知道咱俩的身份是

吗?”

“当然,‘流宗门’的密探。”

“是……是那女叛徒泄露的?”

“你俩知道也无妨!”

“朋友有名号么?”

“无情剑客!”

两密探登时脸色惨变,齐齐惊叫了一声:“无情剑客!”

武同春闪电般戮出一指,那持钢刀的闷嚎一声,栽了下去。

另一个本能地一钢叉刺出,武同春反手捞住,那密探亡魂皆冒,一松手,掉头就跑,武

同春八步赶蝉,紧跟其后,转过叉头,掷出。惨嚎再起,叉贯背胸扑了下去。

“鬼叫化”与方桐双双赶了过来。

“鬼叫化”目芒一闪,道:“尸体得予以隐藏,别使对方发现。”

武同春点点头,把两具尸体拖到密树丛中,用些枯枝败叶覆盖住。

这样,除非是碰巧,或是尸体发臭,不然不容易被发现。

方桐开口道:“武大哥,我们去看活神仙吧。”

“鬼叫化”抬手道:“且慢,有此必要么?”

方桐不知究里,脱口道:“下毒害人,使许多平民无辜遭殃,怎说没必要?”

“鬼叫化”道:“小兄弟,对方的真正目的是对付‘天地会’,两虎相争,必有一伤,

我们可以静待机会,此刻插手,并非上策。”

方桐不解地道:“这是为什么?”

武同春接口道:“兄弟,说来话长,简单一句话,这一门一会,都是武林之祸,我们得

从大处着眼,待机而动,彻底消除祸根。”

方桐默然。

“鬼叫化”道:“我们去看看热闹可以,但只限于看,切莫债事,现在我们就分道了

吧!”

这话正中武同春下怀,立即道:“好,老哥先请!”

“鬼叫化”提着打狗棒,一路歪歪斜斜,穿林而去。

待“鬼叫化”走远之后,武同春靠近方桐道:“兄弟,你追仇的结果怎样?”

方桐咬牙道:“还没有下落。”

武同春道:“我已经代你查出来了。”

星目大张,方桐一把抓住武同春的手,激动地道:“大哥,真的……在哪里?”

武同春四下一扫瞄,然后以极低的声音道:“流宗门掌令宋天培,便是你要找的‘萍踪

剑客’,那次在山中蝴失的人便是他,该门的巢穴在山中。”

方桐松手后退数步,栗声道“他是‘流宗门,的掌令?”

武同春道:“不错,功力未可轻视!”

方桐激越地道:“真是皇天有眼,终于找到仇家了。大哥,小弟这就去找他,请告诉小

弟该门的巢穴……”

武同春沉声道:“兄弟,冷静些,对方不是普通人物,鲁莽必偾事。该门既有意取代

‘天地会’为中原江湖霸主,当然高于如云,什么人物都有,你面对的将不止姓宋的一人,

你必须谋而后动,出奇制胜,等待最好的时机。

“同时,‘流宗门’与‘天地会’业已短兵相接,姓宋的不会呆在山中,好在你是初出

江湖,没人知道你来路,慢慢查访罢。”

方桐聪慧过人,一点便想通了,作揖道:“多谢大哥指点,小弟会冷静从事的。”

武同春道:“这就好,兄弟,小不忍则乱大谋,弄砸了将使令堂与令祖失望!”

深深一想,方桐闪动着眸光道:“大哥,小弟会见机行事。现在我们分手,彼此装着不

认识,以免节外生枝,大哥,意下如何?”

点点头,武同春道:“这样很好,行事更方便,此地耳目众多,你就走吧,我会暗中协

助你。”

方桐感激地深深望了武同春一眼,拱拱手,疾奔而去。

武同春吐口气,暗忖:“现在该去见识一下活神仙了!”心念之中,也相继举步,朝活

神仙所在的地点行去。

山道上人来人往,各人表情不同,有的求到了符葯,欣然出山,有的为了自己或家人活

命,惶然入山。

武同春杂在人群中,心想:“这当中可能大部份是‘天地会’的人,‘流宗门’既已派

了人在‘天地会’中卧底,暗中下毒是太容易了。”

随着人群缓缓移动,顿饭工夫,来到一座古老的道观之前,只见人头攒动,熙熙攘攘,

有如庙会。

观门口,左右分立着两名中年道土,明眼人一看,便知是武道高手。求符葯的雇集门

外,挤作一团。

三人出、三人进,由两名道士控制,武同春眼尖,一眼便看到方桐也挤在门边,他仗着

功高力大;硬挤到方桐身边。

一个商贾打扮的老者,手里拿着一张黄纸符,哭丧着脸走了出来,他身后是一男一女跟

出。

三人出门之后,门外的争先恐后往前挤。

两名道士用双手撑开拦住,目光一阵打量之后,其中之一用手点着道:“你进去,你,

还有你!”

头一个被点到的是方桐,第二个是个衣著不俗的半百老者,第三个是武同春,三个鱼贯

进人。

方桐回头看到武同春,投以会心的一瞥。

经过院落,便是大殿,殿门口依然有两名道士守着。

三人上了殿廊,停住。

殿内神龛前设了一张长条供桌,桌上点了炉香,烟气氤氲,供桌后是黄布帐幔,紧合

着,看不到里面的情景,大概活神仙就在幔子后面。

桌边,放了把椅子,一个鹰鼻鹞眼的老道端然正坐。

殿门口的道土打量了方桐几眼,道:“你先进去,注意,要虔诚!”

方桐应声跨入门槛,走到桌前。

桌边的老道端详了方桐几眼,冷漠得不带半丝人味地道:“你叫什么名字?”

“童方!”他把名姓颠倒过来,用桐字的谐音作姓。

“练过武?”

“略微会几手。”

“所求何事?”

“为家父求葯。”

“何时得的病?”

“昨晚。”

“可带了敬神财物?”

“有,不多,二两黄金。”

“好,拿出来放在桌上。”

方桐果真从身边摸出金锭放在桌上。

老道收了金子,又道:“现在把右手伸入帐幔,闭上眼,不许看。”

方桐略为迟疑了一下,上前紧靠桌子,把右手从帐缝中伸入。

气氛相当诡秘。

片刻之后,帐幔里传出一个苍劲的声音道:“此人情形特殊,带他到后面去。”

老道用手朝侧后的中门一指,道:“从那门进去,有人会接待你!”

方桐回头瞟了武同春一眼,向老道期期地道:“道长,这……”

老道大刺刺地道:“活神仙的指示准有道理,去吧!”

方桐犹豫了一下,举步朝中门走去……武同春想阻止,心念一转,忍住了。

老道朝老者一招手,道:“轮到你了!”

老者进去,朝帐幔恭敬地作了个揖。

老道上下打量了老者一番,道:“求什么?”

“求仙丹治儿子的病!”

“哪里人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劫火鸳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