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火鸳鸯》

第二十七章

作者:陈青云

他,正是有所为而来的武同春。

这种事,在大三元来总是司空见惯,但座中某些人却为之色变。

小二面带职业上的笑容,趋前哈腰,小心地道:“这位爷,什么事?”

武同春横眉竖目地道:“酒菜何以不来?”

小二又哈了哈腰,道:“爷还没点!”

“现在点了!”

“请问……用些什么?”

“随便,快端来!”

“是!是!马上到!”对付这类客人,小二有他的经验,再不多说半个字,立即转身离

开。

座间起了一阵窃窃私议。

武同春故意装出心神失常的样子,带煞的目光直直地望着空处,似乎整间酒店只他一

人,完全不理会他人的反应。

不久,小二端上酒菜,还替他斟了酒。

武同春摸出一锭银子,朝桌上一放,道:“拿去!”

小二愣了愣,道:“爷,这是……”

武同春熠熠凶芒一闪,粗声暴气地喝道:“要你拿去,没耳朵?”

小二不敢多说话,连连哈腰,拿起银子离座。

武同春自顾自地大吃大喝,那份吃相真够瞧。

私语传来……“这不是无双堡少堡主么?怎么会变成这等……”

“谁知道!”

“无双堡被一场怪火,烧成废墟,这桩公案……”

“老弟,喝酒吧,事不关己,犯不着惹火上身。”

武同春听得清清楚楚,可是他没有反应,一心在等他的目的物出现,这由白石玉安排的

妙计,主要在引出“和合童子”父女。

突地,一条纤纤人影走近座前,武同春抬头一看,不由大为震惊,心想:“糟了,怎么

会在此地此时碰上她,她在得太不是时候,不但会误事,还会连累她,众日睽睽之下,如何

应付场面?”

来的,是神秘少妇的诗婢荷花,他被宋天培的暗器所伤,又遭“桃花女”暗算,神秘少

妇不惜奉献自身,替他解禁,这是个不解之谜,也是无法报答的大恩。

他不能不认对方,但一认便会露出马脚,无疑地,酒座中有不少天地会的耳目,一时之

间,他不知如何是好。

由于他表现怪异,又来了个美艳少女,不用说,人人注目。

荷花冷冷地开口道:“我们认识么?”

武同春将话答话,目中凶芒一闪,道:“不认识!”

荷花眉头微微一皱,道:“奇怪,我好像认识阁下……”

武同春直勾勾地瞪着荷花,手指头酿着酒水,在桌上写了“请速离三个细细的字。

荷花以极低的声音道:“城外女蜗庙!”然后又放大了声音道:“对不起,我认错人

了!”

说完,立刻转身离开。

武同春心念疾转:“显然荷花是奉命传话的,约会自己的一定是那神秘少妇,照理是非

去不可,但这一去,原先的安排便落空了……”

一时之间,他不知如何是好了。

正自委决不下之际,一名短打打扮的汉子,走近桌前,向武同春亮了亮手掌,掌心上画

一朵荷花。

武同春的心,突然收紧了,不用说这汉子是“桃花女”紫娘派来的,两件事凑在一起,

这当中会不会有连带关系?那汉子点点头,转身便走。

武同春略作盘算,尾随那汉子离开。

出了城,那汉子身法加快,武同春紧随不舍,奔了一程,武同春发觉对方奔的竟是女蜗

庙,不由大感困惑,事实证明,两件事是有连带关系,这并非巧合,难道那献身救自己而不

肯露面的神秘少妇,便是“桃花女”的另一化身。这么说,她的目的算达到;想到这里,全

身的血液不由沸腾起来。

女蜗庙在望,引路的汉子倏忽消失无踪。

武同春怀着异样的心情,直趟庙前,庙门外空空荡荡地不见人影,武同春停了下来,目

光四扫,他曾服下了白石玉的葯丸,目光是怕人的。

眼前一亮,一条红艳艳的人影出现庙门,赫然是“桃花女”紫娘。

一股恨火,自武同春心底冒起,他蓄意要除这婬娃。

“桃花女”脆生生地一笑,道:“师兄,我找得你好苦!”

武同春迫近前去,由于他的神情与受制无异,所以“桃花女”无法发觉面对的是要她命

的人。

武同春寒声道:“你……找我?”

“师兄,难道你一点也不想我?”她摆出了惯常的媚态。

“想,当然想,我极想要……”后面要你的命四个字没出口。

这半句话,桃花女,’可全会错了意,登时面泛春潮,目闪波光,掠了掠鬓边散发,媚

态撩人地道:“师兄,你……真的想要……”

武同春“唔”了一声。

“桃花女”把手搭在武同春的肩上,斜着媚眼道:“师兄,目前……不行,我们要办

事。”

武同春心中一动,道:“办什么事?”

“我已经查出暗算你的人!”

“谁?”

“黑纱女!”

“黑纱女?”

“不错,还有那叫白石玉的,他们是一路。”

武同春紧咬着牙,心里杀机狂炽,暗忖:“为一个婬恶的女人,居然还来这一套,我非

杀你为江湖除害不可。”

“桃花女”见武同春的神情,反而更得意,她以为武同春所表现的可怕神色,是对“黑

纱女”,故意粉腮一正,道:“师兄,那在大三元认错你的女人是谁?”

事实证明酒店中的一切,全在对方监视下,武同春故作茫然道:“不知道!”

口里说,心里在盘算如何下手,他深知“桃花女”即毒且诡,出手必须一定成功,不能

让对方有反噬的机会。

现在是最好的下手时机.贴身相近,而对方必然毫无防范,心一狠,正待出其不意

地……“桃花女”突然退了开去,眸光四下一扫,道:“对方来了,我们一人一边藏好身

影。”

武同春心里暗恨,粟声道:“谁来了!”

“‘黑纱女’!”

“她怎会到此地来?”

“有人跟她在此地约会。”

“谁?”

“家父!”

心头一震,武同春“哦”了一声,暗道:“这可是极佳的机会,自己要找的人,主要是

‘和合童子’,‘桃花女’尚在其次!”

所不解的,是荷花何以传言要他到此地来?现在,当然没有追究的机会,而且也不能问

出口。

“桃花女”用手一指庙边的树丛,道:“师兄,你到那边去,注意,听我的指示现

身!”说完,闪入庙门。

武同春想了想,弹身隐入树丛中。

庙前又回复空荡死寂。

一条黑影,幽灵般出现,黑衣,面蒙黑纱,正是“黑纱女”。

武同春全身的肌肉都抽紧了,不断地在心里叫着:“‘黑纱女’!‘黑纱女’!”她究

竟是谁?为什么要代凝碧认债?“哈哈哈……”狂笑声中,“和合童子’,闪庙门边,敛了

笑声,久久才又是阴恻恻地道:“‘黑纱女’,老夫恭候多时了!”

“黑纱女”冰声道:“阁下此约为何?”

“老夫生性好奇,极想一睹芳驾的丰姿!”

“噢!就是为了这一点?”

“不错!”

“不是为了代天地会主华容卖命?”

“亦无不可,但主要目的还是为了一瞻风采。老夫一生别无所为,立愿要赏尽武林名

花。”

“贾仙源,你早该埋骨花下!”

“哈哈哈哈,‘黑纱女’,老夫是想埋骨花下,现在就请揭去面纱,一显庐山真面目如

何呢?”

“可以,不过……”

“不过什么?”

“杀你会污了我的手。”

“和合童子”毫不在意地道:“那该怎么办?”

“黑纱女”冷极地道:“只有请别人代劳。”

“和合童子”道:“噢!请人代劳……谁能代劳?”

“黑纱女”道:“到时候你就知道!”

“你请了帮手?”

“用不着,那人是立意要你的命的。”

“很好,那到时再说,现在就请展示芳容如何?”

“等你倒下之后再说!”

“如果老夫不倒呢?”

“没有这种事,你的命运已终注定了!”

“芳驾似乎很有把握?”

“当然!”

“如果老夫说,你会自动除下面纱,又将如何?”

“无妨试试看。”

“和合童子”挥了挥袖,脸上露出邪意的笑。

‘黑纱女”不言不动。

武同春在暗中却激动非凡,他明白“黑纱女”话中之意,所谓立意要“和合童子”老命

的人,指的就是他。

但他按住冲动,第一,要杀“和合童子”,必须要等最有利的时机,同时,他下意识中

希望“黑纱女”真抖露真面目。

久久,没有动静,“和合童子”面上的邪笑消失了,代之的是惊震。

“黑纱女”冷冷吐语道:“贾仙源,你的*葯对我不生效,不过,你用这*葯,不知毁

了多少女人的清白,天地难容,你该死一百次。”

“和合童子”狞笑一声,步出庙门,落到庙前空地,“桃花女”随之而现,父女站成了

对角之势,面对“黑纱女”。

“桃花女”挑眉道:“‘黑纱女’,你少得意,马上就有你好看!”

说完,朝武同春藏身处招了招手,大声道:“师兄,该你办事了!”

武同春应声而出,站到“和合童子”身侧。

“黑纱女”黑纱罩面,不知道脸上是什么表情。

“桃花女”道:“‘黑纱女’,这就是立誓要杀你的人。”

“黑纱女”冷笑了一声,不开口。

“桃花女”向武同春摆摆手道:“师兄,拔剑吧!用全力,这是唯一难得报仇的机会,

绝对不能放过。”

武同春目中凶芒陡炽,缓缓拔剑在手。

“桃花女”大喝一声:“上!”

随着这一声“上!”白光乍闪,惨号暴传,“和合童子”踉跄后退。

“桃花女”粉腮惨变,朝指武同春,语不成声地道:“你……你……”

“砰”地一声,“和合童子”栽了下去。

一代婬魔,就此结束了丑恶的生命。

“桃花女”脸孔扭曲得变了形,这情况,是她连做梦也估不到的。

武同春剑不收,举步迫向“桃花女”。

“桃花女”步步后退,突地转身射入庙门。

“呀!”一声惊叫.“桃花女”倒射而出,现身门边的是白石玉,“桃花女”亡魂尽

冒,折身又想从斜里遁身。

“砰”地一声,夹着一声凄哼,“桃花女”倒撞回原地,出手的是“黑纱女”。

逃生无路,“桃花女”顿生拚命之心,闪电股扑向武同春……“黑纱女”暴喝一声:

“闪开!”。

武同春本能地划开身形。

“桃花女”扑了一个空,身形才稳住,白石玉已拦在她的头里。

“黑纱女”冷厉地道:“‘桃花女’,你作的孽也不少。父女同科,是你付代价的时候

了。念在你是个女子,你自己了断吧!以免见血。”

“桃花女”美艳为桃花,但此刻已凄厉为鬼,狠瞪着武同春道:“我不甘心,你……已

经早解了禁制,武同春我有多次机会杀你,但我保全了你,我一生只真正爱过两个人.一个

是我死去的丈夫,另一个便是你,而你……你杀了我吧,我不还手吧!”

“黑纱女”冷酷地道:“别来这一套,你如果没勇气自决,我来成全你!”

白石玉接着道:“‘桃花女’,你父亲死在武同春剑下,你像是无动于衷,还大谈儿女

之情,妄想藉此逃过一死,这主意打错了!”

“呀!”武同春目光转变,突地惊叫出声。

分明已毁在剑下的“和合童子”,此刻竟然消失无踪。

就在武同春惊叫疏神之际,“桃花女”娇躯电弹,从武同春身边擦过,射入树林中。

“黑纱女”片言不发,如影附形般追去。

武同春一时之间,不由愣住了。

难道“和合童子”刚才是诈死?但剑刺中对方要害,出手的人是有感觉的。

心念未已,只见“和合童子”从林中步步倒退而出,持剑迫他的,赫然是到酒店传讯的

婢女荷花。

武同春惊震莫明,荷花也在场,说明了她也是“黑纱女”的手下。

他敏感地想到神秘少妇献身解禁的那一幕,一颗心不由狂跳起来,难道那少妇便是“黑

纱女”?她为什么要这样做!这简直是不可思议……“和合童子”被迫到原来的地方,一身

是血,证明他原来被刺中是没错。

荷花扫了武同春一眼,厉声向“和合童子”道:“贾仙源,你还打算再活下去作孽?”

“和合童子”身形晃了晃,咬牙道:“老夫不要死在阴人剑下!”

荷花粉腮一寒,道:“你注定要死在女人剑下,这叫天理昭彰,因为你毁的女人太多

了……”

话声未完,剑已送出。

惨哼声中,“和合童子”双手抓住刺入胸膛的剑身,脸孔扭曲得变了形,摇摇慾倒。

荷花咬牙切齿地道:“贾仙源,你错脉护心的功力不赖,可是姑娘剑下,你那功夫不能

保你的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