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火鸳鸯》

第 二 章

作者:陈青云

就在此刻,一阵蚁语传入耳中:“武同春,你不走还等什么?此地的事交给老和尚,他

会料理,假使再来一个老虔婆这等高手,你要走便难了,你真的想与丑女成亲?”

武同春大感惊愕,这传声的人是谁?听声音与初逢“魁星娘娘”时,暗中指点自己的一

样,不错,自己是犯不着跟对方搏命。

“无我大师”不怒不火地道:“女施主,违反天理人情,强求来的东西,恐怕会持之不

久!”

丑女像是忍耐不住了,大叫道:“老和尚,你有个完没有?大娘,你今天很有耐性。”

“魁星娘娘”被丑女的话一激,登时按捺不住了,双掌倏扬道:“无我,这是你自己找

上门来的。”一圈一划,登了出去。

震耳的佛号声中,“无我大帅”挥袖相迎。

“隆”然巨响声中,罡风匝地暴卷,尘砂如幕,数丈方圆之内,一片洪蒙,人影一触而

分,竟是势均力敌。

尘砂落定,现场由暗而明。

丑女尖叫道:“大娘,他溜了。”

场中果然失去了武同春的影子,他已乘刚才双方对掌的机会,电驰而去。

“魁星娘娘”暴吼道:“老秃驴,我跟你没完。”

丑女掠上一个土丘顶,纵目远望,远远一个人影,电驰而去,已成了一个黑点,纵起娇

躯,追了下去。

“无我大师”哈哈一笑,行云流水般地从反方向飘去,速度快得令人咋舌,有若魄影轻

烟般。

“魁星娘娘”可能头一次吃这么大的瘪,气得脸孔发青,连连跺脚,望着老和尚背影消

失的方向,恨恨地道:“好秃驴,你敢作弄老娘,总有一天要你后悔无及!”说完,尾随丑

女身后驰去。

别看她身躯庞大,奔起来可不含糊,轻灵利落,疾若飞鸿。

就在众人离开之后,不远的土丘后冒起一条瘦小的蓝色人影,喃喃自语道:“武同春,

你狠心毁了我,我要你慢慢付出相等的代价!”

他,正是被丑女放弃的蓝衫书生,武同春并不认识他,仅只面熟,他为什么要说这种充

满怨毒的话?呆了片刻,他也离开了,丘陵回复原来的寂静,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武同春一路狂奔,到了镇外,虽然饥渴难忍,但他不敢停留,他知道对方不会放过他,

毫不迟疑地绕镇而过,舍官道,岔上小路,继续奔驰。

掌灯时分,来到另一个小镇,他迁自走向街道中央的“方家老店”,这是客店兼营洒菜

的店子。

这小镇距“无双堡”约百来里,是武同春自幼就熟悉的地方,而方家老店,是他固定光

顾之处。

一脚踏进店门,两鬓微霜的女店主东方大娘笑着迎了上前:“武大少,你上次来过,整

整半年不见影子了,里边坐!”

武同春像见了亲人般的堆下笑脸道:“大娘,这一向可好?”

方大娘道:“还不坏,只是掉了两颗座牙!”

“我想随便吃点东西就上路。”

“别急嘛!难得来一趟,怎么,想家心切?”

“没这回事,我是离家,不是回家。”

“啊!走!走,到后面去,前面嘈杂不清静。”

武同春熟路轻车,穿过酒座,进人后院,一明一暗的小轩,十分清幽,他步入明间坐

下。

紧跟着,小二送上了茶,布了杯筷,工夫不大,酒菜随来,小碟子,十分精致,尽是他

平素喜欢吃的菜肴。

武同春自斟自饮,回想此次离家后所遭遇的一切,不禁感慨万分。

片刻,方大娘又走了进来,亲切地道:“前面事忙,我不能陪你,你自己多喝几杯

吧。”

武同春笑道:“大娘尽管去忙,我在这里等于到了家。”

方大娘停步又道:“不见外才好。”

说着,忽然叹了口气道:“武大少,找一想起小姐子凝碧便忍不住伤心,她真难得,又

可人,又懂事,老天实在没眼睛,竟让她在坐褥中遭了意外,唉……她留下那孩子还好吧?

叫什么来着……对了,遗珠……”

武同春的脸沉了下来,内心阵阵隐痛。

方大娘忙见风转舵地道:“我知道提起她你会伤心,喝酒吧!我得到前面去照应,等会

再陪你聊。”

武同春讪讪地道:“大娘请便。”

方大娘深深望了武同春一眼,出门去了。

这一提起被火烧成焦炭的妻子凝碧,武同春顿时饮食乏味,他不是难过,而是恨,心灵

上的创伤,是不易平复的,因为他太爱凝碧,所以恨也就更深,人生真正的婚姻只有一次,

所以失败也只有一次。

突地,一个黑衣蒙面人出现门边。

武同春心头一震,喝问道:“什么人?干什么的?”

蒙面人脱手掷出一物,转身而没。

武同春伸手接住抛来之物,起身追出,对方已失去踪影,回到桌边,摊开掌心,一看,

是一块三指宽的铜牌,上面刻着乾坤二爻的符号,不由心头大凛,暗忖:“照图记,该是

‘天地会’之物,这代表什么?想不到对方已追踪而至想到‘天地会’,那女巨人“魁星娘

娘”与丑女的形象,便又在眼前晃动。

方大娘端了个盘子,走了进来,朝桌上一放,道:“这是你最爱吃的油酥rǔ鸽,大娘亲

手替你……”

突地瞥见武同春手中的铜牌,陡地面色大变,栗呼道:“这怎么回事?”

武同春道:“刚刚一个蒙面人送来的。”

方大娘颤声道:“天地符!”

武同春眉头一紧道:“什么叫天地符?”

方大娘拭了拭额上的汗,道:“是‘天地会’的死亡令,接到这令的人,只有等死。”

武同春咬咬牙,不吭声。

方大娘面皮抽紧,搓着手,惶急地道:“我的好大少,你怎会招惹上‘天地会’?”

武同春只好把碰上丑女的经过说了一遍。

方大娘顿足道:“这怎么得了,那丑女是天地会主的宝贝女儿,外号‘魔音女’……”

武同春脱口道:“‘魔音女’?不错,她的声音是很好听。”

方大娘瞪眼道:“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说笑……这……怎么办?”

武同春立起身来,沉声道:“大娘,我马上走路!”

“走路?你走不出一里。”

“那也未见得。”

“武大少,接到符令的人,不管你本领通天,也没人能幸免。”

“我不能坐在这儿等?”

“你让我想想……”

“我非走不可,不能连累大娘。”

“废话,你看扁了我方大娘。”

武同春怔住了,在他心目中,方大娘是个很能干的女人,丈夫死了,独撑门面,对他特

别好,可从没把她跟江湖二字联想在一起过,想不到她能识得“天地符”,一口的江湖行

话,难道她是真人不露相么?心念之中,期期地道:“大娘,你……想什么?”

方大娘道:“替你想保命之路。”

武同春又是一怔神,道:“保命之路?……不必了!”

“你什么意思?”

“大娘是做买卖的,有身家,有性命,怎能为了我而不顾……”

“噢!你倒是真够武士风度,你被‘天地会’找上了,死了命一条,可是你得想想,你

还有家人,对方会放过么?”

武同春顿如泄了气的皮球,这点他可没想到,可是方大娘凭什么不顾身家性命来维护自

己?这人情上说不通呀!

‘天地会’等于是武林天下的主宰,凭她一个女流敢与抗衡?莫非……心念及此,下意

识地打了一个寒颤,眉头一紧,道:“大娘,我对你……不了解。”

方大娘一反常态地道:“不了解拉倒,没时间叙旧了!”

越是这样,武同春就越加狐疑不解,不舍地追问道:“大娘是武林人么?”

方大娘不答所问,急声道:“随我来!”说着,进人暗间。

武同春只好跟了进去,只见方大娘挪开床铺,在壁间一按,床铺的位置裂开了一个地

洞,武同春骇然,想不到这里会有这等布置。

方大娘用平指着地洞道:“下去,十二个时辰之后自己出来。”

武同春走近前去,一看,有石级延伸向下,看来是个地窖,登时心念电转:“方大娘居

心难明,如果自己狂测不差,这一进去,便成了瓮中捉鳖……”心念之中,沉声道:“大

娘,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平白担这大风险?”

方大娘横眉竖目地道:“以后你会明白的,下去,快!”

生死攸关,冤枉送命可不值得,武同春又道:“我想现在知道!”

话声才落,以说腰间一麻,一个头重脚轻,被方大娘硬生生推入洞中,身躯顺石级直滚

而下,“咋”一声,洞门封上。

方大娘会猝然施袭,这是他做梦也估不到的,如果心里有备,方大娘不会如此轻易就得

手的。

落到实地,眼前伸手不见五指,由于穴道被制,他无法动弹,心里那股子愤恨,简直无

法形容。

经过一阵激动之后,他又平静下来,事己至此,只好从好处去想,假定方大娘是一片好

意,有心要维护自己,但所持的理由很脆弱,双方只是熟识,没有什么密切关系,她犯得着

冒开罪“天地会’的风险么?想好想坏,终归是空的,目前最要紧的是解开穴道,否则将成

待宰之羊。于是,他运起家传心法,自解穴道,久久之后,徒劳无功,方大娘用的是什么诡

异手法?试了再试,依然没有用,他只好死心了。

死寂的境地,他在等待不可知的命运。

人,只要有一口气在,求生的慾望是不会止息的,他不停地想,想得头都快炸了,还是

计无所出。

十二个时辰,是整整一日夜,方大娘说十二个时辰之后自己出去,既然穴道不解,一百

二十个时辰也出不去。

像有一年那么长,武同春根本不知道时辰,只是奇怪,为什么不见人来下手?突地,他

发觉穴道竟然自解了,这一喜简直非同小可,他蹦起身来,心想:“想不到方大娘是个深藏

不露的罕见高手,会用这种按时而解的神奇点穴手法。”

眼前景物模糊可辨,他恨不能立刻飞出去,定了定神,顺石级而上,到了尽头,上面实

胚胚的,不知暗门如何开启,根据听来的经验,他用手一寸一寸地摸索,终于,手指触到了

一个关捩子似的东西,左旋,右旋,没有动静,用力一按,暗门开启,透入了天光,灰蒙蒙

的,是夜晚。

他忽然感觉情况不对,暗门是在房里,怎么会有天光?一长身,登上地面,目光扫处,

呆住了,眼前是一片瓦砾场,火灾后的惨景,方家老店已荡然无存。

这到底怎么回事?附近的店铺,照常营业,街上人来人往,还有不少闲人聚在场边指点

议论。

武同春的脑海在极度紊乱之后,呈一片空白。

这火是怎么起的?如果是方大娘自己放的火,那她所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为了一个并没

有深切渊源的人,毁去了辛苦经营的基业,值得么?依情理而论,自焚似乎不可能,根本说

不通。

最大的可能是由于自己的失踪,“天地会”迁怒于店家而纵火焚屋。

人呢?是生还是死?方大娘亲切诚挚的面容浮升脑海,武同春慾哭无泪,悲、愤、疚、

恨交集,仰首向天,心里道:“这种恩德,地高天厚,根本无法报答,当时自己为什么不离

开?”

真的,仰首问天天无语!

他从怀中掏出那块代表死亡的“天地符”,凝视着,眼里迸出了血光,开口喃喃道:

“有生之年,我必灭此朝食!”

收起符令,转出瓦砾场,混入人群中,他想听些消息。

蓦在此刻,啼声得得,人群裂开,五骑怒马,奔临现场,停住。

马上,是五个蒙面人。

武同春的怨毒冲胸而起,他判断来的定是“天地会”的人。

五个蒙面人下了马背,其中之一脚步踉跄地踏人瓦砾场中,立定,拔出佩剑,倒转剑尖

从自己心窝刺入,晃了晃,倒了下去。

场外人群爆起了一阵惊呼。武同春的头皮发了炸。

这蒙面人为何到此地来自决?另一个蒙面人走上前去,抓起自决者的尸体,回身搭上马

背,用绳索系牢,然后四人上马,疾奔而去。

惊心触目的一幕,引来了更多的人,喧嚷成一片。

这是个令人忘不掉恐怖的谜。

武同春忽然感觉肩头被人拍了一下,不由暗吃一惊,回头望去,只见一个衣衫槛搂的老

叫化站在身后,正目光炯炯的望着自己,心头一动,沉声道:“阁下是什么意思?”

老叫化一甩头道:“跟我来?”

说着,斜提打狗棒,转身便走。

武同春心里疑云顿起,暗忖:“自己从来没跟穷家帮打过交道,这老叫化素昧生个,莫

非只是“天地会”的爪牙?”心念中,挪步跟了上去。

老叫化头山不回地迳直走出镇外。

武同春在三丈后紧紧相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劫火鸳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