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火鸳鸯》

第 四 章

作者:陈青云

白石玉不待武同春引介,起身一揖道:“在下白石玉,与武兄是朋友。也是不期而遇。

姑娘与武兄想是……”

后面的话照样顿住,等对方的反应。

紫衣少女落落大方地道:“我们也是朋友!”

白石玉“啊”了一声,目光转向呆在一边的小二,道:“快收拾桌子,重摆!”

紫衣少女抬手道:“不必了,我有几句要紧的话,要跟武大侠谈,能找到他是运气。”

武同春内心一阵忐忑,不知道这天仙化人的魔女想要耍什么花样?白石玉相当知趣,立

即带笑道:“在下也有急事要办,失陪了,后会有期!”

说完,抱了抱拳,煞有介事地匆匆离座,并且把一块银两塞在小二手里,然后扬长而远

去。

紫衣少女笑容一敛,道:“武大侠,我们边走边谈!”

显然,她要谈的话不愿被别人听到。

武同春点点头,心里大感不安。三人出了店,武同春与紫衣少女并肩前行,小青拉着两

匹马随后。

不久,到了镇外无人之处,停了下来。

武同春深深瞬了对方一眼,期期地道:“姑娘有何指教?”

紫衣少女面色一正道:“我有件事要警告你!”

武同春错愕地道:“警告在下,请问……什么事?”

紫衣少女稍事沉吟,道:“我自己也不知道做的是对还是错,不过……我忍不住要这样

做,你不必问原因。我只有两句话要告诉你,头一句,你马上远走高飞,最好是不与任何人

接触;第二句,如果你碰上一个伟岸的赤面老者,绝对要回避、别顾身份,别择手段,尽力

设法躲开,不然……后果堪虞。”

武同春既骇且震,脱口道:“为什么?”

紫衣少女道:“我刚说过不要问,只照我的话去做就可以。”

武同春慾言又止,她口中的伟岸赤面老者,定是个十分可怕的人物,十有九是“天地

会”的高手,她为什么巴巴地寻来警告自己呢?是了,她不止一次说过要自己活下去,为什

么?这内中有什么蹊跷?紫衣少女锁眉苦想,突地一跺脚,像决定了一件大事,从怀里取出

一样东西,逆向武同春,道:“这东西你收着、不得已时可以保命。”

小青急声道:“小姐,你不能这样做。”

紫衣少女苦苦一叹道:“不这样不行!”

小青道:“小姐,你没想到后果?”

紫衣少女不理小青,上前一步,道:“快拿去,好好收藏,不可落入人眼,不到生死交

关之时,不许亮出来。”

基于好奇心理,武同春接过手来,一看,是一块彩玉,有半个巴掌大,没雕刻成任何

形,就是一块玉,这玉能保命。

紫衣少女又道:“藏好,快离开!”

武同春心头一片凌乱,不明白对方的心意,也分辨不出自己的感受,茫然道:“在

下……怎能接受姑娘的东西?”

紫衣少女大声道:“收起来!”像是命令,而且具有很大的威力,使人无法抗拒。

武同春无可奈何地纳人怀中。

紫衣少女挥手道:“你可以走了。”

此刻,不远的地方,一间草屋中,正有一对眼睛,窥视着这边的动静,他,正是神秘的

蓝衫书生白石玉。

武同春定定神,鼓足勇气道:“在下只问一句话,答不答复在于姑娘。”

紫衣少女眸光一闪道:“你问吧?”

武同春定定神,沉疑十分地道:“姑娘是否‘黑纱女’?”

紫衣少女惊愕地道:“什么?我……‘黑纱女’?”

小青也跟着叫道:“什么?你说我家小姐是‘黑纱女’?”

紫衣少女接着道:“武大侠,你怎么会有这奇怪的想法?”

呆了呆,武同春讪讪地道:“在下说过,姑娘可以不回答的。”

紫衣少女道:“我问你为什么要这样想?”

武同春硬起头皮道:“昨晚在林子里,黑纱标记吓走了追杀在下的‘天地会’高手司马

一夫一行,而当时,现场并没别人。”

紫衣少女喘口气,道:“我听见林外的叫声了,但我并不在意。”

武同春紧迫着追问道:“姑娘为什么不在意?”

紫衣少女道:“我也是女子,与‘黑纱女’河井不犯,她不会对我下手。”

武同春期期地道:“这么说,姑娘……不是……”

小青快口代答道:“当然不是!”

武同春心里并未释然,对方不承认,也是没法的事。

就在此刻,一骑快马,狂驰而至,马嘶声中,硬生生勒住,武同春定睛一望,不由暗道

一声:“苦也!”

来的竟然是身段美好,声音迷人,而面目却奇丑的“魔音女”,一连串的故故,可以说

全是她引起来的。

冷笑一声,“魔音女”跃下马背,走近前来,马鞭向空一挥,丑脸一下子扭成了个怪

形,横眉竖眼,那模样,说多难看有多难看。

“魔音女”冷冷开口道:“好哇!原来是这么回事。”

紫衣少女粉靥一片冰寒.嘴角含着一丝冷笑,站着不动,小青却赶紧挪步,站到紫衣少

女身后。

武同春兀立着,可一点也不担心,“魔音女”碰上了“黑纱女”,准有好看。

“魔音女”的目芒,在武同春面上一绕,然后射向紫衣少女,厉声道:“你不要睑!”

紫衣少女不屑地回敬了对方一眼,道:“我什么不要脸?”

“魔音女”道:“你凭着长得像妖精,迷惑男人。”

“男人,谁?”

“告诉你,他是我的人!”

“你的人?天下长得像样的男人都是你的?”

“你想死?”

“这句话还轮不到你说。”

“听清楚,找想要的东酉,一定要到手,得不到便毁掉。”

武同春机伶伶打了一个寒颤,但心里却觉得很奇怪,双方不通名问姓,见面就斗上,是

素识还是曾经斗过?小青紧抿着小嘴,面上现出了鄙夷之色。

紫衣少女冷哼了一声道:“你无妨当面问问,他是不是喜欢你,只要他一点头,我马上

放弃。”

“魔音女”怒极,欺身上步,“刷!”地就是一鞭。皮鞭,但却发出锐厉的破风声,不

殊金刃,这份功力,着实惊人。

紫衣少女轻轻闪了过去,寒声道:“这一鞭算让你,再要不识相的话我就动手。”

“魔音女”却乘势一鞭挥向武同春,疾逾电闪。

武同春侧身划开,鞭梢擦衣而过,外衣被切开半尺长一道口,鞭风如刃,触肤土痛,小

禁为上心头大凛。

“魔音女”两击落空,更加敞怒,举步再上……武同春手按剑柄,准备应战。

紫衣少女娇躯一弹,横在两人之间,大声道:“武大侠,你走,等看热闹么?”

“魔音女”厉叱道:“不许离开!”

紫衣少女从鼻孔呼出声来,道:“你阻挡得了么?”

“魔音女”阴声道:“我会留下他的命!”

紫衣少女道:“有我在你就办不到。”

“魔音女”道:“那就试试看!”

小青靠近武同春,用手拐碰了他一下,低声道:“大侠不走,等着看热闹么?”

武同春踌躇着,即使不计名声,如此逃命,也未免太窝囊了。

小青又道:“别使我家小姐为难,对方马上会有人来。”

“别使小姐为难”几个字打动了武同春的心,不管紫衣少女是否“黑纱女”,单只找来

示警,并赠彩玉这一点就证明并无恶意,当下点点头举步便走。

“魔音女”大喝一声:“站住!”

斜里便挥鞭截到。

娇叱声起,紫衣少女素手疾挥,一道排山掌力,暴卷而出,“魔音女”被震得前跄八尺

多。

武同春乘此机会,弹身电驰而去。

身后,传来“魔音女”的厉叫声:“你专门跟我作对,我跟你拼了!”

武同春一口气奔出四五里地,才缓下身形,他想:“紫衣少女素心,到底是不是‘黑纱

女’?照‘无我大师’的说法‘黑纱人’黑纱蒙面,从未以真面目示人,又以黑纱作标记杀

巴氏双虎,是自己亲眼看见的,根本连影子都不曾显露,而听口气,‘魔音女’与她并不陌

生,如果她是‘黑纱女’‘魔音女’敢跟她斗么?如果不是,那昨夜在林子里黑纱标志惊走

司马一夫又作何解释?只有一个可能,她有双重身份,明里一个,暗里一个,可是……仍然

说不通‘魔音女’刚刚说专门跟我作对,这表示并非第一次发生争端……”

想不通,他索性不去想。

这一折腾,已是日头当顶了。

正行之间,忽然发现一条蓝衫飘飘的人影,走在前头,从背影,可以看出正是在镇上小

酒店分手的白石玉。

这可就透着奇怪了,刚分手,又碰头。

白石玉没回顾,武同春保持距离跟着,一先一后,又走了两三里,武同春忍不住加速步

子追上,白石玉回头一看,哈哈一笑道:“妙啊!武兄,我们竟走上了同一条路。”

武同春与对方并了肩,道:“是很巧!”

白石玉道:“那位姑娘堪称花中之花,是武兄的红颜知己?”

武同春道:“说笑了,在下是有家室的人,怎会有红颜知己?”

“那是普通朋友?”

“可以这么说。”

“不过……照一般的说法,男女之间,只有男女之情,没有友情……”

“在下不敢苟同,武林儿女,有别于世俗儿女,多半不拘小节。”

“话是不错,但以武兄的英俊倜傥,又是名门之后……”

武同春听得有些刺耳,不悦地道:“白兄把话说远了!”

白石玉一个劲地又道:“有诸内必形诸外,即使是一个说谎成癣的人,他身上有样东西

不说谎,就是眼睛,那位紫衣姑娘一进店门,便已看出她眸子里流露的那份微妙神色。”

武同春为之语塞,这一点他不能否认,对方在有意无意之间,是有这意向。

白石玉猛一拍手道:“对了,小弟听一个老叫化说,武兄是被两位女子救走,就是她们

俩么?”’武同春漫应道:“不错!”

“对方什么来路?”

“这……不知道。”

“天地会”势大如天,敢从对方手里救人,不但非普通人物,而且与武兄的关系定非泛

泛才肯犯这大的险,武兄说不知道……”

“是真的不知道。”

“那就令人费解了。”

迹近盘洁的口吻,使武同春心中又升起了反感,闭上嘴不答,对付多舌好事的人,三缄

其口是一剂妙方。

白石玉似有所觉,自我解嘲似地道:“小弟话太多了,不过,完全出于关切,没有别的

意思。”

武同春在心里暗道:“谁要你关切?完全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白石玉又道:“武兄意慾何往?”

武同春淡漠地道:“在路由路,没有一定的去向。”

白石玉道:“小弟也是一样。”

武同春心里暗忖:“这姓白的人长得像女人,多嘴多舌也像女人,几次碰头,不能说全

是巧合,他有点阴魂不散,意图何在?”

心念动处,立即起了戒意,随口道:“白兄不是说要找令妹夫讨债么?”

“不错,但谁知道人在哪里,只有去碰。”

“噢!”

“武兄不用说,还是要找那姓许的?”

“晤!”

突地,白石玉止步朝路边树丛一指,道:“武兄,你看那是什么?”

武同春转头一望,道:“像是个人!”

白石玉道:“我们去看看。”

武同春前车之鉴,实在不想多事,冷声道:“多半是不耐炎暑,在树卜纳凉打肫!”

白石玉道:“不对,像是个出家人,衣袍颜色是灰……”

仔细再看看,惊声道:“没错,光头,不是尼姑便是和尚。咦!这边草丛里……”人已

弹了过去。

武同春跟了过去,一看,头皮发了炸,草里是具尸体,已经僵了,死者腰间别着斧头绳

索,村俗打扮,看来是个樵子。

是被杀还是急症突发而死?由此断彼,树丛中那出家人恐怕也是具尸体。

武同春折身掠了过去,一看,脱口愣呼道:“怎么会是他?”

白石玉也靠过来,道:“他是……啊!这是恐怖的凶杀。”

横尸林中的,赫然是被尊为圣僧的“无我大师”。

是谁?有这么高的能耐,夺取“无我大师”的性命?还有那草丛中的樵子,不是江湖

人,何以也被害?武同春激越非常,“无我大师”曾与他有数面之缘,且曾暗示想造就他成

一个杰出的高手,而他拒绝了,想不到一代圣僧,竟抛尸荒野。

突地,“无我大师”的手动了动,武同春以为是眼花……白石玉俯身一探,栗声道:

“还没断气!”

武同春跪坐下去,试探之下,发觉人是没死,但脉息若断若续,极微,几乎难以觉察,

他非歧黄高手,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处理,脱口道:“该怎么办?”

白石玉也蹲了下来,再次伸手触探,摇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劫火鸳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