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火鸳鸯》

第 五 章

作者:陈青云

邻座,坐的赫然是紫衣少女素心和侍婢小青,竟不知是何一时来的,小青这一笑,不用

说是由于武同春的丑怪面目。

武同春的双眼发了直,眼神很复杂,不知是怒,是怨,是惊,还是自卑。

紫衣少女寒着脸道:“小青,你放尊重些!”

小青垂下头,但仍忍不住想笑,以袖掩口。

收回目光,武同春低头饮食,想到身边那块“彩玉牌”,该不该乘机会还给“对方?可

是,如何措辞呢?对方是否真的是“黑纱女?”

地又一次痛苦地警惕自己:“武同春已经死了,在坠谷之时就已死了,现在活着的,是

另外一个人,一个使人憎厌的丑怪人……”他猛灌一杯酒,像是在生命运的气。

紫衣少女轻声道:“小青,你看那身影轮廓多像他。”

武同春心弦一颤,他,是指自己吗?对方会认出来么?小青调皮地道:“是很像,从背

面看。”

紫衣少女叹了口气,道:“人,怎会失踪了呢?”

“小姐,你忘了,是你要他远走高飞。”

“话是这么说,可是……”

“都快一年了,小姐,忘了他吧!他是有家室的人,我真不明白……”

“你当然不明白,当初我也不明白,只是为了争口气,可是后来……”

“后来就认真了?”

“贫嘴!”

“是小姐自己提起的嘛!”

毫无疑问,对方说的是自己,武同春又灌了一杯酒,以缓和激动的情绪。

紫衣少女幽幽地又道:“那块玉,惹起了这大的风波,我真担心……”

小青偷觑了武同春一眼,道:“小姐担心什么?”

紫衣少女道:“我担心他已经被人暗害了。”

“不会!”

“为什么?”

“那丑八怪死心眼,不会放弃他的。”

丑八怪,指的当是“魔音女”,武同春真想掩耳不听,但又想听下去,一个人,在自己

被别人谈论时,总是不会漏过一字的。

沉默了片刻,紫衣少女又道:“奇怪,他为什么废弃了曾经名震武林的无双堡?”

小青淡淡地道:“谁知道,也许是为了逃避他们的凶焰。”顿了顿,忽然紧张地道:

“小姐,那晚在无双堡废墟里出现的女鬼,不知道……”武同春心头“呜”地一震,呼吸迫

促起来,听口气,她主脾曾到过废墟,而且见到了鬼,难道真的是凝碧阴魂不散?“小姐,

你不也亲眼看到的么?”

“是人装的!”

“我不信,人不会在空中飘浮,也不会说消失就消失。”

“算了,我们不谈鬼,影响胃口,吃吧!吃完饭好上路。”

提到无双堡,武同春便想到了家人,内心益增痛苦。江姥姥是管家,虽然是三代司其

职,但不能算是家人。遗珠是孽种,是累赘,也是心上的一根刺,只有续弦的妻子华锦芳算

是家人,唯一的一个。

华锦芳进门已经八年,可是夫妻间似乎没有建立真正的密切感情,为什么?是他的感情

早已全部用在吴凝碧的身上?恨,无比的恨……“砰!”他忘情地拍了一下桌子。

所有食客的眼全睁大了。

小青皱眉道:“他在发什么疯?”

店小二忙走近桌边,喘口气,显得很不高兴的样子道:“大爷,什么不对劲?”

武同春想发火,但转念一想忍住了,冷冷地道:“没什么,没你的事!”

小二耸耸肩,朝别的酒客做了个鬼脸。口里嘀咕着走到紫衣少女座边,哈了哈腰,难起

一脸的诣笑,道:“两位还要添点什么?”

小青道:“要的时候会叫你。”

小二连声应:“是!”哈腰而退。

武同春气在心里,同样花钱吃东西,只为容貌丑,便有了差别,真是狗眼看人低,地下

意识地想到了“魔音女”,如果她不是天地会主的女儿,她那份容貌,只合一辈子守在家里

不出门,还谈什么在江湖道上呼么喝六的。

就在此刻,一个老叫化拄着竹棒,一颤一跋地来到门口,望着店里直吞口水,那份馋像

叫人恶心。

武同春心中一动,这老叫化与他曾有数面之缘,是个非凡的人物,一个捉狭的念头,升

上脑海,朝门外招了招手。

老叫化先是一愣,继而哈哈一笑,举步便往门里闯。

店小二三步作两步地上前拦住道:“老要饭的,你想做什么?”

老叫化翻起白眼道:“你们是干什么的,我就是做什么的。”

小二大声道:“要饭得看时辰,守规矩,人家客人正在吃喝,你公然想登堂人室……”

老叫化叫道:“谁说我是要饭?”

小二道:“那你想做什么?”

老叫化嘻嘻一笑道:“有人请客!”

小二怪声道:“有人请客,谁?”

武同春冷冷地道:“我!”

老叫化瞪眼道:“你小子听见了?”说完一偏身,从小二身边滑过,直走到武同春座头

一屁股在对面坐下。

所有的酒客眼全直了。

小青拍手道:“小姐,这可真妙。”

小二气冲冲地走了过去。

武同春一抬手道:“添一副杯筷,大壶酒,大盘熟切牛肉,外加一只全鸡。”

小二瞪眼道:“大爷,你不是要砸小店的生意?”

武同春笑笑道:“这不是照顾你们生意么?”

笑,牵动了脸上的恶疤,变成一个一分可怕的脸谱,简直就不像笑。

酒客在一阵喧嚷之后,纷纷起身离座。

小二跳脚道:“你这份尊容,就足够倒尽客人的胃口,竟然还作东请一个要饭的。”

武同春目芒一闪,道:“怎么,要饭的不是人?你再穷嚷嚷,大爷我要你三天不能开尊

口。”说着,摸出一个小金锭,朝桌上一按,金锭没人桌面平齐,又道:“所有在座的朋友

全归我请客,这够了么?”

小二的脖子缩短了,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紫衣少女在暗暗点头。

酒客一叠声地叫算帐,小二哭丧着脸,过去打揖作拱,不敢收钱,送走了酒客,只剩下

紫衣少女和小青坐着没动。

掌锅,掌刀的夥计,站着骨碌碌直瞪眼,这是从未发生过的事。

老叫化旁若无人地收一只脚在椅上,成了半蹲式,打狗棒靠在身边。

武同春心里大为松快,拍桌道:“快端酒菜来!”

小二呆着没动。

掌柜的从中门里探出头来,做了个无可奈何的样子,大声道:“还呆着干什么?快干你

的活儿!”说完,又缩了回去。

小二这才挪动脚步,先送上杯筷与一大壶酒,然后再端来现成的,切好便可端上。老叫

化打了个哈哈道:“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今天算过年,老要饭的叨扰了!”说着,拿起酒

壶,又道:“老要饭的不惯用杯子……”

武同春立即道:“请便,喝了再添。”

口对民老叫化猛灌了一阵,至少去了半壶,放下,大叫一声“痛快”!伸五爪,便往盘

里抓;大把朝嘴里塞。

武同春毫不为意,仍陪着吃喝。

紫衣少女和小青放下筷子,在一旁欣赏这幕趣剧。

又添了一大壶酒,老叫化伸脖子吞下最后一把牛肉,这才开口道:“还没有问得大爷的

尊姓大名?”

武同春心念好转,道:“在下无名无姓,一般道上朋友叫在下‘鬼脸客’!”

“鬼脸客?”

“不错!”

“满有意思,我们……见过么?”

武同春心中一动,摇摇头道:“可能没有!”老叫化偏头想了想,道:“为什么要破钞

请老要饭的?”

武同春道:“什么也不为如果一定要说理由,算在下一时高兴。”

老叫化拍手道:“我老叫化倒是希望常常碰到像大爷这样一时高兴的人。”武同春眉毛

一挑,道:“大爷这两个字太刺耳,在下听了不习惯,改个称呼吧!”

“老弟台如何?”

“老弟就好,不必台了。”

“甚妙,就老弟吧!”

“您老兄如何称呼?”

“随便,反正是个臭要饭的。”

紫衣少女起身道:“小青,算帐,我们该走了。”

小青招来了小二,付了酒资,与紫衣少女双双离座,临出门,小青又回头望了武同春一

眼。

武同春也起身道:“在下得走了,您老独个儿尽兴吧!”

老叫化咧嘴一笑道:“老弟请便,后会有期,老要饭的还得过足痛,这小金锭少说也得

再吃上一次,白白便宜了店家。”

武同春抱了抱拳,扬长出门,顺路走去。

出了镇,走没多远,身后突然传来一个银铃的声音道:“大娘,你看,是他么?”

一个刺耳的妇人声音道:“是有些像!”

武同春心头大震,同时也隐泛杀机,不必回头,他知道来的是“魔音女”和“魁星娘

娘”,这实在是冤家路窄,如果不是这丑女,就不致落得今天的下场,她实在是罪魁,心念

中他仍走他的路。

“魔音女”的声音又道:“大娘,叫住他!”

“魁星娘娘”道:“我说宰了他!”

“什么,宰了他?”

“你还不死心?”

“我……是有点舍不得。”

“有那不要脸的插脚,你得不到他。”

“可是,……我……”

“天下英俊的男人多的是,大娘我负责替你选一个。”

“大娘……”

“你不死心也得死心,你忘了你说过的话,得不到的东西使毁掉,不能让别人是到,你

是争不过她的。”

“我不信!”

“咦!你怎么又改变了主意,令主下可杀勿论,是你请的令呀?”

“魔音女”默然不语。

“魁星娘娘”暴喝一声:“站住!”

武同春止步,因行阵阵加速。风声飒然,“魁星娘娘”和“魔音女”趋前拦在头里,一

看,齐齐惊叫出声,“魔音女”吐口气,道:不是他!

“魁星娘娘”扫帚眉一翘,道:“恶心!”

武同春杀机浓炽,他目前足够力量毁掉这一老一少,转念一想。硬把杀机器压了下去,

如果出了手,又将成为“天地会”的死敌。这对寻找许中和是一项阻碍,等许中的事了断,

再找对方算帐不晚,于是,他紧紧抿上了嘴。

“魁星娘娘”皱眉打量了武同春几眼,阴阴地道:“你什么来路?”

武同春强忍住一口气,冷声道:“鬼脸客!”

“魔音女”脆笑一声道:“‘鬼脸客’,名如其人。”

武同春有意地道:“姑娘的声音动听极了。”

“魔音女”不屑地撇了撇嘴,道:“你耳朵还不赖!”

“魁星娘娘”道:“‘鬼脸客’,没听说过,来路?”

武同春道:“还有什么来路?”

“好好回答老娘的问话。”

“在下出来找老婆的。”

“什么,找老婆,你老婆跟小白脸私奔了?”

无意的一句话,却击中了武同春的隐痛,凝碧与许中和的无耻行为,又涌上心头,眸中

不自禁地闪出杀光。

“魁星娘娘”又一皱眉,道:“你小子好凶的目光,是不是老娘说对了?”

武同春没好气地道:“错了!”

“魁星娘娘”怪叫道:“什么,老娘猜错了?”一顿,又道:“你说,是什么意思?”

武同春信口道:“在下说找老婆,是要找个女人做老婆。”

“魁星娘娘”哈哈一笑道:“凭你这副德性。胆子小的女人准会被吓死。你想找什么样

的女人做老婆?”

这一笑,涂满脂粉的多角脸,现出了无数的沟渠。

武同春故装不知被对方调侃,一本正经地道:“当然是要找一个才艺容貌双绝的。”

“魔音女”噗嗤笑出了声来。

“魁星娘娘”哟了一声道:“好小子,你倒是一厢情愿,大白天里做梦,你不撤泡尿照

照自己?”

武同春瞪眼道:“你是在骂人?”

“魔音女”抱着口道:“大娘,让他走吧!”

“魁星娘娘”一摆手道:“你走吧!看着你这副德性心里难过。”

武同春故意怒目瞪了对方一眼,举步离开,心里想道:“你难过,难过的日子还在后头

呢!”

“魁星娘娘”望着武同春运去的背影,突地一拍手掌道:“小姐,有了!”

“魔音女”道:“大娘,什么有了?”

“魁星娘娘”道:“那小贱人凭着狐媚子,专坏你的事,大娘我一想起来就有气,我想

个办法出这口气,要那小贱人这辈子慢慢地消受……”“魔音女”挑眉道:“大娘有什么好

主意?”“魁星娘娘”故作神秘地道:“这是从‘鬼脸客’身上想到的……”“魔音女”双

睛一亮,道:“嗅!大娘,你快说出来嘛!”“魁星娘娘”凑近“魔音女”耳边低语了一

阵,然后道:“怎么样?”“魔音女”脆笑了一声道:“妙,妙极了真亏大娘想得出来,他

还没走远,我们追他……”先要设法摸清底,然后再找机会行事,做了,就得使他成功。”

“魔音女”踌躇道:“如果爹不照我们计划呢?“魔星娘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劫火鸳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