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九章 血影前尘

作者:陈青云

上集书中,斐剑听尹一凡道出不速而至的老人,就是“无后老人”时,不由激

动的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老人白眉一轩,道:

“娃儿,你这是什么意思?”

斐剑这才施礼道:

“晚辈斐剑,奉先师道令,寻找老前辈!”

“找我老人家?”

“是的!”

“令师是谁?”

“先师生前并未赐告,但留下一件信物,指示无论如何必须找到你老人家,自

会明白一切……”说着,从贴身处摸出东西,托在掌心之中,赫然是半枚青铜制钱,

处色斑斓,形式奇古。

“无后老人”一见这半枚青铜制钱,面色剧变,白须飘拂、身躯抖战,伸手取

过制钱,反复检视了几遍,激动无比的道:

“你师父过世了?”

“是的!”斐剑那冷漠无情的面孔,在回答这句话时,骤现凄怆之色。

“怎么死的?”

斐剑星目蕴泪,咬牙切齿的道:

“惨号三天三夜,散功而亡,晚辈追问之下,仅说出遭仇人毒手,宿伤复发……”

“无后老人”深陷的眸眶内,滚出了数粒泪珠,栗声道:

“一代奇人,竟落得如此下场,唉!……”

尹一凡在旁静静地听着,根本插不上口,不过,他看出斐剑性格的另一面,在

冷酷无情的面具之后,隐藏着一份至性。

斐剑悲声道:

“请老前辈赐告一切经过?”

“无后老人”沉思了片刻,把半个制钱递还斐剑,道:

“来,我们换一个地方谈话!”

由“无后老人”前导,三人越过溪流,穿出柳林,来到一个极为隐僻的所在,

坐定之后,“无后老人”长长叹了一口气,凝重的开口道:

“旦听老夫说一件武林秘辛……”说着,目注斐剑,又道:“娃儿,你可曾听

说过‘武林五帝’这名号?”

尹一凡大声道:

“武林五帝?”

“无后老人”一翻眼,道:

“小子,闭上你的嘴,老夫没有问你,你少开口,否则我赶你走!”

尹一凡伸了伸舌头,似乎对“无后老人”十分畏惧,果然闭口不语。

斐剑道:

“晚辈出道未久,对一些特出的高人异士,不甚了了。”

“无后老人”点了点头,道:

“武林五帝,是武林中近一甲子来,最特出的五位高手,武林名望除了业已不

知所踪的‘武林三皇’之外,无出其右者,多数武林人,但闻五帝之名,不知五帝

其人。”

话锋一顿之后,又道:

“五帝的来历出身,没有人知道,名号分别以金、木、水、火、土为序……”

尹一凡又想开口,口chún才动,却被“无后老人”一瞪眼止住。

“五帝之中,论身手以‘金帝崔斌’为其余四帝之冠,智慧则以最末的‘土帝

申天阙’最高,‘木帝公孙有道’‘水帝张则能’‘火帝方允中’则属中平,当然,

这只是五帝之间的比较,任谁一帝,武林中已难找到敌手,十年之前,‘土帝申天

阙’无意中在北邙获得一本武林奇书……”

尹一凡脱口道:

“天极宝笈!”

“无后老人”横了他一眼,道:

“不错,是‘天极宝笈’,奇书中另附一张地图,是指示一柄上古神兵的埋藏

之处……”

斐剑插口道:

“莫非是轰传武林的‘绝令崖’下那座神秘剑冢?”

“对了,正是那‘剑冢’,当时,五帝研商结果,由为首的金帝崔斌持图前往

探寻神兵埋藏之所,奇书则由智慧最高的‘土帝申天阙’先行参研……”

“这事怎会传出江湖?”

“听老夫说下去,那本‘天极宝笈’奇奥艰深,‘土帝’穷一年的时光,仅参

悟了十分之一,这时,突然传出‘金帝’陈尸大洪山下的消息……”

“啊!”

“这消息,震动了整座武林,另四帝闻讯赶去,到了地头,果见‘金帝’身中

十处剑创,陈尸山下,尸身业已腐臭。”

“凶手的功力岂非太过骇人?”

“嗯!四帝料理后事之后,突然出现一个神秘的蒙面剑士,坦承‘金帝’是他

所杀,并向四帝挑战……”

斐剑与尹一凡同时“哦!”了一声,心惊不已。

“无后老人”闭目思索了片刻,接着又道:

“于是,双方决战在大洪山摩天峰顶,蒙面剑客不报名号来历,但承认目的是

得到那本‘天极宝笈’……”

“四帝心中的悲愤激怒,简直无法形容,于是,一场惊鬼泣神的惨烈搏斗展开

了,首先,‘木帝’出手,三招落败,‘水帝’加上去,十招又不支,四帝联合出

手,激战两百招,‘土帝’重伤,三百招‘火帝’也被重创,而那蒙面剑士的攻势,

凌厉不减,照这情况推演,最后四帝势必全倒在对方剑下不可……”

“无后老人”说到这里,长长吐吐了一口气,语音变得激动的道:

“火土二帝,重伤不退,忘命出手拼搏,这样,又持续了近百招,突地,‘木

帝’怪吼一声,施出了与敌偕亡的绝招,人剑合一,射人对方剑气圈内,这一招,

使蒙面剑士左胸洞穿,而‘木帝’本身,已被斩得肢断体残……”

斐剑与尹一凡悚然动容。

“无后老人”老脸抽动了数下,又道:

“幸亏这一击,使蒙面剑客剑势削弱了一半,三帝加紧狂攻,蒙面剑客渐告不

支,忽然,他脱手掷出了一把暗器,以三帝的身手,竟然谁也没有躲过……”

“三帝中了暗器之后,立刻从暗器上认出了对方来历……”

斐剑已料到了几分事实真相,迫不及待的道:

“对方是什么来历?”

“无后老人”老脸露出一片困惑之色,沉重的道:

“三帝所中暗器,叫‘附骨神针’,是‘武林三皇’之中‘人皇’的独门暗器……”

“蒙面剑客是‘人皇’门下?”

“三帝当时曾喝破对方来历,但对方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三皇’业已一甲子

不现江湖,而‘人皇’是极为正派的人物,所谓‘附骨神针’仅是传说中于八十年

前除‘天竺八魔’之时用过一次…”

“以后呢?”

“三帝都中了‘附骨神针’,如再动气交手,至多可活半个时辰,于是‘水帝’

强迫火土二帝脱身,以谋复仇,以免同归于尽,火土二帝含泪抽身……”

“水帝是牺牲了?”

“是的,火土二帝离开之后,来到荆山脚下,‘土帝’把‘天极宝笈’,撕为

两份,上半部自己携带,下半部交与‘火帝’,目的是怕无法保全,万一失闪,只

是一半,于是二人分手,临行交换了一件信物,‘土帝’声言要在有生之年物色一

个传人,授以上半部秘笈,将来凭信物请火帝成全那传人!……”

斐剑陡地立起身来,激动的道:

“先师莫非就是‘土帝申天阙’?”

“不错,令师正是,‘土帝’,他与‘火帝’分手之后,正巧在荆山脚下发现

你这劫后孤雏,一看根骨极佳,大喜若狂的带了你去……”

斐剑星目中抖露一片恐怖的杀机,声泪俱下的叫道:

“以血易血,以杀至杀!”

“无后老人”也站起来,手抚斐剑肩背,凝重的道:

“娃儿,你师父不示名号,也不传你他本身的武技,怕的是被仇人识破你来历,

使大愿成空,你必须善体师意,隐秘身份……” 

“晚辈谨受教!”

“现在,你必须设法去寻找持有另一半铜钱的人……”

“四师伯?”

“很难说,也许是‘火帝’本人,也许不是。”

“为什么?”

“令师十年以来,仍无法取出身中的‘附骨神针’终至功散而亡,‘火帝’恐

怕也不例外,当然,如果他自觉生命已临末刻时,会有所安排的……”

斐剑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无后老人”又道:

“老夫是在事后中碰上令师,他向我述说了这个故事,并要我代访‘火帝’下

落,可是迄今一无所获,娃儿,如寻不到你四师伯,修习完下半部‘天极宝复’,

就别谈复仇!”

斐剑坚毅的道:

“晚辈无论如何要扎到四师伯下落。”

“你无妨先从大洪山着手探寻……”

“是的!”

“还有,你务必多加小心,‘金月盟’决不会放过你,老夫现下仍继续找你四

师伯下落,以完成对令师的诺言,以后有事,我会主动找你”!

斐剑感激无比的道:

“敬谢老前辈殊恩!”

“用不着,记住,少造杀孳。”

“是的!”

“金钗之事,老夫会替你留意……”

“请问老前辈可知‘屠龙剑客’其人?”

“他失踪业已十数年,只有慢慢设法查访,老夫该走了!”

人影一幌,飘然消失在夜空中。

斐剑好奇的向尹一凡道:

“凡弟可知此老来历?”

尹一凡调皮的一笑,道:

“此老的来头可就有意思了,他与家师交称莫逆,不过,我只是听过,实际上

没有见过,他原本不叫‘无后老人’早先的名号是‘酒中仙’是个‘事大如天醉亦

休’的怪人,十年前,与老妻反目,他妻子带着那晚年才得到的独子一去无踪,妻

离子散,又不曾收半个人,所以自号‘无后老人’隐有自我解嘲的意味,为了寻妻

觅子,远去边荒,所以我才知其名而不识其人!”

“为人如何?”

“正派而不拘小节!”

“转眼就要天亮,我看不用回城了,就在此分手吧!”

“什么,分手?”

斐剑冷冷的道:

“我看你不至于闹得没有事情做,而我,事情正多,你没有理由跟着我!”

尹一凡苦着脸道:

“大哥,我确是无事可为,就跟着你吧?”

“我喜欢独来独往!”

“你对小弟我似乎还心存介蒂?”

“随你怎么想,我得去了!”

“不说再见吗?”

“人生聚散无常,听其自然好了!”

说完,弹身奔去,尹一凡望着他的背影,摇头一叹道:“天下竟有这种冷酷无

情的人,我若不跟定你,岂非冤枉了‘阴魂不散’这名号?”自语声中,也驰了下

去。

斐剑取道疾奔大洪山,虽然此行近于盲目,但诚如“无后老人”所言,大洪山

是昔年师伯们陈尸之处,也许有什么蛛丝马迹可循,一路之上,思潮如涌——

昔年仇家真的是“人皇”的传人吗?

以一人之力,几乎全毁“五帝”,这种功力,太不可思议了,自己如果找不到

四师伯,习成“天极宝复”全部武功,谈报仇是痴人说梦!

杀母的仇家是谁?凶手的起因是什么?

“屠龙剑客”何以失踪?

…………

往大洪山,如走直线,荆山是必经有地,他怕见那儿的泣血之地,然而,不由

自主的,他又踏到了荆山脚下那片伤心之土,十年前被焚毁的家屋,连一丝丝的痕

迹都找不到了,一切已被流光淹没,只有残酷的记忆犹新,眼前白杨萧萧,野草凄

迷,十年前惨绝人寰的一幕,憬然映目,沮水迷蒙中,他似乎看到亲母慈恺的几片

容颜,与那些无邪的往事,内心,起了一阵撕裂的痛苦。

一株盘虬的古槐下,隆起一堆草丘,他记得,是师父帮他在灰炉中拣出了母亲

烧残的几片枯骨,葬在树下,如今,连师父也死了,惨号了三天三夜而死………

他移身,跪倒墓前,泪水泉涌,而内心的仇恨与杀机,却更加稠固了。

阳光把他的影子拉长,投射在墓侧的黄土地上,显得无比的孤凄与落寞。

蓦地——

他发现一个影子,在他的影子上叠了出来。

他瞿然震惊,照情况,来人在他身后伸手可及之处,至多不会超过三尺,对方

是何时欺近的呢?是何许人物?为什么自己一无所觉?是对方功力太高,抑是自己

伤心失神所致?

如果来者是敌,他的确极少有反抗的机会。

他心虽惊恐,表面上丝毫不露,从容地试干了泪痕,冷冰冰的开口道:

“谁?”

一样既冷且硬的东西,抵上了背后“命门大穴”,触肤生痛,他知道那是剑尖,

虽然他功力玄奇,穴脉不虞受制,但那是指一般掌指而言,如果剑刃破穴而人,神

仙也难逃一死。一个冷厉刺耳的声音道:

“掘墓人,现在报上你的师承来历?”

斐剑横了横心,道:

“阁下是谁?”

“告诉你无妨,‘金月使者’!”

他感到颤栗了,落在对方手中,决无幸理,然而,此刻,他连反抗的余地都没

有,他功力再高,动作再快,总不及对方顺手送剑来得利便,怨毒冲胸,杀机如炽,

但,丝毫于事无济。

“背后偷袭,有失武士风度!”

“掘墓人,与你还谈什么武士风度,现在快报出师承来历!”

“办不到!”

“你想死?”

“死又有什么不得了?”

“你真的不说?”

“办不到!”

一阵椎心剧痛,剑尖入穴半寸,他清楚的感觉到一股热流顺“尾闾”而下,他

咬了咬牙,没有哼出声音。

“说是不说?”

“不!”

剑尖在绞动,脊骨刮得吱吱作响,那痛楚,决非言语所能形容,身躯开始颤抖,

全身各部的肌肉剧痛而抽搐,额上滚下了大粒的汗珠,但他仍咬牙忍住不叫半声,

他在恨中长大,在血腥中成人,学会了对自己和对敌人一样残酷,恨的力量是无限

的,可以使一个人无视于生死,无视于肉体的被摧残。

“掘墓人,再进半寸,你的生命便结束了!”

“下—手—吧!——”

血,不停的在流,象征着生命在慢慢的流失,他决不甘愿死,然而死神已紧紧

地护住了他,如此死法,是他做梦也估不到的,一切的恨、仇、恩、怨、也将随着

埋葬。

突地——

两条人影电旋而至,齐声道:“得手了!”一左一右,各抓住斐剑一只手膀,

把他夹得直立起来。

背后的“金月使者”停了一停,阴恻侧地开口道:

“掘墓人,这墓中人是谁?”

斐剑全身一震,栗声道:

“你们管不着!”

“使你流泪下拜,总不会是泛泛的关系,怎么样,本使者打算权充掘墓人……”

“你……敢?”

“这没有什么敢与不敢,除非你坦白出师承来历……”

“本人如果不死,不杀尽你们这批魔鬼,誓不为人!”

“嘿嘿嘿嘿,可惜,你永远没有这机会了。”

分执斐剑左右手的黑衣人之一,开口道:

“依我看先废了他的功力,带回总坛讯问,比较妥当?”

身后那使者道了一声:

“好。”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