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十章 阴魂不散

作者:陈青云

就在此刻——

一条织织红影,电闪而至,疾泻众人身前,厉喝一声道:

“掘墓人,我要你的命!”随着话声,出手迅辣无匹的抓向被制住的斐剑。

“不许动手!”

暴喝声中,“金月使者”单掌一圈,封住来势,这突然现身的,正是“无魂女”,

“无魂女”这一着,出乎众人意料之外。

以剑抵住斐剑“命门”的“金月使者”阴阴的道:

“无魂女”,你这是什么意思?”

“无魂女”搔首弄姿,媚笑了一声道:

“三位使者请了,把他让给我如何?”

仍是斐剑背后的使者应声道:

“让给你?‘无魂女’,这块肉你吃不到了,别处打主意吧!”

“阁下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让给我亲手杀他!”

斐剑闻言之下,目眦慾裂,想不到自己竟成了别人俎上之肉。

那使者嘿嘿一声冷笑道:

“无魂女,少来这一套,天下英俊的男人多的是,还是请便吧!”

“无魂女”向那使者靠近了两步,摇胸摆臀,荡意十足的道:

“阁下,你们的目的也不过是要他死,谁动手都是一样,何不做个人情……”

“本使者不吃你狐媚子这一套,省了吗!”

“哟!阁下说话这么不客气?”

“‘无魂女’,本使者可不是什么怜香惜玉之辈……”

“无魂女”柳腰一扭,又挨进一尺,粉腮一寒道:

“我誓必杀之而甘心!”左掌一扬,电闪击向斐剑后脑,那使者大喝一声:

“你敢!”举掌横切,“无魂女”的右掌,却在这时猝然戳向那使者左胁,快通电

光石火,使者右手持剑制住斐剑,左掌业已切出,除了闪让别无他途,“无魂女”

这一击,是致命的一击,以她的功力,既使你是一等一的高手,也不敢硬承。

情势不许人有任何思索的余地。

“金月使者”几乎出自本能的努力一偏身,左掌与“无魂女”拍向斐剑后脑回

收的手掌相接,“砰!”的一声,那使者退了一个大步,剑尖业已中然开斐剑“命

门”。

另两名执住斐剑两臂的使者,齐齐暴喝一声。

“你找死!”

情势的变幻,有如电光石火,斐剑的反应自是相当锐利,他的全部功力仍在,

背后“命门”虽被剑尖所伤,但不到致命的深度,可说是皮肉之伤,威协一旦解除,

那里还把对方放在眼下,双臂奋力一振。

惊呼声中,握住手臂的两名黑衣人,被摔得跄踉而退。寒茫动处,长剑已掣在

手中。

三名“金月使者”,目赤似火,杀机充盈,暴吼声中,一个出手攻向“无魂女”,

另两名分左右合击斐剑。

斐剑心中的杀机几乎破胸而出,抖腕便施出他仅能的那一把杀手剑式。

“哇!”的一声惨嗥,右面的使者被腰斩为两段,左面的使者长剑一折为二。

斐剑这一击,已用了毕生功力,其威不问可知。

“无魂女”娇笑连连,身躯滑似游鱼,在“金月使者”剑光中穿梭流走,“金

月使者”功力再高,一时出奈何不了她。

斐剑这时,已明白了“无魂女”的用心,一招搏杀了一名使者之后,挺剑再攻

向另一名手握断剑的使者。

那使者厉吼一声,脱手掷出断剑,势道惊人,斐剑一格……

只这瞬息之间,那使者业弹身飞掠而去。

与“无魂女”交手的那名使者,见势不佳,怪叫一声:“无魂女,你等着瞧吧!”

紧接着电奔而去,眨眼无踪。斐剑把剑回鞘,向“无魂女”抱拳道:

“在下谢过姑娘援手!”话虽如此,声音仍冷得怕人。“无魂女”又恢复了那

勾人的媚荡之色,露齿一笑道:“用不着,你助我脱出‘无肠公子’之手,我帮你

解开‘金月使者’之围,从此咱们是互不相欠!”

斐剑还想说什么,口chún动了动,没有说出口。

“无魂女”深深地看了斐剑一眼,媚态突敛,正色道:“掘墓人,‘金月盟’

高手如云,这些使者,只可算是二流以下人物,你以后可要特别小心了,‘金月盟’

志在领袖武林,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敌人,即使是罗网不上的成名高手,也一样不放

过,再见了!”

斐剑本想再说几句感激的话,只是冷漠的性格使他开不了口,但目光中却已微

露感激之色,这一点表示,在他已是稀有的现象了。

他目送“无魂女”虽开之后,在母亲墓前再拜,然后上道奔向大洪山。

“无魂女”虽以美色诱杀一般私德不修的年青武士,但江湖中却有传她婬荡之

名,由此可见她的行为,是一种偏激的报复心理作崇,与斐剑自号“掘墓人”,动

机如出一辙。

这一天,斐剑进入了大洪山区,展开了盲目的搜索。

这象是在巫山寻找“金钗魔女”一样,没有半分索心,但又不能不尽力而为。

三天之内,他踏遍了百里内每一座山头,但一无所获。蓦地——

一声凄厉的惨号,从隔峰遥遥破空传出,斐剑心头一震,略不思索地弹身便朝

隔邻峰头驰去,快造电闪雷奔。

顾盼间,来到峰头,目光转动之下,只见一个黑衣劲装少年的尸体,倒卧在血

泊之中,一柄剑扔在尸身旁数尺之处,剑身上血迹犹殷,死者身上却有一个宝剑鞘,

显出,凶手是用少年的剑杀死少年。

杀人者呢?

三丈外,树后,露出一个红色身影。

“是你?”斐剑栗呼一声,目中杀机陡炽。

“是我,怎么样?”随后话声,“无魂女”袅袅娜娜的走近前来。

“你,又杀人?”

“不错,我在杀人,在我没有被杀之前,我决不终止杀人!”

语音中所含的杀机,令人不寒而栗,这是一种恐怖的疯狂行为,斐剑冰寒带煞

的目光,在“无魂女”面上一绕,道:“为了使你终止杀人,看来只好杀你了?”

“无魂女”若无其事的道:

“恐怕你‘掘墓人’还办不到!”

“那你就试试看!”

看字离口,一掌已划了出去,掌至中途,突地又收了回来,栗声道:

“无魂女,这一次我放过你,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同赴‘奇云山庄’,向‘三元老人’交代你人头贺礼的公案!”

“这似乎不必你‘掘墓人’强出头?”

“在下已答应‘三元老人’对此事有所交代?”

“如果我说不呢?”

斐剑冷森森的道:

“我发誓割下你的人头!”

“真的?”

“以我的名号作赌。”

“无魂女”粉腮变了一变,道:

“掘墓人,我并非怕你,而且当初你替我带去人头,使你无幸受累,所以我愿

意把事实真相告诉你……”

“说吧!”

“无魂女”粉靥骤现怨毒之色,略见激动的道:

“一个涉世未深的孤苦少女,憧惊着未来的幸福,把全部感情奉献给一个她认

为可托终生的男人,最后,她甚至献上了她宝贵的童贞,而这男人在获得这孤苦少

女的身心之后,他抛弃了她,残酷地毁灭了她的青春美梦,而和另一个女子结婚,

你认为这种薄情的男子该杀吗?”

“那女子便是你?”

“不错!”

“你可曾为那无辜的女子想过?”

“想过了,她嫁给这种男人,并非幸福,所以,我在她和他尚未拜堂成礼之前

杀了他,她仍然是幸福的。”

“于是你向所有的男人报复?”

“掘墓人,你不了解一个失去了灵魂仅剩下躯壳的人的心境!”

“诚然,但……”

“言止于此,你无须向我说教!”

“好,我们一道赴‘三元帮’,到了地头,我完成诺言之后,立刻抽身,如何

了断,就是你自己的事了!”

“非如此不可?”

“在下不会随便改变主意!”

“好,‘掘墓人’,这一回合算你赢了,走吧!”

就在此刻……

一个极其苍古的声音道:

“无魂女,用不着认输,老夫有话说!”

以斐剑与“无魂女”的功力,竟然没有发现有人隐身在侧,这发话人的身手,

的确有些惊人,斐剑冷冰冰的道:

“那位高人,何必鬼鬼崇崇?”

“老夫实在有些见不得人!”随着话声,一个以树枝代杖的龙钟老者,从四丈

外一株古松之后现身出来,颤巍巍地象是一阵风来就要吹倒。

斐剑一扫对方,道:

“老丈如何称呼?”

龙钟老人目光灼灼地一扫两人,慢吞吞地道:

“老夫阴魂不散!”

这一报号,斐剑与“无魂女”齐吃一惊,尤其斐剑更是惶惑,脱口道:

“老丈叫‘阴魂不散’?”

“照啊!”

与自己口盟结义的尹一凡,自称“阴魂不散”,这老者也叫“阴魂不散”,到

底江湖中有几个“阴魂不散”?如非这老者谎报,便是尹一凡冒人名号,但孰真孰

假呢?心念数转之后,道:

“武林中究竟有多少‘阴魂不散’?”

“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这就奇了!”

“奇在何处?”

“在下认识一人,也叫‘阴魂不散’!”

老人气呼呼地一瞪眼道:

“可恶,竟敢冒用老夫名号!”

“无魂女”接口道:

“我见过一人,也叫‘阴魂不散’,年纪约在四十之间!”

老人一顿树枝,道: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斐剑冷冷一叹道:

“不论谁真谁假,谁冒谁的名……”

老人大声打断了斐剑的话道:

“有道是:必也正名乎!这岂能不管,老夫生平最恨这类宵小之流。”

“好,在下承认老丈便是‘阴魂不散’,请问有何指教?”

“阴魂不散”向“无魂女”挥手道:

“你可以走了!”

斐剑冷冷一哼,道:

“慢着,老丈这算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她既然已把话说明,何必要强迫她亲自向‘三元老人’交代,你

只须出道‘无魂女’的名号,岂不就算交代过了,至于‘三元帮’帮主‘鄂西大家

欧阳方’如何找她算帐,可就不关你‘掘墓人’的事了!”

“不行,大丈夫来去分明,在下不愿对人失言……”“掘墓人,看在老夫份上,

省了这一举吧?”

斐剑连想都不想的道:

“在下与老丈素味生平,同时最恨暗里窃探别人隐秘的人!”

“你是在骂老夫?”

“是又如何?”

“阴魂不散”不理会斐剑,目注“无魂女”道:

“你如果要找‘无肠公子’,他在山外驿道旁小店中欺负一个女子!”

“无魂女”登时粉腮变色,她很奇怪为什么这自称“阴魂不散”的老人,会知

道自己心中的秘密,但她对“无肠公子”可说恨如切骨,当下也不遑多让,匆匆道

“老丈,如你骗了我,我不会饶你!”

声落,娇躯暴弹而起………

“那里走!”斐剑大喝一声,飞身阻截。

几乎是斐剑弹身的同时,“阴魂不散”手中枝仗一横,快逾电闪地扫了出去,

杖带破空锐啸,势道十分惊人。

斐剑猝不及防,被迫半空扭身门让,只这一阻,“无魂女”业已没有踪影,斐

剑身形一泻,七窍冒烟,厉声道:

“你是在找死!”

老人意识的向后一移身,道:

“慢着,听老夫把话说完!”

斐剑怒火如炽,陡地欺身道:

“本人没工夫跟你胡扯!”呼的一掌,罩身击向了老人。老人看似老态龙钟,

身形可灵滑得紧,滴溜溜一转,绕到了侧方三丈之地,把手连摇道:

“掘墓人,老夫是好意思呀!”

“管你好意坏意……”

“你大概不希望身份外泄吧?”

斐剑不由心头大震,这句话是话中有话,这老人能说出这句话,来意就相当不

简单了,身份外泄,意何所指?难道对方知道自己是“武林五帝”的传人?

“老丈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心里应该明白!”

“老丈此来总不是偶然的吧?”

“当然!当然!”

“老丈知道在下的身份?”

“知道!不但知道,而且对你目前想要做的事十分清楚!”

“愿闻其详?”

“隔墙有耳,不说也罢,老夫此来特地找你去凑个热闹……”

“凑热闹?”

“嗯!”

“凑什么热闹?”

“我们须以极快的速度赶到‘三元帮’,迟了可就麻烦了!”

“老夫何不干脆说个明白?”

“有人传言,‘天极主笈’下半部……”

斐剑登时心头狂震,“天极宝笈”四个字,象四记闷雷打在他心坎上,四师伯

“火帝方允中”之死。与下半部“天极宝笈”的下落,是他及于要知道的事,这自

称“阴魂不散”的老人,的确令人有莫测高深之感,他何以知道自己的身份?又何

以知道自己心中的秘密而找了来!

“老丈说‘天极宝笈’?”

“是呀?”

“怎么样?”

“落在‘三元老人’手中,已有不少武林朋友闻风赶去……”

“这……传言正确?”

“大概不会错!”

“老丈怎知这事会使在下感兴趣?”

“哈哈哈哈,岂止兴趣,”掘墓人’,那恐怕比你生命还要重要。”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