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十三章 红楼主人

作者:陈青云

上集书中,斐剑被“金月盟”高手追杀,身负重伤,越过一座石桥之后,倒地

不起中,他想挣扎,然而连动弹都不可能,只是有一个强烈的意念,不能死,可是,

这意念也逐渐模糊,他绝望了,脑海顿成一片空白,这就是死么?

不知过了多少的时候,意识又告回复,首先,他发觉自已仍活着,这简直是不

可能的事,除非……

他睁开眼,事实使他震惊莫名,他仍躺在石桥的这一端,另一端,以“四海浪

荡客”为首的一群,“金月盟”高手,仍虎视眈眈地守伺着。

奇怪,他们为什么不过桥取自己的性命?

略一变侧,只觉剧痛攻心,四肢软绵绵的,连一丝力气都没有。

他以为是梦,但一切是那么真实,这就令人不解了,他们等待什么?或许,他

们顾忌什么?对了,“四海浪荡客”会说过一句话,“……别让他过桥……”这是

什么意思?“阴魂不散”要自己向北边逃,为什么?难道他知道……

想到“阴魂不散”,他感到从未有过的痛苦与愧疚,直到他临死的前一刻,他

仍不完全信他,现在,他知道“阴魂不散”确无别的存心,他仍不完全相信他,现

在,他知道“阴魂不散”确无别的存心,然而迟了,他已死了,世间真有所谓鬼魂

的话,你的阴魂可能不散……。

报仇,替“阴魂不散”报仇,把“四海浪荡客”碎尸万段。

然而,谈报仇,自己的功力办得到吗?于是,他想起了“天枢宝笈”下半部,

意料中,下部是寇战武林的功,他所修习的上半部,除了扎根基的功夫外,仅有一

式剑招“投鞭断流”,这一招,曾传杀“崆峒四剑”,与数名“金月使者”。

于是,他联想到“两仪书生”,极有可能,半本“天枢宝笈”在他手中,如果

不及早得回,被他修习完成……

想到这里,不由连打两颤。

目光,突地触及到桥头一声石埤,上面四个怵目惊心的大字,“过桥者死!”

他倏有悟,对方不追过桥的原因,便这禁制了立禁者的手吗?

心念之中,把头侧转,看向这一边,只见一条碎石路,直伸入一片茂林之中,

隐约可见一角红楼,自己此刻,正躺在碎石路上,看来这石桥是红楼主人专为出入

而建造,并不是行客通路,这就是难怪立碑设禁了。

林内的红楼主人是什么样的人物?为什么要立这残忍的禁制?

他意识到生命仍不属于自己,生死仍在未定之天。

突地!

只听“四海浪荡客”凝声向这边发话道:

“金月盟总护法视少青,有下情上达‘红楼主人’,此子外号‘掘墓人’来历

不明,专与本盟为敌,是敞盟主必慾得之的敌人,可否请宽容让本座带回?”

斐剑心中暗骂道;

“好一派走狗的言词!”

一阵沙沙脚步声由远而近,停在头边,首先央入眼帘的是一双水色绣花鞋,身

向上看,浅紫色百摺酒湘裙,丝条,浅紫色紧色上衣,然后是一张一弹即破的俏丽

面庞,凝着一层薄霜。

她是谁?是“红楼主人”本人,抑是下人?

紫衣女子开了口,却是对自己而发:

“你叫‘掘墓人’?”

斐剑经这一段时间的喘息,精神已恢复了些许,咬了咬牙,以手撑他难难的站

起身来,面对俏丽绝俗的紫衣女了,只见她年在十六七岁之间,美则美矣,只是粉

压冷漠得如九秋霜降,当下的抱拳道:

“在下正是,请问……”

紫衣女子不容他把话说完,冷冷的道:

“你知道这里的规矩么?”

“什么规矩?”

“你不见那碑?”

“现在知道了!”

“如此可以安心瞑目了……”

纵纵五掌轻扬。作势就要拍向斐剑的脑门,斐剑自发现那石碑之后,早已横定

了心,面上了无惧色,寒声道:

“在下死前希望知道此间主人的名号!”

“这岂非多余?”

“死了而不知命丧何人之后,毋乃大过残忍?”

“那你只好认俞,此间主人名号向不示人!”

斐剑举目朝向一碧如洗的苍穹,声音中不带任何表情的道:

“下手吧!”

“你到是很爽快!”

“在下决不向任何人乞命!”

紫衣少女粉腮为之一变,幽幽的道:

“你象个武士,然而却免不掉一死!”纵掌毒辣的拍了下去……

斐剑并非甘心束手待死,只是,他此刻毫无反抗的余地,他想,这样死比落在

“四海浪荡客”一帮人手要好些,至少,可以不受凌辱,迫供……

就在这生死一发之际,一个声音,遥遥传至:

“把她带来见我!”

紫衣女子的掌缘已触及斐剑的脑门,只差未曾吐劲,闻声疾收回手掌,道:

“你是第一个例外从死亡边沿回来的人,你能走吗?”

斐剑大感意外,心知那发话的必是‘红楼主人’无疑,但表面上并不因生死而

稍变那冷漠的神色颔了颔首道:

“勉强可以行动!”

“如此随我来!”

行完一段碎石路,进入林荫之中,尽头,一带红砖围墙,两扇朱红大门半开,

门里,山石花木齐备,拱围着一座红楼,玲珑精巧,清幽之中透着豪华。

斐剑对这恍目的景色,没有引起任何感应,他心中在思念着神秘的‘红楼主人’,

和自己可能的命运。

任何一个无视于生死的男子汉,能不皱眉头地面对死亡,但如果死亡的威胁松

驰,死的只是有的人在体认到生之希望断绝时,不作无谓的挣扎,泰然处之,怕死

与不怕死的区别,仅在这一线之间而已,英雄与懦夫之别,相差也不过的如是。

楼下,白石铺砌的阶沿上,俏立着两名紫衣女了,一样的清雅脱俗。

带路的紫衣少女,在院地中止步,恭敬地启chún:

“禀主人,人已带到!”

楼前,朱漆雕栏边,出现了另一个紫衣少女,脆生生的道:

“大姐,带来人到西厢,主人要亲自问话!”

“好的!”随向斐剑一摆手道:“跟我来!”

斐剑心中虽不顾意象囚犯似的被人带来带去,但一念好奇,想看看这“红楼主

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当下紧抿着嘴,默默地跟着走去。

绕过回栏,楼侧上屋如翼,想到便是所谓的西厢了。

斐剑被示站在房门外的阶沿上。

房门一拱门扇,空格雕花,笼着碧纱,面里的人可以向外望,外面的人向里望

却无法看真切。

良久,碧纱屏门之声,传出一个女人声音,低沉而暗哑:

“你叫‘掘墓人’?”

“是的,尊驾可是‘红楼主人?’”

“不错!‘掘墓人’,你这外号是什么来由?”

“在下立顾要为天下邪恶之徒掘坟墓!”

“嗯!有意思,那你是以侠义自居了?”

“在下没有这个意思,人有所为有所不为罢了。”

“你与‘金月盟’何事结怨而被追杀?”

“结怨与否并无分别,‘金月盟’不容任何一个异已的人存在!”

站内沉默了片刻,又道:

“你的师承来历?”

斐剑略不思索的道:

“这一点恕在下无法奉告!”

“哼,你可知道凡独越过石桥界限的人,例无活口?”

“知道!”

“知道!”

“有什么感想?”

“死则死矣,不管什么感想可言,如果幸而不死的话,有一天在下照样为尊驾

掘墓,替以往无辜的死者雪怨!”

“你很骄傲也很冷酷?”

“谈不上!”

“所谓幸而不死,你认为有多少机会?”

斐剑一愣,哑口无言,可以说,一丝一毫的机会也没有,除非自己功力尽复,

但连‘金月盟’也不敢冒犯的人物,就算功,力仍在,脱身的希望怕还是等于零。

“红楼主人”接着又道:

“你又怎知以往闯入此间的人,俱都无辜的呢?”

斐剑又答不上话来,这禁制虽是残狠,但有石碑为记,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

人,如非别有居心的人,决不会冒然闯入,可是,自己呢?是该死还是无辜?心念

及此,冷冷的道:

“以在下为例,便是无辜!”

“你想以这点理由要本主人破例免你一死?”

斐剑怒声道:

“在下无意任何人乞命!”

“嗯!你很骨气,如果你活着离开,自信能逃得过‘金月盟’的追杀?”

“这……又是另一回事!”

“告诉你,普天之下,要逃过‘金月盟’追杀,除此红楼之外,恐怕很难找另

一个庇护所。”

斐剑心中一动,道:

“尊驾的意思是什么?”

“红楼主人”道:

“没有什么,告诉你一个事实而已!”

“尊驾将如何处置在下?”

“让你离开!”

这话斐剑意料之外,武林中,凡独自设禁制的人,都是性格怪避之辈,而这类

人,格少肯自破禁例,对方此举,也许别有用心……

“红楼主人”似已知斐剑心意,接着又道:

“你是第一个从‘红楼’活着出去的人,但也是第一个无辜闯入的人!”

这话的意思非常明显,‘红楼主人’并非邪恶嗜杀之人,前此,被杀的人,都

是有为而来,自招其死,但斐剑仍意犹未释的道:

“毫无条件?”

“有!”

“什么条件?”

“这条件并非用来交换你离开,面是另外的条件。”

“在下愿闻!”

“本主人将以特制灵丹,使你伤势痊愈,功力尽复……”

“条件呢?”

“很简单,说出你的来历!”

斐剑心头不由一震,“红楼主人”的目的是什么?为了好奇,抑是……自己的

师承如果透露出来,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当下期期的道:

“这条件……恕在下无法答应?”

“掘墓人,你明白你的生命没有属于你?”

“非常明白!”

“你不答应这条件?”

“在下办不到!”

“换句话说,你愿意死也不愿意说出你的来历?”

“尊驾以死威胁在下?”

“在下的来历,对尊驾如此此重要么?”

“也许毫无价值,也许非常重要!”

斐剑想一想,道:

“如果尊驾说出此中原委,也许在下可以考虑应否奉告来历!”

“掘墓人,你这是反客为主?”

“尊驾如认为不当,可以不采纳。”

“掘墓人,你这是本主人生平所见最狂傲的人,迫使我再改变主义,你身佩长

剑,对剑术必有相当造诣,现在给你一个最公平的机会,你将凭你的身手决定你的

命运,你身旁站的,是本主人大弟子舒眉,你能杀死她,便可离开,否则被杀……?”

斐剑冷眼一扫身侧的紫衣少女,只见她面寒如水,没有任何表情。

“红楼主人”又道;

“舒眉,给他两粒丹丸,给他两粒丹丸,让他疗伤恢复功力,一个时辰后动手!”

“遵命!”

紫衣少转身自去,屏门后声音寂然。

斐剑内心起了很大的激荡,“红楼主人”的用心,实在难测,竟然以门人子弟

的生命力为赌注,若非她有十足的自信,便是残忍的近于疯狂。

顾盼间,紫衣少女姗姗而出,春葱似的玉指,挟着两粒一红一白的丹丸,面上

平静得如一泓秋水,脆生生的道:

“服下去,一个时辰后你会回复如初!”

斐剑有些茫然的接了过去,纳入口中,紫衣少女再度推开,他目光略一顾盼之

后,就阶沿上跌坐行功,以助葯力离行。

葯力奇猛,甫一落腹,便觉丹田之内热流滚滚,忙照师传心法运功……”

醒来时,但党内力充沛,伤痛全失月色昏黄,已是傍晚时分了。

紫衣少女舒眉,已不知何时按剑在阶前小院中相待,方立起身形,碧纱屏门之

后,传出了“红楼主人”的话声:

“掘墓人,为争取你的生命而战吧!”

斐剑下阶,步入院中,冷冷的道:

“非分出生死不可?”

“当然!”

“这太过残忍?”

“如果你自呜仁厚的话,就对自己残忍吧!”

“斐剑咬了咬牙,转身面对紫衣少女,徐徐拔剑在手道:

“姑娘请!”

紫衣少女淡淡的道:

“这是生死之搏,明白吗?”

“知道!”

“此地我是主你是客,你先出手!”

“在下与姑娘无怨无他,只是贵主人立意如此,休怪在下手辣……”

“不要太自信!”

这话,迹近嘲讽,住斐剑内心中一丝不忍之念全泯,杀人在他不算回事,但那

要看对象,被迫杀人,却还是破题儿第一遭,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不杀人就只有

被杀没有选择,也没有考虑。

“接招!”

冷喝声中,那一招“投鞭断流”,以八成功力发了出去。

“呛!呛!”剑刃交击,发出震耳交呜,这么历辣的剑招,竟然被对方完全封

拒于门外,他颤了,紫衣少女的功力还超出他的想象,一种沉重之感,压上心头……

剑芒打闪,紫衣少女出剑发击,凌历诡辣的招式,带着骇人的杀气,举剑封拦

这下,竟被迫得退了两步。

没有任何犹豫,他挟以毕身所有功力,猝犯反击。

剑气激撞搅扭,向四外进射,发出一片刺耳的袭空之声,人影霍然而分,斐剑

一颗心倏往下沉,他已竭尽所能,而对方似未尽全力,优劣之势已判。

紫衣少女轻笑一声,手中剑徐徐刺出,是那样的平和,肃穆,不带毫丝凌历之

气,更奇是的剑尖并未指向任何部位,却是刺向左上方的空档……

斐剑先是一怔,然而面色不变,他看出这是一招极其历害的杀手,无从析解,

也无从招架,甚至闪让也不可能,自己那一招“投鞭断流”原本攻守兼备,此刻,

已没有用武之地了。

天下竟有这等奇绝狠绝的剑术,是他想象不到的。

斐剑势虽说缓慢,毕竟也只是转念的一刹那,他僵住了,象是在等待死亡。

剑尖,在距他一寸不到的空间划了半个弧形,最后停在“七坎”大空之上,似

乎,由中两盘的致命大穴,在同一时间内被刺了一剑。

“住手!”是“红楼主人”的声音。

斐剑有一种心神崩溃的感觉,手足发麻,汗透重衫。

“在下败了!”

这话,喃喃地,象梦呓,也象以是对生命绝望的叹息。

紫衣少女收剑后退两步。

“难道要等对方下手?”这意念,象电光般在脑海一闪,于是他冷酷的后面,

微微起了一丝抽搐,手中剑一横,朝自己的颈子抹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