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十五章 紫衣怪客

作者:陈青云

斐剑的目光,甫一和对方透过蒙面巾小孔的目光相接,立刻感觉到一种从未体

验过的压迫感,直逼心头,使他下意识的一颤,脚步不期然的向后一挪。

紫衣蒙面人没有出声,静静地象一尊幽灵之神。

斐剑镇定了一下心神,沉声道:

“阁下何方高人?”

没有反应,寒星似的目光,象要穿透人的心。

这一来,反应激发了斐剑冷傲的个性,目光一扫对方,转身便走,脚步才动,

紫袍蒙面人又已鬼魅般的拦在前面,不由冷哼出声道:

“阁下是什么意思?”

蒙衣蒙面人开了口,那声音,象是一颗颗的铁弹,入耳惊心,显示对方内力业

已到了无法推测之境:

“你,你是就‘掘墓人’?”

“在下就是,阁下如何称呼?”

“紫衣人!”

“有何见教?”

“你曾经进入红楼?”

“是的!”

“你……没有被杀?”

“被杀了岂会在这里和阁下说话。”

“为什么不被杀?”

“这似乎不关阁下的事!”

“本人需要知道!”

命令似的语气,说得十分坚定,象是斐剑有告诉他的义务似的,斐剑虽已看出

对方的身手深不可测,但他却不吃这一套,冷冰冰道:

“在下没有奉闻的义务!”

“你很狂傲?”

“随阁下如何想吧!”

“你还是坦白供承的好?”

“供承?哈哈哈哈,阁下这两个字眼很有意思,在下并非阶下之囚……”

“那并没有两样!”

“阁下不嫌太过张狂?”

“这已相当客气了!”

“否则的话呢?”

“你不可能仍然活说话。”

斐剑不禁心火大发,对方不仅目中无人,视自己如无物,而且无理取闹,世间

那有如此迫人吐露隐秘的道理,当时怒哼了一声道:

“彼此素昧生平,井水不犯河水,阁下如此咄咄逼人,莫非认为在下可欺?”

“一切是废话,你只回答本人问题!”

“办不到!”

“你敢再说一句!”

“办—不—到”

“紫衣人”目中煞光顿冒,悠悠移步上前,伸手便抓,这一抓奇诡得咋舌,斐

剑不期然的想起“红楼主人”的大弟子,紫衣少妇舒眉那一招剑式,无论如何的都

是化解不了,这意只是电光一闪,几乎是动念的一瞬间,拔剑,出手,以攻应攻,

快,一样的的令人咋舌。

“咦!”

紫衣人惊“咦”了一声,闪电般缩手,身形微挪,巧极地避过这惊人的一击,

手爪再度伸出,这一抓,快得连人转念的余地都没有。

斐剑招式方吐尽,对方手爪已到,忙不迭的回剑反削,同时移步挪身,但,差

之毫厘,失之千里,在此快不及对方的情况下,左腕一紧,被扣得结结实实。

所幸,他所习的武学,不同一般常轨,穴脉不虞受制,身形不能动,反削的剑

势却不衰,直朝对方扣拿的手臂撩去……

“紫衣人”一松手,另一只手掌疾拍而出。

“砰!”的一声,斐剑的右臂几乎被震断,长剑差点失手坠地,身形一个踉跄

“紫衣人”,冷冷的道:

“本人把你低估了,你不怕点穴……”随着话声,手掌又告后出,所反部位,

非经非穴,而是血运行之外。

斐剑明明看见掌影拍来,但去避无可避,全身一震,劲力顿泄。

“紫衣人”后退了一步道:

“现在你可以说了!”

斐剑抗声道:

“不说!”

“你诚心找死?”

“哼!”

“砰!”挟以一声闷哼,斐剑被“紫衣人”一掌震得飞泻而出,象断了线的风

筝般栽落三丈之外,“紫衣人”只一幌,又到了眼前,厉声道:

“说‘红楼主人’为什么不杀你?”

斐剑全身骨痛如折,但他仍挣起身来,剑未脱手,口角鲜长流,对方不知用什

么手法,封住了他的功力,使他毫无反抗的余地,满腹的恨毒,只有从目光表现,

咬牙切齿的道:

“紫衣人,有一天我会杀你!”

“哈哈哈哈……”笑声中满含轻蔑与不屑,笑声止住之后,又道:“小子.你

还有机会吗?取你性命,不费吹灰之力,不过,在你不曾回答本人的问题之先,可

别奢望痛快的死去。”

斐剑想到“紫衣人”如此迫问,必有原因,然而,他已无意去探索原因了,心

胸之间,全被恨毒充满,连死亡的威胁都容纳不上。

“紫衣人”接着又道:

“还有你的出身,这两样事交代明白之后,本人或可考虑饶你一命。”

斐剑栗声道:

“你休想从我口里得到半个字的答复!”

“你会说的!”

“做梦!”

“掘墓人,你听说过‘移神指’这名称没有?”

斐剑如中蛇蝎般的全身一颤,骇然后退三四步,他听师父说过,武林中有一各

失传为歹毒阴狠的功夫,叫‘移神指’,被这种指法点中的人,心神尽失,成为白

痴,终生现世,直到死亡。

这的确比任可酷刑,甚至比死亡还可怕百倍,成为白痴,便生不知死。

想不到“紫衣人”会这中武林传的绝毒功夫。

“你……敢?”他栗呼出声。

“紫衣人”阴森森地一笑道:

“你这话岂非多余,本人凭什么不敢?嘿嘿嘿嘿嘿…………”

斐剑把收一横,道:

“下手吧!”

“紫衣人”显然被斐剑孤傲的性格所动,愣了一愣,道:

“你已经打定主意了?”

就在此刻,一个极为苍劲的声音,从不远处的林中传来,

“‘红楼主人’亮剑吧!”

一个妇人的声音道:

“凭你还不配!”

斐剑心头为之一震,“红楼主人”何以会来到这里?那向她挑战的人是谁?从

“红楼主人”的弟子舒眉的剑术上判断,“红楼主人”剑道必已到达不可思议之境,

敢于向她挑战的,决非寻常人物。

“紫衣人”缓缓转身,面向声音所传来的方向,身形竟有些微微战抖。

声音再告传来,似已远了些:

“红楼主人,你别走,这段过节如果不解决,老夫放火烧你的红楼。”

“老匹夫,你不配与我动手。”

“紫衣人”蓦一弹身,向那林中飘去,身法之奇快,惊世骇俗,斐剑只看到紫

影一幌,便失对方所踪。

突地,相反方向的林中,传出了一阵细如蛇叫的声音:

“少快速退,良机不可失,尽量快,向这边来。”

斐剑无暇分辨对方是谁,转身便朝林中奔,他被“紫本人”封住了功力,奔行

之势与普通人不大差别,刚到林缘,身形忽被人挟住,耳边响起那人的声音道:

“噤声!”

林中漆黑如墨,在此刻功力被封的斐剑眼前是,但伸手不见五指,他不知道这

救他的人是谁,对方既要他不出声,只好紧闭着嘴。

被挟持着大约深入林中二十丈左右,身形一轻,被带上一株数人合抱的古树中

腰,一滚,深入树穴之内,斐剑忍不住道:

“阁下是谁?”

“嘘!”

斐剑闭上了嘴,心中却激奇不已,对方是谁,何以会适时援手?看样子,这人

对“紫衣人”似乎十分顾忌,为什么正好逢上有人向“红楼主人”挑战,引走了

“紫衣人”,是巧合吗?

大约过了半盏茶时间,树下传来一个极其耳熟的声音:

“老前辈,对方已离开了,但何不再回头,多呆一会吧!”

斐剑不由精神大振,那说话的,正是先自己上路的尹一凡,他称自己身边的人

做老前辈,莫非……

心念未已,身旁的人开了口:

“斐剑,你知道老夫是谁了?”

“哦,是“无后老人”前辈!”

“不错,太巧了,否则你非丧命,“紫衣人”之手不可!”

“巧,是指‘红楼主人’?”

“什么,‘红楼主人’,是树下那一人身兼二职,故弄玄虚,目的在引起走

“紫衣人”,老夫委实替他捏一把汗……”

斐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心中对尹一凡的极智与变声之术,大是佩服。

“紫衣人是何来路?”

“目前还不知道,月前,老夫在成都会见他现身一次,太极掌门的剑术,在武

林中可算得上少数剑道高手之中的翘楚,你猜怎样?”

“怎样?”

“在‘紫衣人’剑下,走不出一招,只半招,仅仅半招,人伤剑毁!”

“啊!”

“这还不算,据最近江湖传言,‘紫衣人’曾光临剑派领袖自居的武当派,连

该派十大长老在内,没有一人是“紫衣人”两招之敌!”

斐剑不由心头泛寒,看起来,自己如果全力施展那一招‘投鞭断流’,可能与

“紫衣人”走一个照面,当然,也许一个照面也走不了……

“那么‘紫衣人’的剑术,恐怕难找对手了?”

“很可能,以老夫所知,除前代高手‘武林三皇’列入未知之数外,实在找不

出一个堪与对方匹敌的!”

斐剑脑内灵光一现,声音有些激颤的道:

“这‘紫衣人’会不会是当年残杀晚辈师父与师伯们的那蒙面剑客?”

“嗯!这不可能!?

“当年先师有否向前辈述及那蒙面剑客的衣饰和特微。”

“衣饰可以随时改变,不足凭,至于特微,去世系蒙面,就不易窥察了。”

“那该如何证明呢?”

“等你的身手足以胜过“紫衣人”时,再追究也不迟,现在就算你证明凶手是

他,你能怎样,万一你的身份露泄,后果又怎样?”

斐剑喃喃应道:

“是的!晚辈……此时谈报师仇的确言之过早!”

“话又说回来,你不可气馁,只要找到下半部‘天枢宝笈’,以你的秉赋资质,

必有大成,武林祸患已成,盼你能为中流批柱,挽此狂澜!”

“晚辈不敢接受前辈谬赞,但愿尽力而为。”

“好,言止于此,你知道老夫何以会如此凑巧的来这里对你援手?”

“这倒要请教!”

“老夫听到一个与你有关的消息,特地赶到找你,中途碰上那嗜酒如命的小子,

双双回头奔回,一眼看你被“紫衣人”所迫,才由那小子出主意,以‘变音之术’

假装有人向‘红楼主人’挑战,诓走‘紫衣人’,不过,这相当冒险,如被当场识

破,后果便不堪设想了!”

“什么消息与晚辈有关?”

“你大师伯‘金帝催斌’不是因‘天枢宝笈’附图而去追寻一柄上古神兵吗?”

“前辈曾说过!”

“那神兵照图指示,藏在‘绝命岩’下的,剑冢,之内,近日,不知是谁把消

息播扬江湖,不少人闻风赶去……”

“哦!”

“这剑藏处,既是‘天枢宝笈’的附图指示的,可能与宝笈所载武功有关,你

是‘武林五帝’唯一传人,就不能不过问,是吗?”“是的”

“当初,藏剑之处,只你大师伯一人知道,其余四帝只是知道其事而不知其地,

你大师伯是死在那神秘的蒙面剑士之手,不是为了剑,便是为了图,总之,蒙面剑

客是主要关键,辣手的是不知那剑客何许人……

“凶手既能施‘人皇’独门暗器,‘附骨神针’,应该是‘人皇’的后人或传

人无疑。”

“江湖诡谲,很多事不能以常理推测,‘武林三皇’是一甲子年前的人物,这

其中变化可叉在了,当然,这不失为一条很有价值的线索,但不能断言,就算是,

你又能如何,‘人皇’生死不知,还是要找到那蒙面剑客才能证实……”

“当然,只有这一条路可走!”

“老夫最提心的是‘金月盟’对你的迫害……”

“前辈可知道‘金月盟主’是何许人?”

“这个么……恐怕连‘金月盟’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弟子,都不能回答你,就

是说,直到现在,还没有人提道,‘金月盟’的来路和立舵之地,别的就甭提了。”

“前辈现在的意思是……”

“我们赶去‘剑冢’,看传言是属实。”

“晚辈的意思是去探访‘两仪书生’,追查半部秘笈的下落……?”

“巫峡离此不算太远,这样好了,老夫先赴,‘剑冢’探探行情,你与尹一凡

去找‘两仪书生’,事后再赶来,怎样?”

“好的,只是为了晚辈的事,累前辈奔波……”

“这是老夫一厢情愿的,不必说了!”

“是否现在就行动?”

“你忘了一件大事,你的功力业已被‘紫衣人’封住…”

斐剑登时哑口无言,功力未复,说什么都是空的,就在这时,尹一凡在穴外答

腔:

“老前辈,保不试试您那手‘少阳神功’?”

“哦!幸亏你小子提起,老夫可真的疏忽了,当然可以一试,小子,你滚远些,

提防有人在这时候摸了来!”

“是!”

尹一凡下树面而去,“无后老人”立即以手指查被封的经脉,良久之后,才欣

然道:“有办法,‘少阳神功’正合用,对方手段真辣,制的竟是气血相交之处。”

说着,令斐剑跌坐行动,随即施展“少阳神功”助他打开气血。

“少阳神功”不同凡向,方一施为,斐剑已觉出威力奇强,气血行到了交会之

处,立时发生猛烈的撞击……

就这,从穴口透进,天快亮了,斐剑的功力也告恢复,两人下树,尹一凡已等

候在树下,一见斐剑现身,脱口欢呼道:

“大哥,你好了?谢天谢地!”

这种诚挚的关切,斐剑再冷漠也不由不受感动,面上露出了一丝感激的笑容,

这在他来说,这表情已是难能可贵了。

“无后老人”下树之后,说了声:“回头见!”枯瘦的身影,在迷茫的晚色中

消失,尹一凡一本正经的道:

“大哥,易容如何?”

“不必!”短短两个字,说得十分坚决,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余一凡颓然一摆头,道:

“那我们走吧,还是照老办法,保持距离!”

“好的,走!”

两人一先一后,了树林,踏上官道,逆长江向前奔去。过巴东,便是巫峡,是

蜀人必经之道,为长江三峡之一。

斐剑与尹一凡在抵达巫峡之后,重行会合,对这一带,斐剑是陌生,而尹一凡

却熟路轻车,两个在风吼猿啸的绝壁间,穿描攀援,一个时辰之后,来到一个峰顶

缺口,由缺口内望,山里有山,峰里套峰,尹一凡遥指着一处云锁雾封的岩套,道

“就在那里面!”

“你来过?”

“没有进去过,我的足迹,只到此为止!”

“你以往见过,‘两仪书生’其人?”

“一面之缘,我认得他,他不认得我!”

“走吧!”

顾盼间,两人来在由座险岩形成的套环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