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十六章 绝代红颜

作者:陈青云

尹一凡道:

“我们依规矩拜访,还是直闯?”

斐剑思索了片刻,道:

“根据线索,‘两仪书生’只是嫌疑重大,事实尚待证明‘天枢宝笈’下半部

真的落在他手中,当然先礼后兵,方为上策!”

“如此待小弟我传声求见!”说着,凝聚功力,向岩套之内传声发话道:“两

仪书生,‘阴魂不散’特来拜访!”

连叫了数逾,套内寂静如死,毫丝反应都没有。

斐剑眉锋一皱,道:

“莫非他已远走高飞了?”

“极有可能!”

“我们闯……”

“噫!那是谁?”

只见一条娇小的人影,从环套之内踉跄奔出,渐行渐近,赫然是一个遍身血污,

披头散发的女子,踣地又起,挣扎着奔来。

斐剑与尹一凡同时一震,看来环套之内业已发生了事故。

那女子出了套口,似乎力气已尽,扑倒地上,再也挣不起身来,斐剑与尹一凡

双又弹身到那女子身前,只见这女子粉腮苍白,凄厉如鬼,衣裙全被鲜血染满,粘

结成了硬块,身上创口还六七处之多,象一张张小口,周围凝结呈紫黑色,中央渗

出红的血水,厥状之惨,令人不忍卒睹。

斐剑的双眉,几乎连结在一起,沉声道:

“你是谁?为何伤成这样子?”

女子象伤的野兽般陡地一震,滚了两滚,坐起身来,目中抖露的怨毒之声,使

人不寒而栗,没有血色的面孔,抽动了数下,凄厉而暗哑的道:

“谁……是‘阴魂不散’?”

尹一凡仍是那身穷儒的装束,接口道:

“是本人!”

“你……呢?”

“掘墓人!”

“啊!”妇子眼中了怨毒的光影骤减,代之的是一种惊诧而杀冀的神色,又道

:“如此说来,你俩不是‘金月盟’的爪牙?”

斐剑一听‘金月盟’三个字,知道其中有大蹊跷,忙分辩道:

“不是,当然不是,请问……”

“我叫黄筱珠,是……‘两仪书生吕文’的妻子……”

“哦!吕夫人你,不知……”

“我……快要死了……”

“尊夫呢?”

“外子……他昨晚遇害!”

“两义书生死了?”

“是的!他死了,死得很惨,我……也快死了!”

说到这里,胸部一阵起伏,吐出了一口鲜血,尹一凡道:“吕夫人伤势不轻,

区区这里有治伤灵丹……”

黄筱珠无力地摆了一下手,道:

“盛情……心领,没有用了,外子用毒圣手,同时也是歧黄圣手,我能活到现

在,全凭他所珍炼,‘保命金丹’世间……没有比‘保命金丹’再好的葯了,然而,

我心脉已断,血将流尽,神仙难救了。”

斐剑一看这情况,对方已离死不远,若不乘早提出心中的问题,恐怕就没有机

会了,心念之中,迫促的道:

“吕夫人、在下此来是有目的的,你能否回答在下几个问题?”

“你……说吧!”

“尊夫是否参与‘鄂西大豪欧阳方’血洗‘三元帮’?”

“没有!”

斐剑一怔神,又问道:

“鄂西大家欧阳方是否死于尊夫之手?”

黄筱珠嘴chún牵动了数下,道:

“阁下……越问越奇,先夫与欧阳方是刎颈的交情!”

这话,无异给斐剑当头泼冷水,前此的猜测,完全被推翻了,但,仍不放松的

道:

“尊夫可曾得到武功秘笈一类的东西?”

黄筱珠摇摇头,代替了答覆。

斐剑困惑地投给尹一凡一个询问的眼色,尹一凡颔了颔首。表示对方的话可信

黄筱珠业已到油枯灯尽之境,无力支持坐立的姿势,虚弱地倒回地上,口里喃

喃的道:

“请……找……黄筱芳,她知道!”

斐剑一看情形不对,急声道:

黄筱珠的口chún连连蠕动,但已发不出声音。

尹一凡插口道:

“吕夫人,你振作些,贤夫妇一死一伤,下手的人是谁?”

这是最重要的问题关键所在,斐剑大是失悔不曾先问,正待准备以本身真元,

助她作最后的振作时,黄筱珠口中吐出了“拜托”两个字,头一偏,死了。

斐剑木然望着她的遗体,沉重的道:

“吕夫人,在下答应你一定找到黄筱芳。”

尹一凡摇头叹息道:

“可惜,她不能多说一句话便死了,黄筱芳其人不是她姐姐便是妹妹……”

斐剑沮丧的道:

“想不到此行成虚,你以为对方的话可信?”

“可以相信!”

“为什么?”

“一个将死的人,会不说谎,同时,‘两仪书生’已死,她也早知必死,一个

人在丧失了生命之后,任何珍宝对他已失去了应有的价值,她何必要隐瞒呢!”

“可是‘三元老人’死于‘鄂西大豪’的‘三绝指’,‘三元帮’弟子大部分

是被毒杀的,而据欧阳方的妻子透露,欧阳方死前与‘两仪书生’同赴‘三元帮’

。同时,‘两仪书生’是用毒能手,这如何解释呢?”

尹一凡苦思了半响,道:

“只有一个可能,‘两仪书生’的行动,是瞒着他妻子黄筱珠干的,所以她一

概不知情,两凶手可能已经得手远走了,因为事情发生在昨晚!”

“凶手是谁呢?”

“这……凭空如何去想!”

“如果找到死者口中所说黄筱芳,也许能从她口中寻出些蛛丝马迹!……”

“这是唯一的途径了!”

“埋了她吧!”

“好!”

两人动手,掩埋了“两仪书生”的妻子黄筱珠,并为她立了墓碑,事毕,斐剑

道:

“我们进去看看,也许能从‘两仪书生’的遗体上,推断出下手的人……”

“黄筱珠身上所中的是剑创,‘两仪书生’当不会例外。”

蓦在此时,两条娇影如飞而止,立在二人面前。

其一绛衣女子容华绝代,天生尤物。两支迷人心灵的眼光直看着斐剑。

眸光微微一偏,似扫向尹一凡。

斐剑象从万钧重压之下,获得一丝喘息,这时,他才发现有这绝世尤物的身后,

还有一个少女,很美,但此刻在那尤物的艳光下,却显得暗然失色。

绛衣少女两眼发直,粉腮如霜,眼中发散出一种与在场气氛完全不调的恨怨之

色,这神色,使斐剑神志一清,象是在迷茫中看见了一线曙光。

他面上的配红消退了,血行也恢复了正常,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当那迷人的眸光,再回到他脸上,他虽然感到威协,但已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你……就是‘掘墓人’?”

声音如珠落玉盘,清脆悦耳之极。

“在下正是,请教……”

他竭力想恢复平时的冷漠语调,但不可能,竟然冷不起来。

“我叫东方霏雯!”

“哦!东方姑娘……”

“格格!我不是姑娘了,这称呼……你叫我一声大姐好了!”

一个女子,要一个陌生男子称呼她大姐,不但轻浮,而且近于无耻,但出自她

的口中,似乎毫不刺耳,毫不唐突,反而使人有如饮香醇之感。

斐剑面上一热,换了话题道:

“这……这……彼此素昧生平……”

“现在不是认识了吗?弟弟,论年纪来称呼,没有什么不妥啊!”

斐剑嗫嚅着叫不出口,这是他性格使然。

东方霏雯咕卿地一声轻笑道:

“弟弟,你这外号不雅,与你本人毫不相称,改了吧!”那语气,象是彼此已

十分热络,完全缩短了因陌生而必有的距离。

斐剑略不思索的道:

“在下很满意这外号!”

“噢,也罢,令师是谁?”

“家师业已仙游,恕不再提名讳了!”

提到师父,触发了他胸中的仇与恨,于是,他的面色立刻变了,象平时的冷漠

无情,罩了一层冰衣。

东方霏雯略略一窒之后,又满面堆花的道:

“弟弟,交浅不言深,以后有机会再谈吧,你是不是想进入这‘无回谷’?”

斐剑望了眼前的岩套一眼,道:

“这里叫‘无回谷’?”

“是啊!你不知道。谷内一草一木,莫不含有剧毒,任你武功盖世,进去了也

是有去无回,所以叫做‘无回谷’!”

斐剑惊然而震,侧望尹一凡,只见他眼观鼻,鼻观心象老僧入空,那神情,既

尴尬又好笑,可能,他怕与东方霏雯的目光遭遇,斐剑也不惊动她,收回目光道:

“既然谷内草木皆毒,无人能生回,为什么‘两仪书生’夫妇还是被杀?”

东方霏雯贝齿微露,道:

“当然,这只是依一般情况而言,能人之上有能人,任何事都会有特殊例外!”

这话极近情理,但斐剑触发了另一个意念,不经意的道:

“如此说来,杀害‘两仪书生’夫妇的凶手,你……”

“叫我大姐呀!”

斐剑默然,他实在叫不出口。

东方霏雯眸光一闪,道:

“弟弟,我只是按理而言,根本不知道谁是凶手,如果你现在不提,我还不知

道‘两仪书生’已作了古人哩!”

“我们会在此碰头,可是真巧……”

“不是巧,是缘,弟弟,你相信这‘缘’字吗?”

软语茑声,淡香微送,斐剑又有些飘飘然情不自禁了,在此之前,他胸中除了

仇,恨,任什么也容纳不下,可是,此刻,这意念动摇了,东方霏雯已突破了他牢

不可破的心理关防,而且,进入了他的心中。

东方霏雯自顾自的又道:

“弟弟,你心里承认了,但你不敢说,是吗?不要紧,姐姐我意会到便行了,

其实,说穿了不值一文,你为什么来,为了半部‘天枢宝笈’是吗?我也是闻风而

至的,也许先有人来过也许还会有人来,但不先不后,在此邂后,这就可以解释为

缘,而不是你所说的‘巧’了!你所谓‘巧’,其中有另外的涵意,是吗?”

斐剑完全被这一段言词屈服了,目光中流露内心的秘密。

东方霏雯闭上了樱口,象乍见时那样凝视着他。

于是,他的意志崩溃了,他期期地含混地,叫了一声;

“大姐!”

东方霏雯笑了,象春风里百花竞放,她上前数步,低唤了一声:

“弟弟,得你这一声称呼,在世间我无所求了!”

这句话的意义是什么?斐剑心里明白,忍不住一阵意马心猿,呼吸有些急迫,

脉搏也加快了跳动。

人心终是血肉做的,并非木石,任你坚冷如极地玄冰,也怕意外的酷烈阳光照

射,常理,只能在常情下保持,碰上特殊的事态,就不可同日而语了,斐剑的情况,

正是如此,他冷酷,孤傲,但现在彻底地改观了。

“大姐,你也知道‘天极枢宝’的事?”

“当然,武林人常是以耳代目的!”

“现在打算怎么办?”

“放弃了!”

“可是我却非到手不可!”

“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誓必要得到它!”

“你似乎还有话不曾说出来?”

斐剑心头一震,对方的灵慧使他吃惊,但,无论如何,身份的秘密他是要保持

的,当下不经意的道:

“我不否认,但人总免不了要保有某些必要的秘密。”

“对,我们不谈这个,弟弟,愿意听我一句话吗?”

“请讲!”

“你与‘金月盟’有仇?”

“为什么要提起这个?”

“你回答我!”

“没有私仇,但有公仇!”

“什么公仇?”

“中原武林不容其茶毒,武林正义不容其摧毁。”

“但……我……担心你有一天会毁在‘金月盟’手下!”

斐剑豪气万丈的道:

“我不计较成败得失的!”话锋一转,又道:“大姐莫非与该盟有什么瓜葛?”

“哦!不!你别乱想,我只是关心你,‘金月盟’高手如云,未可轻视,听说

你毁了对方几名弟子……”

“有的!”

“所以该盟必不会放过你!”

“我不在乎,只知我所当为!”

“匹夫之勇不足为法!”

斐剑心头又是一震,对方不但容华绝代,见识也超人一等,似乎造物主只偏爱

她一个人,把所有的内外美,都加在她身上了,当下既感且佩的道:

“大姐说的是!”

尹一凡这时突地开口道:

“大哥,我们该去了?”

东方霏雯粉腮一变,诧然道:

“什么,他叫你大哥?”

斐剑一笑道:

“他………”

刚说了一个他字,尹一凡一阵哈哈,打断了斐剑的话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