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十七章 心猿意马

作者:陈青云

上集书中,尹一凡忘了自己是易容后的“阴魂不散”,脱口叫了斐剑一声:

“大哥,我们该走了!”

绝世丽姝东方霏雯粉靥一变,诧异的道:

“什么,他叫你大哥?”

斐剑正待说出事实真相,才吐出了一个“他”字,尹一凡已抢着道:

“大姐有所不知……”

“你……叫我大姐?”

“里当如此,听区区在下把话说完,大姐就明白了,我这位大哥论渊源辈份,

比区区高了一辈,论年纪又是区区为长,偏偏两人又交情深厚,没奈何,只好称他

一声大哥,现在他是你小弟,区区只好称你大姐。”

这一篇鬼话,几乎使斐剑失口笑出声来,他却说得郑重无比。

东方霏雯秀眉微蹙,道:

“令师是谁?”她想从这里推测出斐剑的师门来历。

尹一凡一本正经的道:

“家师人称‘不散阴魂’!”

“什么?不散……阴魂,而你叫阴魂不散……”

“不错,在其师必有其徒。”

“没有说武林中有‘不散阴魂’这一号人物?”

“家师极少在江湖走动!”

“贵同门想来不少?”

“哦!不多,八个!”

“全以‘阴魂不散’为外号?”

“正是!正是!”

斐剑反而迷糊了,因为他根本知道尹一凡的来厉,不知他是信口开河,还是真

有其事,但从先后三个“阴魂不散”,都是他一人容易看来,所谓同门八人,定是

子虚乌有。

蓦地此刻——

数条人影如飞而至,眨眼便到了众人身前,当先一人,身着线锦儒衫,手摇折

扇,倜倘不群,眉目之间,隐含邪意,他,正是与斐剑在归州城外溪边柳林交过手

的“无肠公子江墀”,他身后两名书童装束的少年,和三名黑劲装佩剑汉子。

“无肠公子”一见斐剑,面色微微一变,道: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我们又见面了!”

斐剑俊面一寒,道:

“姓江的,今天你别再想活着开溜了!”

“笑话……”

下面的话,突然咽了回去,一双色情的眼睛,直勾勾地盯在东方霏雯的面上,

再也移不开,良久,才色迷迷地一笑,长揖道:

“姑娘真天人也,小生何幸,得观芳颜,请恕唐突之罪!”

斐剑目中煞光大盛,他想起了对方慾图强暴“无魂女”的那一幕,东方霏雯此

刻在他心中,已占了重要的地位,也可以说情愫早生了,他岂能容忍得下,正待……

尹一凡轻轻咳了一声,向斐剑使了一个制止的眼色,斐剑遏住了慾发之势!

东方霏雯秀眉一声,燕语莺声和道:

“你称我姑娘不合式,称一声前辈不为过,我至少比你长二十岁!”

“无肠公子”一怔神之后,笑嘻嘻的道:

“姑娘取笑了……”

“我说的是实话!”

“如此。在下就算命称你前辈吧,尚未请教……”

“你叫什么名宇?”

“小生江墀,外号‘无肠公子’!”

说完,又是一揖,似乎连骨头都酥了,那神态,令人作呕。

东方霏雯粉面之上展布了一层春风笑意,“哦!”了一声道:

“你就是‘无肠公子江墀’?”

“无肠公子”心花怒放,一付浑身搔不着痒外的情状,折扇一摇,道:

“前辈早知小生贱名?”

“听人说‘无肠公子’杀人无全尸,姦女不留命,可有这回事?”

“无肠公子”面色大变,但瞬又恢复色迷之情,把手连摇道:

“前辈莫听江湖谰言,你看小生是这等人么?”

“你来此何为?”

“来看热闹的,想不到竟然得睹于颜,真是三生有幸!”

“你……说够了?”

“哦!前辈尚未示知芳名……!”

东方霏雯笑态全敛,惑人的粉面上倏地罩了一层严霜,话虽如此,不但美态不

减,反而更甚三分,美人薄怒,是另有一番风情的。

“江墀,看在你师父‘风流尊者褚无相’的面上,饶你一次,你滚吧!”

尹一凡忍不住低声道:“原来他是那老色魔的传人!”

姜剑一方面杀气冲胸,另一方面困惑不已,看上去,东方霏雯年纪在三十不到

之间,但她却要叫“无肠公子”称为前辈,言词之间,显示她是一个老江湖……

“无肠公子”闻言之下,骇然退了一步,道:

“前辈也认识家师?”

东方霏雯冷冷的道:

“我要你滚!”

“无肠公子”侧头一想,倏地面现邪荡之色,身形又凑了近前,一揖道:

“小生已得家师真传!”

这话,谁也听得出来,他是指什么而言,斐剑杀机直透华盖,想不到“无肠公

子”竟对天仙也觉逊色的美人,说出这等猥亵不堪的话来。

尹一凡再阻止了斐剑的冲动,示意他看东方霏雯的反应,以观察她的为人。

东方霏雯身后的绛衣少女,粉腮抖露一片栗人的杀机,低低唤了一声:“主母!”

这一声“主母”使斐剑全身水冷,她是有夫之妇,结了婚的女人。

东方霏雯扬手示意绛衣少女别作声,粉靥上突现一种迷人但异样的笑容,道:

“江墀,你是舍不得走的了?”

“无肠公子”连声音都走了样,躬身道:

“小生衰心祈望能为美人效劳,听侯使唤!”

“真的?”

“小生就是死也不敢唐突美人!”

东方霏雯粉面一寒,厉声道:

“好,我现在就要你死,先挖双目,然后自剖胸腹,让我看看你是否真无肠。”

“无肠公子”暴退三四步,栗声道:

“这……这……”

“我曾经要你滚,可是你却不知死活!”

“前辈是说着玩的吧?”

“非常认真。”

“前辈不说认识家师……”

“用不着废话了,自己动手吧!”

场中气氛,在刹那之间完全改观。

“无肠公子”面上阴睛不定地连连变幻,最后罢出一付乞怜的神态道:

“前辈敢莫惑于江湖对小生的流言,其实小生……”东方霏雯一挥柔荑,道:

“小娟,成全他!”

绛衣少女应声上前……

“无肠公子”阴阴一笑,摺扇指着绛衣少女道:“姑娘花容玉貌,在下真有些

舍不得辣手摧花,这样吧……”回顾身后童子之一道:“你陪这位姑娘玩玩,出手

可别太重!”显然,他自矜身份,不顾与对方的下人交手。

绦衣少女面上的杀机更浓了,只在说话之间,她已欺身到了“无肠公子”身前

丈许之处,东方霏雯面上似笑非笑,一点也不象在面临杀伐的样子。

斐剑气得浑身直抖,这与他平时的性格完全相反。他曾数度面对死亡,但也没

有如此激动过。

尹一凡此刻却极端冷静,这是他慧黠机智的地方,低声向斐剑道:

“大哥,看戏吧,别冲动。”

那书童的德性,与“无肠公子”差不多,色迷迷地直迎着绛衣少女道:

“姑娘,在下陈平………”

话声未落,惨号顿起,陈平幌了两幌,萎顿于地,死了,绛衣少女出手太快也

太突然,几乎没有几人看出她是如何出手致对方于死地。

斐剑与尹一凡心头一震,这种身手太骇人了。

东方霏雯仍然是那似笑非笑的模样,连眼皮都不动一下。“无肠公子”与另四

名从人,登时惊魂出窍,面色大变。绛衣少女毫无表情地望着“无肠公子”道:

“我要杀你了!”

语音冷漠,但却充满了栗人的杀机。”

“无肠公子”下意识地望了地上横尸的书童一眼,转向东方霏雯道:

“后会有期,小生暂时失陪!”

身形暴弹而起……

“迟了!”绛衣少女冷喝一声,娇躯以惊人的快速跃起,凌空划了一个半弧,

织手挥处,把“无肠公子”硬生生迫落原地。

“无肠公子”面上充满惊怖之色。

随行的三名壮汉与另一书童,业已在“无肠公子”弹身的同时,亡命奔逃,

“无肠公子”被绛衣少女迫回,四人已在十丈之外。

突地,四人象中了邪似的,身躯腾起老高,坠地不起,连哼声都不曾发出。

斐剑心中一动,目光不期然的望向东方霏雯,只见她玉掌轻轻垂下,显然,这

四人是她出手杀的,是暗器抑是什么特异功力,竟能杀人于十丈之外?

这样的天仙美人,杀人于举手投足之间,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东方霏雯冲着斐剑嫣然一笑,斐剑心弦为之一颤。

暴喝声中,“无肠公子”的摺扇,已凌厉地攻向绛衣少女。

绛衣少女出手诡厉无匹三个照面之后,“无肠公子”攻势顿挫,有顾此失彼之

态,五招之后,已完全处于劣势,毫无还手之力。

斐剑心中骇震不已,绛衣少女只不过是一个婢女身份,功力竟然比自己只高不

低,那东方霏雯的身手,岂非更加不可思议?

绛衣少女出手,不离对方上下两盘,中盘弃而不顾,看样子她知道“无肠公子”

穿有护身软甲。

一声娇喝过后,“无肠公子”身形一个跟跄,连退了五六步。

绛衣少女如影附形而上,春葱似的玉指,飞戳面颈六大要穴………

“无肠公子”摺扇一张,射出一蓬牛毛细针。

近身搏击,对这种暗器,的确防不胜防,这下,可见了绛衣少女的功力,双袖

交叉一拂,娇躯向斜里电挪八尺。

“无肠公子”就乘这电光石火的空隙,弹身飞掠,快逾电闪,幌眼而没……

“哇!”

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号,遥遥传来,斐剑骇异的一看,场中已不见东方霏雯的踪

影,竟不知在何时离去,心念未已,只见东方霏雯已从“无肠公子”奔遁的方向姗

姗折返,面上仍带着惑人的笑靥。

斐剑忍不住脱口道:

“大姐好高的身手!”

东方霏雯笑靥一展,道:

“弟弟,你喜欢吗?”

一语双关,斐剑心头一荡,但,他随即想到绛衣少女曾唤她作主母,不由一阵

黯然,这种情,瞒不过东方霏雯,只听她软语柔声的道:

“弟弟,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

“觉得什么?”

“我们相认恐怕不是缘而是孽!”说完,俊面不由鲜红起来,还有尹一凡在侧,

他奇怪自己竟会说出这种话来。

东方霏雯如花的玉靥,陡乏异彩,她更美了,尤其,那慑人的眸光,发散出更

强烈的诱惑。

若不积极了断这件惨案,完成师门遗志,将何以对师父及四位师伯枉死英灵,

心念信此,奇思顿战,毅然向东方霏雯道:

“大姐,小弟有事,就此告别!”

“你……要走了?”磁性的声音加上依依的神情,倍增魅力。

斐剑心神摇摇,几乎想改变心意,然而他毕竟是坚强的,咬了咬牙道:

“是的!”

东方霏雯幽幽吟道:

“相见恨晚别何急,但愿今离有期。”一双水汪汪的美眸,波光潋滟,直罩在

斐剑面上,黯然神伤的道:“弟弟,我期待着再见!”

斐剑垂下目光,不敢和对方接触,低声道:

“我也是!”

“那再见了!”

‘大姐,你的住址?”

“我……弟弟,我的住处非常隐僻,而且我在外的时间多,这样好了,以后我

差人向你连络。”

“大姐一言为定,我……走了!”

了字出口,人已弹射出十丈之外,象逃避什么似的。尹一凡紧跟着奔去,一路

之上,两人默默无言。

斐剑有些心神恍惚,象是得到了什么?又象是失去了什么?只是,那美得不能

再美的倩影,不停的在脑海里盘旋,他想考虑一下别的事情都办不到,她,完全占

有了他的心,也带走了他一向深埋在心底的情感。

约莫奔行了数十里,尹一凡忍不住道:

“大哥,你似乎变了另外一个人?”

“我……变了?”

“我看是的,大哥,男女爱悦是天性,小弟我无由置喙,不过,希望你能冷静

些,一失足便成千古恨啊!”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对方的来路还是一个谜,主婢二人,都具有一身骇人的功力,尤其,她那杀

人而神色不变的样子,我想着也有些胆寒!”

“凡弟,你过虑了,人,都有其个性,造物者偏爱某一个人,不会只给她一个

美丽的躯壳……”

“可是天下事往往出人意料之外!”

“你说的对,不过,对她,我不怀疑!”

“大哥,她已是结过婚的女人了……”

“我知道,这有什么关系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