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十八章 剑冢风云

作者:陈青云

“大哥,我希望这不会影响你作为一个武士的壮志!”语重心长,斐剑深受感

动,自从结识以来,尹一凡第一次以这种郑重的口吻向他说话,他自问,我究竟做

了什么?做对了吗,还是错了?半日之间,使人生顿然改观,是缘吗?还是孽?他

不愿朝深处去想,这是一个恼人也令人痛苦的问题。但对尹一凡他不能不有所表示,

当下慨然道:

“凡弟,我会保守我的立场!”

这是一个半亩大的方潭,潭水奇寒,触之刺骨砭肤,四周峻峰对峙,只有一条

差堪容两人并肩而行的谷道,直达潭边,谷道两侧是垂直切落的千仞绝壁,上望天

光一线,鬼斧神工,令人惊叹造物的神奇。

行尽谷道,豁然开朗,象一个硕大无比的深井,井底正中,便是方潭。

潭边,围绕着宽约五丈的石砾地带,寸草不生。

潭后,靠壁脚,是一叶凌乱的黑石林,犬牙交错,黑黝黝的石笱,低的与人齐,

高的达两丈之外,看起来令人有恐怖阴森之感。

这黑石林,不知是天生还是人工改造。

传言中,这黑石林之内,便是“剑冢”,埋葬着一柄上古仙兵,还有秘笈之属

这传言不知从何而至,但无数的武林人,趋之若惊,连各大门派,也派人查探

日正当中,潭水映着日光,照得这巨井织毫毕现,只是那黑石林,却仍然一片

昏昧,阴森之气不减。

谷道中,蠕动着幢幢人影,都是闻风而至的武林人物。人影之中,一个白色身

影最为醒目,他,便是“掘墓人斐剑”。傍着他的,是一个敞衣旧复的中年文士,

正是那易了容的“阴魂不散尹一凡”。

两人来到潭边,只见人影浮动,俗道僧尼俱全,为数近百,而谷道中,还有人

不断的涌来。

人群中,不断传出呻吟之声,伤者举目皆是,场面显得十分诡秘。

斐剑低声向尹一凡道:

“这些受伤的是怎么回事?”

尹一凡摇摇头道:

“先看一会儿再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一个手柱拐杖的白发老人,超近两人,他,正是先来的“无后老人”。

不待两人开口,“无后老人”已先自发话道:

“那片黑石林,是一座上古奇阵,那黑石便是坚逾精钢的‘黑石’,‘剑冢’

便在阵中,所有闯阵的人,全被废了功力,抛了出来,那些伤者都是。”

斐剑心头一震,道:

“如此说来阵中有人?”

“看来是的!”

“那‘剑冢’藏珍岂非被人得手?”

“可能!”

斐剑一颗心顿往下沉,大师伯因此而丧生,这“剑冢”藏珍,该是师门应得之

物,同时,这“剑冢”既是“天枢宝笈”附图所指示的,显见所藏之物与“天枢宝

笈”有密切的关系,无论如何,不能落入别人之手。

极有可能,这阵中之人,便是那杀害大师伯,以“附骨神针”残害师父与三伯

的蒙面剑客,想到这一点,不禁一阵热血沸腾,冷漠的面上,布满了恨。

蓦地——

人群起了一阵騒动,只见一个面如古月的全真道士,单手仗剑,沉疑地一步一

步向“剑冢”走去。

尹一凡道:

“武当派第一高手‘元虚’看他的!”

所有的目光,全集中在‘元虚道人’身上,有人窃叹出声:“武当第一剑手,

恐怕也难逃脱功力被废的厄运,可惜!”

“元虚道人”在迫到奇阵边缘时,停了下来,身躯有些战抖,宽大的道袍,无

风自拂,显然,便他是相当紧张的。片刻之后,他似乎下定决心,昂首仗剑,向黑

石阵中跨入,身形一转,便失所踪。

所有的人,都拼息以待。

“呀!”

惊乎声中,只见一条身影,如疾箭般射而出,落入潭水之中,潭水澈起一片水

花,然后,变成一圈圈的水纹,向四面散开,消失,一切归于寂然。

“无后老人”长声一叹道:

“武当第一剑手完了,他是不幸中的不幸者,如被抛在潭边,功力虽废,一命

尚可保全,抛落潭中,连尸首都没有了!”

斐剑骇然道:

“纵被淹死,尸首也会浮起呀?”

“你何不试验一下,这潭水奇寒澈骨,鹅毛不浮,否则武当弟子在场的总在十

人以上,何以不见有人打捞拯救!”“啊!”斐剑极伶伶打了一个寒颤。

突地——

一阵震耳慾聋的怪笑,倏告传来,笑声,使所有的喧器全部止息,只见一个身

着五彩长袍的红发老者,大摇大摆的向潭边走来,群豪一见来人,纷纷朝两旁闪开,

让出一条通道,一个个面露惊怖之色。

尹一凡“咦!”了一声道:

“怎么这老魔也赶来了!”

斐剑偏过头去道:

“他是谁?”

“赤发人魔,江湖中有名的凶残人物,为人善恶不分,喜怒无常,嗜食人心,

视杀人为儿戏,不过,平时很少露面在广大场合。”

一问一答之间,“赤发人魔”已到了墨石奇阵之外,只见满头头发根根倒竖,

五彩长袍鼓胀如球,双掌一抬一送,一道排山劲气,挟着呼轰的雷鸣之声,直朝奇

阵卷去,奇怪,这令人惊心动魄的狂浪,在卷入石林之时,突然消失,一丝反应都

没有。

“赤发人魔”回头扫了在场的群豪一眼,突地弹身而起凌云一旋,象一头巨鸟,

飞射向一根两丈高的石笋,身形在距石笋数尺之时,突如殒星般下泻,眨眼失落在

石林之中。一刻!

两刻!

毫无动静,群豪中有人发出低语:“莫非这老魔进入剑冢了!”

就在群豪惊疑之际,只见“赤发人魔”从石阵中踉跄奔出。“哦!”惊呼声中,

“赤发人魔”栽了下去,手脚抽动了数下,便再也不动了。

“赤发人魔”,是唯一不被抛出的一个,然而他死了,群雄纷纷围了上去,看

老魔尸身,一无伤痕,只五官溢血,显然是被一种至高掌力震断心脉而死。

老魔以“五雷神掌”见称于武林,却死于掌下。

从他发掌,以及飞身入阵的态势看来,似乎他对这奇阵并不完全无知,所以才

会在受到致命重伤之后,奔出阵外。

奇阵,再加上阵中人莫测的功力,群豪一个个面呈沮仰之色,一个,两个……

陆续动身离开。

斐剑象自语的道:

“他们知难而退了!”

忽然,一条人影移近身前,发也娇媚的声音道:

“掘墓人,幸会!”

斐剑转目一看,来的赫然是“无魂女”,登时面色一沉。

“无魂女”一改平素冶凛之态,正色道:

“掘墓人,人头贺礼之事我已自己交代清楚,你不会再仇视我了吧?”

“在下很同情姑娘的遭遇,但希望今后少杀无幸!”

“这一点我办不到,我要报复,至死方休!”

斐剑窒了一窒,道:

“无肠公子业已被诛,你不必再找他了。”

“什么,谁杀了他?”

“这点恕无法奉告,不过告诉你一点,下手的是一个女人!”

“噢!”她似乎以自己不能亲手杀“无肠公子”而沮丧。

日头偏西,潭边顿呈幽暗,群雄已陆续散尽,只剩下寥寥几人,最凄惨的是那

些闯阵功力被废的高手,连走路都要人扶持,一个个垂头丧气,嗯哼不已。

就在此刻,斐剑突然感到有几道恶毒的眼光,向自己射来,用目一扫之下,只

见七八条身影,向自己缓缓迫来。为首的,是一个独自黑衫老者,腰跨一柄奇形巨

剑,独目中,闪动着栗人的恨毒之光。他,正是在神女峰后绝涧之中,查探“金钗

魔女”,青衣蒙面女突然现身,惊惧而自挖一目的“金月盟”属下“巡察总监高寒

山”。

仇人见面,份外眼红,高寒山阴恻侧的道:

“掘墓人,今天你死定了!”

斐剑冷冰冰的道:

“高寒山,死的恐怕是你!”

高寒山目光扫向了另外几人,口中道:

“无后老人,无魂女!”目光转到尹一凡时,证了一怔道:

“阁下是谁?”

尹一凡傲然道:

“区区在下‘阴魂不散’!”

“你阁下也叫‘阴魂不散’?”

“不错,如假包换!”

“哼!”目光又回到“无后老人”面上,强颜一笑道:

“敞盟总护法对阁下期望甚殷……”

“无后老人”双目一瞪,气冲冲的道:

“祝少青晚节不修,老夫不愿听到他的臭名!”

高寒山一阵杰杰怪笑道:

“阁下不要逞一时意气,出口伤人,必须想到后果!”

“你以‘金月盟’威胁老夫?”

“谈不上威胁,敝盟一向敌我分明!”

“哼!”

高寒山话题一转道:

“三位与‘掘墓人’是一道?”

斐剑立即接口道:

“姓高的,如果你的目的只是冲着在下,就不必旁生枝节。”

高寒山阴阴的道:

“掘墓人,你的意思是不愿连累别人?”

“事本与旁人无涉!”

“好极,拨剑吧!”话声中“呛!”的一声拨出了巨形剑。

斐剑可不敢托大,神女峰绝谷内那一战,十个照面之间,弄得两败俱伤,若非

仗着那一招玄奇的“投鞭断流”,讲内力他比对方要稍微色。

长剑缓缓离稍,脚下不了不八,剑尖微向下垂,……

尚未退出谷道的高手,纷纷围了过来。

从双方的气势而论,谁都看得出这将是一场相当精采的剑斗。

“无后老人”,尹一凡与“无魂女”无形中成了一伙,齐向后退开两丈。

高寒山所带的八名手下,呈环壮圈在外圈,最后一层才是看热闹的群众。

场面在紧张之中透着无比的杀机。

“锵!”

不知是谁先出的手,双方已在有目难辨的情况下,奇快无匹的交换了一招,人

影一合而分,各回原位,象是根本不曾动过,只有触肤如割的剑风,向四处扩散,

五丈外犹拂衣刺肤。

每一人观战的人,凝重之态不减交手的双方。

恐怖的杀机,凝结在双方的面上,令人看了不自禁心生悚栗。

“无后老人”与尹一凡交换了一眼色,必要时他们将出手。“无魂女”面带媚

笑,一付优闲神态。

震耳的金铁交鸣声中,双方又互相折了一招,这一招显然双方都已出了全力,

彼此的面上,都浮起了一片红潮。

接着,三招!四招!五招……

双方的身上,绽开了朵朵血花。

迸射的剑气,飞扬碎石,撕风厉啸。

人圈,在不知不觉的扩大,露出更大的空间。

生与死均悬在一发之间,在功力不分轩轻的情况下,最后,必是两败俱伤,每

一个在场的高手,心全提到口边。

一声娇喝,倏告传来,震得人耳膜发麻。

“住手!”

正在忘命狠排的对方,闻声住了手。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一个绛衣少女,现身场中。

斐剑心头一震,暗忖,绛衣少女现身,多份东方霏雯,来了,一个美得不能再

美的倩影,立即清晰地呈现在脑海也一颗心不由卜卜跳动起来。

高寒山一见绛衣少女现身,老脸登时一变,方喊得一声:

“姑娘……”

绛衣少女素手一挥,截断了他的话头,冷冰冰的道:

“小女子奉‘玉牌主人’之命,向高大总监讨教几招!”

众人这才看清,绛衣少女手中,高擎着一块半个手掌大的晶莹玉牌。

高寒山惊惶地退了三步,栗声道:

“不敢!”

玉牌主人是谁?为何有如此大的威力,使“金月盟”堂堂“巡察总监”畏惧苦

此?每一个在场的高手齐在心里打上问号。

只有尹一凡与斐剑例外,他俩明白绛衣少女的来路。

斐剑激动得身躯直抖,脑海里乱成一片,玉牌主人,不用说是心上人东方霏雯

了,但她的真正来路呢?“金月盟”气焰万丈,高寒山在盟中的身份不低,竟然被

一块玉牌锁住了。

他的目光,不期然的瞟向尹一凡,想从这慧黠而精江湖门槛的盟弟眼中求取答

案,但,尹一凡回报他的,是茫然而又错愕的神色,显然,他也不明玉牌的来路。

绛衣少女缓缓收起玉牌,道:

“既是大总监吝予赐教,那就请便!”

只这么淡淡一句话,不可一世的“巡察总监高寒山”半话不吭,转身便走,随

行八名手下,也惶然奔飞。

“无后老人”一代奇侠,也为之目瞪口张。

绛衣少女转身对围观的群豪道:

“大家请便!”

没有一个犹豫,纷纷弹身向谷道外奔去。

一时只剩下斐剑、无后老人、尹一凡,“无魂女”和绛衣少女。

“姑娘怎到了这里?”

绛衣少女淡淡一笑道:

“顺道而来,巧合罢了!”

“哦!”斐剑想说什么,又觉得不便启齿。

绛衣少女又道:

“少侠此来莫非为了‘剑冢’藏珍?”

“是的!”说着,下意识地望了墨石奇阵一眼。

“如果不谙这奇阵破法,恐怕很难如愿。”

“姑娘知道……”

“婢子只是按理而言罢了,依情况而言,‘剑冢’已有主了,冒险争夺,是不

是值得……”

斐剑默然,他当然不能说出“剑冢”藏珍是自己师门之物,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也要得回,以慰师父及诸师伯在天之灵,同时,这藏珍与“天枢宝笈”有密切关系,

自己业已修习了上半部基础武功,下半部密笈与“剑冢”所藏神兵,关系着自己报

仇索凶的行动,阵中人也极可能便是仇家。

他想问东方霏雯的行踪,又觉得羞于出口。

绛衣少女倒是机伶,先开口道:

“家主母因事西行,回来后当谋与少快一晤!”

斐剑面上的冷云,立时消散了,眼中泛出异彩,欣然道:

“在下等待这一天!”

尹一凡怪声怪气的道: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切莫效痴男痴女,这风月之债啊……”

斐剑怒目瞪了他一眼,尹一凡把下面的话,咽了回去。

绛衣少女突地向“无魂女”道:

“你就是近日江湖盛传的蛇蝎女人‘无魂女’?”

这话相当不客气,“无魂女”粉腮一变道:

“不错,怎样?”

“不许你接近他!”

“他……他是谁?”

“我不屑与你斗口,记住,你那一套如用在他身上,可是找死!”

他,当然是指斐剑而言,斐剑为之面上一热尴尬不已。

“无魂女”粉腮骤寒,怒声道:

“彼此同是女子,别欺人太甚,你算什么东西?”

“我是什么东西你还不配问,记住忠告!”

“你在放屁!”

“骂谁?”

“骂你,怎样?”

“你找死!”死字出口,一把向“无魂女”横掌一切,绿衣少女抓出的手一缩,

巧极地避过一切,再度抓出,其决间不容发。

惊呼声中,“无魂女”胸衣被抓裂,疾以袖掩住裂口,电退数步,厉声道:

“好贱人,充其量你不过是一听人使唤的丫头而已,记住,有一天我必杀你!”

声落,闪声般向道口逸去……

“叮!”的一声微响,一样东西从“无魂女”身上掉落。

绛衣少女大喝一声:

“你走不了!”弹身追了出去。

斐剑目光一扫“无魂女”遗落地上的东面心头登时剧震,俊面变了色,俯身一

把抓在手中,栗呼。

身形猛弹,如电追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