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十九章 痛心疾首

作者:陈青云

  “无后老人”显得相当激动的道:  “怎么会是她?”  尹一凡茫然不解的道:  “她是谁呀?”  “小子,你不见‘无魂女’身上掉落的是半枚制钱么?”  “半枚制钱?哦!她是斐剑要找的人,可是半枚制钱不是‘火帝方允中’之物吗,怎会落在她手里?”  “小子,亏你聪明一世,这丫头不是‘火帝’的女儿便是他的传人!”  “我们追……”  两人跟着向谷道外驰去。  “前辈,那绛衣少女所持的‘玉牌’是什么来路?”  “老夫从未听说过什么‘玉牌主人’,其中大有文章。”  “那女子的身手,太以骇人……”  “咳!长江后浪推前浪,这些后生小辈的身手一个比一个可怕。老夫自信阅历不差,竟也看不出她的武功路数。”  且说,斐剑心急如焚,恨不能一下子飞出那挟窄而衰长的谷道,甫出谷口,一声凄厉的尖锐惨号,倏告传来,这一声惨号,犹如当头霹雳,震得他魂飞魂散,宛如失足坠入无底深渊。  难道悲剧业已造成?  距谷口十丈之遥,绛衣少女临风绰立,地上,躺着“无魂女”。  斐剑象一头受伤的野兽,电扑上去,身形半俯“无魂女”身前,只见她口鼻溢血,气息奄奄,离死已不远了。  “师姐!师姐!”  斐剑狂乱的呼唤着,声音是栗人的。  绛衣少女粉腮大变,骇然退了两步,手足无措。  “无魂女”双眸紧闭,面如白纸,脸上的肌肉在抖动,抽搐。  “师姐,你……不能死啊!”  绝望的呼喊,终于使“无魂女”睁开了双眸,但目光迟滞无神……  斐剑从身上取出另半个制钱,暗中与检来的一合,不错,是一个制钱擘分为二,严丝合缝,他把那半制钱,用手指捻着,在“无魂女”的眼前幌动。  “无魂女”渐渐有了反应,口chún一阵颤动,吐出微不可闻的几个字:  “九宫山……人……皇!  眼皮一合,再不睁开,死了。  斐剑一屁股坐在地上,手足发麻,有一种精神崩溃的感觉。  他做梦也估不到“无魂女”便是四师伯“火帝方允中”的女儿方静娴,制钱圆合了,人死了,可是半部“天枢宝笈”却没有下落。  那半部“天极宝笈”是如何落入“三元老人”之手,又遭别人劫夺呢?  “九宫山……人……皇”他在心里重覆着这几个字,心头猛地一震,暗忖,是了,师父与四师伯同中了“附骨神针”而“附骨神针”是“武林三皇”之中“人皇”的独门暗器,师姐方静娴的遗言,分明是指出当年的蒙面剑客与“人皇”有关,莫非“人皇”本人,也是他的门下,而“人皇”,隐居在“九宫山”。  然则,“剑冢”之内的人,该是谁呢?  最后,杀死“两仪书生”夫妇,劫走“天枢宝笈”的人,又是谁呢?  “两仪书生”的妻子黄筱姝请自己寻找黄筱芳,这是一个重要关键,能找到黄筱芳其人,抽丝剥茧,也许能找出头绪,但人海茫茫,找一个素味生平而其名不形的人,何异大海捞针。  无数念头,在一刹之间,全部涌现脑海。  目光,再落在方静娴的遗容上,心头翻起另一番思绪。  她死了,可能是师门唯一的一个亲人,被毁了,他想到第一次碰到她,被玩弄以人头作贺礼,而后,她不断的杀人,以美色诱杀那些游蜂浪蝶,她的行为不可恕,然而她的遭遇值得同情,她死了,身上带着身孕,是被她所杀的薄幸男子“鄂西大豪”之子欧阳瑾的遗孽,一尸二命。  绛衣少女幽幽地开了口:  “她是你师姐?”  一句话,把斐剑拉回现实,陡地立起身来,面上抖露一片恐怖杀机,栗声道:  “你……杀了她……”  “可是少快为什么不早说出她的身份?”  “我现在才知道!”  “我为我的行为致以歉意!”  “如此轻松?”  “不然要怎样?”  斐剑咬牙切齿的道:  “我要你偿命!”  绛衣少女粉腮一连数变,沉声道:  “这是误会,无法避免的误会!”  斐剑悲愤至极的道:  “不管如何,我非杀你不可!”  “你杀不了我,而我,不愿与你动手,这事让主母来解决好了!”  提到东方霏雯,斐剑心中起了异样的变化,登时为之一窒,只这一窒之间,绛衣少女以惊人的速度,翩然而逝。  斐剑木然望着绛衣少女消失的方向,脑海里一片狂乱。  尹一凡轻轻上前,语音充满了关怀与同情的道:  “大哥,‘无魂女’是你师姐?”  斐剑沉重地点了点头,尹一凡又道:  “是她亲口说的?”  “不,是我判断的!”  “判断,根据什么?”  “半枚制钱信物!”  “可靠吗?”  “为什么不?”  “比如说,这半枚制钱另有来路,象目前的宝笈数度易主……”  “不可能,制钱本身毫无价值,而且,我有根据……”  “什么根据?”  “我在大洪山一座峰头上,见到了四师伯的坟墓,立碑人是他老人家的女儿方静娴,这半枚制钱在她身上,还有什么可疑。”  “啊!是这样,可惜她死了!”  “我非杀绛衣贱婢不可!”  “大哥,冷静些,这是误会,她不知道她的身份,你也是现在才知道。”  两粒泪珠,滚落腮边,这是他对师姐方静娴的悼念。  “无后老人”沉缓地开了口:  “你无妨再搜搜她身上,看有没有其他的事物帮助你解开谜底!”  斐剑不由一愣,男女有别,这对死者未始不是一种适宜,但事实上这又是必要的,考虑了许久之后,只好硬着头皮,小心异异地在“无魂女”身上搜了一遍,却是一无所获,颓然站起身来。  无后老人道:  “此处风水不错,把她就地葬了吧!”  斐剑伤感地点了点头,尹一凡也帮着动手,顷刻之间,便告完成,碑上,仅刻方静娴之名,略去了“无魂女”三字不雅的外号。  尹一凡开口道:  “大哥,今后行止如何?”  斐剑想了一想,道:  “我准备一探‘剑冢’!  “现在?”  “是的!”  “无后老人”一摇手道:  “不可,此非其时,凡是谋定而后动,照事实而论,你我三人都不是冢中人的对手,何况还有那一座墨石奇阵阻挡,如果冒然去闯,后果必与那些死伤的武林同道一样,这事只有缓一步再谈,先求得奇阵的破法,再及其他!”  斐剑一想也是,目前不宜去冒这个不必要的险,心念一转,道:  “当今武林,不知谁精于奇门之学?”  “无后老人”皱眉思索了片刻道:  “传说中,只有‘武林玉皇’之中的‘人皇’精于此道!”  “什么,人皇?”  “不错!”  “晚辈可以找到他!”  “你怎能找到他?”  “他隐居在‘九宫山’……”  “你听谁说的?”  显然,“无魂女”死前吐露的几个字,“无后老人”与尹一凡尚未赶到,没有听见,所以才有此一问,斐剑把“无魂女”遗言说了一遍。  “无后老人”骇然一震道:  “这问题相当严重,又须从长计算,首先,假定‘无魂女’果是你四师伯遗孤方静娴,那她说这几个字的用意,可能是指‘人皇’是当年残杀‘五帝’的凶手,这一点因‘附骨神针’之故,与事实相当接近。但,也可能完全不是这意思……”  斐剑脑际灵光一闪,激动的道:  “晚辈想通了!”  “你想通了什么?”  “前辈不是说当今武林天下,只有‘人皇’精于奇门之学……”  “不是他一人,奇人异士所在多是,这只是仅老夫所知而言。  “是的,假定‘人皇’便是当年因‘天枢宝笈’而残杀先师及四位师伯的凶手,或是主使人,他自不会放弃有关‘天枢宝笈’的每一过节,他既精于阵法,这‘剑冢奇阵’之中,可能是他的门人或有关系的人,换句话说,对方已得手‘剑冢’珍藏……”  “嗯!很有道理,但既已得手,何不远走高飞,为什么如此张扬呢?”  “这……也许另有图谋……”  “九宫山你切不可去!”  “为什么?”  “你的身手,如与‘人皇’比较,相差不可以道里计,试想,你一旦身份败露,后果如何?就算你找到了对方,实了对方便是凶手,你又能如何?”  斐剑霍然而震,一时之间,答不上话来。  “无后老人”接着又道:  “你目前最要紧的是探查那半部‘天极宝笈’的下落,如果物归原主,炼成上乘武功,才能谈到报仇诛凶!”  斐剑咬了咬牙道:  “如不能寻回宝发,此生就不谈报仇了?”  “话不是这样说,在志者,事竟成,人生的际遇难测,切不可气馁,你是老夫生平仅见的奇材,将来必有大成,武林劫运已兴,期望你在私仇之外,毋忘武林正义,做一个真正的武士,除魔卫道。”  斐剑大是感动,诚挚的道:  “晚辈谨受教!”  “无后老人”重重一拍斐剑的肩头,庄重无比的道:  “斐剑,不少有心之士,寄望于你,盼你好自为之!”  斐剑一震道:  “前辈这话必有所指。”  “当然,老夫不会无故放矢,不过现在言之时早!”  “晚辈……能值得前辈如此看重吗?”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言止于此吧,还是来谈谈实际的问题,你到巫峡找‘两仪书生’,结果如何?”  “两仪书生夫妇双双被害……”  “噢!”  “他的妻子叫黄筱珠,临死之前,要晚辈找一个叫黄筱芳的女子,说她知道一切,但人海茫茫,要寻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子,何异大海捞针……”  “两仪书生的妻子还说什么没有?”  “没有,她否认‘两仪书生’伙同‘鄂西大豪’毒洗‘三元帮’,也否认杀害‘鄂西大豪’,晚辈来不及问出凶手,她便断了气。”  “啊!这公案愈来愈离奇复杂了,但事在人为,总要查出个水落石出!”说着,转向尹一凡道:“小子,你没法与老醉鬼连络,把这些情况详细告诉他!”  尹一凡耸了耸肩,道:  “遵命!”  老醉鬼是谁?尹一凡的师父?但尹一凡说过他师父已经死了。  “无后老人”目光又移向斐剑,道:  “老夫准备跑一趟丐帮总舵,找丐帮长老‘千耳神曹化’,请他协助查探所谓黄筱芳那女子的下落,还有你所说的以金钦作暗器的人和‘屠龙剑客’的生死下落,老夫将并设法探查……”  斐剑感激万分的道:  “晚辈谢过前辈关怀德意。”  “不用,哦,老夫忘了问你,那绛衣少女是什么来路?”斐剑不由面上一热,期期艾文地把结识东方霏雯的经过,简略的说了一遍,但对于双方情感上的过节,却是只字未提,“无后老人”经验何等老到,斐剑不说,他也料到了几分,只淡淡的道:  “江湖鬼蜮,愿你凡事三思,老夫先走一步?”身形一起,又回顾尹一凡道:“小子,你也该上路了!”  “无后老人”走后,斐剑心中感慨万端,对方的古道热肠,侠义行径,使他哀心感佩,但无端受人好处,又使他感到痛苦。  他望着尹一凡,想开口问他老醉鬼是谁,话到口边,又忍了回去,也许别人有难言之隐。  “大哥,你的行止?”  “我?”  斐剑苦苦一笑,他要做的事情太多,但每一件事都无从着手,杀害母亲的凶手“金钗”主人,到现在茫无头绪,母亲遗命要杀“屠龙剑客”,“红楼主人”也请自己找“屠龙剑客”,但人呢?还有师门仇人,秘笈下落……  这些,别说付诸行动,连想都无从想起。  尹一凡不舍的追问道:  “大哥,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  斐剑脱口道:  “我由此往西行!”  “西行?”  “是的!”  他自己也不明白何以说出了这一句话,西行何为?这是潜意识在作崇,因为绛衣少女曾说过:“家主母有事西行,回头当谋与少侠一晤……”  亲仇未复,师仇未报,武林中魔焰器张,能沉湎于儿女私情吗?他警觉之下,不由悚然而震,但,东方霏雯的绝世仙姿,却紧紧地抓住了他的心,那一丝突然而生的警惕,显得无比的脆弱,情,他忘不了,抛不开,剪不断。  千古以来,有几人能勘破情关?  尹一凡若有所觉地笑了笑,道:  “如此,再见了!”  拱手一揖,转身……  他突然怔往了,脚底下象生了根。再也无法移动。  斐剑一抬眼,目光与另两道寒芒相碰,全身象触电似的一震,也怔住了,一股寒气,由心底冒了上来。  两丈外,一个紫衣蒙面人,象幽灵似的停立。  不久前与紫衣人遭遇的那一幕,电映心头,对方功力之高,简直无法想象,若非尹一凡与“无后老人”假“红楼主人”之名,诱走紫衣人,自己决活不到现在。  而现在,紫衣人又出现了。  他内心更惊悸十分,但表面上仍是那样冷漠。  紫衣人会在此时此地现身,的确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  慧黠多智的尹一凡,此刻竟也只有发抖的份儿,半等莫展。  紫衣人开了口,每一个字象一钢粒珠,撞击在人的心上:  “你是谁?”这话是对尹一凡而发。  尹一凡声音已不若平时的镇静,低应道:  “区区在下‘阴魂不散’!”  “你,也叫‘阴魂不散’?”  “不错!”  “今天你这阴魂该散了!”  了字声落,只见紫影一闪,尹一凡凄哼一声,栽了下去。  斐剑不由肝胆皆炸,根本不计自己的功力是否对方之敌,“唰!”地拨出长剑,电弹而上,长剑挟奔雷骇电之势,罩向紫衣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