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二十章 移神大法

作者:陈青云

  紫衣人身形奇幻无比的一幌,斐剑这极为霸道凌厉的一招,顿告落空。  斐剑悲愤盟弟尹一凡的横遭毒手,目中几乎喷出血来,一招落空,第二招又告出手,挟毕身功力以发,恨不能把对方剁成向酱。  紫衣人再度闪开,闪身之间,长剑已提在手中。  斐剑恨毒冲胸,怒发如狂,根本不计生死利害,第三招又跟着攻出。  紫衣人手中剑斜斜一挥,看来轻描淡写,毫不起眼,而斐剑的剑势却如轰雷闪电,而且诡厉万分……  “锵!”的一声金铁震耳交鸣。  斐剑连退了三步,握剑的手,象脱了臼似的,酸麻得举不起剑来。  紫衣人的剑尖,在斐剑前胸六大死穴上虚虚划了一圆弧,又收了回去,双眼寒芒焰焰,似要穿透人的心肺,冷峻至极的道:  “掘墓人,我第二次饶你不死!”  斐剑栗声道:  “在下并未向你乞命!”  “本人要取你性命,随时随地都可办到。”  “阁下最好现在下手。否则有一天你会后悔!”  “后海?”  “不错,因为在下已立誓要杀你!”  “哈哈哈哈,掘墓人,你狂得相当可以,你知道本人为什么不杀你?”  “为什么?”  “因为还有用你之处!”  斐剑闻言之下,不由震声狂笑道:  “哈哈哈哈,紫衣人,你这叫异想天开。”  紫衣人冷冷的道:  “你想知道‘红楼主人’的秘密吗?”  这句话极富诱惑,不久前,他被“金月盟”高手追杀,闯过生死桥,幸免一死,“红楼主人”破例让他离开,并请他探查“屠龙剑客”司马宣的下落,“屠龙剑客”是他母亲遗令要杀的仇人,但他不知道彼此间到底是什么仇,“红楼主人”要找“屠龙剑客”双方必有某种关系存在,如能知道“红楼主人”的秘密,也许能有助于对“屠龙剑客”过去的了解。  同时,好奇之心,人皆有之,他确实希望知道“红楼主人”究竟是何许人物,从她门人紫衣少女舒眉的惊人身手而论,她必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  但,紫衣人第一次见面,曾遇“红楼主人”不杀他的原因,现在,又提出这问题,目的是什么呢?紫衣人举手杀害盟弟尹一凡,证明他是一个凶残的魔头,他的居心,实在值得考虑。  心念之中,寒声道:  “想知道又怎样?”  “本人可以告诉你!”  “事情不会如此简单吧!”  “当然,你很聪明,是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  “你说出‘红楼主人’破例不杀你的原因!”  斐剑心头一转,对方一再追问这一点,动机何在呢?其实,当时“红楼主人”曾明白表示,自己被追杀而无心闯人,既属无心,特矛破例,同时,还赠葯使自己功力复原,这是一份人情,至于请自己探查“屠龙剑客”的下落,并非条件,而纯系出于请托,这说明“红楼女人”极通情理,虽说事实公开也无大疑,但,紫衣人的居心叵测,自己不能大意而使“红楼主人”受到任何不良影响。  心念之中,冷冰冰的道:  “在下对这条件不感兴趣!”  紫衣人沉声道:  “今天你非说不可!”  “办不到!”  “那你死在眼前……”  “在下习艺不精,没有话说,但如我不死,我誓必杀你为‘阴魂不散’报仇。”  紫衣人语含不屑的道:  “你似乎很有信心能活下去?”  斐剑恨恨地道:  “那是我自己的事!”  紫衣人不再言语,目中倏然射出股异样的光芒,斐剑在触及这异样目芒之际,陡觉心神一震,他感到这眼光有些邪门,但却移不开自己的眼睛,渐渐,神思起了浮漾,然后陷于一片昏乱,他竭力振作,想镇静下来,但亦不可能,对事物的感应起了变化,一切的恨,怒,怨,毒,都已不复存在,他甚至忘了身在何处,此身谁属,眼前的紫衣蒙面人,成了一个似乎毫不相干的影象……  “说,‘红楼主人’为什么会放了你?”  这话,使他在迷茫中忆起当日闯“红楼”的情景,他正待开口述说……  突地,脑内灵智一闪,使他精神一振,顿时清醒了许多,栗声道:  “紫衣人,你弄什么鬼?”  紫衣人“咦!”了一声道:  “好倔强的小子,定力根基相当稳固!”  话声中,那异样的光芒更炽,斐剑一丝灵智顿告泯没,又陷入昏茫之中。  紫衣人再度重覆那句话:  “你曾经闯过生死桥,进入红楼?”  斐剑象梦吃般的道:  “是的!”  “按照‘红楼主人’的禁制闯入的人,一律格杀……”  “我事后才知道!”  “但你没有被杀?”  “是的,她破了例!”  “因她念我无意闯禁,并非有心相猎取犯!”  “你见到了‘红楼主人’本人?”  “没有!”  “你真的没有见到她?”  “见到她的大弟子舒眉姑娘,但听到了她本人的话声。”  “她说了些什么?”  “她请我找一个人,替她传一句口讯!”  “找谁?”  “屠龙剑客司马宣!”  “哦!”紫衣人身躯一震,又道:“你认识屠龙剑客其人?”  “不认识!”  “她要传一句什么口讯?”  “问司马宣是否忘了十年的誓约!”  “嗯!”  紫衣人目中的异彩消失,仰首望着天边飘浮不定的白云,不知在想些什么。  斐剑从迷茫中醒来,眼前仍是紫衣人和尹一凡僵直的尸体,恨,又进入心头,他隐约记得紫衣人异样的眼神,自己的意识曾模糊过,但究竟发生过什么事,他一点也不知道,他惊疑莫明,努力的想,但什么也想不起来。他由惊,疑而骇然,脱口喝问道:  “紫衣人,你方才捣什么鬼?”  紫衣人目光由天边收回,冷冷的道:  “没有什么,小小的‘移神’之术……”  斐剑大惊失色,蹬蹬退了两步,剽呼道:  “移神之术?”  “不错!”  “你……”  “本人只是要你说出心中话而已!”  “我……说了?”  “嗯!完全吐露了!”  斐剑不由肝胆皆寒,自己的出身,来历,是否都已吐露给对方?这后果简直难以想象,不由又骇震万分的退了一个大步,额角上渗出了冷汗,剽颤的道:  “我……说了什么?”  紫衣人平淡的道:  “你说出了‘红楼主人’放你生还的经过!”  “以外呢?”  “你替她找到一个人,传一句口讯!”  斐剑提到了口边的心骤然一松,看来自己的来历来曾泄露这是不幸中的大幸,否则后果就难料了,如果自己的身份传出江湖,当年师门仇人,绝不会放过自己。“紫衣人,你卑鄙无耻!”  “小子,别出口出不逊,大概你很想完成‘红楼女人’之托是吗?”  话中有话,斐剑不由心中一动,他要找“屠龙剑客”,比“红楼主人”的请托更重要,也更迫切,他竭力冷静了一下自己道:  “是又如何?”  “本人可以帮助你!”  “你……帮助我?”  “难道你不相信?”  “的确令人难信。”  “你怀疑本人的动机?”  “一点不错。”  “本人可以解释,追问你的原因,是基于武人好奇的性格因为‘红楼主人’自破禁例,使人生疑。”  “你的动机不止如此吧?”  “信不信由你!”  “你出手杀死‘阴魂不散’,又有什么解释?”  “他曾假‘红楼主人’的招牌,戏弄本人!”  斐剑咬了咬牙道:  “他为了我出此下策,这笔债本人将来誓要代他索讨!”  紫衣人哈哈一笑道:  “掘墓人,你狂傲得可爱,也坦白得够气概,凭这点,我此次放过你,给你机会,但记住一点,你的机会不多!”  “那就很难说了!”  “屠龙剑客司马宣的行踪,普天之下,恐怕只本人一个知道!”  “他……没有死?”  “离死已不远了!”  “他在何处?”  “你想知道?”  “不错,要什么代价?”  紫衣人狂妄地一阵大笑道:  “掘墓人,不谈代价,这消息免费供应,算是你吐露秘密的报酬吧!”  “‘屠龙剑客司马宣’,因为激于义愤,杀死了‘宇宙一尊’的传人,宇宙一尊把‘屠龙剑客’废去功力,点残双目,放置在荆山石褐洞中,本人年前偶然登上该峰,无意中发现了这秘密。”  斐剑心头时兴起一个意念,先把这消息带到“红楼”算是完成诺言,然后立刻赴荆山石碣峰找到“屠龙剑客”完成母亲遗言。  当下把手一拱道:  “仇归仇!恨归恨,人情归人情,这一点在下致感激之意!”  紫衣人沉声道:  “不必,记住,下次见面时本人不会再放过你!”  “彼此!彼此!”  “再见了!”  紫影一幌,鬼魅般从视线中消失,快得令人叹为观止。  斐剑怔立了片刻,目光回到尹一凡的尸身,不由潜然泪下,前行数步,对尹一凡的尸身,悲愤至极的道:  “凡弟,瞑目吧,愚兄我誓必为你报仇!”  身旁不远处,是四师伯“火帝方允中”的女儿方静娴的新墓,前后几日不到,他埋葬了两个与自己关系最密切的人,一个是师姐,一个是日盟兄弟,而两人的死,都可说由自己而起,正应了古语说的:我不杀伯仁,伯仁由我而死,心,在滴血,象被撕裂了般的痛楚。  斐剑挥掌劈了一个丈深坑,作为墓穴,然后双手捧起尹一凡业已冷硬直的尸体,轻轻放人土坑之内,泪水,使他的眼睛蒙上了一层雾,眼前,幻化出尹一凡那秀聪慧的面宠……  英年而逝,的确令人扼腕。  斐剑想恢复尹一凡的真面目,但他并非戴的人皮面具,而是涂的易容葯,他毫无办法可想,只好悲叹而止。  他呆了片刻,然后动手掩埋……  蓦地——  尹一凡开了口,低沉细微:  “大哥,你真的要埋葬我?”  斐剑登时惊魂出了窍,全身汗毛根根倒竖,鸡皮疙瘩遍起,死人,竟然还能说话,难道真的阴魂不散?分明,他的尸身已经冷僵了呀!  他在发抖,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怖。  他拭去了使他视线模糊的泪水,集中视线……  尹一凡真的瞪着双眼。  “凡弟,你……真的……可是……”  “别停手,紫衣人可能还在附近,埋吧,土松些。”  斐剑几乎不相信天下竟有这等怪事,死僵了的人会复活,他想,这是梦境么?然而,眼所见,手所触,一切都是那么真实。  剧颤的手指,触摸到尹一凡的心房,温暖,跳动,他真的复活了!  他仍不敢相信这会是事实,这简单闻所未闻,荒诞不经,上次,尹一凡被“四海浪荡客”追杀,他没有眼见他死亡,事后发现了坟墓,尹一凡接着现身,他虽震惊,但因不是眼见,认为他受伤而不死,现在,情况可就不同了……  “凡弟……到底怎么回事?”  尹一凡仍以极低的声音道:  “小心露出马脚,让紫衣人发现事实,我可就真的活不成了,师传绝技,能装重伤,也能装死人,这就是小弟敢以‘阴魂不散’的名号闯荡江湖的本钱,明白了吧,快埋葬了快离开,我会自己破墓而出,别忘了,要立碑刻名!”  说到后来,又是那嘻哈刁赞口吻。  斐剑到此,才完全相信尹一凡真的没有死,无边悲愤,方才消散,但这种惊世骇俗的绝技,确实也唬人极了。  于是,他煞有介事地填上士,堆墓,手碑,碑上大书“阴魂不散之墓。”  尹一凡在撰剑掩穴之时,身躯一直向外挪,墓成了,他从墓后土中露出半个头,还挤了挤眼,使斐剑啼笑皆非。“大哥,你先走一步!”  “凡弟,紫衣人说的话听到了没有?”  “完全听到了!”  “可信吗?”  “大有问题!”  “为什么?”  “他所说的‘宇宙一尊’早已死在二十年前,怎会在死了近十年之后,为徒报仇,残害‘屠龙剑客’呢?”  “哦……这……”  “不过,‘宇宙一尊’之死,也是传言,真的未死也不一定,你去照话试试看吧,紫衣人不知道‘屠龙剑客’与你有仇,他的目的是要借你的口把这传给‘红楼主人’,可能其中大有文章,你照办吧,我会安排!”  “你……如何安排?”  “这你就不用管了,请吧!”  斐剑点了点头,转身到方静娴墓前,作了最后的凭吊,目光不期然的扫向那通往“剑冢”的一线天谷道,他很想冒险一探剑家,踌躇再三,还是依了“无后老人”临走时的忠告,留待日后再办。  于是,他弹身奔离,取道向“红楼”驰去。  这一天,他来到了,“红楼”之外,树立着“过桥者死”的石碑桥头,想起往事,不由感激系之,人生的际遇遭逢,可真是难测难料。  他望了桥的彼端,然后大踏步走了过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