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二十一章 双包奇案

作者:陈青云

这一天,来到了“红楼”之外的生死桥头,他望了望桥的另一端,然后大着步

走了过去。

“站住!”一声断喝传处,眼前出现了紫衣人舒眉。

斐剑闻声止步,举目一看,忙拱手道:

“舒姑娘,你好!”

“啊!掘墓人,原来是你,此来有何贵干?”

“完成对令师的诺言!”

“哦!我……可以请教尊姓大名吗?”

“在下斐剑!”

舒眉深深地凝视了斐剑一眼,然后拱手道:

“斐少侠请!”

顾盼间,来到了上次与“红楼主人”答话的西厢院中,舒眉道:

“请稍候,待小女子禀明家师!”

“姑娘自管请使!”

工夫不大,舒眉去而复返,和上次一样,碧纱屏门之后,传出了“红楼主人”

低沉而暗哑的声音:

“掘墓人,你真是言而有信!”

“过奖了,这是武士本份。”

“你……见到了他了?”

“没有,但得到了他的消息!”

“啊!”声音中充满了激动之情。

“什么消息?”

斐剑把紫衣人的话复述了一遍。

“红楼主人”剽声道:

“他功力全废,双目盲残?”

“据说是如此!”

“你说他被放逐在荆山石碣峰顶的石洞中?”

“是的!”

“啊!天!我竟然怀疑他,恨他,谁知道他遭了这等惨祸!”声音中带着自责,

悲凄,怜悯之情。

“掘墓人,可愿意再为我做一件事?”

“尊驾说说看?”

“请把‘屠龙剑客’带来此处!”

“这……在下要违命了!”

“你……不愿意?”

“尊驾何不亲自去找他?”

“我……办不到啊!”

斐剑心中大奇,困惑的道:

“在下不解!”

“红楼主人”音调突然凄怨,幽幽的道:

“掘墓人,我若不是格于誓言,不能离开‘红楼’,我不会求你!”

斐剑心中又是一动,誓言,什么誓言?为什么不能离开“红楼”?但,他并不

想追根究底,对方的要求,他是无法办到的。

“舒眉,开门请他进来,我和他当面一谈!”

“是!”

舒眉上前,推开了八扇屏门中的一隔,轻轻一抬手道:

“斐少侠请进!”

斐剑心头一阵忐忑,他即将看到这种秘密人的真面目,然而,对方举意在何为

呢?在对方而言,隔门而谈与当面相谈,似乎并无分别。

心念之中,不由自主的移动脚步,向厢房走去,跨入屏门,眼前突然一亮,房

内古朴素雅的布设,使人有一种清新之感。

居中,太师奇上,端坐着一个清丽的中年女人,脂粉不施,面色苍白而憔悴,

双眉结,似乎有一种解不开的愁,不用说,这就是困惑武林的神秘人物‘红楼主人’

了。

“请坐!”

斐剑靠近侧方椅子,道了声:

“谢坐!”缓缓落坐。

另一个紫衣少女,捧上一盏香茗,随即退下,舒眉在门外没有进来。

“红楼主人”徐徐开口道:

“斐少侠,你这消息是从何而来的?”

“一个紫衣蒙面人!”

“紫衣人?”

“是的,尊驾莫非认识他?”

“不……他的名号是什么?”

“他只说外号紫衣人,对他,在下所知仅如此!”

“哦!”

“红楼主人”垂下目光,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厅内骤呈一片异样的冷寂,久

久,“红楼主人”才抬起目光,道:

“斐少侠,本人重申前请?”

斐剑断然道:

“恕在下办不到!”

“为什么?”

“尊驾当不忘记上次在一下曾明白奉告,‘屠龙剑客司马宣’是在下仇人,见

面必杀他……”

“可是他现在功力全无,双目已肓你仍要对他下手?”

“他死了在下也要鞭尸!”这话所含的怨毒,令人不寒而懔。

“红楼主人”苍白的面容一变,黯淡的眼神,一变而为凌厉,大声道:

“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样怨仇何等深的恨?”

斐剑冷冷的道:

“这一点怨在下无可奉告。”

“你非杀他不可?”

“非杀不可!”

“如果我不许呢?”

“没有人能阻止在下的行动,口气坚决无比。”

“不见得吧?”

斐剑双目迸射寒芒,沉声道:

听尊驾的口吻,莫非想对在下出手?

“红楼主人”冷冰冰地颔首道:

“如果你坚持成见,这事情立即就会发生。”

斐剑登时怒火上腾,离座而起,剽声道:

“在下此来,是实践当初诺言,不愿效小人行径,否则在下曾有言在先,尽可

先到荆山石碣峰,杀了‘屠龙剑客’再通知尊驾。”

“红楼主人”窒了一窒,道:

“看来我只好违誓离此了,掘墓人,我现在不杀你,但到了荆山,可就很难说

了,对于你重话传言,本人一样领情,言尽于此,你可以走!”

斐剑一抱拳道:

“告辞!”

转身出了西厢,迈步向“红楼”之外行去,心中暗忖,看样子“红楼主人”会

立即赶往荆山,自己必须在对方之先赶到地头,否则以“红楼主人”的功力,要想

杀死‘“屠龙剑客”可就难以办到了,一旦“屠龙剑客”入了“红楼主人”掌握,

今后要完成母亲遗命,恐怕很难很难。

过了生死桥,认了认方向,立即展开身形,全速荆山赶去,为了避免与“金月

盟”的人遭遇,节外生枝耽误大事,他不敢走官道,落荒而奔。

路上,他默想尹一凡的话:“我会安排,恐怕大有文章……”他安排些什么?

难道自己与“红楼主人”之间可能发生的后果,已在他意料之中?或是……

他只想尽快的赶到地头,连饥渴都忘了。

这一天,日出时分,斐剑来到了荆山脚下。

荆山绵亘数百里,要从其中找一座其名不彰的峰头,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应该

如何走法才不致走冤枉路呢?可惜当时紫衣人问个明白。

他遍了附近的山居人家,没有人知道石碣峰座落何处,最后问了一个猎人,指

示给他一座可能是石碣峰的从没人迹的孤峰,但,离此在数十里外,须翻越十余座

山头,才可到达。

有一点线索,总比盲目寻找的好。当然,找到只是时间问题,但他没有多余的

时间去摸索,他必须要在“红楼主人”之先到达,否则一切归徒劳了。

他顺着猎人的指示入山,登上主峰之后,向前疾驰。

连越三道岭脊之后,他停下来辨认方向。

然,一座巍峨的巨冢,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在这荒山绝岭之巅,是什么人卜葬

于此,而且还构筑了这么宏伟的坟墓?

他下意识地走了过去,口中念寻碑文:

“故先室芍葯仙子司马斐氏讳芸卿之墓,夫司马宣立”

象一记闷雷,殛在当顶,震得他目瞪口张,心悸神摇,几乎昏倒下去。

这简直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他拭目再看一遍,没有错,还是那么几个字。

他象遭逢鬼魅似的,踉跄倒退数步,无力斜倚在一株矮松上,竭力镇静心神,

他自问,自己的神态还正常吗?

“芍葯仙子斐芸卿”,是亡母的名号呀!

如此说来,母亲要启己杀的“屠龙剑客司马宣”,是自己的父亲了,记得幼时,

曾不止一次问母亲名讳下落,但得到的答覆,永远是一句话:“你父亲早死了!”

再问,便是,现在还不到你当问的时候。

天啊!这究竟是什么一回事呢?

当年,自己不懂事,对从母亲姓斐一事,从来没有怀疑过。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纷乱的情绪,才平息下来,他冷静地想:

母亲被杀之后,被烧成枯骨,是自己目睹的,师父“土帝申天阙”路过收留自

己,并代埋母骨也是自己亲眼见的,怎会又被葬在此间呢?

如果说,是偶合,但天下团属有同名的,也有同号的,但同名又同号,事实上

不可能有,因为“芍葯仙子”四个字,在武林中是很响亮的。

从先室与夫这称谓看来,立碑人与死者是结发夫妻,换句话说,司马宣是自己

的父亲,可是母亲却道命要自己杀司马宣!而且,与女魔……金钗……连在一起。

母亲遇害,到现在整整十一年,而据紫衣人所说,“屠龙剑客司马宣”被“宇

宙一尊”废功残目,放置绝峰,是十五年前的事,其间相差了四年,如何解释呢?

同时,人只能死一次,不可能死两次呀!

母亲葬在家园故址,没有错,那这墓中的“芍葯仙子”又是谁呢?

他只觉头胀慾裂,心乱神疲,这个谜,连分析的余地都没有。

只有一个可能,同名同号,不可思议的巧合,可是母亲要自己杀“屠龙剑客”,

证明母亲与他并非陌生。

这谜底,只有“屠龙剑客”……

心念及此,霍然而震,自己一定要在“红楼主人”之先,找到“屠龙剑客”。

他迷惘而又骇异地再扫了那墓碑一眼,转身……

“呀!”

他不禁失口而呼,面前,赫然站着那神秘而恐怖的紫衣人,紫衣人何时来到了

身后,他完全不知道。

紫衣人阴阴的道:

“掘墓人,你在此河为?”

斐剑冷眼一扫紫衣人,道:

“这关阁下什么事?”

“你对这坟墓似乎很感兴趣?”

“怎么样?”

“我警告你,不许在这附近徘徊,这是对墓中人不敬!”斐剑心中一颤,紫衣

人此言大有蹊跷,在这里徘徊,便算对墓中人不敬,他对墓中人如此尊重吗?也许,

这谜底能从他身上揭晓,当下故作不经意的道:

“墓中人与阁下是什么渊源?”

“这你管不着!”

“阁下对墓中人如此尊敬吗?”

“我说你别废话了……”

“紫衣人,武林中到底有几个‘芍葯仙子斐芸卿’?”

紫衣人怔了一怔道:

“小子,这是什么意思?”

“请先回答在下的问题!”

“当然只有一人!”

斐剑内心激荡起,但表面上力持镇静,甚至比平常还冷上三分,追问道:

“墓中人是‘屠龙剑客’的妻子?”

“碑上不是写得很明白吗?”

“屠龙剑客有后吗?”

“小子,你愈问愈奇了,在弄什么玄虚?”

“我们彼此坦白,如何?”

紫衣人目中奇芒进射,斐剑想起那“移神大法”的邪门功夫,不由历声道:

“阁下又要施展邪法了?”

“本人没有这意思,如你坦白的话,就用不着了。”

斐剑心念一连几转,这是揭破谜底的最好机会,当下冷冷一笑道:

“这并非秘密,在下只是一时好奇,你即使施邪‘移神之术’,并没有用处。”

“小子,你问‘屠龙剑客’是否有后,是什么意思?”

“如果武林中有两位同名同号的‘芍葯仙子斐芸卿’,这话就不必说了,如果

仅只一个,情况可就有些出入了。”

“噢!说说看?”

“阁下可知道‘芍葯仙子’一共有几个丈夫?”

“小子,你信口狂吠,当心我劈了你。”

“这是问题的关键!”

“芍葯仙子只有一个丈夫,便是司马宣!”

“有后吗?”

“无后!”

“那就不对了!”

“为什么?”

“在下曾听一位武林前辈提及,十年前他碰到‘芍葯仙子’,还带了一个七八

岁的孩子……”

紫衣人一反平时的阴沉,怪吼道:

“十年前,不可能!”

斐剑的心弦绷得更紧了,谈话已触及问题的重心,故装若无其事的道:

“什么不可能?”

“芍葯仙子死于十年前,不错,她死时怀有身孕,是‘屠龙剑客司马宣’亲自

埋葬的……”

“阁下知道得这么清楚?”

“司马宣亲口说的。”

“那在下所闻是虚的了?”

“全是鬼话,小子,你给我滚,我现在还不想杀你!”

斐剑大感困惑.但仍不舍地追问道:

“据那位前辈说,此事千真万确!”

“我要你滚!”

“同时,那位前辈还透露,‘芍葯仙子’曾拜托他一件事……”

“拜托他什么?”

“杀‘屠龙剑客司马宣’!”

“这事发生在十年前?”

“不错!”

“哈哈哈哈,小子,满口胡说,十年前‘芍葯仙子’尸骨早寒了,哈哈哈哈……”

狂笑声中,电闪而逝。

斐剑窒在当场,傲声不得,这事使他搅昏了头,若非世上有两个“芍葯仙子”,

就不可能发生这种匪夷所思的怪事,除非……嗯!除非“屠龙剑客”别有用心,故

弄玄虚,这谜底,仍得要从司马宣上揭晓。

这一耽误,总有个时辰,当下怀着满腹疑云,向前峰驰去。

一个时辰之后,照猎户的指示,果然发现一座壁立千刃的危峰,象一块巨大的

石碑矗立群峰之中,形势之险,的确猿猴也为之惊心。

他想,可能这是石碣峰不错了,当下,提气轻身,左旋右折,手足并用,经过

了重重险阻,终算登上了峰头。

峰顶,全是苍岩,前半边平滑如镜,后半边高高隆起,象一把交椅,就在交椅

的背上,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穴。

斐剑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由于那与母亲同名同号疑家的发现,使他感到事态

相当不寻常,看样子,“屠龙剑客”就在这洞穴之中。

是闯进去呢?还是指名呼叫?

心念未决,一声冷笑传来,眼前出现了“红楼主人”。

斐剑这一惊非同小可,对方不迟不早,适时赶到,后果如何,就难以想象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