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二十二章 阴谋毒计

作者:陈青云

“红楼主人”身后,紧随四名紫衣少女,舒眉也在其中。斐剑目光一扫“红楼

主人”,心中惶急万分,单只舒眉一人,自己就不是她的对手,对于师徒一共五人,

看来自己是寸步难移了。

“红楼主人”苍白的面宠因激动而起了一层薄薄的红晕,冷冷地向斐剑道:

“斐少侠,你来得好快?”

斐剑暗自一咬牙道:

“尊驾也不慢呀!”

“红楼主人”若有所思的沉默了片刻,面色一肃,道:

“掘墓人,我很感激你能代我找到他的下落,你志在向他索仇,而我,将会全

力保护他,就事论事,你决无法达到目的,同时,月前的情况是一个待揭晓的谜……”

斐剑寒声道:

“在下不达目的不休,至死为止!”

“听我说完,事先,我们不妨来个君子协定……”

“什么君子协定?”

“你暂时不要动手,等我找出他本人,如果确如所言,他功力全废,那就待我

设法恢复他的功力,然后,给你们一个公平的决斗机会,如何?”

斐剑心中万分不愿,然而事逼处此,如果不答应的话,恐怕连决斗的机会都没

有,而且,有关那疑冢的事,也极需澄清

心念之中,道:

“这协定我接受,但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我要先问他几句话!”“可以,话就这样说定了,如你不顾协定,胡乱出手,

你将永远丧失索仇的机会,这并非虚恫言吓,我门下随便一人,都可在三招之内取

你性命。这句话虽是事实,但却激起了斐剑的傲性,冷哼了一声道:“在下一向不

受任何威胁,有恩必偿,有怨必报!”“红楼主人”淡淡一笑道:“话不能不说明

。”说着,向四名紫衣少女道:“你们在外面戒备!”“是!”恭应声中,四名紫

衣少女立即散开,各保持两丈距离,面向外扇形包围洞口。斐剑内心充满了无比愤

怒,但却无法发作。“红楼主人”的措施,并未恃强胁迫,他不能不暂时隐忍。

“红楼主人”举步向洞口欺去……场面在平淡中透着紧张。“红楼主人”在距洞口

丈外之处停下了脚步,声音略显激颤的向洞内发话道:“里面有人么?”没有反应

。“红楼主人来访!”

又没有反应气氛顿呈微妙。

“洞里可是司马宣?”

就在“红楼主人”第三次发话之后,洞内传出了一声闷嗥也似的呻吟,那声音

听在人的耳中,有一种极不舒服之感。

“红楼主人”下意识地回望了斐剑一眼,回过头去,放大了声音道:

“洞内是何方朋友?”

一个极刺耳的粗嘎声音传了出来:

“走,我不见任何人!”

“你是‘屠龙剑客司马宣’?”

“咭咭咭咭!”笑声难听至极。

“司马宣早已死了!”

“红楼主人”厉声道:

“司马宣,我听得出你的声音,你……出来吧!”

洞内沉默了半刻,才传出一声凄苦的叹息,道:

“你……忘了吧苦逼我,我……已是快死的人了!”

这话,无疑地承认了他就是“屠龙剑客”,斐剑的面色变了,一种复杂的情绪,

在心头翻搅,最初,在观念上,他接受了母亲遗言所种植的仇与恨,而目前在无意

中发现了那疑冢之后,莫明的仇念之上,蒙上一层谜样的阴影。

“红楼主人”再也无法自制了,身躯簌簌抖,痛苦的道:

“司马宣,你……你忘了十年前的誓约……”

“我……没有忘,没有,一分一秒都没有,可是……这是天意吗!”

“出来吧!”

“我已立誓此生不见任何人……”

“连我在内?”

“琴妹,保留那记意吧,此心已同槁木死灰……”

“听说你有功力被废,双目被残?”

“哈哈哈哈,琴妹,见面,只增加彼此的痛苦,够了,我在死前能听到你的声

音,就满足了……”

“宣哥,我来了!”脚步一动……

“琴妹,你逼我立刻死?”音调凄切,剽人耳鼓。

“红楼主人”一窒,但,一窒之后,却以无比快速法,向洞口射入。

几乎是“红楼主人”弹身的同时,一个惶急的呼叫声陡告传来:

“阻止她,这是阴谋。”

阴谋两字入耳,斐剑根本无暇去分辨声音的来源,几乎是出自本能的向洞口电

射过去,但,终竟慢了半步,他的身形甫一落地,“红楼主人”已没入洞中。

四名紫衣少女在一窒之后,也射向洞口。

斐剑一作势,就要冲向洞中……

那呼叫之声,再告剽耳传来:

“速退,否则死无葬身之地!”

斐剑与四名紫衣少女骇然怔住。

蓦地——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爆声,起自洞中,浓烟挟着石块,从洞口喷射而出,整座峰

头都在幌动,象是末日来临。

斐剑与四名紫衣少女,亡魂尽冒,总算功力深厚,反应神速,适时闪电般弹退

“轰隆!”之声持续了很久,四谷齐应,声势惊人至极。烟硝散处,峰头面目

全非,窟洞已不见踪影,触目是一大片坍石崩岩。

斐剑与四名紫衣少女,面无人色,失神地站在爆炸现场五丈外,一个个呆若木

鸡,神智一片昏乱。

这种意外,的确是做梦出估不到的。

“红楼主人”死了,“屠龙剑客”死了,双双被活埋了。这恶毒的阴谋是谁布

暑的?

那示警的人是谁?若非那不现面的人示警,此刻,死的决不止“红楼主人”一

人。

斐剑努力镇定了一下心神,把这事从头到现在想了一遍,传出这消息的是紫衣

人,不久前,紫衣人曾在疑冢之前现身,然后匆匆离去,莫非是他……

想到这里不由机伶伶打了个寒噤,紫衣人曾三番两次追问自己何以人“红楼”

而说出了“屠龙剑客”被囚于此的讯息,不错,他是这毒谋的策划人,目的在对付

“红楼主人”而自己成了帮凶。

如果,洞内确是“屠龙剑客司马宣”,现在“屠龙剑客”死了,母亲遗命要杀

他的谜,离此不远的峰头上,刻有母亲名讳的那疑冢之疑,将永沉海底……

紫衣少女舒眉,突地拨出背上长剑,面罩杀机,目含悲愤,厉声道:

“掘墓人,你说得还出公道!”

斐剑一震,道:

“舒姑娘,要在下还出公道?”

另三名紫衣少女,业已奔向被炸的洞穴之处,试企挖掘。

舒眉咬牙切齿的道:

“掘墓人,主谋的是谁?”

斐剑体谅对方此刻的心情,平静的道:

“舒姑娘,说话要请三思,在下也险些进洞了!”

“可是你仍然活着!”

“你当时已听到有人示警?”

“难道不是设好的圈套?”

“那你们四位也好端端的活着……”

蓦地此刻——

一声惨号,夹以数声喝斥,同时传来,斐剑与舒眉同时转身望去,只见那被炸

崩塌的岩石旁,出现一个紫衣蒙面人,三紫衣少女之一,已毁在紫衣人剑下。

斐剑心头狂震,大叫一声:

“紫衣人,原来是你……”

话声未完,只见紫衣人剑出如电,第二个紫衣少女,又倒了下去。

舒眉厉吼一声,仗剑扑了过去。

辈剑双目尽赤,事实已证明这毒谋是出于紫衣人,长剑离鞘,也弹身扑过去。

两人身形方落,第三声惨号又传,第三个紫衣少女横尸剑下。

舒眉五内皆裂,“刷!”的一剑攻向紫衣人……

“锵!”的一声金铁交鸣,紫衣人与舒眉同时退了一步,由此可见舒眉的身手,

较之其余三个已死的紫衣少女要高了许多。

舒眉凄厉的喝叫道:

“你是谁?为何要下这等毒手?”

紫衣人阴森森地道:

“丫头,你到黄泉路上,你师父会告诉你!”

“恶魔,我与你拚了!”

“当然不能让你独活!”

剑影纵横,双方所出都是闻未闻的奇绝招式,转眼过了五个照面,只听紫衣人

大喝一道:

“躺下!”

惨哼声起,舒眉娇躯一连几幌,栽了下去。

“紫衣人,你这魔鬼!”

斐剑厉喝一声,那一招“投鞭断流”夹以毕生功力,劈了出去,夹愤出手,其

势锐不可当。

紫衣人方待用剑刺向受伤倒地而不死的舒眉,斐剑的招式已罩身卷至,迫得回

剑封拦,剑刃交击之下,紫衣人因仓促封挡,竟然被震得身形一幌。

斐剑第二招跟着出了手。

紫衣人暴笑一声,剑气迸处,斐剑连退了三大步。

暴喝再传,斐剑长剑脱手飞去。

紫衣人剑尖直抵斐剑心窝,阴声道:

“掘墓人,看来我只好杀你了!”

斐剑肝皆炸,但他毫无反抗的余地,只有束手待毙途。

剑尖,缓缓刺入,血,延着胸衣下流……

虽是一声喝斥,但音调悦耳至极。

喝声入耳,斐剑心神俱颤,他已听出,来的正是那美绝尘环的东方霏雯。

紫衣人不期然的收回长剑……

一条丽影,业已到了身前,她,一点不错,正是东方霏雯,东方霏雯会在此时

此地现身,的确出乎斐剑意料之外,他脱口唤了声:

“大姐!”

紫衣人惊呼道:

“什么?大姐……”

东方霏雯冷冷的道:

“你不许碰他!”

紫衣人目中寒芒暴射,怒声道:

“你……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就是不许你动他一毫一发!”

“你不是认真的吧?”

“非常认真!”

“你的话令人骇异?”

“这有什么可骇异?”

“你……你……对他有什么企图?”

“我认他作弟弟,我有义务保护他的安全!”

紫衣人蹬蹬蹬一连退了三四步,显然他已激动到了极点。

斐剑却愣住了,听话音,他与她之间似有某种关系存在,是什么关系呢?

紫衣人突地震声狂笑道:

“东方霏雯,你的年纪可以做他母亲而有余……”

“住口!”

“你……真的……”

“我要你住口!”

紫衣人怒哼一声,突然以闪电般的速度,一剑刺向斐剑,这一剑,似存心要一

击致斐剑于死地,出手之厉辣阴狠,世无其匹,斐剑连转念的余地都没有。

“你敢!”

娇斥声中,东方霏雯电光石火的横里劈出一掌,左手点的一指。

闷哼声中,斐剑只觉一阵剧痛攻心,前胸已裂开了半尺长一道口子,鲜血泉喷

而出,紫衣人却踉跄退了三步。

如果没有东方霏雯这一击,斐剑将毫无疑问的横尸紫衣人剑下。

紫衣人透过蒙面巾的目光,象负创野兽的凶芒,那种怨毒与愤恨之色,令人一

见终身难忘,死盯在东方霏雯的玉靥上,似要把生吞活剥。

东方霏雯略显不安地退后一步。

紫衣人好半响才挣出一句话,声音是痛苦的,与表面神情大相径庭:

“霏雯,我希望你不是真心如此,想一想……”

东方霏雯立即截断了他的话道:

“我生平不轻易改变决定的主意!”

紫衣人似已按捺不住,暴声道:

“到今天我才认识你的真面目,东方霏雯你准备怎么样?”

东方霏雯咬了咬牙,道:

“希望你从此别再见我的面!”

紫衣人全身一震,剽声道:

“贱人,你……”

东方霏雯的玉靥上,抖露一片恐怖的杀机,那本是使人沉醉的眸子,此刻已不

复见,那诱人遐思的眸光,全被煞光所代替。

斐剑此刻业已自己点穴止血,东方霏雯所表现的神情,使他大感剽惊,他看出

了他性格的另一面。

东方霏雯娇躯一挪,向前欺近了数尽,冷森森的道:

“口出不逊,别怪我下手无情?!”

紫衣人目中几乎喷出血来,咬牙切齿的道:

“真想不到你是这么样的女人……”

“现在知道还来得及。”

“亏负了上天给你这一付容貌,你的灵魂……”

“闭上你的嘴!”

“我悔不……”

“我再说一遍,今后别再让我看到你,永远!”

紫衣人的紫色长衫,因激动而起了剧烈的波荡,一跺脚道:

“好。有一天我必杀你!”说完转身掠去。

叱喝声中,东方霏雯以令人目眩的速度,横截在业已掠身五丈外的紫衣人身前,

素手一挥,道:

“你就打算这样走了?”

紫衣人狂声道:

“要不怎么样?”

“把你功力留下!”

“什么?”

“把你的功力留下,自己动手!”

“哈哈哈哈,东方霏雯,你的心肠比蛇蝎还要毒上十分,你以为办得到吗?”

“我向来说一不二,没有办不到的事!”

“我与你这贱人拚了!”

“那是你自己找死!”

人影闪幌这下,一场惊世骇俗的拼半,叠了出来。

那边,“红楼主人”的大弟子舒眉,颤巍巍地站起来娇躯,粉腮呈现一片剽人

的惨厉之色,紫衣染上血迹,变成了黑色,向斐剑移近了两步,道:

“斐少侠,我错怪你了!”

“这没有什么!”

“这笔血债我将来向紫衣人算,现在我有个不情之请……”

“舒姑娘有话尽管说!”

“如是果情况许可的话,请尊驾把我三位同门掩埋!”

“可以,在下一定办到。”

“我记下这笔人情,再见了!”

说完,蹒跚奔下峰去,舒眉是一个不平凡的女子,她知道处境的险恶,不愿作

无谓的牺牲,以图报复。

东方霏雯与紫衣人,拚战已有十余个照面以上,东方霏雯的身手,实在骇人,

徒手对紫衣人的利剑,竟然迫得紫衣人节节后退,毫无还手之力。

斐剑不欺然的向两人身前移,那场面使得,他悚剽不已。

渐渐,紫衣人被迫到右后方的断岩边缘,断岩壁立千刃,下望一片空茫。

紫衣人每出一剑,都被东方霏雯中途折解,并施以致命的反击,看样子她对紫

衣人的剑术路数,了若指掌,不然不会招招占了先机。

紫衣人已觉出情况十分险恶,竭力想换方位,避开断岩,但东方霏雯似有意要

迫对方步上死路,丝毫也不放松。

一声娇喝,夹以一声震耳的狂嗥,紫衣人向断岩下飞泻而去。

斐剑脱口大叫:

“不能让他死!”

但,迟了,紫衣人的惨嗥已拖曳而没于断岩之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