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二十三章 深情何限

作者:陈青云

她,真如紫衣人所说,徒有美丽的外表,内里却是蛇蝎的心肠吗?

她为什么要把紫衣人迫落断岩?

她与紫衣人之间,似乎有某种关系存在,那是什么?

斐剑感到痛苦了,他心目中的仙子并不如想象的完美。

东方霏雯缓缓回过身来,玉靥上浅笑宛然,似乎根本不曾发生过什么事般的,

斐剑心目中的成见,在她的浅笑中消失了,她太美了,美得使人感到任何对她不良

的想法都是一种亵渎,怀疑她的为人更是罪过。

“弟弟!”

磁性的声音,加上靥容眸光,使斐剑下意识的心情摇幌,绮念横生。

“你认为姐姐我太残忍吗?”

“这……”斐剑不知该如何说才好。

“你已亲眼看到‘红楼主人’师徙的惨死了……”

“真的是紫衣人的阴谋?”

“想来不会错。”

“他为什么要谋害‘红楼主人’呢?”

“这就不得而知!”

“可惜……”

“可惜什么?”

“我有许多疑问要从他身上查证,可惜他死了。”

“什么疑问?”

“比如说,他以这种毒辣的阴谋,谋算‘红楼主人’的原因,洞中用来作饵的

人的秘密……等等!”

“事不关已。算了吧!”

斐剑几乎想脱口说出心中的话,但他忍住了,换过话题道:

“大姐与紫衣人是什么关系?”

东方霏雯面色微微一变,道:

“关系?什么也没有,弟弟,你认为我美吗?”

斐剑面上一热,讪油的道:

“很美,美极了,我不知道世间还有没有第二人堪与大姐匹敌!”

“这就是关系,我美,于是他一直赳缠我,不只他,别的人也会!”

“所以你杀了他?”

“我早该杀他的了,今天,眼看他毫无人性的行为,再加上他誓要杀你而甘心

的表示,我只好下手了。”

“哦!”斐剑心中飘过一抹异样的感受,又道:

“紫衣人是什么来路?”

“不知道,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我……可以问大姐的来路吗?”

东方霏雯神秘地一笑道:

“你很快就知道的,但不是现在。”

斐剑不便再追问下去,忽然,他想起了一件事,在“红楼主人”闯洞之时,曾

有人示警破题儿第一遭,他领略到一种极其微妙的况味。

热,从丹回升起,流遍全身……

蓦在此刻——

一阵尖锐的哨音,摇曳破空而至,东方霏雯轻轻推开了斐剑,只见一溜红光,

直射长空,那尖锐的哨音,便是发自那红光。

斐剑努力定了定神,道:

“这是江湖人用的火焰讯号,莫非……”

东方霏雯匆匆地道:

“弟弟,我去前面瞧瞧发生了什么事,你在这等我!”说完,不等斐剑应声,

娇躯幌处,翩然而逝。

斐剑象是一场绮丽的梦境中突然被惊醒,那一份怅惘与爽然若有所失的滋味,

的确不好受。

她为什么如此匆匆离去?显然,方才的讯号与她有关,如此看来,她的身份仍

不脱江湖帮派的范围,但,放眼武林,在一般帮派之中,何来这等功力的高手?以

紫衣人惊世骇俗的功力,竟然被她徙手迫落断岩,简直有些不可思议,这种功力于

她的美艳一样惊人,而她,却爱上了自己……

怔仲了许久之后,思念回到现实“屠龙剑客司马宣”已被活埋洞中,“红楼主

人”曾说过:“……司马宣,我听得出你的声音……”准此而论,洞中人是“屠龙

剑客”已无疑问,紫衣人利用自己传讯,利用“屠龙剑客”作饵,在洞中预置炸葯,

毁了“红楼主人”他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说为了仇,以紫衣人的身手,难道不敢公开叫阵,而出之以诡谋暗算,的

确令人费解。

双方都已先后死亡,这个迷底,恐已没有揭穿之日了。

母亲临难时,遣言要自己杀“屠龙剑客”,而外面峰头上却又出现母亲的坟墓,

碑上的称谓,母亲于“屠龙剑客”是夫妻关系,最可怪的是母亲分明葬在被毁的家

园故址,荆山之中又出现坟墓,而且年月日也已久远,这是怎么回事,呢?”

莫非也是阴谋?

可惜,“屠龙剑客”死了,母亲的遗命,疑冢之谜,也随之幻灭了。

想到这里,不禁咬牙而叹,他分不清是恨,是怨,是悲,还是惘然。

正在沉思人神之际,一声凄厉的惨号,遥遥传至,惨号声尖而长,是发自女人

之口,斐剑这一惊非同小可,难道东方霏雯……

他无暇分辨事实,也没有考虑到自己的功力与东方霏雯不可思议的身手,他只

是关心她的安危。

身形电弹而起,不计自身安危,从险峰的峰壁泻落,忖度着惨嗥所传的方向,

全力驰去,越峰渡涧,估计已到了声音所能传达的极限,却一无所见,他不期然地

刹住身形,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又是一声惨号传来,听声辩向,发自右面不远的谷中。

他折身向右,向那不知名的山谷奔去。

片刻工夫,来到谷口,她几乎连想都不想便奔了进去。

入谷不到十丈,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他这一惊非同小可,目光搜视之下,只

见一丛矮树之后,露出一片裙角,一颗心登时提到了腔口,走近一看,赫然是具女

尸,躺卧在血泊中,死者一式的绛色衣裙。

绛色衣裙,不正是东方霏雯婢女的装束吗?

再一察看,死者面目全非,模不可辩,前额已被抓碎。

这种残酷的杀人法,并不陌生,他想起来了,寻找“金钗魔女”,在“神女峰”

后的绝谷之中,那青衣蒙面女子,正是以这种手法杀人。

“金月盟”属下,“巡察总督高寒山”与两名手下,在青衣蒙面女现身之时,

惊怖慾绝,各自残一目,狼狈遁逃,多一句话都不敢说。

青衣蒙面女子意外地放走自己,自己与她曾有一年之约,在一年之内,如没有

力量找她算帐,决自杀以谢。

她是什么来路?

难道她已出江湖了?

记得,她现身之际,曾以单手在空中划了一个圈,这一个记号,使高寒山等三

人残目而逃,那记号代表什么呢?是她的出身,抑是……

他无暇去思索这些,依据现场情况,作了一个分析,死者,是东方霏雯的侍婢,

在遇敌不支之时,发出讯号,东方霏雯匆促来援,两婢女先后被杀,而下手的,极

可能是神女峰后绝洞中的那青衣蒙面女子,下手的原因,就无法推测了。

以东方霏雯的身手,谅不至于打不过对方,但人呢?

死的这两名绛衣女子,不知一向随侍东方霏雯的那名可在其中,如果在,那师

姐“无魂女方静娴”被杀之仇,就无法报了。

想到方静娴,他不禁联想起她断气之前所说的一句话:“……九宫山……人皇……”

她说这话的意思,当然是指“人皇”隐于九宫山,但她的目的呢?“人皇”是师门

仇人吗,还是与那半枚制钱有关?

半枚制钱,是师父遗示的信物,凭信物找四师伯取那半本秘笈,现在四师怕死

了,“天枢宝笈”数次易主,最后从“两仪书生”手中失去,不知所终,而半枚制

钱,却在师姐“无魂女”的身上,制钱虽已合壁,但却失去了原来的意义。

还有,窃据“剑家”藏珍的,是“人皇”手下,抑或另有其人?

师门这一笔错综复杂的血仇担子,压得你几乎无法负荷。

自己如果要等寻护下半部“天枢宝笈”练成绝艺,再认复仇,那岂非太渺茫了,

如果此刻展开行动,自己的手,的确是力与心违。

蓦在此刻——

一条人影,无声无息地泻落身前。

斐剑抬头一看,来的赫然是杀死师姐方静娴的那绛衣少女,心头倏然涌上了一

股杀机,但他仍强忍着道:

“贵主人呢?”

“追敌去了!”

“追敌,可是一个青衣蒙面女子?”

“不错,你……怎会知道?”

“从死者致命的伤痕上判断出来的。”

“哦!”

“这两位遇害的与你是一道的吧?”

“嗯!”

绛衣少女面上找不出丝毫怜悯的神色,好象死的是与她毫无关系的陌生人一样,

反之,微微露出一抹幸灾乐祸的嘲弄笑意,这神态,使斐剑大是不解。

“青衣蒙面女子是何来路?”

“独树一帜,当年与‘武林三皇’分庭抗礼的巨憨‘杀人王’的传人!”

斐剑心头一震,脱口道:

“她是‘杀人王’的传人?”

“一点不错!”

“她为什么要向你们下手?”

“不知道!”

斐剑窒了一窒,道:

“我们的帐该算了!”

“什么帐?”

“杀死‘无魂女’的血帐!”

绛衣少女冷笑了一声道:

“阁下准备如何算法?”

“血债血偿!”

“可是,阁下目前的功力还杀不了我,怎么办?”

“无妨试试看!”

“我说过这公案由蔽主母解决……”

“在下要亲手向你索讨!”

“可是我没有闲空,失陪了!”

了字声中,电奔而去。

“那里走!”

斐剑不由七窍冒烟,大喝一声追了下去,有如流星赶月,绛衣少女身手相当不

俗,一追一逐之下,彼此间的距离愈拉愈长,斐剑展尽身法,却无法使距离缩短,

追了一程,绛衣少女转过一道山环,顿失所踪,斐剑气得牙痒痒的但,却无可奈何

他直觉地感到绛衣少女对东方霏雯,并不如想象中的尊重,尤其绛衣少女对同

伴之死,漠然无动于衷,这实在令人费解。

东方霏雯既已追敌而去,自己当然没有重回石码峰头等候的必要。

于是,他茫然地朝外奔去。

正行之行,一道奇强劲气,从斜里卷来,硬生生把他的身形镇住。

斐剑大吃一惊,目光扫处,眼前站着的,竟然是“神女峰”后绝洞之中,后见

的那青衣蒙面女子。

青衣蒙面女子在此现身,却不见东方霏雯的影子,绛衣少女分明说她追敌去了,

一方既已现身,另一方呢?她是追不上还是……

青衣蒙面女子冷冷的道:

“掘墓人,幸会!”

斐剑也冷冰冰地应道:

“的确是幸会!”

“一年之约未到,我们却提早见了面,掘墓人,如果你现在还没有准备妥当,

一年之约保留,今天可以不动手!”

斐剑虽然冷傲,但有自知之明,目前,自己决非对方之敌,对方既已先提出不

动手,自己当然没有充狠的必要,当下沉声道:

“一年之内,在下誓必践约。”

青衣蒙面女子轻声的笑道:

“我们谈谈现在吧!”

“现在,有什么可谈的?”

“当然有,我是专门找你来的!”

“找在下?”斐剑显然很吃惊对方这句话。

“不错,找你!”

“姑娘找在下有何指教?”

“听说你从‘无魂女’身上得到半枚制钱,有这回事吧?”

斐剑骇然退了一步,道:

“有,但与姑娘有什么干系?”

“当然有干系,而且有极大干系。”

“在下不懂?”

“别人的事,你当然不懂,也没有让你懂的必要,现在,你把那半枚制钱交出

来,各走各路。”

“什么,要在下交出那半枚制钱?”

“一点不错!”

斐剑心中疾转着念头,对方怎会知道自己从“无魂女”身上得到半枚制钱,当

时除了尹一凡,“无后老人”与东方霏雯主婢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人在场,她那来

的消息呢?这制钱是师门信物,本身毫无价值,她索取的目的何在呢?

如果说,她索取的是自己保有的半枚,也许可以解释为她知道凭制钱信物可以

得到半部“天枢宝笈”的秘密,但她索取的是师姐“无魂女”持有的一半,纵使得

到,一无用处,她是什么居心呢?”

心念之中,困惑的道:

“姑娘索取半枚制钱的目的是什么?

“你不必知道。”

“可是东西在我身上。”

“所以我要你交出来。”

“如果在下不交出来呢?”

青衣蒙面女冷极的一笑道:“那可由不得你不交出来。”

斐剑傲气大发,寒声道:“办不到!”

“半个制钱对你掘墓人一无用处!”

“难得对姑娘你有用处?”

“当然!”

“有什么用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