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二十四章 诡云谲雾

作者:陈青云

青衣蒙面女一字一顿的道:

“这你阁下就不必管了!”

师门信物,岂能拱手交与别人,斐剑冷声道:

“对不起,歉难从命!”

“掘墓人,告诉你,这半枚制钱我志在必得!”

“在下也声明,除非在下死亡,这半枚制钱决不落别人之手。”

“你狂得可以?”

“好说!”

“如果你真的为这半枚制钱赔上性命,是否也值得?”

斐剑暗自打了一个冷战,面色却更冷酷了,咬了咬牙道:

“值得与否,是在下的事。”

“你追姑娘我出手吗?”

“悉随尊便!”

青衣蒙面女冷哼一声,伸手便朝斐剑当脸抓去……

斐剑大喝一声:

“且慢!”

青衣蒙面女收回了手掌,道:

“怎么,你愿意交出来了?”

“在下有话要说!”

“有什么话,你无妨说说看。”

“玉牌主人到城去了?”

“玉牌主人!谁是玉牌主人?”

“追赶你的那位。”

“哦!你说她,她叫玉牌主人?我可不管她是什么主人,她长得很美,身手也

不弱,我们追逐了一阵,大概她没有兴趣,走了!”

“你杀她三名侍婢的原因是什么?”

“这你就不必问了,你只要交出半枚制钱就行!”

斐剑心中暗忖,“天枢宝笈”已落入别人之手,制钱信物已失去了效用,交与

她也无妨,心念之中,道:

“交给你可以,但你必须回答在下一个问题!”

“说说看。”

“你怎知在下身上有‘无魂女’的半枚制钱,而苦索不舍?”

“有人向我报讯!”

“谁?”

“一个叫黄筱芳的女子!”

“什么,你说黄筱芳?”

斐剑精神大震,他正要找黄筱芳,苦于毫无线索,现在对方竟提起她,这真是

意料不到的事,找到黄筱芳,就可揭开“两仪书生”被杀之谜,“天枢宝笈”的下

落,也可以因之而获得,但,黄筱芳向青衣蒙面女报讯的目的是什么?她又怎知有

半个制钱的事?

“你想对黄筱芳施以报复?”

“不,在下根本不认识黄筱芳其人,只是,在下正在急着要找到她!”

“你……找她?”

“是呀,这有什么值得奇怪的!”

“你会不认识黄筱芳?”

“不认识!”

“你真的不认识她?”

“真的不认识!”

“你与一个绛衣女子分手不久,对吗?”

“是的!”

“黄筱芳就是她!”

“啊!”斐剑可真正的激动了,想不到东方霏雯的贴身侍婢绛衣少女便是黄筱

芳,她就是杀‘无魂女’的凶手呀!

“言止于此,拿来!”

斐剑咬牙从胸衣间摸出那半枚制钱,抛与青衣蒙面女,道:

“接着,不能遗失,有一天在下要收回的!”

青衣蒙面女把半个制钱省视了一遍,没有错,才纳入怀里,斐剑团自己也有半

枚,经常抚弄,所以不用看,从开口处的边缘棱纹,他能准确地摸出属于“无魂女”

的那一半而不虞差错。

至于青衣蒙面女要这半枚制钱的目的,就无从揣测了,总之,他已下定决心,

迟早要把它收回来,虽然制钱本身已失去应有的意义,但总算是师门遗物岂可落入

外人之手。只要找到黄筱芳,青衣蒙面女追索半枚制钱的目的,也不难查明。

青衣蒙面女一摆手道:

“掘墓人,再见了,一年之约你可以不必远赴巫山,江湖中随时都可碰头,只

要你自信有了把握,随时随地都可以结帐。”

话声中,悠然飘逝。

斐剑望着她消失的方向,愣然出神,他想:

自己如果有足够的功力,就不至于受人要挟!

自己如有足够的功力,早就可以放手地去快意恩仇。

甫出道时,对自己的功力颇有信心,然而在一连串的挫辱之后,才知道武林中

一山比一山高,能人头上有能人,自己所学,何足道哉,有时连保命都难,要想快

意恩仇,只有练成绝艺,而目前仅有的一条路,便是寻回半部“天枢宝笈”,要想

得到宝笈的下落,只有寻到黄筱芳,追求线索……

黄筱芳是东方霏雯的侍婢,倒不愁找不到她。

东方霏雯既与自己约定在原地相候,她迟早会回头,说不定此刻她业已回转石

碣峰了,黄筱芳说不定也跟着她,岂可错过。

心念之中,折身又朝石碣峰方向奔去。

此际,已是夕阳衔山的时分了,暮雹渐起,远山一片迷朦。

奔了一程,到达石碣峰对过的一座峰头上,由此仰望石碣峰,十分清晰,如果

有人在峰头现身,逃不过这边的视线,于是,他拣了一个靠边的巨石,坐了下来,

双目瞬也不瞬地注视对过的石碣峰。

夜幕低垂,石碣峰上毫无动静。

突地——

身后传来一个声音道:

“掘墓人,不必等了!”

斐剑回头一看,发话的竟然是绛衣少女,他这一喜简直非同小可,他正要找她,

而她却找了来,这岂非天从人愿。

绛衣少女又道:

敝主母要我传话,要你不必等她了,她有事先行离开。

说着,转身便走。

斐剑一弹身挡住对方去路,口里道:

“姑娘慢走!”

绛衣少女面上现出极度不耐之色,冷冷的道:

“怎么样?”

“在下有句话要问姑娘……”

“对不起,没工夫。”

“姑娘可是叫黄筱芳?”

绿衣少女粉腮一变,道:

“是又如何?”这一说象是承认了。

斐剑略显激动的道:

“如果是,在下有话说,如果不是,就请便。”

“那我告诉你,不错,我就是黄筱芳。”

“好极了,黄姑娘,在下正要找你!”

“找我?为什么?”

“姑娘可认识一个叫筱珠的女子?”

“认识又如何?”

“她要在下找姑娘说几句话,她是姑娘的什么人?”

黄筱芳眼圈一红,道:

“她是我姐姐!”

斐剑暗自点了点头,道:

“姑娘何不坐下,我们详细地谈?”

两人在原地坐下之后,斐剑迫不及待的开口道:

“令姊是‘两仪书生’的妻子?”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此话怎讲?”

“这似乎没有告诉你的必要?”

斐剑窒了一窒,道:

“在下只是受死者之托,不得不问!”

黄筱芳秀眸内浮动着泪光,沉思了许久,才幽幽的道:

“她托你什么事?”

“在下问她凶手是谁,可惜她已无力再开口,只说找到你之后,就可明白一切

。”

“是的,我很明白!”

“令姊与令姊夫之死,是否为了一部武功密笈?”

“不是,那只是一种故意放的谣言!家姐夫恐怕死了也不明白。”

斐剑大感意外的道:

“不是因武功秘笈遭害?”

“根本不是,连‘三元老人’,‘鄂西大豪’等人之死,也不是为了秘笈,所

谓秘笈者,只是凶手编造的借口而已。”

“哦!”斐剑骇然大震,如此说来,秘笈尚未出世,师姐“无魂女方静娴”的

遗言,又当另作估价了,但这凶手为什么要用这借口,杀戳这么多的武林高手呢?

“姑娘方才说令姊黄筱珠的身份……”

黄筱芳满含眶内的泪水,滚落粉腮,面上抖露一片怨毒之色,激颤的道:

“只怕我的功力,不足替她报仇,但我会不择手段的去做……”

“怎么样?”

“家姊奉令以身体为饵,笼络‘两仪书生’,目的是要窃他的毒方,当今武林,

“两仪书生”可算首屈一指的用毒能手……”

“以后呢?”

“她完成了一半任务,之后,她真正爱上了他,于是,免不了一死!”

“如此说来,命令黄筱珠的人,也就是造谣杀人的人?”

“一点不错!”

“他是谁?”

黄筱芳迟疑了,似乎有什么顾忌,思忖了片刻,反问道:

“阁下怎知我是黄筱芳?”

“青衣蒙面女说的!”

“她……告诉你?”

“不错!哦,对了,姑娘告诉了她些什么?”

“也许,我做错了……”

“什么意思?”

黄筱芳目中陡射杀光,粉腮一沉,道:

“你想知道?”

“在下是想知道原委!”

“也许,我说出来之后,会杀死你以灭口?”

从神情来看,她说的可不是虚声恫吓,但斐剑的性格十分孤傲,越是如此,他

越发不愿放松,冷静的道:

“有这样严重吗?”

黄筱芳以一种断然的口吻道:

“当然!”

“姑娘请说吧?”

“说起来这是巧合,我在荆山脚下碰上了那青衣蒙面女子,她向我打听祝小珍

的行踪,我灵机一动,要利用她为我报仇……”

斐剑心中一动,道:

“祝小珍是谁?”

“无魂女!”

“噢!”斐剑惊叫一声,连退数步,颤声道:

“祝小珍就是无魂女?”

“是呀!怎样?”

“她不叫方静娴……”这话象是自语。

“方静娴是谁?”

斐剑登时心乱如麻,黄筱芳的问话,他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

他需要冷静地想上一想,他一直以为“无魂女”便是四师伯“火旁方允中”的

遗孤师姐方静娴,想不到竟然错了,他是凭从“无魂女”身上掉落的那半枚制钱而

断定的身份。

事实上,她并没有亲口承认,因为当时她已近弥留状态,说一不出话了。

但,半枚制钱是四师伯所持的一半信物,怎会到她的手中?

她临死所说的:“……九宫山……人皇……”是什么意思?难道与制钱有关?

青衣蒙面女为什么要索那半枚制钱?

愈想,愈觉得情况诡谲万分,丝毫头绪都理不出来。

黄筱芳再次问道:

“你说的方静娴是谁?”

“我的一位同门!”

“你把‘无魂女’当成了她?”

“是她俩面貌相似,还是……”

“在下没有见过方静娴的面,只是……”他本想说出根据制钱而推断的,但一

想这是师门秘密,岂能泄之外人,把下面将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黄筱芳自作聪明的道:

“只是一时误会?”

斐剑顺水推舟的道:

“是的!”

“掘墓人,我杀祝小珍,是奉主母之命,因为她手段卑鄙而毒辣,恐怕你中了

她的圈套,话已说明,你还要不要算这笔老帐?”

斐剑心念一转,道:

“既是事出误会,前帐勾销了吧。”

“我姐姐到底要你转告些什么话?”

“她只说找到你,你能明白一切,可能她的原意是要在下把死讯传给你,要你

替她报仇,可是在她死后,你与贵主母不速而至,事情可就不必交待了,只是……”

“只是什么?”

“在下还有一点不解,当姑娘你来到现场,分明见令姊的新坟,竟没有任何表

示,这其中是否另有跷蹊?”

黄筱芳自顾自的道:

“我已经着手替她报仇了,于此,谨向你致谢为家姐收尸埋骨!”

“利用‘杀人王’的传人青衣蒙面女也是手段之一?”

“我不否认!”

“青衣蒙面女为什么要向在下索取那半枚制钱?”

“因为那是‘无魂女祝小珍’的东西!”

“原因不止这样单纯吧?”

“那你就是去问她本人了!”

斐剑沉重地一点头道:

“是的,我必须要去找她,黄姑娘,你还没有说出凶手的姓名?”

黄筱芳突地厉声道:

“阁下最好不要过问!”

“可是在下极想明白这一连串凶杀的动机与目的?”

“我已经声明过,我说出口之后,会杀你灭口,所以你最好别问!”

“如果在下一定要问呢?”

“这等于迫我杀你。”

“为什么?”

“我不愿复仇的计划被人破坏!”

“这令人费解,在下也同样要追索仇人凶手,对姑娘而言,有益无损。”

“你真的想知道?”

“是的!”

黄筱芳转目向四周望了望,漆黑的夜翼掩蔽下,寂静如死,压低了嗓音道:

“我话出口之后,便要动手……”

充满恐怖杀机的音调,听来令人不寒而栗。

斐剑横了横心,道:

“说吧,在下不在乎!”

“如此你听清楚了,一连串血案的主凶就是……”

“哇!”

一声票耳的惨号起处,黄筱芳仰面翻倒。

变生猝然,斐剑不由惊魂出窍,怪吼一声,弹身而起,停身最高的一块突岩上,

目光向四个搜索,夜空寂寂,什么也没有发现。

他略显失措地回到黄筱芳躬身之处,只听黄筱芳口里断断续续的哼道:

“附骨……神针……”

“黄姑娘,黄姑娘……”

黄筱芳手足一阵抖动,头一偏,死了。

斐剑脑内嗡嗡作响,全身发麻,呆立现场,望着黄筱芳的尸体,不知所措。

师父与四师伯,死于“附骨神针”,现在黄筱芳也死于“附骨神针”,显见下

手的同属一人,师父与四师伯中了神针之后,还活了很长的时日,而黄筱芳却立即

毙命,看来,必是中在要害重穴之上。

“附骨神针”是“人皇”的独门暗器,下手的是“人皇”本人,还是他的门下?

黄筱芳在将要说出凶手姓名被杀,显然是被灭口,而凶手必已早伺在侧。

凶手为什么不向自己下手呢?

难道十年前残害师父师伯的蒙面剑客,也就是最近连续杀人的凶手?

他是谁?

心念及此,不由头皮发炸,寒气股股而冒。

蓦地——

一条人影,鬼魅般地掩近身前。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