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二十八章 上古仙兵

作者:陈青云

斐剑暗忖,看样子这女子具骇人身手,自己是否应付得了,尚属疑问,如果她

身后是昔年师门仇家神秘的蒙面剑客,情况将更不可乐观,如果不是蒙面剑客,也

必是相当辣手的人物,但自己所为何来,岂能空手而退?

对方自称“护剑人”,不但可喻已得手神剑。

目前,最重要的是先摸清对方的来历,如果,对方的身后人,并非施用‘附骨

神针’的蒙面剑客,情况可就更复杂了。

当下,试探着问道:

“姑娘自称‘护剑人’,那剑主该是谁?”

“护剑人’不答所问,声色俱厉的道:

“莫非要姑娘对我动手?”

斐剑一看情势,已没有再说话的余地了,除了手底下见真章,别希望套出对方

的半句话,当下吁了一口气道:

“动手可以,但得先谈妥条件!”

“你……跟姑娘我谈条件?”

“不错!”

“岂非多余?”

“在下认为并不多余!”’

“阁下说说看?”

“如果在下败了,任由姑娘处置……”

“不由也不行。”

“如果在下幸胜,请姑娘交出神剑!”

“掘墓人,听着,你胜了也不能取走神剑,除非你先取走我的性命,不过……

你毫无希望……”

斐剑乘机紧迫一句道:

“姑娘倚恃身后有身援?”

“没有!我的生命与功力便是身援。”

从对方口风判断,“剑冢”之内,只她一人,斐剑精神一振,但也感到无比的

困惑,一个女子,得手神剑,不远走高飞,枯守这‘剑冢’之内,接受武林人不断

的騒扰,而自称“护剑人”,又有人存剑存,人亡剑亡的豪语,实在令人不解。

“在下倒无意取姑娘性命……”

“可是我却有心要杀你!”

“如果万一姑娘杀不了之时……”

“护剑人”栗声道:

“仍是那句话,你杀不了我便休想取走神剑!”

“非如此不可?”

“只此一途!”

“好,在下要得罪了!”

话声中,弹身上步,攻击一掌,本是虚招,旨在诱使对方的身手,究竟高到什

么程度。

那女子对斐剑的掌招,视若无,睹好象早已知道这是虚招。

这一份定力,使斐剑心头泛寒,就在掌势攻出,招式未老的电光石人之间,由

虚化实,左手跟着劈了出去……

“护剑人”娇躯一挪,看来是那么轻松,平淡,斐剑的两掌,差一寸没有刺上

部位,全部落空。

就在招式落空之际,“护剑人”纤掌一扬,一亮,一道掌力,劈空而出,劲势

之强,令人咋舌。

美剑当场被震退了一个大步。

“护剑人”跟踪出击,左掌右指诡厉万分。

斐剑业已测出对方的内力修为,与自己不相伯仲,要取胜,只有凭招式了,当

下凝神出手封架还击。

两人在洞口顿时打得难解难分。

斐剑在掌指拳脚上的功夫,并不如那一式剑招“投鞭断流”来得高,碰上这种

对手,就不济事了,五个照面之后,便已相形见拙,到了十招,又抚还手之力。

“护剑人”出手俱指向要害大穴,目的是要制斐剑于死命。

一声娇喝过处,斐剑“七坎”重穴之中,中了一指,身形踉跄了四五步,几乎

闷哼出声,如换一般高手,这一指足以致命而有余,但斐剑所学功力不同,气血的

运行异于常轨,虽说没有受到伤损,但那指力如刀,也觉剧痛难当。

“护剑人”不由喝然道:

“怪不得阁下这么狂傲,真的还有两手。”

斐剑心念一转,拔出了长剑,他不能败,如果落败,一切算完,连生命在内。

“在下要用剑了!”

“随便!”

“姑娘的兵刃……”

“还用不着。”

“这并非较技喂招?”

“听阁下口气似乎对剑术十分自负不过,阁下今天别打算全身而退。”

“姑娘会后悔的……”

“让事实证明吧!”

“接剑!”

斐剑大喝一声,“投鞭断流”以八成功力击出。出自“天宝枢笈”,玄奇厉辣,

世无其匹。

“护剑人”一见来势,粉腮大变,电闪般后退八尺。

斐剑得理不让,如影附形般跟着出击,“护剑人”连连后闪,直朝洞中退去,

不知不觉之间,已人深十丈之多。

“护剑人”虽然毫无还手之力。节节败退,但能在这闪电奔雷的奇绝招式之下,

保持不受伤,这一点,就足以使斐剑胆寒了。

论剑术,他仅会这一招,所幸这一招剑式奇奥无方,虽然一再重复使用,但仍

不被对方出窥出破绽或路数,而予以化解。

一追一逐,深人将达二十丈,眼前光明大放,珠光映照下,现出一间宽敞的石

室,几榻俱全,尚有大门通往别室,看来“剑冢”竟不殊地下伟构。

进人石室,“护剑人”闪电般穿人一道暗门之内。

斐剑不由一窒,如果这石室设有机关削器,倒是个大麻烦。

护剑人闪电般从石室闪出,娇喝声中手握一把铁剑当胸刺来。

铁剑由慢转快,眼前幻出一道黑圈。

这现象,仅只是不容转念的电光石火的一瞬。

“呛啷啷!”

剑刃碰击那黑色圆圈,斐剑只觉握剑的手一震一转,定神望处,不由惊魂出了

窍,手中,只剩下半尺不到的剑把,剑身断成了十几段,象一些碎铁洒在地上。

这剑,是他师父遗物,现在,在刹那间被毁了。

惊、震、愤、怒齐涌心头。

但,随即,他想到了更重要的一点,栗声道:

“这就是剑冢所藏神兵?”

“护剑人”冷极的道:

“你说对了,阁下生不能得此神兵,但在死前能见到,也可瞑目了!”

斐剑激动了、那泰山崩于前而不变的面孔,竟然起了抽搐,对方有神物利器在

握,加上那玄奥的剑术,自己可真的一丝活的希望都没有。

他怕死吗?不!这神兵应该是师门之物,它是与“天宝枢笈”一体而不可分的,

“天枢宝发”所战武功,辅以这柄上古仙兵,其无敌于天下是可想而知的。

然而,真正载有招式的下半部宝复,下落不明,神器又落在这不知名的女子手

中,尤有甚者,自己已置身死亡边缘,报仇、雪恨、师门遗志,都将幻灭了,自己

已没有机会,永远地没有机会了。

“护剑人”铁剑一闪,剑尖指正斐剑的心窝,栗声道:

“掘墓人,到洞外去,我不愿此地被污染!”

这时,他才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剑气,从剑尖透出,触肤如割。

他明白,如果反抗,只是增加无谓的屈辱,但却又不甘心束手待毙,尤其,对

方是一个女子,死在妇人女子手下,的确是死不瞑目的事。

“放下你的剑!”

语音冷漠,坚硬,字字如钢,其中含蕴着一股武士不甘受辱的傲气。

“护剑人”粉腮微微一变,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杏眼泛出异样的光辉。

斐剑回身,走出石室,来到洞口,然后再回身,面对“护剑人”,以一种冷得

使人发颤的声音道:

“不必姑娘动手,在下会自了!”

“护剑人任了一怔,道:

“先前要你自废功力离开,你不愿意,现在必须把命留下!”

“在下知道!”

“你……似乎不把死当一回事?”

“大丈夫生而何欢死何惧!”

“阁下对自己也很残忍?”

“对敌人也不宽容!”

“阁下准备如何自了法?”

斐剑咬了咬牙,道:

“阵外寒潭当是个好去处!”

“阁下不会借机脱身吧?”

“姑娘低估了在下的人格!”

“好,掘墓人算我失言。”

“在下自决之前,有几个问题请教、姑娘可否答复?”

“那得看情形,阁下说说看!”

斐剑何尝不知道自己不能轻生,然而于其被辱而死,不如慷慨自决,死既不能

避免,又何必效懦夫行径,这就是孤傲的性格,所产生必然的结果。

虽然面对死亡,但他的意念一决之后,反而泰然了,所不能释然的,是对方的

来历,对方是仇家一路,他的想法于做法会两样……

他,沉凝地开了口:

一姑娘的师承来历?”

“这一点我不能告诉你!”

“姑娘得手神剑.多少时间?”

“十年!”

“十年?”斐剑大是骇然。

“不错”

“姑娘何不远走高飞,而耽在此地接受不断的侵扰?”

“我说过我是‘护剑人’,并非神剑主人!”

斐剑心中一动,紧迫着道:

“那谁才是神剑主人?”

“这一点也是歉然奉告!”

斐剑心念疾转,据‘无后老人’转述师父生前对他所说的事实经过,十年前,

大师伯“金帝崔斌”在“五帝”之中,功力最高,持“天枢宝笈”附藏剑图,前往

寻剑,一年后,忽发现陈尸大洪山下,蒙面剑客自承是凶手,按理,藏剑阁是落在

蒙面剑客之手,对方承认得剑于十年前,时间正好相符……

“姑娘如何寻到这不为人知的剑冢?”

“对不起,无法奉告!”

“姑娘当不否认与蒙面剑客有关?”

“什么,蒙面剑客?”

斐剑双目寒芒暴射,直照对方脸上,似要看澈她内心的隐秘,人的眼,是不会

撒谎的,眼神,会在不自学间泄露内心的秘密。

但他失望了,对方眼中,除了困惑之外,没有别的表情。

如果没有“藏剑图”,谁也不可能知道这墨石林中是“剑家”,谁也不可能找

到这绝地中来,但“藏剑阁”如何落人对方之手呢?

大师伯在被蒙面剑客杀害之前,是不是失去了“藏剑图?”

疑问尽管是疑问,对方不肯吐实也是枉然。

心念之中,道:

“不错,在下说的是十年前出现的一个绝顶剑手!”

“护剑人”臻首一摇,道:

“不知道!”

“姑娘得这剑想必不是偶然?”

“我说过不回答问题!”

斐剑喘了一口大气,灵机一动,道:

“剑家石室之内,似乎还有一座坟墓?”

“不错!”

“死者是谁?”

“先母!”

“什么,是令堂?”

“阁下已问得不少,似乎可以停止了?”

斐剑咬了咬牙,凄然一笑道:

“就算到此为止吧!”

“请!”

这“请”字的含意是什么,斐剑自然清楚,他没有说话,缓缓转身,穿越奇阵,

向潭边走去,“护剑人”手握“神剑”,紧随他身后。

顾盼间,到了潭边。

这寒潭奇寒无比,鹅毛不浮。

斐剑面对青悠悠的潭水,脑海中是一片空白,他什么也不想,不愿想,也没有

想的必要,他看到死亡在向他招呼……

只须一跃,一切恩怨情仇,从此勾消,所谓死不瞑目,只是绝望时的一种不甘

心的想法,一种对命运无助的反抗,到真正面对死亡,这一点意识也不存在了。

他猛一咬牙,涌身便朝潭里跃去……

身形甫一弹起,一道劲气,从侧方卷至,把他硬生生卷在回原地,而发掌的赫

然是那“护剑人。”

斐剑愤然道:

“姑娘这是什么意思?”

“护剑人”以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斐剑,道:

“阁下的傲气令人佩服!”声音虽冷,但已没有原先的煞气。

斐剑寒声道:

“姑娘就为了说这一句话!”

“不!”我改变了主意!”

“改变了主意?”

“嗯!”

“准备自己动手?”

“不!如果……我说让阁下离开……”

这话,大出斐剑意料之外,反而使他愣愕得说不出话来。

“护剑人’幽幽地又道:

“掘墓人,你走吧!”

“让在下……离开?”

“不错!”

“没有任何条件?”

“条件……”她轻轻地笑了笑,似乎在考虑什么。

斐剑自入阵以来,第一次,看见对方展露笑容,那笑容端庄,拘谨,略带羞涩,

但别有二种动人的魅力,可惜,在这种情况之下。斐剑丝毫的感应都没有。

“什么条件?”

斐剑追问了一句,心中升起了一种对于“生”的恋慕,这感受,只有从死亡边

缘回头的人,才能体味得到.生机一现。所有的意念又告复苏,他忽然发觉自己多

么需要活下去,不是为自己,不是对生命的依恋,是为了家恨,师仇,还有,便是

对绝色红颜东方霏雯的那一段情素。

只要想起她,他便觉得面热心跳,血行加速,从前,他心房里只有仇,只有恨,

穿不知任何东西,自从邂逅了她,那充满仇恨心房,才被打开,她占了一个位置,

而且是一个重要的位置。

“护剑人”沉默了片刻之后,终于开了口。

“如果你愿意履行,条件并不苛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