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二章 功高莫测

作者:陈青云

“三元帮主”轰雷似的爆出一声厉喝道:

“掘墓人,本座就将你碎死万段!”

斐剑嘴角牵动了数下,面上神色未变,冷漠至极的道:

帮主,在下郑重声明,这事系受了旁人愚弄!

“三元帮主”咬牙切齿地哼了一声道:

“掘墓地,凭你一句话就可以推得一干二净?”

“在下没有推却的必要。”“人是谁杀的?”

“在下不知情!”

“这话骗不了三岁孩童!”

“依帮主之见呢?”

“杀人偿命!”

声落,右手闪电般抓了出去,左手立掌如刃,恶狠狠地戳向“七坎”八穴,出

手之快捷凌厉,世无甚匹,似乎存心要一招要斐剑性命。

斐剑轻轻一挪步,“三元帮主”快愈电闪的诡辣招式,竟然落了空,座中,连

江湖见识极丰的“四海浪荡客”在内,没有人能看出斐剑使是什么身法,无不大惊

失色,有的已惊“哦!”出声。

“三元帮主”已得“三元老人”真传,仅是功力火候尚不及乃父,蓄意的一击,

竟然连对方边都没有摸到,不由既急且怒,暴喝一声,再度出手。

斐剑依然从容的避过,并不还手。

“三元帮主”杀如狂,二次出手无功,略不稍停飞出了三掌四指,这三掌四指

是“三元老人”的成名绝技,叫“三元四喜”,江湖中得接得下的,寥无几人。

斐剑鬼魅般的一闪一幌,又避了开去,口里道:

“在下受人愚弄,做出这等煞风景的事,礼让三招,以示歉意。”

“三元帮主”暴吼道:

“掘墓人,任你舌烂连花,本座如不把你挫骨扬灰,誓不为人!”

斐剑的眉头皱了一皱,面上依然冷漠得象凝固的冰块,没有半丝表情,象这种

冷漠的人,的确是罕最罕见。

空地,一声凄厉的断喝,倏告呼起:

“掘墓人,魔鬼,拿命来!”

一个泪痕斑剥,满面杀的紫衣少女,丈剑来到厅中,似乎神情近于疯狂,但仍

掩不了那国色天姿。

“三元帮主”颤声唤了一声:

“香君,你不要管,一切由父的了断。”

紫衣少女充耳不闻,狠狠地盯着斐剑,娇躯激颤,目赤似火,手中剑一领,狠

辣绝伦地向斐剑当头劈去,斐剑一幌避开。

两剑!

三剑!

第四剑,斐剑一伸手,食中二指钳住了对剑尖,紫衣少女一挣不脱,顿时珠泪

双抢,左手纤掌闪电般拂出,罩向上盘六大穴,这是武林中少见的“兰手拂穴手”

。斐剑视若无睹,任其拂上。六人死穴各中了一指,斐剑仅是微微一幌!毫无损伤

“呀!”又是一惊阵骇绝的呼声。

“三元帮主”脚步一挪,猛劈一掌,势如万钧雷霆。斐剑钳住剑尖的两指不松,

左掌迎着来掌一挥。

“砰!”的一声巨响,“三元帮主”连退了三步,目瞪口呆。

斐剑冷冰冰开口道:

“姑娘想来就是‘玉女陈香君’?”

“不错!”

“在下姑娘谨致歉意,姑娘可肯听在下一言?”

“我要杀你!”

斐剑咬了咬牙,道:

“看来多说无益,只有待事实证明了,在下告辞!”说着,松开两指,转身便

向外走去。

“唰!”七八名“三元帮主”高手各出长剑,拦住去路。

“纳命来!”

“玉女陈香君”一剑从背后碎然袭到。斐剑连头都不曾回,象背后长的眼睛似

的,反掌一挥,“砰!呛!”,“玉女陈香君”长剑几乎脱手,娇躯一连几个跟跄

“你们退下!”

直到此刻,“三元老人”才开了口,以他在庄中的地位,这一喝不殊圣旨,七

八名弟子,垂剑退开,连,“三元老人”的父女,虽恨怒如狂,但也停手肃立。

“小友,转过身来!”

斐剑应声回过身来。

“三元老人”颤巍巍地从椅上站起,老有脸绷得紧紧的,目中隐泛煞光,但声

音却异外的平静,这表示出此老养气的功夫,已到炉火纯青之境。

“小友,你的师承来历?”。

“这一恕晚辈方命,无法奉告!”

“嗯!”小友杀人送头的目的何在?

“晚辈已再三声明,是被人愚弄!”

“仅凭一句话,似乎不足以微信?”

“实情如此,晚辈别无他法,不过,这件事晚辈誓必要追到清楚的。”

“小友至少得报出来历师承,与真正凶手的来路?”

“这一点恕晚辈难以办到。”

“老夫不问江湖事已数十年,小友不会迫老夫重开杀戒吧?”这句话听来平和,

但却充满了威协的意味。”

斐剑焉有听不出来的道理,当下仍然神情不变的道:

“老前辈如信得过晚辈,假以时日,晚辈会有交待,否则只有悉听尊便了!”

“小友别以为武功可恃?”

“晚辈没有这个意思!”

“老夫不满意这答复?”

斐剑两手一摊,道:

“三元老人”冷哼了一声,身形向前一挪,一只布满是虬筋的右手,已告抓出,

这一抓之势,看上去不疾不徐,但其中所含的奇奥变化,却是十分惊人。

此老亲自出后,所有人的为之精神一振,都想见识一下此老绝学,同时也存心

看看这自称“掘墓人”的神秘少年,如何应付。

斐剑身形一转,诡谲绝伦的避过了这一抓,众人为之心弦一震,这是什么身法,

竟然玄奥到这种近乎神奇的地步?

“老前辈年高备劭,晚辈礼让一招!”

“哼!”

爪影如幻,随形而至,一幕惊人的场面,叠了出来,但见人影翻飞交错,在方

丈之地盘旋幌动,看得所有的宾客眼花缭乱,根本看不出双方的招式。

缓缓进射的劲气,迫得院内请人倒退不迭,只有“四海浪荡客”能稳坐不动。

人影霍然而分,谁也不知道胜负谁属,只是双方的衣衫上孔洞累累,看来相当

惊人,这一场搏斗的凶险,可想而知。

“剑来!”

“三元老人”沉喝一声,“玉女陈香君”立即把手中剑献上。

“拔剑!”

斐剑面色微微一变,冷极的道:

“晚辈无意在这里上演血剧!”

“三元老人”再次喝道:

“老夫要你拔剑!”

“玉女陈香君”凄厉的插口道:

“祖父,这种魔鬼百死不足以偿其辜,何必与他费chún舌!”

斐剑目光向陈香君一扫,这一眼,冷酷,无情,杀机毕露,再加慑人的眼神,

“使玉女陈香君”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颤,但,她眸中的仇焰,却有增无减,是

的,大喜之日,夫婿被人割下头颅,当作贺礼来献,毕生幸福,算是幻灭了,此恨,

此仇,岂共戴天。

“拔剑!老夫出手,你便没有机会了!”

此老一生使肝义胆,虽面对仇人,但不失风度,的确令人可佩可钦。

斐剑缓缓伸手,搭向腰间剑把……

场面充满了栗人的杀机,迫得人鼻皆窒。

就在这血腥场面即将展开的当口,“四海浪荡客”突地开了口:

“老哥,听小弟一言,让他走吧!”

“三元老人”目光一瞟:“四海浪荡客”略显错愕的道:

“什么,小老弟,让他走?”

这句话,不但“三元帮主”不解,在场的,无不感到惊奇,“四海浪荡客”功

高莫测一直在拎眼观斗,现在竟然要主人放走凶手,的确是非夷所思的怪事。

“四海浪荡客”用无比言肃的口吻道:

“老哥,是的,让他离开。”

“为什么?”这句话“三元老人”与“三元帮主”父女等三人不约而同时出口

“四海浪荡客”一领首道:

“是的,如我观察不错,他说的全是实情,我祝少青愿意顶这破缸,提下这件

公案,老哥就暂时隐忍,如何?”

“三元老人”面现难色,攒眉不语,“三元帮主”与“玉女陈香君”却是满腔

悲愤,一付怒极而又不敢言的样子。

斐剑朝“四海浪荡客”投了感激的一瞥,但,这一瞥所含的成份,却不易被人

看出,因为在众人眼中,他简直冷酷得象一个石头人,“四海浪荡客”虽玩世不恭,

但明察秋毫,什么也瞒不过他的眼,这一瞥使他更具信心,他满意了,接着又道:

“老哥,你信不过我?”

这话从“四海浪荡客”口中说出,极具份量,“三元老人”一顿足道:

“好。”我陈芮无话可说!说着,以凌厉的目芒逼视着斐剑道:

“小友,你可以走了,记住,这事没有完,必须有所交待!”

斐剑冷声道:

“晚辈不会忘记!”

“三元帮主”忍不住大声道:

“父亲……您……”

“不许多话。”

“三元帮主”恨毒地瞪了斐剑一眼,把头转向别处,“玉女陈香君”嘤咛一声,

以袖掩面,向后堂奔去,所有的宾客亲友与帮中在场弟子,一个个面露不愤之色,

但语出“三元老人”之口,而且是一代怪杰“四海浪荡客”提出的,论功力,除了

二老在未知之数外,无一是“掘墓人”的对手,是以大家噤若寒蝉,敢怒而不敢言

斐剑目注:“四海浪荡客”一付慾言又止之态。

蓦在此刻——

一个黑衣汉子,手捧一个红色封套,直入厅门,向“三元帮主”单膝一曲,道

“启禀帮主,有管人投帖拜庄!”双手把封高举过顶。

“三元帮主”皱了皱眉,接过拜贴,又目暴睁,随哈哈一笑道:

“那话儿来了,想不取我祝少青也有这份荣誉!”

“三元老人”失口道:

“金月盟主遣使者拜庄?………”

“金月盟主”四信字,使全厅为之震惊。从“四海浪荡客”方才的话中,“金

月使者”分赴各大门派帮会,协迫奉“金月盟主”为武林共主,业已掀起了血雨腥

风,方自孤疑以“三元帮”唯独例外,想不到对方不速而至。

“三元帮主”忐忑不安的道:

“嗲,如何处理?”

“对方依规矩拜庄,当然延见。”

“如此,请来人进庄!”

“遵令,”传帖的黑衣汉子,恭诺一声,转身出厅。

起了一阵窃私语,猜测“金月使者的此来的目的?”

在帮主执事的前导下,一个年约三十出头四十不到,面目阴沉的黑衫中年,昂

然而至,背上负了一个棉袱,众宾客纷纷让路,甫至厅门,那黑衫中年已朗声道:

“金月使者,奉敝盟主之命,投帖拜见‘三元帮’与‘四海浪汤客’两位长者

。”

“三元帮主”迎至门边,侧身供手肃客:

“请进!”

“金月使者”环视众人一周之后,迈进入厅,向“三元老人”与“四海浪汤客”

抱了抱拳,又道:

“随带薄利一份,请二们晒纳!”

话声中,解下背上袱锦,趋近桌旁,条了开来。

“呀!”有人发了轻轻声惊呼,只见珠芒耀眼,宝光夺目,数十粒龙眼大的眼

珠,加上两株尽长的晶宝透高珊瑚树,还有一对锦盒,里面各放了一支成形肉芝。

这些东西,每一样都是寻常人一生难得一见的无价宝物。

“金月使者”把礼物平分为两份,然后退开数步。

大多数的人,都看直了眼。

“三元老人”连目光都不曾转,淡淡的道:

“贵使者光降敝庄,有何见教?”

“金月使者”沉声道:

“敝盟主素闻两位武林长者德望,只怕无缘拜候,特遣本使者备薄礼晋见,一

来致仰慕之忱,二来有件不情之请上达!”

所有的人,均摒息倾听,场面在无形之中显得出奇的紧张。

“金月盟”崛起武林,不过数月,有武林人心目中,仍是一个极大的迷。

“三元老人”面色一肃,道:

“贵盟主如何称呼,贴上未见注名?”

这一点怒本使者不便奉答。

“嗯……贵盟主有何见教?”

“见教不敢,敝主有鉴于武风日下,武道式微,门户纷歧,各存私见,搏杀永

无守日,在意整顿武风,消除门户倾轧,使天下归于一统,宏扬武道……”

“四海浪汤客”醉眼眯眯,以赞叹的口吻道:

“有见地!有胸襟!”

“三元老人”骇异地望了“四海浪荡客”一眼,又转向“金月使者”道:

“天下武道本一家,但各门派又各有其渊源流脉,门户虽不同,但主旨则一,

生子也有贤,愚,不肖,正邪之分,是必然的现象,所谓归于一统,老夫不敢苟同

。”

“金月使者”面色微微一变道:

“本使者但知奉命传语;高论不敢与闻!”

然则贵盟主之意呢?

“恭请两位武跟林长者加盟,共襄义举!”

“老夫风烛残年,早已息影江湖,请上覆贵主盟主,敬谢不敏!”

“请‘长’者三思。”

“不用,老夫言止于此,厚贶不敢领,请原壁收回!”

“金月浪荡客”沉吟了半响,才慢吞吞的道:

“我祝少青浪荡四海,一事无成,寻个归宿也好!”

“那么长者是答应加盟!?”

“嗯!可以考虑!”

“三元老人”一偏头道:

“小老弟,这似乎不是你平素立身之道?”

“老哥,人各有志啊!”

“你……”

“难道不以为然?”

“你我数十载相交,自知识你甚深,看来我陈芮也许错了!”

“老哥,你没有错”只是知人必须深求其心!”

“那你是决意如此了?”

“四海浪荡客”举起大葫芦,咕嘟嘟饮了一大口酒,一抹白须,道:

“我等武人,一生苦学,所为何事?此其时也……”

“三元老人”老脸一阵抽搐,须发飘发,看来已是怒极声音打颤的道:

“视少青,你不是常说:但乐生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千载名么?何以改变初衷,

不计利害,追求虚名。”

“此一时也,此一时也,老哥,记住人各有志这句话。”

“你知道你是在做些什么?”

“共襄武林义举呀!”

“义举?哈哈哈哈,祝少青,你不是认真的吧?”

“姓祝的一言九鼎,十分认真!”

“你要助‘金月盟’君临天下?”

“君临两字不妥……”

“祝少青,我陈芮今天算是认识你了,现在你请便!”什么,老哥要下逐客之

令?”

“三元老人”气得老人泛白,顺手以剑在地上一划,道:

“请!”

“噢!划地绝交,老哥不嫌太过份了些?”

“这已算是相当客气了,请,奇珍异宝,价值不菲,你带走吧!”

“四海浪荡客”窒了一窒,真的站起身来,把桌上二分之一的礼物,装入斜挂

腰际的大布袋中,打了一个哈哈,向“金月使者”道:

“我先走一步了!”

“长者请!”

“四海浪荡客”一摇一摆的扬长而去,身后,响起了一片感叹与置骂之声,一

代怪杰,险些气煞,“三元帮主”面色已成了铁青,唯一不动声色的,只有斐剑一

人,冷漠如故,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金月使者”冷冷地开口道:

“老前辈,下情业已上达,本使者就此告辞!”

“慢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