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三十章 恐怖屠杀

作者:陈青云

  斐剑怒发如狂,在求生意念的支使下,出招更是凌厉无匹。  “哇!”又是一名使者丧生剑下。  立即,又有三名使着填补上来,成了九对一之势。  高寒山与“地煞金鳖”,左右主攻,其余七名使者助攻,此进彼退,乘机蹈隙,封死了每一个空隙,也不放过任何一个攻击的机会。  一声暴喝过处,斐剑右肩又告中剑,在猛用真力的情况下,创口血如泉喷,失血过多,加以剧战力疲,逐渐,力不从心,招式施出,已失了原有的凌厉。  我不能倒下!他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大叫。  要想从必死的境地中,求出一条生路,必须先设法减轻压力,而敌对面的支柱,只高寒山一人,如能消灭对方的主力,余者便比较容易对付了。  意念,象电光似的在脑海中一闪。  于是,他奋起余勇,拼聚了全部所存的真无内力,先朝“地煞”这一面虚幌一剑,然后猛罩向高寒山。  这一击,大有破斧沉舟之慨,生死全系于这一击。  “锵!锵!”震耳的金铁交鸣,夹以一声闷哼,高寒山踉跄,退了四互步之多,胸前一片血迹殷然。  所有出手的人,全被这栗人的一击惊得窒住了。  斐剑一击得手,略不迟延,贾其余力,剑势指向“地煞金鳌”。  几乎是同一时间,五名“金月使者”的长剑,夹雷霆之势,如骤雨般袭到,如果他剑势不变,“地煞”因无幸免,而他自己非毁在五柄剑下不可。  情势所迫,只好中途变招,挡开五柄长剑。  一粟喝声中、高寒山弹身进入圈子,显然,他伤势不重。斐剑一颗心顿往下沉。  在敌我形势悬殊之下,交手全凭一股锐气,气一馁,命运便已注定,斐剑气势一衰,立即给予对方可乘之机,骇人的剑气,把他裹得风雨不透。  一招!两招!三招……  对方剑势压力如山。  斐剑俊面煞白,气喘如牛,手中剑重若千钧,已无法封挡从不同角度攻来的招式。  “哇!”  惨哼声中,斐剑连中四剑,眼前一黑,几乎栽了下去,血水染红了白色劲装,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寸保持衣服的本色。  “闪开!”  高寒山大喝一声,“地煞”与五名使者应声收剑后退。  斐剑身表连幌,但他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去,不过,死亡的阴影,已紧紧地罩住了他,他想,这一劫看来是逃不过了。  高寒山扭头向“地煞”道:  “金护法,交给你!”  “地煞金鳌”欺身上步,直逼斐剑身前伸手可及之处,栗声道:  “掘墓人,老夫要把你寸磔寸剐,以慰亡兄之灵!”  斐剑急怒攻心,一股道血夺口喷出,喷得“地煞”满头满脸红焰焰一片湿。  斐剑眼睁睁望着抓来爪影,但却寸步难移,手中剑根本举不起来。  “住手!”  一声娇脆,但却充满了杀机的喝声,倏告传来。  “地煞”如中蛇蝎咬螫般的暴退丈外。  一个国色天姿的绝世佳人,现身场中,身后,紧随着八名绛衣少女。  来的,赫然是神秘美人东方霏雯。只见她凤目带煞,粉靥罩了一层严霜,眸光闪动之下,所有在场的“金月盟”高手,一个个面如死灰,只有高寒山独目之中充满了怨毒,但身形却不自禁地抖颤起来。  斐剑精神一振,叫了声:“大姐!”随着而来的,是力竭后的虚脱,幌了两幌。终于栽了下去。  立即有两名绛衣少女,抢步上前。把斐剑连抱带挟地移到旁边,并为他止血。  东方霏雯无限怜地看了斐剑一眼,然后转向高寒山道:  “高总监,你有什么说话?”  高寒山自躯一震,向后退了一个大步,咬牙切齿的道:  “高某人自惭力薄,恨不能手刃你这贱人……”  “住口!”  东方霏雯厉喝一声,不见作势,已到了高寒山身前,素手一挥……  “哇!”  凄厉的惨嗥声中,高寒山口血飞迸,仰面栽了下去,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东方霏雯冷笑一声,转向“地煞金鳌”,寒声道:  “金护法,你还等什么?”  “地煞金鳌”厉笑一声道:  “老夫在阴间等着看你的下场!”  说完,倒转剑尖,插人自己的心窝,尸身徐徐倒了下去。  斐剑躺在一旁,神思还没有丧失,见状之下,不由寒气大冒,想不到心上人的威势一至于斯,隐然生杀予夺。  然后,东方霏雯把目光移向那些恐惧不已的“金月使者。”  不久之前,“金月使者”奉命到各派照会结盟,以一个使者之力,所至门派,无人与敌,而现在,在东方霏雯之前,一个个显得那么渺小,脆弱,微不足道,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  东方霏雯的功力,和她的美色一样,已到了无匹之境。  十多个“金月使者”,一个象待宰的羔羊,那情景令人看了不忍,他们,每一个,在江湖中都是一流的剑手,然而此刻,他们面对死亡的威胁,没有丝毫反抗的力量,但,却没有半个露出乞怜之色,也许自知不免,也许是武士本色。  绿衣少女之中,有一个高声道:  “各位自便罢,不要浪费时间了?”  使者之一,怪叫一声:  “盟主,弟子无能为力了!”  横不是抹,倒卧血泊之中。  接着,两个,三个……  转眼之间,全部自决当场,场面惊心怵目,令人不忍卒睹。  这恐怕是世间最惨酷的屠杀了,在无形的压力之下,一个个自己结束生命,连反抗都没有。  斐剑几乎不敢相信这会是事实,东方霏雯究竟是什么来头?竟能死人于一言半语之间!而且,死者都不是泛泛之辈。  东方霏雯一摆手道:  “掩埋!”  八名绛衣少女立即动手,清理现场。  东方霏雯移身到斐剑身边,蹲下身去,秀眉紧皱在一起,爱怜地察视伤口,道:  “弟弟,你感得觉怎么样?”  软语温馨,香泽微闻,斐剑心神荡然,苦笑了一声道:  “没有什么!”  “痛吗?”  “还挨得了!”’  “能行动吗?”  斐剑两手撑地,身形向上一起,一阵攻心剧痛,使他不自禁地呻吟出声,眼前金花乱迸,又倒了回去,一条柔若无骨的玉臂,横里托住他的上半身。  他定了定冲,惨然一笑道:  “大姐,我竟如此不济!”  “弟弟,象你这般身手,已是十分难能的了!”  “大姐……”  他还想说什么,却又似乎无话可说,四目交投,心有灵犀一点通,一切的情意,心思,都在目光中表露无余。  “弟弟,到外面去,先替你疗伤!”  身形一轻,整个身躯已被东方霏雯托了起来。  斐剑急道:  “大姐,我一身血污,你的衣服……”  “弟弟!”  东方霏雯索兴把他抱在怀中,他本长得比东方霏雯高大一陪,这一抱,大小悬殊,看来十分碍眼。  倚香偎玉,斐剑痛楚全消,心里一阵陶陶然。  谷外,一辆华丽的巨型马车,绣帘翠盖,两名绛衣少女,停立车前,四匹白马,浑身无一根杂毛,不停地吹气蹬蹄,神骏已极。  车辕上,坐着一个黑衣少女,鬓发如霜。  到了车前,绛衣少女之一,忙着掀起车帘。  黑衣老妇回头道:  “就是他么?”  斐剑目光一转,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只见跨辕老妇,奇丑无比,吊角眼,朝天鼻,厚嘴chún配上一付残缺的焦黄牙齿,黝黑粗糙的脸上,皱纹折叠,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与东方霏雯一对照,简直使人透不过气来。  东方霏雯语气恭谨的道:  “玫姑,他伤很重!”  “放进车里让我看看!”  “也许我们得赶回去!”  说话声中,低头进人车厢,一股馥郁的兰麝之香,使人有说不出的舒畅。  车内,锦帏绣榻,布置得象一座具体而微小的寝宫。  斐剑被安置在榻上,那被东方霏雯称做玫姑的老妇,紧跟着进入车中,翻检了斐剑周身伤痕之后,道:  “若不以本门灵葯医治,势将留下满身丑恶疤痕,小姐,他真元耗竭,失血过多,若非修为有素,恐已不治了,我们得立即赶回去,让他安静地睡一觉,不然他受不了车马颠簸之苦!”  她称她玫姑,她称她小姐,两人之间算是什么关系呢?  黑衣老妪,退出车外。  斐剑忍不住道:  “她是谁?”  “先母的贴身侍婢郝玫香,我是她带大的,功力有一半是攻姑所传!”  “难道玫姑的功力还在大姐之上?”  “高出一两筹!”  斐剑不由咋舌道:  “那岂非不可思议了?”  “未见得,武林中一山比一山高!”  “至少是难逢敌手的了?”  “可能!”  “我们到哪里去?”  “到我住的地方!”  “什么地方?”  “告诉你你也不会知道,那地方很偏僻……”  “这也是大姐秘密的一部分?”  “就算是吧!”  “远吗?”  “半日可到!”  “百里?”  “差不多,弟弟。我要点你睡穴……”  “这样谈谈不是很好吗?”  “为了争取时间,必须全速疾赶,你受不了!”  说着,在斐剑额上轻轻一吻,这一吻,象慈母吻她的爱子斐剑象触电似的一颤,“黑甜穴”上一麻,顿时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神声复生,睁眼处,但觉珠光耀目.香气盈盈,赫然,自己已置身在一张极其考穷的绣榻之上,隔着罗帐.可以看出这是一间极尽屠华的寝处。  静幽幽地,别有一种说不出的安祥之感,从小到大,不用说住过,连看都不曾看过这样豪华的居室。  这里,当是东方霏雯所说的住处,而且,这是她的香闺无凝。  美人特恩,他不知该如何报答?  他试行转侧身躯,毫无痛楚,只是有一种不自然的束缚之感,用手触摸之下,才发觉身上缠满了裹伤的白绫,仅下身着了内裤,也是新换的。  就在此刻,一条娇俏人影,向床前缓缓移来,不带半丝声息。  斐剑一颗心不由自主地跳荡起来,轻唤了一声:  “大姐!”  “没有回应,定眼细望,大是赧然,来的是一个绛衣少女,这是东方霏雯手下不变的服色,尴尬地转口道:  “是那位姑娘?”  绛衣少女依然没有答腔,人已到了床前,隔着罗帐,看不十分真切,但朦胧中这女子似乎极美。  一只晶莹如玉的手,揭开了帐门,现出一张极美,但也极冷的粉靥,这面庞,并不陌生,可也不是谷中所见八女之一,一时之间,竟想不起曾在那里见过。  “掘墓人,记得我吗?”  声音冷酷无情,秀眸之内,闪烁着仇恨的火焰。  斐剑大吃一惊,他突然想起对方是谁了,脱口道:  “姑娘是‘玉女陈香君’?”  “你想不到吧?”  是的,斐剑做梦也想不到,“三元老人”的孙女,竟然做了“王牌主人”的侍婢,“三元帮”被血洗之日,在现场没有看到陈香君的尸体,她果然逃过了那动难。  “陈姑娘……”  “掘墓人,听着我要杀你!”  “什么?你……”  “玉女陈香君皓腕一扬,一柄精光雪亮的匕首,对准斐剑的心窝……  斐剑不由惊魂出了窍,他此刻功力尚未复原,身上被白绫层层缠绕,行动受了限制,同时,现在是仰卧之势,给对方更便利的下手机会。  “陈姑娘,可肯听在下一言?”  “你还有话说?”  “姑娘是为了那人头贺礼之事?”  “你明白就行了。”  “在下是受人愚弄,同时,这件事,已由当事人交代清楚!”  “当事人,谁?”  “无魂女!”  “她人呢?”  “死了!”  “掘墓人,狡辩无益,血债血偿,你死定了……”  斐剑栗声道:  “姑娘听在下说完……”  陈香君厉声道:  “你希望有人来救你?别妄想了。”  匕首对准心窝,飞快地戳下……  一种本能上的反应,斐剑大叫一声,拚剑劈出一掌,虽然,他重伤未愈,但以他的修为,在情急之下出手抗拒,其势仍未可小觑。  掌力卷处,陈香君被震得连退了三步,显然,她失算了,她没有料及剑仍有力反抗,否则,她不会如此轻率下手。  正在她神情一呆之下,二名绛衣少女已用剑抵住了陈香君的二大死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