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三十五章 紫衣再现

作者:陈青云

   这时两名绛衣少女现身走来,放眼四尸横在血泊中,一名线衣少女颤声道:  “少侠,您毁了他们?”  “不是我!”  “少侠受了伤?”  “是的!”  “是谁毁了这四个黑衣人?”  “紫衣人!”  两少女粉腮惨变,齐声惊呼道;  “少侠说是紫衣人?”  “不错,就是被你们主母迫落断岩的那个紫衣人!”  “他……他……没有死?”  “我怎会如此轻易的便死!”  冷语声中,紫衣人从石后缓缓现身出来,两绛衣少女如逢鬼魂般娇躯狂震,面上呈现惊怖至极之色,一步一步,向后退缩  紫衣人仰天一阵狂笑之后.一弹身欺到二女身前,厉道:  “那贱人可在“谪仙秘宫”之中?”  斐剑心中一动,谷中巨宅,难道就是紫衣人口中的“谪仙秘宫”?  绛衣少女哆嗦着道:  “主母已外出多日未归!”  “那只老狐狸呢?”  “在……在峰下!”。  紫衣人又是一阵狂笑,笑声中满含杀机,笑声敛处,剑芒一闪,快如电光石火,只听“哇!”一名绛衣少女栽了下去,手握剑把,剑身离鞘一尺,她竟连拔剑都来不及。  另一名绛衣少女,亡魂出窍,弹身便朝外射去。  “那里走!”  紫衣人电闪弹身,从后补击,又是一声掺嗥栗耳而起,那绛衣少女弹出不到十丈,剑穿后心,仆地而亡。  斐剑看得目毗慾裂,但却无可奈何。  风声飒然中,二倏人影电泻而至。  “你……”  来的,赫然是“谪仙秘宫”中的奇丑老妪郝玫香,说了一个“你”字之后,下面的话象是突然冻结了,半个字也吐不出来,丑脸上的鸡皮,起了一阵抽搐。  紫衣人阴恻恻的道:  “老狐狸,你想不到吧?”  郝玫香久久之后,才出进一句话道:  “你没有死?”  “你的死期到了,郝玫香,你为老不德,于那贱人污秽一气,任由她败德乱行,你是第一个该死的人!”  郝玫香冷哼了一声道:  “你侥幸逃得性命,就该隐迹游踪,还敢张牙舞爪……”  “住口!老狐狸,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一你一身污秽,虽死亦难洗清。”  “紫衣人,老身会眼看你横尸的!”  “你看不到了。”  了字声中,一剑劈了出去,郝玫香早经蓄势而待,紫衣人方自出手,她也几乎不差先后的出了手。  双方都是武林罕见的高手,这一展开搏斗,情况激烈万分。  紫衣人功力较高,但郝玫香在求生慾念的支使下,忘命出手,双方暂时扯平。  十招之后,郝玫香已告不支,而紫衣人的招式愈来愈辛辣,令人动魄惊心。  郝玫香口里厉叫一声,一口气攻出了十八剑,迫得紫衣人连退了三步,就在紫衣人退步之间,她身形电弹,疾泻而去,快如鬼魅飚风。  她快,紫衣人更快,如长虹经天,一划十丈,一起一落,又截在她的头里。  恶斗,持续下去……  斐剑心念电转,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莫非要等紫衣人杀了郝玫香再来杀自己?于是,他转身向后峰踉跄奔去。  金铁交鸣之声,不断从身后传来,但随着他奔行的距离,愈来愈小,最后,终止不可闻,他判断紫衣人与郝玫香交手不会太久。郝玫香至多能支持五十招,如果一味前进,紫衣人立即会跟跺而至。  心念之间,折身向右,攒入密林之中。  体力已不容许他继续前行,目光搜掠之下,发现近身处一个土穴,差可容一人存身,于是,他一头攒了进去。随牵扯了些树枝掩住洞口,这一来,倒是隐秘十分了,既使有人身从旁经过,也难发现。  他定了定神,开始运动疗伤。  他试行默运熟记胸中的“天枢宝笈”总解之内的疗伤篇口诀,一而再,再而三,直到数十遍之后。才算摸出头绪来。  两个时辰之后,正式开始运用新悟心法疗伤。  一旦了悟,便轻而易举,“天枢宝笈”玄奥绝伦,仅只半个时辰,便已伤痛尽失,气机畅通,功力不知不觉之间,又增进了一成。  从掩蔽洞口的叶隙外望,隐约可见星斗闪烁,时已入夜,他想,何不乘此时机,参悟掌指步法。  于是,他再次摒除杂念,澄清心神,苦苦参研。  他完全沉浸在奇招绝式之中,不知时间的飞逝,连饥渴也忘了。  掌、指、步法、次第完成,他一横心,继续赞研总解,最后,也就是最困难的关头,他凭绝顶的智慧,与超人的毅力,洞澈了机微。  至此,算是大功告成,每一招每一式,都较未参透总解之前,增加了数倍威力。  长身出洞,只见旭日高照,一片清新,内力充盈,有一种从未感受过的飘然之感,他不知道自己的功力,究竟高了几许,但不言可喻,必已先后判若两人。  难道自己在一夜之间,参悟了全部绝学?  这似乎是不可能的事……  他走出密林,眼前一道山泉,淙淙而流,他看了一眼身上的身污,暗忖,应该洗涤一番,身上所着衣衫,是东方霏雯所赠,不能丢弃。  临泉一照,不由骇然大震,腮边颔,黑茸茸一片短髭。  他呆立了片刻,匆匆洗去血污,弹身奔上峰顶。  到了原来交手之处,空荡荡的一无所见,除了紫黑的血迹之外,尸首半具无存。  时已数日夜之久,紫衣人当然早已远去,只不知当日与郝玫香之战结果如何?  他有些怅然的感觉。  突地——  他目光触及不远处的数坯新土,不由心中一动,弹身过去一看,内中赫然有一座是郝玫香的玫墓,登时心弦绷紧。  郝玫香果然已死在紫衣人之手,收尸的当然是“滴仙秘宫”中人无疑。  东方霏雯不知已回官否?  想到心上人,立即有一种渴慾见面的感觉。  他同时想到被碧国老者逼着带路的师姐方静娴,双方约定,在赴石碣峰的途中碰头,自己这一耽误,极可能会错过,紫衣人既已现身,石碣峰之行便没有意义了,目前还是速与师组会合,共谋复仇之计最为紧要。  心念之中,弹身驰下山峰。  眼前现出那通往“谪仙秘宫”的谷道。  他犹豫了,该不该先去见心上人一面?  理智,总是较弱一环,在情感与理智冲突之下,得胜的常是情理,于是,他折转身朝谷里奔去。  他有如一种经历风雨之后的小鸟,奔向窝巢般的感觉。  情感是相当微妙的东西、上至少智,下至下愚,有几人能脱出它的捆缚?  他的心湖里,不禁地漾起了涟漪,半月不见,五人无恙否?  奔进谷道,举目一看,登时窒住了,血液也似乎聚然之间冷凝了,同时手脚阵阵发麻,脑内嗡嗡作响。  那座华丽雄伟的秘宫,变成了一片瓦砾之场,象劫后的废墟,人目一片凄凉。  是谁毁了这座秘宫?  人呢?难道悉已遭劫?  他机伶伶的打了一个冷颤。  东方霏雯赛过天仙的美靥,又呈心头。  如果她不幸……  他不敢往下想,这打击他承受不了,他自我宽慰的想,东方霏雯功力深不可测,谁能伤得了她,心里想,口里叫出了声:  “不会,决不会,她一定平安无恙!”  突地——  一个声音接口道:  “不错,她没有死!”  斐剑闻声一惊,转身看处,一个小叫化笑嘻嘻地向身前行来,他,正是以不同面目出现的“阴魂不散尹一凡”,尹一凡会在此地现身,大大出乎斐剑意料之外,不由愕然道:  “贤弟,是你!”  尹一凡笑态一敛,正色道:  “大哥,你好快的身法,我看你下峰,奔向此间,就是追不上。”  “你怎会来到这里?”  “我在附近守候了三天三夜,以为找不到你了……”:  “你在这里守候了三天三夜?”  “是呀!”  “为什么?”  “找你呀!”  “你知道我在这里?”  “当然知道,不然岂能称得上阴魂不散!”  “当然两个字如何说法?”  “天机不可泄露,否则以后就不灵了。”  斐剑倒是习惯了他的刁赞性格,也不深究,换过话题道:  “贤弟,你说她没有死?”  尹一凡一瞪眼道:  “她?她是谁呀?”  斐剑生性严肃,不喜戏弄,闻言脸色一变,尹一凡赶紧道:  “大哥说的是那要命美人,她真的没有死!”  “你怎知道?”  “事件发生时她不在场!”  “这是什么人所为?”  “紫衣人!”  斐剑恨恨地一跺脚道:  “又是他!”  “这是诸般巧合,如果那美人儿在家,紫衣人天胆也不敢火焚秘宫!”  “她人呢?”  “三天前回来处理了善后,又离开了。”  一贤弟可知她的真正身份?”  尹一凡面色一肃,沉重的道:  “此时说了,恐怕有损无益……”  “你说活怎么老是藏头藏尾?”  “大哥,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这一点请你包涵。”  “哼!”  “大哥,小弟有句话不得不说,可能忠言逆耳,但……”  “少做文章,你直接了当的说出来吧?”  “女人是祸水,希望大哥慧剑新情丝,以武林安危为重!”  “你指的是东方霏雯?”  “是的!”  “这与武林安危有何关联?”  “有,大哥日后自知,我担心大哥消磨了壮志,同时,你的爱恐怕没有结果。”  斐剑悚然而震道:  “你何所据而云然?”  尹一凡苦苦一笑道:  “小弟我奉命暂不泄露!”  “奉何人之命?”  “恩师!”  “咦,你不是说过令师业已作古了,你是奉死人之命?”  “大哥,生生死死,又何必太认真?”  “你愈说愈离谱了,坦白说一句,要我与她断绝关系,办不到!”  “这些暂时不谈吧!”  “你找我有事?”  “大事!”  “什么大事?”  “请大哥先回答几个问题。”  “问吧!”  “九宫山之行如何?”  “小有所获,业已见到‘人皇’,证明‘附骨神针’是他之物,但非他所为,据另外的人证实,是紫衣人所为,但神针来源还没有查明。”  “目前最好能联合紫衣人……”  斐剑骇然道:  “联合紫衣人,为什么?”  “紫衣人与‘金月盟’已势成水火,联合他共同对付‘金月盟’!”  “办不到!”  “为什么?”  “紫衣人是我师门血海他人!”  “证实了吗?“  “证实了!”  “可不可以先公而后私?”  “为什么非要联合他不可?”  “紫衣人身手极高,而且实力雄厚。”  “是你的高见?”  “不,仍是那句话,奉命传言!”  “又奉令师之命?”  “就算如此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