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三十六章 疑冢迷雾

作者:陈青云

斐剑本想问尹一凡的师父到底是谁,但想了一想,他故意闪烁其词,问了也是

白费,把到口边的话,忍了回去,冷冷地道:

“我可以试一试但也许办不到,我恐怕无法和仇人携手。”

尹一凡怔了一怔,又道:

“还有,就是关于制钱信物的事,是否已有眉目?”

“业已了结了!”

“啊!那大哥……”

“我的功力已小有所成!”

“较之紫衣人如何?”

“已可放手一搏?”

“那好极了,现在话归正题,我找你的目的,是要办一伴大事。”

“说吧!”

“当今各门派除了‘少林’、‘武当’丐帮三大门派之外,其余的都人了‘金

月盟’掌握,加盟的各门派掌门,受封为‘黄旗令主’受‘金月盟’节制……”

斐剑心头巨震,骇然道:

“金月盟君临天下之期不远了?”

“凡异已之士,全被列入屠杀的黑名单!”

“哦!”

“最惊人的是昔年‘天竺八魔’之中的貌、貅、狮、象四大魔,业已加人‘金

月盟’,封为太上护法……”

斐剑又是一震,道:

“六十年前,‘天竺八魔’业已毁于‘人皇’的‘附骨神针’之下,难道八魔

当初未死?”

“这就不得而知了!”

“中了‘附骨神针’,除‘人皇’本人之外,无人能解救,这的确有些不可思

义,你这消息可靠吗?”

“百分之百!”

“四魔功力如何?”

“不在紫衣人之下!”

“那这么一来,‘金月盟’如虎添翼了……”

“中原武林,势非走上末日之途不可。”

“你告诉我这些事的目的是……”

“还没有说到正题……”

斐剑眉头一皱,道:

“正题是什么?”

尹一凡以十分沉重的口吻道:

“四魔之中的‘貅魔’,在武陵山中秘密训练一批刽子手,叫做‘阴风队’……”

“阴风队?这名称好别致。”

“阴风队是由一批僻赋奇佳的美艳少女组成,先用一种特殊葯物,迷失本性,

然后授以采战之术,以美色引诱一般江湖高手,吸取元阳,以助功力速成,百日之

内,每一少女都将获得百年以上功力……”。

“伤天害理,人神共愤。”

“然后,再由四魔合力传授域外邪功,而这些少女团被葯物迷失本性,只听命

于‘金月盟主’一人,如果让‘阴风队’训练成功,武林天下将无人能予以消灭,

同时,一般武林高手,被这批少女充作练功用具的情况下,将死无唯类……”

斐剑听得胆战心惊,额头上竟渗出了汗珠,激动的道:

“金月盟主是什么样的人物?”

“这还是一个谜。”

“阴风队在武陵山中什么所在?”

“地点极隐僻,得化一番工夫搜寻。”

“为今之计呢?”

“用釜底抽薪之法,予以破坏,这批少女在邪功未成之际,并不难对付。”

“她们是无辜的……”

“为了挽救武林浩劫,与更多的同道生命,只好忍心一下了。”

“现在就上路?”

“当然愈快愈好,行动的细节,我们可以在路上慢慢谈。”

斐剑沉吟了片刻道:

“我还有一件事必须办妥,你我约定地点再见如何?”

“这……”

“这件事刻不容缓,非办不可。”

尹一凡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道:

“好吧,大哥办事需要多少时间?”

“很难说,也许一天,也许三五天不定。”

“我在武陵山外小镇马家集等你,不见不散?”

“好,一言为定!”

“我们该走了?”

斐剑目光再度扫向那片废墟,心中有说不出的怅惘,也有些黯然神伤,变生不

测伊人何处?此后何时才相逢!

怅然了片刻之后,与尹一凡双双奔出谷道,足足一个时辰,才走完山区,到了

官道之上,斐剑往东,尹一凡赴武陵山,折向西南,两个口盟兄弟,互道珍重而别

斐剑一路向东行去,心情沉重得象铅块,“滴仙秘宫”被焚毁的事,他一直未

能释然于怀,明知东方霏雯必定无恙,但仍不免悬心。

傍晚时分,来到了荆山脚下,却不见方静娴的影踪。

他有些焦灼了,自己在“滴仙秘宫”外的峰头上,参研“天枢宝笈”总解,不

知不觉地耽了五日左右,方静娴为碧国老者带路,返巫山见她师父“杀人王”,估

计行程,她应已到达石碣峰下而回头了!说不定双方业已错过……

他也想到此番碧国老者可能蓄意向“杀人王”寻仇,碧目老者的功力,已到了

震世骇俗之境,如果“杀人王”不敌。方静嫡恐怕也难幸免。

他直想奔到巫山去一探究竟,但时间不许,尹一凡等他办的事更重要。

几经踌躇,他在人荆山必经之路的小镇上打尖寄宿,并重酬请了一名店小二在

路口守候,同时打听最近几天有没有一个青衣蒙面的女子经过或现身。

一宵易过,毫无头绪,他只好作人荆山的打算。

他备了一份干粮,朝荆山进发。

旧地重临,熟路轻车,径向石碣峰奔去。

正行之间,他忽然想到了上次来时发现的那疑冢。碑上,有母亲的名号,立碑

人是母亲遗命要杀的仇人“屠龙剑客司马宣”,而且称谓竟是夫妻。

这疑团,一直盘据在他的心头。

母亲的遗骨,分明埋葬在故居原址,是自己与师父亲手埋葬的,此地怎会又出

现坟墓呢?

“屠龙剑客司马宣”业已在上次紫衣人暗算“红楼主人”时.被炸埋在石碣峰

头的窟洞中,这公案成了死无对证。

如果说“屠龙剑客”在碑上的身份是真,那便是自己的父亲,可是母亲为何要

杀他?自己为什么姓斐而不姓司马?

为什么?

为什么?

他想不透其中蹊跷,也打不破这疑团。

翻山越岭,登上峰顶,目光扫处,几乎失口而呼。

墓前,站着一条身影,背向自己,他,赫然是血海仇人“紫衣人”。

这真是冤家路窄了。

一股杀机,直透顶门,仇与恨,又一次在血管里奔流,想不到刚刚参悟了绝学,

便碰上这快意恩仇的机会。

他激动得有些发抖。

尹一凡告诉他联合“紫衣人”对付‘金月盟’的话,早已抛之九宵云外,他心

里除了复仇之外,已容不下任何念头。

于是——

他一步一步地向“紫衣人”移去。此时,如果有人看到他脸上那凝固了般的杀

机,一定为之骇绝。

“紫衣人”如一尊石像,一动不动,似未发觉斐剑的来临,斐剑并没有放轻脚

步,沙沙的声音,即使是一个最起码的角色也能听到,而对方竟然一无反应,是自

视大高,还是早已发觉而故作不理?

斐剑在距对方身后七八步处停了下来,“紫衣人”依然兀立不动。

对方过度的镇静,反而使斐剑心泛疑云,他不得不估量一番。

他有自信,目前的功力,足可对付“紫衣人”而有余,自己折上这峰头,是临

时起意,对方也不可能有什么预谋。而且自己原本不是他的对手,参悟了全部“天

枢宝笈”是近几日的事,谁也不知道,他大可不必把自己放在心上。

只有一个可能,他根本不把自己当一回事。

忽地,他想到上次自己来时,也是在此处碰上“紫衣人”,对方曾说过:“此

地不容任何人亵渎……”的话,细想起来,话中大有文章。

同时,“屠龙剑客司马宣”隐身石碣峰石窟的消息,是他提供,他谋算“红楼

主人”连同“屠龙剑客”一并牺牲,有关“屠龙剑客”的一切,他可能知情,也许,

疑冢谜能从对方口中揭开。

心念之中,他强捺住即将爆发的杀机,冷冷地发话道:

“紫衣人,我们又见面了!”

紫衣人象是猝然吃了一惊,陡然转过身来,怔了怔,道:

“好哇!掘墓人,天下虽大,可是冤家的路却不宽。”

“正是这句话!”

“你这叫飞蛾扑火……”

“未见得,在下正要找你,想不到这么快便碰头,的确是上天的巧安排。”

“你心疼本人毁了那贱人的婬窟?”

这句话,使斐剑杀机如炽,几乎控制不住,厉喝一声道:

“紫衣人,休逞口舌之利,话语伤人,你会付出代价的!”

“哈哈哈哈,小子,你说得煞有其事。”

“紫衣人,废话少说,在我没有杀你之前,回答几个问题

“没有杀我之前?嘿嘿嘿嘿,倒是本人愿意在未杀你以前听听你小子有什么屁

要放。”

美剑咬了咬牙,道:

“十年前,为了一部‘天枢宝笈’杀‘金帝’剑劈‘木’‘水’二帝,用‘附

骨神针’残害‘火’‘土’二帝,五年前重复加害‘火帝’父女的可是你?”

紫衣人骇然退了一步,栗声道:

“小子,你到底是谁?”

“五帝的传人!”

“你……是‘武林五帝’的传人?”

“不错!”

“五帝还有传人?”

“公理正主是永不泯没的!”

“你说完了?”

“你承不承认?”

“本人不否认!”

“好极了,还有‘附骨神针’由何而来?”

“本人从来未使用过‘附骨神针’!”

“什么,你没有使用过?”

“没有就是没有!”

“那‘大帝’与‘土帝”何以身中‘附骨神针’?”

“你去问死人吧!”

“还有最近的‘谪仙秘宫’主人侍女黄筱劳,也是死于‘附骨神针’之下,你

阁下难道也不知情?”

“对了,正是这句话。”

“你不敢承认?”

紫衣人振声狂笑道:

“小子,本人对你还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斐剑登时愣住了,看样子,“紫衣人”说的可能是真话,但他已承认先后杀害

师父与四位师伯不讳,而师父与四师伯中的是“附骨神针”不假,师父遗言也是如

此,自己曾眼见师父惨号数昼夜,功散而亡,不是他还有谁?

当日与师伯们动手,也只他一人,难道别有帮凶?

心念之中,粟声道:

“紫衣人.既然你不承认施用‘附骨神针’,那是谁为你帮凶?”

“笑话,本人何须人帮手!”

“那你为何不敢承认?”

“本人懒得和你纠缠了……”

斐剑心念暗转,对方不肯承认,必是内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存在,罪证确

凿,口头承不承认都是一样。

当下冷哼一声道;

“这件公案到此为止,另外一件事,不久前阁下以卑鄙而恶毒的手段,谋杀

‘红楼主人’,连同‘屠龙剑客司马宣’一并毁去,为什么?”

“紫衣人”又目陡射厣芒,寒声道:

“小子,这你管不着!”

“我管定了!”

“你还不配,同时也是一句空话,因为你死在眼前,奇迹只有一次,不会一而

再的出现!”

“那可不一定!”

“梦话!”

斐剑目光一扫墓碑,寒声道:

“紫衣人,这坟墓里葬的当真是‘芍葯仙子斐芸卿’?”

“紫衣人”身形一震,目中抖露骇异至极之色,良久才道:

“这关你什么事?”

斐剑看出事有蹊跷,决心要追个水落石出,冷凝的道:

“当然与本人有关!”

“与你何关?”

“你且说是与不说!”

“紫衣人”双目精芒暴射,象电炬般迫注在斐剑的面上,似乎要照彻他的内心,

沉默了好一会之后,才悠悠的道:

“不错,墓里长眠的是‘芍葯仙子斐芸卿’!”

斐剑表面上冷漠如恒,但内心已如怒海般翻搅,天下竟然会有这等古怪之事,

一个人被葬两处,当然,眼前这座坟墓百分之百是假的,至于“屠龙剑客”为什么

要造这疑冢,便是此刻须要探索的谜底,另一样便是“屠龙剑客司马宣”与母亲的

真正关系,如果这两个谜底揭晓,自己何以从母姓斐的谜,也将因之明朗。

心念数转之后,道:

“这墓是‘屠龙剑客司马宣’所立?”

“你小子不认识字么,碑上不是明明刻着吗!”

“司马宣与‘芍葯仙子’是什么关系?”

“夫妻!”

斐剑心头一震,追问道:

“真的是夫妻?”

“紫衣人”身躯又是一震,目光顿黯,暗声道:

“不!不是夫妻……”

“阁下前言不接后语,是什么意思?”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在下必须要知道!”

“你方才说此事与你有关,你且说说看与你有什么瓜葛?”

“世上有几个‘芍葯仙子斐芸卿?”

“紫衣人”目中精光又现,语带惊疑的道:

“当然只有一个,你这话……”

斐剑不待他说完,立即道:

“既然只有一个,何以被埋葬在两个地方?”

“紫衣人”显然被这话听震惊,身形向前一欺,栗声道:

“两个地方?”

“不错!”

“你别信口开河?”

“这似乎没有必要?”

“不可能,不可能……”

“阁下对此事何以如此肯定?”

“司马宣埋骨造墓时,我亲眼目睹,不会有假!”

斐剑不由愣住了,也脱口叫了一声:

“不可能!”脑海里有些昏乱了。

“紫衣人”沉声道:

“你且说不可能的理由?”

“芍葯仙子埋葬时,我不但目睹,而且亲自动手!”

“真的有这种事?”

“千真万确!”

“我不信,天下那有这种匪夷所思的怪事……”

斐剑为要退出要实真相,不得已坦承道:

“阁下非信不可,因为我便是‘芍葯仙子’的儿子!”

“紫衣人”象遭逢电击似的猛一震颤,眼中尽是骇色,有一种说不出的异样光

影,栗呼道:

“你是‘芍葯仙子’的儿子?”

“是的!”

“你叫什么名字?”

‘斐剑!”

“斐剑……斐……剑,你从母姓?”

“不错!”

“紫衣人”举目向天,久久不语,但身形却簌簌抖个不住,这情景看在斐剑眼

中,感到困惑无比。

“你且说她是如何死的?”

斐剑脑海里又浮现十年前,母亲被害那晚,惨绝人环的一幕,俊目中闪射出恨

毒至极的光芒,咬牙切齿的道:

“十年前,被一个女人所杀!”

“女人?”

“不错!”

“什么样的女人?”

“不知道,当时我藏身地窑之中,先母在临死时吐露了半句话!”

“紫衣人”突地仰天笑起来,凄厉刺耳,比哭还要难听,笑声足足持续了半盏

茶的时间,才告收歇,笑声敛处,突地回身举掌向坟墓劈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