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三十八章 瞽目老人

作者:陈青云

斐剑一幌闪了开去,他施展的是“天枢宝笈”所载的步法,“步虚蹈幻”,无

声无息,有如一个虚幻的幽灵。

“咦!”

瞽目老者一抓落空,失去了对象,不由惊“咦”出声,盲人出手,全凭灵敏的

听觉和特殊的感觉以判断对方的位置,斐剑的移动,犹如无物,他自然无法跟踪出

手了,登时怔在当场,老脸尽是骇异之色。

“老前辈……”

斐剑方一开口,瞽目老者闪电般再次抓到,快得简直无法形容。斐剑再度问了

开去,若非仗着这冠绝武林的步法,他的确很难逃避这闪电手法。

瞽目老人第二次出手落空,面上的肌肉抽动的更厉害了,如银白须无风自拂,

白眉竖成了一个倒写的人字,大叫一声:

“罢了,想不到,老夫竟连番栽在你们这些后生小子手中!”

呼的一掌,向空推去,劲浪卷处,三丈外一块方丈巨石,被击成一堆碎屑,显

然他是怒极而作无谓发泄。

斐剑看得动魄惊心不已,这种雄浑的掌力,的确世所罕见对方如果双目不盲,

自己是否是他的对手,很难逆料。

瞽国老人朝地上一坐,气呼呼地道:

“小子,你要什么,说?”

“晚辈什么也不要。”

“然则你到此何为?”

“仍是那句话,找人!”

“你多大年纪?”

“二十!”

“二十,有这样高的身手?你的师承……”

“武林五帝。”

“哦!你是‘五帝’的传人,但也不可能有这高身手。”

“晚辈武功另有所本!”

“这就难怪了!”

“老前辈认识先师他们?”

“是的,死于武林宵小之手。”

“该杀!”

瞽目老人大叫一声,把斐剑唬了一跳,接着老人又道:

“老夫以为你是那老匹夫派来查探老夫行踪的……”

斐剑心中一动道:

“老前辈说的是谁?”

瞽国老人咬牙切齿的道:

“以卑鄙手段,残害老夫双目之人!”

“他是谁?”

“你大概听说过‘武林三皇’?”

“听说过,‘武林三皇’功参造化,武林中妇孺皆知!”

“功参造化?哈哈哈哈!如果如此,老夫又怎会连番挫……”

斐剑心头一震,道:

“老前辈这话……”

“你知道老夫是谁?”

“正要请教!”

“老夫‘地皇崔万寿’!”

斐剑不由脱口惊‘啊!’了一声,想不到这瞽目奇矮的老人,正是武林不可一

世的前辈高人‘三皇’之中的‘地皇’,这确实是始料所不及的。而以‘地皇’的

辈份武功,谁能使他双目盲残呢?

心念之中,激动的道:

“老前辈便是‘地皇’?”

“不错!”

“谁敢对老前辈施以暗算?”

“地皇崔万寿”顿时激颤起来,鼓突的目珠,连连转动,良久.之后,一声长

叹道:“唉,不说也罢,老夫实在没有脸在晚辈之前抖露。”

斐剑撇不了好奇之念,追问道:

“老前辈如肯见示,晚辈或许有效劳之处!”

“地皇”陡地站起身来,激动的道:

“什么,你难道愿代老夫索账?”

“晚辈有这意思!”

“不过……唉!算了,你不是他们的对手!”

这句话,使斐剑豪性大发,他自忖,自己目前身手,当可与任何高手放手一博,

“地皇”说出这句话,想见对方必是什么不可一世的巨憝不擘不由概然道:

“晚辈有一外号,叫‘掘墓人’自誓要以本身所学,为武林邪恶之辈掘坟墓……”

“哦!有志气,小友,老夫自惭在武林中仅立威而不树德,空有点点之名,实

际上没有为武林尽其绵薄,唉!惭愧。”

“老前辈何必自责太深……”

“小友,残害老夫之人,便是‘三皇’之首的‘天皇’。”

“噢!”

斐剑这一惊委实非同小可,想不到名震武林近百年不衰的“武林三皇”,竟然

互相残害,若非听“地皇”亲口道出,谁能相信这会是事实,但为什么呢?其中必

有原因的,当下栗声道:

“天皇?”

“一点不错,小友难以相信,是吗?”

“请问为什么?”

“不为什么,不愿有人与他齐名媲美,为了一个‘名’字,如此而已!”

“这……这……的确不可思议。”

“是的,这实在难于让人相信。”

“晚辈有句冒味的话,‘天皇’的功力……”

“在老夫与‘人皇’之上!”

斐剑心中暗忖,‘天皇’为了一个虚名,竟然不惜残害同道,以他的修为辈份,

堪称天下第一人,竟然勘不破一个“名”关,“人皇”遁世出家,莫非也与“天皇”

有关?然而武林中又没有听闻“天皇”出世的消息,他这种作法,真正的目的何在

呢?

心念之中,惑然道:

“数十年来,武林中传诵着‘三皇’之名,却没有单独对‘天皇’有所播扬,

他既是为了争名,应该名至实归才是!”

地皇悠然道:

“世间事常有不可理解者,老夫双目被残,业已数十载于兹,往者已矣,老夫

虽心存不愤,但仇恨之念已被岁月冲淡,百年光阴,弹指间事,到头来,还不是黄

土一杯,好胜争强,浮名地位,终归于尘土。”

斐剑心中大诧,脱口道:

“老前辈之言,隐寓弹机,晚辈不敢与闻,不过……”

“地皇”中途接口道:

‘小友的意思,是认为老夫先前的行动与此刻所说的大相径庭,是吗?”

“晚辈确有这种感觉!”

“不错,老夫虽常自譬解,但好胜之心未泯,自与小友动手受挫之后,才顿然

而悟,消除了不少蔽障。”

斐剑甚感不安,歉然道:

“如果老前辈先示名号,晚辈决不敢如此放肆!”

“哈哈哈哈,小友在老夫脸上贴金,事实胜于雄辩,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

人换旧人,是老夫自视太高,与小友何优,小友两次不还手,足见稳沉!”

“过誉了,晚辈自知甚明,对养气一道,可说一毫俱无。老前辈在发现晚辈之

初,追问来意,莫非认为……”

“老夫认为小友可能是‘天皇’所造爪牙。”

“晚辈此来是寻找一位同门师姐,不知……”

“此地从无女子来过。”

“哦!”斐剑心情一沉,看样子师姐方静娴可能没有离开巫山,如果没有特殊

情况,她决不致失约,碧国老者寻仇的事,实在使人担心,但自己分身乏术,又将

为之奈何,如果事情发生在自己参悟全部天枢武功之后,情况就截然不同了,至少,

师姐不至于被迫带路。

“杀人王”并非等闲之辈,怕的是碧国老者挟师姐以要胁“杀人王”。而“杀

人王”的为人,从先毁师姐之容,而后收之为徒这一点看来,又系杰傲阴残的魔头,

如他不受要胁,师姐可能就当了牺牲品。

心念及此,不由连打了两个寒噤,登时心烦意乱起来,觉得自己不能耽延了,

须紧速见到尹一凡,把武陵山之事暂缓,先查师姐的安危下落……

“老前辈,晚辈告辞!”。

“什么,你要走了?”

“是的,晚辈恐所寻的人发生意外……”

“且慢!”

“老前辈有何指教?”

“不是指教,乃是老夫有求于你!”

“不敢,如有驱策,但请吩咐,晚辈以能为老辈效劳为荣?”

“地皇崔万寿”沉默了片刻,才缓缓开口道:

“三十年前,老夫被‘天皇’以城外奇毒‘铁枭草’毒盲双目,立誓报复,穷

三十余年乏功,研创了一招指法,叫做‘贯日穿月指’,专残人双目,最近老夫自

觉功虽练成,以盲残之身,实无法索仇雪恨,希望有生之年,能遇有缘之人,授以

全部功力,代老夫报仇……”

“老前辈的意思是……”

“且听老夫说完,遇合随缘,不能强求,人生百年,终有一死,于是老夫把这

招指法,缘之于壁,并预留言如有缘人到此,可参研指法,并取老夫理置于所居洞

穴某处之秘笈,条件为替老夫复仇……”

“哦!”

“当然,也许老夫有生之日,得以漾愿,也许死后遇有缘而成遗志,也许年久

日远,仇我俱皆成为古人,这些留言全失去意义……”

“老前辈设想的确周到!”

“不久之前,老夫在此地峰脚打坐,忽觉有物自空下坠,无意中伸手接住,原

来是一个人被敌手从岩顶迫落……”

斐剑心头一震,脱口道:

“是他,难怪他得以不死!”

“地皇”激动的道:

“小友,你认识他?”

“请老前辈说完。”

“好的,老夫把他带回所居洞中,询问之下,始悉他是被仇家追杀坠岩,而且

他本身功力相当深厚,老夫深喜皇天不负苦心人,竟有这等机缘巧合……”

“于是老前辈把他收也座下?”

“老夫确有此意,谁知他狼子野心,表面上满口应承,暗中却乘老夫不备,偷

窃了老夫一生武功所载的手册而逃,当然,壁间的指法他已得去,因为老夫事后发

党用指刻于壁间的字迹,业已被排平。”

“老前辈在初见晚辈之际,所说的第一句话,便是误认晚辈为紫衣人……”

“不错,老夫以为他卷土重来……什么?你说紫衣人?”

“是的。他叫紫衣人!”

“你对他不陌生?”

“他是晚辈仇人,晚辈迟早要毁了他!”

“地皇”将头连点,道:

“那就太巧了,老夫对小友所求,就是向他追回秘笈,同时废去他左手食中二

指,如此,他便不能仗那招‘贯日穿月’指法为恶了……”

斐剑慨然道:

“晚辈一定为老前辈办到,同时,如果能知道‘天皇’下落的话,决以本身所

学,为老前辈索回双目!”

“地皇”激动得簌簌而抖,瞽目微红慾泪,颤声道:

“小友,老夫原不敢存此奢望……”

“老前辈不必放在心上,晚辈自号‘掘墓人’,就是不能容留这些邪僻之徒。”

“老夫愧无以为谢?”

“言重了!”

“地皇”思索了片刻,突地伸出手掌,道:

“与老夫击掌为信!”

斐剑不由一愕,自己代他办事,是出于义愤,对方竟然要击掌以取信,堂堂

“三皇”之一,竟如此不顾身份么?心虽这样想,手仍然伸了出去。

双方掌心相向,一击……

“啪!”

斐剑往回收手,忽感一股奇强的吸力,把手掌紧紧吸住,心头不由一震,正待

运劲收手,蓦觉一道热流,由对方掌心,攻人自己掌心之内,立时意识这是一回什

么事了,尚未开口,只闻“地皇”沉声喝道:

“导元接针,否则两伤!”

斐剑慾拒无从,想不接受也不可能,如果蓦然缩手,努必伤及双方,无奈之下,

只好运起本身真无道引热流归经。

半盏茶工夫,热流顿停,双方一松手掌,斐剑不以为然的道:“老前辈此举为

何?”

“小友,老夫不能平白求你办事,以三十年内元为赠,聊表心意而已!”

“晚辈受之有愧!”

“小友难道想让老夫也同样受之有愧吗?”

斐剑只好肃容施礼道:“如此晚辈谢过了!”

“不必!”

“如果晚辈索回老前辈的手抄秘笈……”

“以小友的功力,已用之不上,就请小友代为赠送有缘吧!”

“晚辈谨记,不使老前辈失望。”

“小友,还有一点,老夫那招‘贯日穿月’指法,是用左手食中二指施出,井

不影响施展者自身的武功,如从一个功力本已具相当火候的手中施出,其威力是相

当骇人的,唯一破解之法是如此

说着,用左手比划了一下,一连三次。

斐剑牢记心中,以左手破解,而右手仍能施展本身武功,的确是玄奥绝伦。

“小友记下了?”

“记住了,晚辈告辞!”

“但愿有再见之缘……”

“会的!”

斐剑拱手作别,心中不无依依之感,造化的安排,的确奇妙,自己是“五帝”

传人,却蒙“地”“人”二皇先后输了三十年功力,而最后,却要对付“天皇”,

这真是想象不到的奇事。

出了荆山,觅道西奔,心中仍存着一丝希望,希望能在路上碰到师姐方静娴,

但一路行去,希望并未成为事实,他的心情,也随之益发沉重了。

奔了一程,忽地想起此去“剑冢”是顺道,以自己目前功力,得回“剑冢”奇

兵,并非难事,同时也见识一下那‘护剑人’所谓的神剑主人到底是谁?

于是,他取道向“绝命岩”驰去。

“护剑人”清丽绝俗而略带苍白的粉靥,又浮上心头,尤其那异样的眸光,上

次分手时的叮嘱,使他下意识的心波微漾。

“紫衣人”业已承认杀害大师怕不讳,藏剑阁应该落入他手才对,却又钻出另

一个神剑主人,实在令人费解。如果“紫衣人便是“护剑人”口中的“神剑主人”,

侧他何以不仗神剑江湖,他的剑术配上神剑,岂非天下难找对手?

到了地头,斐剑毫不迟疑地向一线天狭谷驰去。

身形才到谷口,两名黑衣汉子突地现身拦住去路。

斐剑不期然的止住脚步,目光一扫两人,冷冰冰的道:

“两位是什么意思?”

黑衣人之一颇有礼貌地一抱拳道:“请少快回头!”

“为什么?”

“在下等奉命不许任何人入谷!”

“奉何人之命?”

“盟主!”斐剑又道:“‘金月盟’?”

“是的!”

斐剑登时心泛杀机,上次来时,该盟“神武队统领王庆侯”率人谋炸“剑冢’

‘不逞,现在又把持不许人人内,看来“金月盟”对神剑志在必得,才会长期派人

驻守,当下冷冷一哼道:“两位还是让路的好?”

“在下等也奉令不许与少侠为敌,所以……”

“这又为什么?”

“不知道。”

“让路!”

“在下不能违令!”

“那你们是想死?”

两黑衣人脸上同时一变,另一个道:

“少侠未免强人所难?”

“一点也不,本人说得出,做得到,不让路只有死!”

“少侠……”

斐剑心中虽然疑惑何以“金月盟主”会下令属下不许与自己为敌,但他并不因

此而减少对该盟敌对之心,为了争取时间,不耐久缠,身形一幌,施展“步虚趋幻”

的步法,鬼般超越两人进入谷道。

两个黑衣人双双拔剑追了上来。

斐剑回身扬手。

惨哼声中,两名“金月盟”弟子栽了下去,他连看都懒得看一眼,转身疾奔……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