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三十九章 怒劈狮魔

作者:陈青云

顾盼之间,走尽谷道,甫一现身,立即有数条人影围了过来,当先的,是一个

白发如霜的老者,左边斜挂一个挺大无比的酒葫芦,右边斜背一个大布袋,鼓绷绷

的,他,赫然是投靠“金月盟”,授职总护法的“四海浪荡客祝少青。”

另外,是八名黑衣剑士。

斐剑相当不齿对方的为人,同时在不久前,“红楼”之外,对方曾截击过他,

仇人见面,份外眼红。

“祝少青,久违了?”

“彼此!彼此!”

“我们的帐该结一结了?”

“掘墓人,本座奉命不得与你为难,我看你最好是离开为上。”

“祝少青,晚节不修,助纣为虐,在下真替你不值……”

“四海浪落客祝少青”哈哈一笑道:

“人各有志,掘墓人,你还是走为上策!”

斐剑不悄地一哼道:

“好一个人各有志,在下也有志,便是为你们这类人掘墓。”

“本座井非怕你,而是不能违令与你为敌……”

斐剑根本不愿花心思去想“金月盟主”为什么下令不许属下与自己为敌的原因,

反正也无从想起,同时不久前被东方霏雯迫杀的高寒山一行,也是“金月盟”属下,

竟公然以阴谋手段,诱杀自己,其中因由,更是令人费解。

心念之中,栗声道:

“阁下尽可不必顾忌什么命令,因为在下今天必杀你!”

“四海浪荡客”一震,道;

“少发狂言,本盟太上护法在‘剑冢’办事,可没有本座好说话,稍待事毕,

你吃不了兜着走!”

斐剑闻言之下,不由心头巨震,目光不期然地射向潭对过的“剑冢”,果然隐

闻喝斥之声,他知道所谓太上护法,必是尹一凡所说的“天竺八魔”之中的某一魔,

对方能穿过“墨石奇阵”,进入剑冢,必然已知道奇阵破解之法,以“护剑人”的

身手,虽仗神剑利器,恐怕难敌不世魔头,如果神剑被夺……

心念及此,登时焦灼如焚,大叫一声:

“祝少青,我们的帐停会再算……”

身形淬然弹起……

“四海浪荡客”猛挥一掌,口里道:

“你去找死不成!”

斐剑弹起的身形,被迫落地面,八名黑衣剑士,齐齐出剑阻截。斐剑杀机大炽,

厉喝一声:

“找死!”

掌随声出,狂飚卷处,惨号倏传,首当其冲的两名黑衣剑士,被震得划空泻向

寒潭,其余的被劲浪卷得东倒西歪,踉跄后退。

斐剑无暇再施杀手.身形再弹,如一抹淡烟绕溪飘向“剑冢”。

熟路轻车,毫不费事的穿越“黑石奇阵。”

洞口,四名黑衣剑手仗剑而立。

斐剑连声都不吭,扑了下去,掌指齐施,毫无声息地毁了四名剑手,略不稍滞

地直闯“剑冢”石室。

目光扫处,杀机更是如炽如狂。

只见所谓的太上护法,赫然正是迫方静娴带路找“杀人”的碧目老者,想不到

碧目老者,竟是“天竺八魔”之一。

“护剑人”手仗那柄“神剑”,背贴室壁,粉肋白加额纸,樱口血迹殷殷,酥

胸也已被口血迹湿殆尽,一袭上衣,染成了刺目的红色,她尚未发现斐剑来临,怨

毒惨厉的目光,狠狠地罩定碧国老人。

碧目老人口发狞笑,正一步一步地迫向“护剑人”。

以碧国老人的功力,竟也没有觉察斐剑已到了身后两丈的门边,足见斐剑此时

的功力,已到了通玄之境。

“护剑人”倚在壁上的娇躯,摇摇慾仆,显然她受伤极重,但神剑却握得很紧,

嘶声叫道:

“老魔,你再进一步,我就毁了这剑!”

碧目老者嘿嘿一笑道:

“丫头,你毫无机会。”说着,仍前欺如故。

“护剑人”娇躯一颤,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绝望地叫道:

“父亲女儿无能为力了!”

双手分执剑柄与剑尖,横向膝头上磕去……

碧目老人伸便抓……

“别动!”

斐剑这一声栗吼,阻止了“护剑人”毁剑,也惊得碧国老者收手回身。

碧目老人目中碧芒一闪,暴笑道:

“是你小子!”

“护剑人”粉面上的肌肉连连抽搐,樱chún连颤,却发不出声音,终于虚脱地倒

了下去。

斐剑冷冷一笑道:

“想不到在此重逢阁下!”

碧目老人惊疑的道:

“小子,你是怎么进来的?”

“用脚走进来的!”

“目的是什么?”

“于阁下一样!”

“神剑?”

“对了!”

“可是已有老夫在此,你算是白来了……”

“未见得!”

“难道你小子还打算于老夫相争么?”

“相争?阁下说得未免过份了,阁下无权相争,神剑早已有主。”

“哈哈哈哈,谁是神剑之主?”

“便是区区在下!”

“小子,打狗看主面,若非盟主交代,老夫便毙了你。”

斐剑从鼻孔里发出了一声冷“嗤”道:

“恐怕阁下办不到!”

碧国老人狂声道:

“你要试试看?”

斐剑微微一哂,道:

“乘阁下还能开口,咱们先谈,阁下在‘天竺八魔’之中,排行第几?”

碧国老人面上倏现狞容,沉声道:

“你小子竟然还道得出老夫来路,告诉你无妨,老夫‘碧目神狮赫图努’!”

“哼!”

“巫山之行如何?”

“难道还让‘杀人王’活下去?哈哈哈哈!”

斐剑心头一紧,他最关心的是师姐方静娴的安危,栗声道:“带路的蒙面女子

呢?”

“那丫头滑溜,被她走脱了!”

斐剑松了一口气,目光转向“护剑人”,只见她躺在地下,一动也不动,手中

剑仍不放松,是死是活,不得而知,在目前情势之下,如不打发“狮魔”,根本无

法探视,当下身形向前一欺,道:

“阁下,该动手了?”

“狮魔”狞声道:

“老夫实在不想杀你……”

斐剑采声道:

“可是在下却不愿放过你!”

“你既迫老夫杀你,对盟主也好交代了,小子,看掌!”

最后一个掌字出口,一道狂飚已应手而发。

斐剑施展“步虚蹈幻”步法,一间无踪,掌风过后,人又重现,但已退离原地

一丈有多,他的目的是要把“狮魔”引离“护剑人”远些,以免误伤。

“狮魔”以为斐剑不敢接架,大喝一声:

“好步法,再接老夫一掌!”

身形前飘一丈,拍出了第二掌,斐剑再度避开,轰然一声巨响,碎石纷飞,近

门处的石壁,被劈开了斗大一个洞,这种功力,可当震世骇俗四个字而愧。

“狮魔”两次出手落空,怒愤交迸,阴恻恻的道:

“小子,老夫不把你劈成肉酱就枉称‘狮魔’了!”

了字声中,双手曲指如钩,电抓而出。

斐剑再展步法,向侧方门去,这样一来,无论如何出手,决不虞伤及“护剑人”

“狮魔’身手的确惊人,原式不变,如影附形抓到……

斐剑至此已无顾忌,扬手飞出一指。

“狮魔”的反应,神速得惊人,似已察出指风有异,电闪塌身,饶是如此,指

风探头顶而过,连发带皮,被划了一道血槽,痛得他赤牙裂嘴,只差没哼出声。

指风余势不衰,在岩壁上钻了一个孔。

如果指风再低半寸,“狮魔”势非被洞脑裂额不可。

“狮魔”脸色血絷,眼中碧芒似电,暴喝一声:

“老夫低估你了!”

双掌一划,和身扑上……”

“看掌!”

斐剑的武功,全得之于“天枢宝笈”,招式寥寥,当然无法和对方搏斗,喝声

之中,已施出了“天枢神掌”,这一掌如果制不下对方,后果就不乐观了。

“天枢神掌”寓刚于柔,表面不带火气,但潜力却相当的惊人,反震的力道,

视对方的功力而异,反震的力道与还击的力道成正比。

“波!”的一声巨震,劲气四外飞进,整做石室,为之幌动起来,闷哼声中,

“狮魔”踉跄而退,口鼻之间,鲜血溢出如注。

斐剑是第一次使用这式掌法,功力用足十成,但一击而使“天竺八魔”之一的

“狮魔”吐血,却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

“狮魔”做梦也估不到斐剑在短短的时日里,会增加了这高的功力,这一掌震

得他亡魂皆冒,心念一转之下,猝然向“护剑人”手中的剑抓去。

如果他得手神剑,斐剑要徒手与搏,后果就很难说了。

斐剑不虞对方在受伤之后会来这一手,心神微微一窒,只这短暂得不及一瞬的

时间,“狮魔”的手已触及剑身,斐剑情急之下,飞出了一指“魁星射斗”。

“狮魔”一手抓起了神剑。

“嗤!”指劲射穿了他抓剑的手臂。

“呛啷”神剑坠地。

斐剑迅捷无比地再拍出一掌,“狮魔”身形震得向后一仰,退了三步,斐剑一

幌身,把神剑取在手中……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狮魔”从壁角抄起一物,射出石室之外。

“那里走!”

斐剑大喝一声,追出去。

“狮魔”并未逃遁远远站立在洞口阵门之处,手中多了一根第一次见面时所持

的斑竹杖。

斐剑弹身上前,一摆手中神剑,冷森森的道:“‘狮魔’纳命吧!”

“投鞭断流”,应声挥出。

“狮魔”斑竹杖划了一个圆,把门户全部封死,斐剑招式未老,中途顿住,俟

对方杖影稍偏,原式击出,此其间,相差不过间不容发的一瞬。

“喳!”的一声,斑竹杖触及剑锋,被削去了尺长一截。

几乎是同时之内,斑竹断口处,喷出一蓬白雾。

斐剑连转念的时间都没有,白雾罩面,双目一阵彻骨奇痛,自知中了暗算,登

时肝胆皆炸,弹退数尺,只见这刹那之间,双眼不能辨物,象是从光明之处,突然

投入黑暗中一般。

“狮魔”纵声狂笑道:“小子,你已中了老夫“铁枭草’之毒,这辈子别打算

重见天日了,哈哈哈哈……”

“铁枭草”,“地皇”便是被“天皇”以这域外奇毒弄残双目。

姜剑登时魂飞天外,但更狂炽的乃是无比的杀机。

得意的狂笑,指引了他攻击的方位。

“纳命!”

厉喝声中,手中神剑挟以毕生的功力和无比的怨罩向对方这一招用和是“天枢

剑法”之中第二招“满天星斗”密如暴雨的寒芒,夹着穿肌袭肤的剑气,以迅雷骇

电之势,罩向了“狮魔。”

“哇!”

震耳的惨号,破空而起,数点腥热的水迹,喷在脸上,他知道那是鲜血,接着

是尸体栽倒的声音。

“狮魔”罪恶的生命,算是结束了,

斐剑吐了一口气,随之而来的,是绝望的痛楚,双目已盲,生不如死。

“我的眼!我的眼!我的眼!我的眼!……

他歇斯底时地狂叫起来。

身心,全溶在黑暗之中,这是一个凄惨而恐怖的世界,除了意念,什么也不存

在。

生命之火,也随之熄灭。

武功,练成了,神剑,得手了,然而一切的一切,也告幻灭了。

恩怨,情、仇,象是骤然离他而去。

不知过了多少是时间,狂乱的情绪消失了,脑海里剩下一片空白,他什么也不

想,什么也不能想。

他颓丧的原地坐下,下意识地抚弄着那柄神剑。

双目的痛苦已逐渐减轻,可以开合,但,什么也看不到,盲了。

这是一个奇妙的世界,寒残,枯寂,一切都是静止的。连时间在内,没有白天,

是永恒的黑夜,漆黑如墨的夜。

一阵悉索的声音,把他从无意识的状态中唤回,一个武士,尤其是超凡功力的

高手,与普通人是截然不同的,出自本能的,功力已提了起来,冷冷的道:

“是谁?”

“是……我……护剑人!”

“你……没有死”

“没有死,但……不一定能活下去。”

声音已到了身后,但他已不能再看到对方的容貌和神情了。

“姑娘的伤极重。”

“只余心脉未断……咦!你已杀了这恶魔?”

“是的!”

“哦!”

场面归于沉寂,但可清晰地听到“护剑人”急促的喘息声。

斐剑突然想到了一个久已存疑的问题,如果“护剑人”真的伤重而死,这谜就

是无法揭晓了,虽然此刻他对自己是否该活下去的问题,尚未仔细想过,但好奇与

满足心中的悬凝,是每一个人的倾向,当下沉声道:

“姑娘,在下可以问一件事么?”

“谁是神剑主人?”

“不知道!”

“什么,姑娘身为‘护剑人’,竟然不知道谁是主人,这未免太不可思议了,

那姑娘奉何人命护剑。”

“父母遵命!”

“令尊掌是谁?”

“这一点也不使相告!”

当下窒了一窒,道:

“姑娘的伤势极重,可肯接受在下疗伤?”

“护剑人”迟凝了片刻,期期的道:

“你似乎也受了伤?”。

斐剑心中一惨,暗自一咬牙道;

“没有!”

“那你为何坐地不起?”

“调息!”

“好!我……接受,你先对我有了救命之恩,加上一恩也无妨”

“如此请姑娘坐到在下身前来。”

“护剑人”移动身形,似乎很吃力,从沉重的脚步声,可以听的出来。

坐定之后,斐剑缓缓伸手右掌,方一触及对方背脊,“护剑人”突然栗声道:

“不,我不能接受!”

斐剑愕愕地缩回了手,惑然道:

“为什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