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四十六章 绝谷惊变

作者:陈青云

斐剑想了想,掏出面具来自了。  尹一凡偏头一看。替斐刻把面弄妥贴了,道:“大哥,你的声音该改变一下,让我告诉你变音的决窍。”说着,含了几句口决给斐剑听,斐剑登时心领神会,微微一笔表示赞许。  崔婉珍忽地想起一事,讪讪的道:“剑哥哥,关于‘神剑’的事,你能谅解我的苦衷吗?”  提到“神剑”斐剑感到极度的困扰,“天枢上人”留下“天枢宝笈”和附藏珍图,为师门获得,“神剑”,自是师门之物,大师伯因此而丧生,以目前情况而论,他怎么也不能强迫崔婉珍交出“神剑”,但自己却是非得回不可。  “天枢剑法”若非功以神剑。无法完全发挥威力。  崔婉珍自认是“护剑人”,但又不知道神剑主人是谁?“紫衣人”承认是杀师伯们的凶手,却不是“神剑主人”,同时否认使用“附骨神针”,其中蹊跷,使人连想都无从想起。  心念之中,沉声道:“珍妹,你知道我对‘神剑’志在必得?”  崔婉珍颔首道:  “我知道,可是你也明白我有使命在身,‘神剑’非交与它主人不可!”  “珍妹不知它的主人是谁?”  “是的!”  “那将来如何分辩呢?”  “凭信物!”  “信物,什么信物?”  “剑哥哥,这一点我不能告诉你,我曾经‘发誓宁舍生不泄密。”  斐剑咽了一泡口水,道:“珍妹,如果有二天‘神剑主人’,取走‘神剑’,你能告诉我是谁吗?”  “这……可以的,到时我告诉你。”  “好,言止于此,珍妹,你善自珍重,我走了!”  突地,尹一凡手指不远处的潭边道:“那老太婆是谁?”  斐剑转头一看,只见一个黑衣老妇,闲适地在潭边观望,身影人目,觉得似曾相识,在记意中搜索了一会之后,道:“是她!”  “她是谁?”  “武林主皇之中‘人皇’的义女!”  “大哥认得她?”  “一面之缘,‘无魂女’是她的养女,她可能是搬‘无魂女’遗骨来的!”  说着,目注崔婉珍道:“珍妹,那解葯还有剩吗?””  “还有一半!”  “好极了,请你立刻拿来!”  “你有用处?”  “是的,昔年‘地皇’被‘天皇’用同样的毒残了双目,正好用得上这解葯,如果能使‘地皇’双目复明,对目前武林正邪之事,定有益处。”  “什么,‘天皇’也会用‘铁枭草’之毒?”  “是‘地皇’亲口说的,我因见这老妇,才连带想起‘地皇’的事来。”  “好,我去取来!”  斐剑除下面具,弹身奔黑衣老妇身前。拱手一揖道:“前辈还记得小可吗!”  黑衣老妇如电的目芒一转,道:“哦,是你,老身是搬运小女遗骨,顺便瞻仰一下表传武林的‘剑冢’……”  “请问‘人皇’老前辈好吗?”  “出家之人托少侠之福,‘附骨神针’的公案可曾查明?”  “还没有头绪,不过倒有个意外的发现。”  “什么意外事件?”  “昔年被‘人皇”老前辈以‘附骨神针’所伤的天竺八魔,仍在人世,其中貔貅狮象四魔,现聘为‘金月盟’太上护法……”  “哦!有这等事,四魔重进中原,可能志在报仇?”  “极有可能,‘狮魔’业已死于“剑冢’之内,目前还剩下三魔。”  “谁杀了‘狮魔’?”  “侥幸得手!”  黑衣妇人凝神注视了剑斐片刻,慨然道:“你真是得天独厚,短短时日,你已先后判若两人,看来你必有奇遇?”  剑斐坦诚的道:“前辈说对了,小可又蒙‘地皇’老前辈赐予三十年功力!”  “你碰见了‘地皇’?”  “是的!”  “何处?”  “荆山石碣峰后的绝洞之中。”  “啊,想不到他老人家竟也还在人世……”  “前辈识得他老人家?”  “没有见过,只是常听义父提起。”  “可借他已成了盲残的老人!”  黑衣老妇一震道:“地皇盲残了?”  “是的,被‘铁枭草’剧毒所伤……”  “铁枭草?嗯,老身听说过,谁是凶手?”  “天皇。”  黑衣老妇骇然退了一个大步,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栗声道:“又是他!”  这“又是他”三个字,话中有话,斐剑心中一动,追问道:“难道‘天皇’另外还做了什么?”  黑衣老妇恨恨地呼了一声道:“你知道老身义父何以在九宜山削发当和尚?”  “这……难道与‘天皇’有关?”  “你猜得不错,那已是数十年前的事了,有一天,义你他老人家正在练功,‘天皇’突地找上门来,说武林传言,三皇名号的排列,是以武功高下为依据,义父一笑置之,但‘天皇’却坚持要与义父一决高下,并警言,如果功力不违,愿意自动取消‘天皇’的名号……”  “居心险恶!”  “义父坚不应承,但他非要比较不可,并且说如果功力不及义父而排名第一,是不公平,也是一种讽刺。”  “结果呢?”  “义父被迫无奈,只好答应,但言明点到为止,于是双方动上了手,义父在百招之后,故露破绽用意是甘居下风,到此为止,但‘天皇’却猜透了义父的用心,着着进迫,招招指向要害大穴,事实上已不是较技比武,而是生死之斗,义父动了真火,动手与搏战至千招,不幸落败,义父当场自誓,从此永不出江湖……”  “事实真的如此!”  “天皇的目的是普天下唯我独算,所以才先后向两皇下手?”  “他的存心是如此!”  “可是他人呢?如果为了浮名,他该以第一人之名传扬天下,数十年了,他与‘地’‘人’两位老前辈一样,绝迹江湖?”  “这个谜令人难解,也许,他在作了那两件事之后,悔悟了,索性隐居尘世……”  “目前只有如此解释近于情理。”  “那位是谁?”  “晚辈盟弟尹一凡!”  “哦!老身要先走一步,也许今后还有许多碰面的机会,老身把小女遗骨运回九宫之后,准备踏遍天涯海角找出‘天皇’的下落,同时也探究,‘附骨神针’落人旁人之手的离奇公案……”  “晚辈也正在注意发掘这个激底!”  “好的,老身先行一步,盼不久再见!”  说完,如一缕黑烟般倏然而逝。  崔婉珍已取来‘铁枭草’的解葯,交与斐剑,斐剑接过贴身藏好,道:“珍妹,再见了!”  “你珍重!”  “我会的!”  言下,大有黯然伤别之慨,崔婉珍给他的确实太多了。尤其那一份痴情,天下间找不出什么东西能和它相比。  女人感情是比较脆弱的,尤其是一个初受爱情滋润的少女,不待斐剑与尹一凡动身,崔婉珍已转身奔回‘剑冢’,这样,她可以免去目送个郎离去那一刹的痛苦,在下意识中觉得好受些。  斐剑望着她孤凄的背影,没人奇阵之中,心头有一种说不出的怅惘。  尹一凡轻声唤道:“大哥我们可以走了!”  “唔。”  两人弹身向谷外奔去,斐剑不解的道:“奇怪,怎不见‘金月盟’的人阻截?’。  尹一凡淡淡的道:“恐怕警戒已经取消了?”  “丐帮总舵设在何外?”  “原本设在开封,五年前迁到南阳城郊马解元别业。”  “总舵怎可随意搬迁?”  “这其中有原因的,南阳马解元本系豫南望族,后遭仇家所陷满门抄斩,家半悉被充,只有一个孙子马文博幸免于难,流落江湖,被丐帮先代帝主收归们下,五年前狱的平反。家产发回,马文博除了留下座别业之外;全分出给族事人。而他,便是现在帮主,所以才有这搬迁之举。”  “贤弟的阅历令人佩服!”  “过奖了!”  “此去南阳将近千里,五天的时间够吗?”  “如抄捷径,可以从容赴到。”  “荆山是顺路吗?”  “正要越过荆山部份山区。”  “那可好,我先跑一趟石碣峰,把葯送给‘地皇’!”  “奉陪!”  两人寻道直奔荆山,要剑是识途老马,当先带路,毫无阻拦地到达石碣峰侧的绝谷人口,斐剑用手一指道:“这就是了!”  “看来这是没有人迹的原始地区……”  “不错,但还可以通行,凡弟,我看你在此等我算了。也许‘地皇’有什么避忌,不见生人!”  “可以,我是唯命是从,不过请大哥快去快回。”  “好的!”  斐剑弹身朝莽莽楱林奔去,顾盼之间,来到了上时与‘地皇’见面的地方,忽地,一条人影迎面飘来。  人影人目,斐剑登时杀机大炽,暴喝一声:  “站住!”  这人影,正是不共戴天的仇家,‘紫衣人’,紫衣人’在数日前被东方霏雯边落此间,巧被‘地皇’所救,他却窃走了“地皇’的一部手抄密复和一式旷古无比的指法“贯目穿月指”。他会在此现身,其中必有蹊跷。  “紫衣人”似乎也惊于斐剑不速而至,怔了一怔之后冷冷的道:“掘墓人,你来此何为?”  斐剑不由大感悚栗,自己是易了容的,连服式也政了,对方怎会一眼便认出自己的本来面目,震惊之余,下意识地退了一个大步,道:“阁下还认得出在下?”  “你忘了改变声音。”  “阁下来这里有什么图谋?”  “图谋两字何解?”  斐剑不属地哼了一声道:“阁下被迫落断岩,若非‘地皇’老前辈施救,阁下当已粉身碎骨,想不到阁下不念救命之恩,欺他老人家双目盲残,偷武功秘笈而逃……”  “你知道的倒不少!”  “阁下,我们之间的帐,在此总结了!”  “随便!”  “阁下,还没有说出此来的企图?”  “本人此来是归还秘发!”  斐剑大觉意外的道:“阁下归还窃取的秘笈?”  “不错,可是……”  “可是什么?”  “俗归无从。”  “为什么?”  “地皇业已不在人世!”  斐剑全身一震,双目煞芒毕射,栗声吼道:“什么,地皇老前来死了?”  “不错!”  “如何死的?”  “利剑穿心而亡!”  斐剑咬了咬牙,道:  “谁是凶手?”  “不知道!”  “阁下剑术造诣很深……”  “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种残酷卑鄙地行为,除了阁下,别人干不出来!”  “紫衣人”向后一退后,道:  “你认为‘地皇’是我杀的?”  “大概错不了!”  “我不认,”  斐剑心头的杀机知识如狂,他巴巴地带了解葯,赴到此地。想使“地皇”双目复元,以报送三十年内元之德,想不到“地皇”竟已惨遭横死,一代武林巨擘,竟落得如此下场,的确令人发指,当下如指‘紫衣人’道:“紫衣人,凭你否认两个字就可脱了关系么?”  “否则怎样?”  “你百死不足偿其辜,我要用最厉害的手段对付你!”“大不了一死……”  “我不会让你安然纳命,要你慢慢的死,使你在生命的消失之前,有机会品尝你所种恶果的滋味。”  “紫衣人”放声狂笑一阵之后,道:  “斐剑,我不否认我们之间的仇无法化解,但在观念上你必须接受事实……”  斐剑切齿道:  “在杀你之前,我愿意听你交代遗言!”  “紫衣人”略事沉默之后,缓缓的道:  “当初杀你三位师伯,是公平决斗,各凭艺业,并没有使用任何手段!”  “先师与四师伯是遭‘附骨神针’暗算,这如何解释?”  “本人说过根本不知‘附骨神针’为何物!”  “但先师与四伯是与人交手的现场遭暗算了?”  “本人不知情!”  “你不敢承认?”  “哈哈哈哈,如果事实,我为何不敢承认……”  “撇开这点不谈,你当初出手的动机是为了夺取‘天枢宝笈’,凭这一点你就该死而有余?”  “紫衣人”目光一暗,道:“这点我承认,也会付代价,决不逃避!”  “你要逃也逃不了,还有,谋杀‘红楼主人’与‘屠龙剑客’这笔帐……”  “本人认下!”  “杀‘地皇’……”  “本人坚决否认!”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地皇遇害.至少在三日之前,本人是今晨才到!”  “有人证么?”  “三天前我在南阳城救了‘无后老人’一命,可以查证!”  斐剑心头一震,骇异的道:“你救过‘无后老人’的命?……”  “不错。若非本人出手,‘无后老人’已丧生‘象魔’之手。”  “你说‘象魔’?”  “嗯!‘金月盟’太上护法!”  斐剑猛然打了一个寒颤,急声道:“象魔现身南阳?”  “还有随行高手四十名之众!”  “丐帮如何了?”  “掌门被劫持,门人弟子死伤逾百。”   “是真的。”  “这没有骗你的必要!”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