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四十七章 再证身世

作者:陈青云

斐剑一颗心倏住下沉,自己与尹一凡此去的目的是要援手丐帮,想不到“金且

盟”先下了手。丐帮总舵既尸瓦解,此行已无必要了。

“帮主被虏,丐帮如何善其后?”

“看来只有加盟臣服一途!”

“丐帮帮主下落……”

“被囚于总舵之内,目前由‘象魔’坐镇!”

斐剑点了点头,心中已有了决定,当下话如一转道:“地皇的遗骇呢?”

“业已掩埋了!”

“希望你交出必笈,我曾答应他老人家收回……”

“秘笈已在坟前火化。”

“嗯,你做得很干净利落,现在,本人开始索讨师门血债……”

“紫衣人”双目暴射寒芒,声音微微微颤的道:

“斐剑,这笔血帐不须你出手,本人定会自己交人……”

斐剑向前一欺身,杀机勃勃的道:

“我要亲手杀你!”

紫衣人向后一挪步,道:“我希望你给我一些时间,让我了断几笔私人恩怨?”

“办不到!”

“同时我也要查出‘附骨神针’之迷……”

“不必,我会查明的。”

“你非要出手不可?”

“当然,我没有理由让你再活下去。””

“你的身手可能比我高,但未必能杀得了我……”

“事实会告诉你的!”

“看剑!”

暴喝声中,一逢银星,密如骤雨,罩身洒向斐剑。

出声,拔剑,发招,快得犹如一瞬,这一击,“紫衣人”扶毕生功力而发,威

力之强,劲势之凌厉,震世骇俗。

斐剑手无寸铁,估不到对方会猝然出手,出自本能的一弹身划了开去。

几乎是同一时间,紫影一幌而没。

斐剑不由七窍冒烟,大喝一声:“那里走!”

喝声中,闪电般截去,但,一个蓄意以进为退,急图脱身。一个是猝起应变,

毫发之差,紫衣人,已没人莽莽楱林之内。

斐剑跟踪入内,追了一程,这对方的影子都不曾看到,只好恨恨地回到原地,

咬牙切齿的道:“你走不了的,下次见面,我不给你任何机会。”

他发觉,‘紫衣人’的功力已今非昔比。这可能与‘地皇’的秘笈被他融悟,

功力当然不可一世了。

他想,自己如果早料及对方的存心,对方决不能如此轻易的脱身。

呆立了片刻,继续向里奔去,寻到了“地皇”隐居的洞穴,只见穴口已被巨石

封堵,洞外一箭之地,有一座新冢。墓碑上划着:

“武林奇人地皇之墓”八个大字。

杀害“地皇”的凶手是谁呢?凶手的目的何在呢?

“紫衣人”既为他收尸埋骨,又提出三日前曾救“无后老人”的证言,证明他

不是凶手,但,“地皇”是真的死于三日前,抑是死于今日,却死无对证了,事实

上又不能开墓验尸,那对老者将是最大的亵渎。在真相未明之前“紫衣人”仍脱不

了嫌疑,以他的为人而论,什么残忍的事都做得出来。

“地皇”修遇意外,是他说什么也估不到的事。

他在墓前对死者作了一番无言的哀悼,然后顾然出谷。

甫出谷口,尹一凡已迎上前来,道:“大哥,办妥了?”

斐剑吐了一口闷气,道:“地皇业已遇害了!”

“什么?地皇死了?”

“是的!”

“如何死的!”

斐剑把遇到“紫衣人”的经过说了一遍。

尹一凡半响无言,久久才道:“从‘三元老人’开端,武林各辈高手,接连遇

客,这不是偶然的。”

“依凡弟的看法呢?”

“可能是有计划的屠杀。”

“以‘地皇,的身手,虽说双目盲残,但能杀了他的,武林由能找几人?”

“但他毕竟死了。”

“这凶案谜底,我誓要揭穿!”

“大哥,这是你的剑!”说着,递上一柄连鞘宝剑。

斐剑骇然不解的道:

“我那里来的剑?”

“赎罪人所赠。”

剑斐这一震更是非同小可,一看接过宝剑,栗声道:

“赎罪人?”

“是的!”

“怎么回事?”

“他要我俩立即赶赴南阳,解丐帮之厄,同时他说用剑是你的长处,你不能舍

长而就短,所以留下这柄给你用……”

“他人呢?”

“刚走不久!”

“他什么形象?”

“很抱歉,我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这柄剑是他放在林中,临去传声交代,要

我人林去取……”

“你没看到他的真面目?”

“连影子都不曾瞧到。”

“奇了,他究意是什么不路呢?凡弟,依我看,他才是真正的“阴魂不散”,

神出鬼没,行事令人莫测高深,尤其,他对我一切了如指掌,这简直太可怕了。”

尹一凡苦苦笑道:“的确,在‘赎罪人’之前,我这外号算用了,我曾一再设

法窥视他的庐山真面目,但半筹莫展,他传声是种独门绝技,似远又近,忽左忽右,

我费尽心机,却无发查出他的位置。”

斐剑感慨的道:“我自号‘掘墓人’,现在才感到有点夜郎自大,究意能埋得

了多少恶人呢?”

“大哥,别气馁,‘赎罪人’推许你将成为天下第一人……”

“我?……唉!在武林中不过苦海一栗啊!”

“大哥,言归正传,你仔细看看这把剑!”

斐剑心中一动,举剑审视,忽地发现剑柄上赫然有两个细珠镶嵌的篆字。

“屠龙”

不由失口而呼道:“屠龙剑!”

他不期然的联想到“屠龙剑客司马宣”,母亲遗命要自己杀他,而从各种迹象

推断,他是自己生身之父,据“紫衣人”透露,十年前被“宇宙一尊”废功残目,

放逐在石碣峰头的石洞中,渡那比死还难堪的凄惨岁月,“屠龙剑客”与“红楼主

人”本是一双情侣,“紫衣人”以此为饵,诱使“红楼主人”上石碣峰,炸毁石洞,

两人同遭活埋,而那讯息,是自己传达与“红楼主人”的,自己不知不觉中成了杀

父的帮凶。

“紫衣人”自承从与“屠龙剑客”是至交,他为可要毁他?

“紫衣人”诱杀“红楼主人”的目的又是什么?

“紫衣认”又曾透露“屠龙剑客”与东方霏雯有夫妻的名份,阻止自己和她交

往,而他却又不择手段的追求东方霏雯……

他的话有几分可信?

这些错综复杂的恩怨情仇,使斐剑心乱如麻。

如此“紫衣人”正如东方霏雯所指斥的,不择手段信口雌黄,那所有的情况都

属子虚,完全出于“紫衣人”的虚构,这种种谜底,将更难揭破了。

他愿意“紫衣人”的话,全是谎言,他仍不忘情于东方霏雯,如果“屠龙剑客”

真是自己的父亲,而东方霏雯与他又真是夫妻名份的……

他不愿再深想,他觉得这种想法对崔婉珍是一种罪过。

他试着强迫自己不再想东方霏雯,而把感情移注给崔婉珍。

尹一凡悠然开口道:“大哥,你知道此剑来历吗?”

剑斐下意识地一颤,道:“不知道?”

“可是你已经发现了些端睨,才会失神的想的,是吗?”

“说话别绕弯子!”

“据‘赎罪人’说,这是“屠龙剑客司马宣”的成名兵刃,也是他的遗物……”

“怎么样?”

“屠龙剑客就是令先尊。”

“哦!”

斐剑额上渗出汗珠,这是一个可怕的事实,他曾想避免,但现实一再地逼他接

受这事实,他痛苦地哼了一声,道:“赎罪人还说了什么?”

“他说,愿你善用这柄剑!”

“这剑怎会到他手中?”

“这就不得而知了!”

“凡弟,这谜底不揭穿,我会发狂,你坦白说一句,‘赎罪人’是否令师?”

“不是!”

那峰头上业已被毁的凝冢呢?“紫衣人”在听说所葬非人时,把它劈残,为什

么?他不是当事人,受骗也不是他。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谜!

离奇!可怕!难解!

看来唯一解开这谜底的,只有“赎罪人”,而“赎罪人”本身的作为,也是一

个极大的谜,可惜,自己被他寻上时,双目失明,否则将可得悉他的真面目。

心念之中,沉声道:“赎罪人要你我赶去丐帮总舵?”

“是的!”

“他本人想来不会置身事外?”

“那将是当然的事!”

“我们走!”

说着把“屠龙剑”斜跨腰间,两人并肩而驰。

斐剑心中相当紊乱,他希望此去南阳,能碰上‘赎罪人’,解开心头的死结,

否则这精神上的折磨,真的会使他发狂。

许多问题,看似茫然无绪,但又似乎相互关联,痛苦的是没有一贯的脉络可循

这不单是思与仇的问题,还有身世夹杂其中。

越过荆山,已是第三天的日中,打失之后,继续寻道登程。

一路之上,沸沸扬扬,传着丐帮总舵被据的消息_

经襄阳渡汉水;直达新野,距离南阳便不远了。

两天两夜不眠不休的疾赶,斐剑倒不觉得怎么样,尹一凡可就在些疲累不堪了,

原因是斐剑心急,不,自觉的用上了七成功力赶路,尹一凡必须以全力始能跟上,

这一来,把功力不俗的尹一凡拖惨了。

斐剑发觉之后,内心很觉过意不去,约莫起更时分,就在路边一个小店投宿,

尹一凡自是求之不得,他不也管那一身化子打扮引起的猜疑,酒饭之后,倒床便睡

野店无夜市,二更光景,便巳万簌俱寂,斐剑心事重重,毫无睡意,独自对着

昏黄的孤灯,默然枯坐。

突地——

一阵低沉而惨厉的呻吟声,隐隐传入耳鼓,斐剑心中一动,凝神细听,那呻吟

声是发自天井对面的客房。

那呻吟声似是经过极大压抑但又忍不住而发出来,若非静夜,还真听不出来。

是卧病的客旅?还是受伤的武林人?

声音时断时续,一声声扣人心弦。

斐剑终于忍不住启门而出。跨越天井,向对面房间走去。

房内无灯无烛,黑洞洞的,这一走近,那呻吟声越发清楚了,对方似在被一种

极度的痛苦在折磨。

斐剑刚待举手拍门,身后突然传出一声轻“嘘!”,回头一看,尹一凡已不知

什么时候来到天井中。

“贤弟……”

“嘘”

尹一凡以手反映在嘴上一比,示意斐剑闭声,同时招了招手。

斐剑惊疑地遇到尹一凡身傍,道:“怎么回事?”

尹一凡惶然用手一指,斐剑顺着他的手一看,登时毛骨悚然,骇毕至极,只见

在邻房昏味灯光映照下,那呻吟声不止的房门上,赫然挂了一件白色的女子外衫,

衫上斑斑累累,架满了刺目的血清。

他再次道:“怎么回事?”

“回房去说……”

“在这里说不是一样么?”

“大哥,声音小些!”

“咦!你到底在弄什么玄虚?”

尹一凡生怕暗中有鬼似的,四下一扫之后,硬把斐剑拖回,掩上了房门,神色

之间十分紧张的道:“大哥,你看见那血衣了?’

“是的,怎样?”

“我们在大事待理,犯不着去惹这麻烦!”

“我不懂你的意思?”

尹一凡皱了皱眉头,道:“真的不懂?”

斐剑不耐烦的道:“我几曾对你说话打过折扣?”

“大哥可知那血衣的来路?”

“什么来路?”

“血衣娘子标记……”

“血衣娘子?”

“是呀!”

“陌生得紧。”_

“大哥可真是孤陋寡闻……”

“论江湖阅历,我决不及你,这是无须说得了?”

“血衣娘子是一个嗜杀如命的女魔,二十年前黑白两道闻风丧胆,业已二十年

不听人提及,想不到今夜在此出现……”

“那血衣何以要挂在房门之上?”

“这是表示任何人不得妄窥那房间。”

“你可听见那呻吟之声?”

“听见了,依我听来,可能是个老人?”

“这事既已被撞上了,能不管么?”

“大哥,二十年前武林中流传这一句话:“宁见阎王,不见血娘……”

“血娘比阎王还可怕么?”

“不错!”

“为什么?”

“血衣娘子心黑手辣,被她碰上的,决无活口。同时,她杀人手法特异,可说

集古今残酷之大成……”

“如此说来,我倒是非见识一下不可了!”

“丐帮的事刻不容缓!”

“我想,现在有一个人在被宰割,一个武士,怎能见死不救,同时照你的说法,

这女魔罪恶滔天,除去她是一件功德!”。

窗外,一个阴森森的声音接口道:“好大的口气!”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