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四十八章 血衣娘子

作者:陈青云

尹一凡面色一变。

斐剑拉开房门,从容地走了出去,目光扫处,只见窗前天井中,站着一个枯瘦

如柴的白发老太婆,两眼泛着熠熠青光,上身穿了那一件方才挂在对过门头的血衣,

那形态三分像人,七分象鬼,令人见不寒而栗。

“尊驾就是‘血衣娘子’?”

“不错!”声音冷厉刺耳,使人听了有说不出的不舒服。

“有何见教?”

“报上名号?”

“掘墓人!”

“你……就是新出道的掘墓人?”

“正是!”

“老身对犯忌的人,从不放过……”

“在下对邪恶之陡,也从不放过!”

“你很狂妄!”

“随尊驾怎么说好了!”

“你的容貌与传言不符……”

“这无关宏旨!”

双方这一对答,早惊动了店中的客人,但谁也不敢现面或吭声,胆子小的,反

而把灯都熄了。

“血衣娘子”青闪闪的目芒,在斐剑的身上一连几绕,阴侧侧地道:“你准备

如何死法?”

斐剑冰冷的哼了一声,道:“依尊贺的意思呢?”

“残尸破腹!”

“尊驾是不是也想到自己的死法?”

“哼!”

厉呼声中,一只干枯如鸟爪的手爪,缓缓抓向斐剑当胸,寸余长的指甲,尖锐

得如五辆小剑,这一抓,缓慢至极,但却诡异玄奇得世无其匹,以斐剑目前他盖世

身手,仍然有封挡避俱无从之感。

尹一凡惊叫一声:

“手爪有剧毒!”

斐剑心头一震,一幌,以“步虚蹈幻”的步法,身旁挪了开去。

“咦!”

“血衣娘子”这一声惊“咦”似骇斐剑旷古无双的步法,但手瓜不收,如影附

形般跟踪抓到。

斐剑也着实惊这女魔的身手,再次挪了开去,闪电般点出一指是“天枢宝笈”

所载的指法“魁星射斗”,其威力足可洞金袭石。

“血衣娘子”可真识货,极神速地收手暴退,栗声道:

“掘墓人,你还真有一手,老身重出江湖,第一次出手无功,你是何人门下?”

“这点尊驾不必问了!”

“哼,别以为我会改变主意不杀你……”

“彼此!彼此!”

对房呻吟之声再传。

斐剑眉头一竖,道:

“房中发声的是谁?”

“你管不着!”

“什么人值得尊驾在店房之中下手?”

“你不配问!”

“血衣娘子,本人号称‘掘墓人’,依你生来所为,值得本人出手有余……”

“嘿嘿嘿嘿,别信口狂吠,老身杀一个人,在血衣上点一滴血,你,不过是一

滴血而已……”

斐剑不由头泛寒,由此而论,这女魔的血衣,几乎被完全染遍,一个高手一滴

血,到底有多少武林人丧生在她手下?

心念之间,杀机大炽。侧顾尹一凡道:“凡弟,去看看受害的人是谁?”

“好!”

尹一凡身形一弹,“血衣娘子”旋身出手便抓,斐剑早知对方必有这一着,不

分先后的一掌劈了出去,“血衣娘子”被震得一个踉跄,尹一凡已闪电般窜入对面

房中。

“血衣娘子”头发倒竖,脸上肌肉连连抽动,后喝一声:“纳命!”

左掌右扑,向斐剑,看态势,是要一击致斐剑死命。

斐剑业已蓄势而待,“天枢神掌”照定对方猛然挥出。

“天枢神掌”的妙用在于借力反震,攻击力愈强,反震力愈大。

“波!”的一声暴震,“血衣娘子”倒退三四步,口角溢出鲜血,这一来,那

神态更是恐怖唬人。

斐剑身形一欺,寒声道:

“再接一掌试试!”

“呼!”的一掌平堆出去……

“血衣娘子”不愧一代邪魔,只一个照面,业已觉察斐剑掌力的奇奥,当下不

接不架,身形微微一偏,右手电扬、五指平伸,两片指甲,脱指疾射。

这种歹毒的武功,的确令人防不胜防.

斐剑见对方无意接掌,自不能施以反震,心念一动的瞬间,内劲暴吐。

“天枢神掌”妙用固于借力反震,但无力可惜之时,仍能直接发劲毙敌。

两声闷哼,同时发出,斐剑的右肩背,被对方飞出指甲射穿,登时麻痛攻心,

忍不住问哼出声,暗道一声糟了,他以为对方用是什么小暗器,但从感觉上知道这

暗器含有剧毒,担得他立即运功封穴,逼住毒势不使攻心。

“血衣娘子”在飞指伤人之际,同时挨了斐剑重逾千多钧的一击。身子跌跌撞

撞,直退到天井边沿,口中血箭狂射。就在此刻,房中传出了尹一凡的一声惊呼。

斐剑这一妄用真力,毒势乘隙蔓延,一阵头晕眼花。四肢感到有些麻木。

“血衣娘子”狞声道:

“掘墓人,你迫得老施用向不轻试的‘飞甲破金’,不过,告诉你,在‘飞甲

破金’之下,从无活口,大罗神仙也难支持到半个时辰,老身可以坐待你死亡。”

斐剑闻言,不由五内皆裂,怪吼一声。连弹出五缕指风。

惨哼声起,“血衣娘子”躲开了四指,却避不开最后一指,“魁星射斗”指功

洞金袭石。“血衣娘子”血迹斑烂的上衣,右半边登时成了红色。

斐剑连用真力,毒势又浸入了一层,眼前金花乱冒,真元急剧地消散。

“完了!”他心里想,尹一凡在那一声惊呼之后,不再见动静,不知道情况如

何,但此望他自身难保,他知道,此际如果稍露不支之状,后果不堪设想。

心念之中,他咬紧牙关,徐徐举步,向“血衣娘子”走去。口里冷酷的道:

“你没有什么遗言交代了吧?”_。

这一着,是虚张声势,实际上,他已无力出气。

“血衣娘子”倒被他这种意外的行动唬怔了,脱口道:

“你……不怕毒?”

斐剑从牙缝里迸出活声道:

“区区之毒,其奈我何,‘血在娘子’,你的末日到了!”

话声中,手掌徐徐上扬……

“血衣娘子”伤势已相当不轻,自知无法再受一击。厉哼一声,弹身上屋,一

闪而逝,虽是在重伤之下,那身法轻灵快捷,仍使人叹为观止。

斐剑目送对方身影消失,长长地吐了一口声,身形连幌,原地坐了下去,再难

挣扎起来,汗水,从额上滚滚而落。

“大哥!”

尹一凡从房中奔了出来。

“你没有事吧?”

“我……大哥,你怎么了?”

“我中的“血衣娘子”的‘飞甲破金!”

“啊,这……”

“房中人是谁?”

“是‘无后老人’前辈!”

“什么!是‘无后’前辈!”

斐剑努力挣起身来,但起得一半,又坐了下去。

“大哥,这‘飞甲破金’之毒,不但剧毒绝伦,且能破坏人的内元……?”

“无后前辈怎样?”

“他被那女魔酷刑迫供,伤势相当严重。”

“迫供?迫什么拱?”

就在此刻——

一样白忽忽的东西,朝尹一凡迎面身射至,尹一凡大吃一惊,两指一抄,夹在

手中,赫然是一个纸团,抬头望去,却又不见人影。

“凡弟,那是什么?”

“一个纸团!”

“打开看看?”

尹一凡打开纸团,一看,不由欢呼道:“大哥,你有救了!”

斐剑惑然道:

“怎么回事?”

“赎罪人传的字条……”

“又是他,字条上写的什么?”

“飞甲破金之毒,‘铁枭草’解葯可奏效!”

斐剑心中大感振奋,但也困惑莫明,“赎罪人”的行为,的确令人莫测高深,

自己此行,把“铁枭草”解葯带在身边,本是要使“地皇”双目复明,不意“地垒”

遇害,愿望落空,想不到这解葯反而开动次救了自己,这真是一饮一啄,莫非前生

注定了。

当下,忙伸手怀中,取出小瓶,倒出仅有的两粒丹丸,纳入口中,抛了空瓶。

尹一凡怔怔地站在一旁看着。

丹丸入口,立化津液而下,意外地没有象解“铁枭草”之毒那样起强烈的反应,

仅只丹田之内冲起一股热力,然后扩散到四肢百骸,顾盼之间,麻痛全消,功力尽

复,一跃而起,道:“凡弟!你拿我剑来,以妨‘血衣娘子’回头再来,我去看看

‘无后’前辈!”

说着,弹身进入对过房中。

房中灯光已被尹一凡点燃。斐剑入房,一目便已了然。只见‘无后老人’满身

血污,躺在床上,双目神采尽失,象一个久病的普通老人。

“前辈,我是斐剑!”

“无后老人”眼珠一转,以低沉的声音的道:

“我知道!”

“前辈如何落人那女魔之手?”

“咳!长言短叙吧,丐帮的事你知道了?”

“是的,晚辈正为此事赶来南阳!”

“不必去了!”

“为什么?”

“丐帮业已加人‘金月盟’,长老‘千耳神曹化’已受命为‘黄旗令主’……”

斐剑又气愤,又是失望的道:

“真想不到堂堂丐帮竟也禁不住威迫而降服。”

“少侠,对方是不得已!”

“不得已?”

“丐帮弟子遍天下,如果‘金月盟’施展恐怖手段报复,你想,结果将如何?”

“所以只有加盟一途?”

“还有,帮主马文博现在作为人质,丐帮弟子不敢以帮主的生命作祭礼!”

“哦!大势所趋,看来‘金月盟”不久将以天下盟主自居了!”

“不尽然,这要看情势如何演变.所有加盟的各门派,都是被威迫则忍辱苟全,

并非出于自愿,有机会时他们会倒戈相向的。

斐剑沉重地点了点头,道:

“还是谈谈前辈本身的事吧!”

尹一凡进房,把剑交在斐剑手中,然后自动站到门外地望。

“无后老人”闭目养了一下神,才悠悠开口道:

“记得老夫到了丐帮之后,说明来意,‘千耳神曹化’一口应承,召集干练弟

子,展开查访,‘屠龙剑客司马宣’自失踪以后,迄无下落……”

斐剑痛苦地眨了眨眼,道:

“司马宣业已死于‘紫衣人’的阴谋……”

“哦!多久的事?”

“数月前!”

“数月前!”

“是的!”接着,斐剑把“紫衣人”利用自己传言,诱“红楼主人”上石用峰,

然后炸毁山洞的事实经过简略的说了一遍。

“无后老人”废然道:

“天下事的确是变幻无常。”

“前辈请再说下去?”

“至于你所说的使用凤头金钗,杀你母亲的女魔,就是……”

说这到里,突地两眼翻白,全身*挛,口里修哼出。

斐剑本想追问,一看对方情状,把话忍了回去,转头向房门口的尹一凡道:

“贤弟……”

尹一凡不待斐剑说完,立即停住话头,道:

“大哥,他内伤极重,刚才他老人家略略向我提过,‘金月盟’太上护法‘象

魔’,是此次吞并丐帮的行动负责人,他作客丐帮,也成了阻击的对象,虽然‘紫

衣人’救了他,但他已负相当严重的内伤,为了养伤而避免追杀,才住到这野店来,

以为可瞒过对方的耳目,却不料被“血衣娘子”追踪而至,以最酷毒的手段迫供……”

“血衣娘子”也是‘金月盟’一份子!”

“不是!”

“那她迫什么供?”

“要他交出风头金钗,伺时说出金钗来路……”

斐剑又目陡射厉芒,栗声道:

“要‘无后’前辈交出金钗?”

“是的!”

“那‘血衣娘子’便是我杀母仇人?”

“谅来不错,她承认金钗是她之物!”

“噢!我……竟然放过了她……”

“将来还会碰上的!”

剑斐激动得簌簌直抖,杀母仇人已有下落,报仇只是时间问题了,不解的是

“血衣娘子“何以要向“无后老人”迫索凤头金钗?难道“无后老人”业已向她讲

明了这件惨案?抑是她得悉“无后老人”籍丐帮耳目打探她的动机?可惜……

心念之中,剑眉紧蹙道:“贤弟,他老人家看来十分痛苦,怎么办?”

“我已经给他老人家服下了数粒疗伤圣丹,可惜不见效,那女魔用酷毒手法制

住了他的要穴,一般疗伤法根本无效……”

“这……得设法救他老人家才好,我以内无助他……”

“不行,他已伤及心经,外力一人,反速其死!”

斐剑咬了咬牙道:“这么说他老人家役救了?”

尹一凡抓耳搔腮的道:“问题实在严重,我在搜索枯肠想辨法”

“如他老人家因此不治,我将抱恨终身了……”

“唉!如果……”

“如果什么?”

“如果‘赎罪人’现身,他或许能为力!”

“为什么?”

救人救澈,他救了他老人家一次,该有始有终,同时,他既在此现踪,还掷柬

告诉我们解‘飞甲破金’之法,他不能不知情。”

“很难说!”

“为今之计呢?”

“我们立刻回头,希望去碰一个人,如碰上那人,就算有救了!”

“碰什么样的人?”

“那人不喜欢别人知道他的来路!

“又是哑谜,如果碰不上呢?”

“这……”

斐剑急不择言的道:“不行,我非救他老人家不可,不计任何代价。”

尹一凡沮丧的道:“大哥,这是无法勉强的。”

就在此刻,“无后老人”突地缓过气来,口chún启动了半刻,才声细如蚊的道:

“斐剑,听我说……”

“前辈有话请吩咐!”

“血衣娘子……便是……你杀母仇人!”

斐剑强捺住狂涛般的情绪.道:“前辈的伤该如何治疗?”

“恐怕……没有救了,你……听着,我在听到丐帮派出去的行动弟子回报,女

魔重出江湖,以‘金钗’毁了‘风流者’的消息之后,判断她可能是你……要找的

人,在派人传讯给你之际,可巧,被女魔听到了我交代传讯人的话,就这样,她……

不放过我.还杀了那个传讯的人,她……已自承认是金被主人……”

“嘿嘿嘿嘿……”

险寒的笑声,显然发自“血衣娘子”之口,这女魔真的去而复返。

尹一凡当先跃登屋面,斐剑抽剑出鞘,电闪掠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