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四十九章 血光魔影

作者:陈青云

上集书中,斐剑与尹一凡面对重伤将死的“无后老人”,筹思无计,忽听一阵

嘿嘿冷笑之声破空传来,那笑声极似发自“血衣娘子”之口,两人先后冲出房去,

跃登屋面。纵目四扫,不见丝毫人影。

尹一凡突地惊觉道:“不好,快回房去!”

斐剑也似乎有了预感,拆身飘落,疾掠人房,一看,不由目瞪口呆,床上空空

如也,业已失去了“无后老人’的踪影,不由咬牙切齿的一顿脚道:

“好狡猾的女魔?”

尹一凡惶急的道:

“大哥,‘无后’前辈落人女魔之手,后果不言可喻,我们……”

“分头追赶一程,怎样?”

“好,武陵山下碰头,不见不散!”

“事不宜迟,走!”

两人也没有什么东西收拾,归房拣了随身什物,留了块碎银算房饭钱,然后相

继越屋而出,一东一西,分途追截。

这种盲目行动,明知于事无补,但不能不尽这个心。

尤其斐剑更是忧心如焚,“无后老人”再落人‘“血衣娘子”之后,决无幸理,

而他,可说是为了自己而遭此惨遇,这的确是件终生负疚的事。

“血衣娘子”向”无后老人”追索凶器金钗的下落,而金钗在自己身边。这女

魔的目的何在呢?

杀母之仇,不共戴天,再加上“无后老人”这一笔,真是仇上加仇,恨上加恨

当初,错疑“红楼主人”便是凶手,想不到猜测完全不对,天下事有些的确是

无法测度的,“血衣娘子”当初杀害母亲的动机是什么呢?

心念之中,已奔出了十来里,连半个鬼影子都没有发现,以“血衣娘子”的身

手而论,要追截她可是件难事,尤其她的去向与落脚之处都不知道,盲目追截,注

定了白费气力。

他深深地觉察到一个负有绝世武功的高手,如果没有相等的江湖阅历经验辅助,

只算是成功了一半,以这次事件来说,如果自己经验老练,尹一凡出房察看,自己

稳守不动,“血衣娘子”何从得手!

然而悔恨终竟于事实无补,“无后老人”一条命算是断送了。

他极希望,“无后老人”能说出金钗的下落,使“血衣娘子”自动找上自己,

可是,这希望很渺茫,“无后老人”该不知道自己已练成了“天枢宝笈”的全部武

功,他决不会向女魔供出自己,如此,他注定了被折磨至死。

他越想越觉对不起“无后老人”,良心上的负疚,远甚于任何有形痛苦,他恨

不能马上抓到“血衣娘子”,把她生撕活裂。

正行之间,数声惨号,突破沉寂的夜空,遥遥传来。

他急刹身形,目光向夜暗一阵扫掠。

惨号再传,凄厉刺耳,间杂着呼喝之声,无疑的有人在附近交手。

他循声扑去,身法之轻灵快捷,有如掠空蝙蝠、又似魅影飘移。

奔约半里,眼前现出一座规模不小的古庙,惨号与呼喝之声,断续从庙内传出

是什么人对出家人下手?

一条人影,跌跌撞撞地迎面奔来。

斐剑停身喝道:

“站住!”

那人影一个踉跄,摇摇不稳地停了脚步,赫然是一个遍身血污的少年僧人。

斐剑目光一源对方之后,又道:

“少师父,怎么回事?”

那少年和尚惊凝地望了斐剑一眼,颤声道;“阁下何方高人?”

这口吻,一点也不像出家人,斐剑皱眉,心想,自己戴的面具是尹一凡的,他

可能用过,何不就借他外号一用,当下冷冷的道:“本人‘阴魂不散’!”

少年和尚徒地一震,道:“阁下是‘阴魂不散’?”

“一点不错!”

“来此有何见教?”

“咦!这里不是在杀人吗?”

“阁下是闻声而至?”

“对了!”

“如此请转吧!”

“为什么?”

少年和尚身形幌了两幌,没有答腔,仆地栽倒,斐剑用手一探,竟然已断了气,

当下不再迟凝,弹身使朝庙门扑去。

庙门口,横陈了六具尸体,死状更惨,系被破腹开膛,血水肠肚,沥沥一地。

斐剑看了一眼,弹身再进,面前是一个大院,院地中,骇然又是一片血肉狼籍

的死尸,竟然不下五十余具之多。

出家人缘何遭此浩劫?

斐剑感到有些动魄惊心,一抬头,通往后进的中门边,站着一条娇俏的人影,

难道这女子便是血洗此庙的凶手?弹身迫近一看,几乎骇呼出声,那女子不是别人.

正是“红楼主人”的大弟子舒眉,只见她横剑而立,满面杀机。

石碣峰头“红楼主人”遭了暗算,随行弟子,只舒后一人幸免于难。

美剑脱口叫了一声:

“舒姑娘!”

舒眉显然大吃一惊,骇然道:“阁下是谁?”

斐剑这才意识到自己业已易容改装,当下冷持的道:“阴魂不散。”

“阁下是‘阴魂不散’?”

“嗯,不错?”

“怎知本姑娘姓氏?”

“本人之所以号称‘阴魂不散’岂是幸致,你是‘红楼主人’的大弟子,不错

吧?”说着,再向前迫近数步。

舒眉更是芳心大震,栗声道:“阁下意慾何为?”

“这些出家人都是你杀的?”

“大部份是!”

“如此说来,下手的不只你一个?”

“也不多,一共两人!”

此际,后进中传出了阵阵惨哼之声,在这满眼血尸的静夜中,分外刺耳惊心。

“本人希望姑娘能说出血洗此庙的理由!”

“如果不呢!”

“杀人者人恒杀人,姑娘当明白这道理……”

“咦!阁下的声音很熟!……

剑斐冷冷一笑,他人庙之后,没有改变声音,是以舒眉觉得耳熟,但形貌却十

分陌生,外号倒是听人说过。

“姑娘以这种手段,对付出家的人,未免太残酷了些?”

“出家人,哼!‘阴魂不散’,你即无所知,连本姑娘的姓名来历都能一口道

出,何以不知道这些假和尚的来路?”

“什么,假和尚?”

“阁下想不到这间‘天王寺’是什么所在吧?”

斐剑困惑的道:“什么所在?”

“金月盟的第四分坛,你想不到吧?”

斐剑的确吃惊不小,这里既是‘金月盟’第四分坛,那这些被杀的僧人,该是

‘金月盟’属下弟子,‘金月盟’志右君临天下,不择手段的兼并各门各派,并屠

杀异已的同道高手,所行所为,人神共愤,如果真的如此,倒是杀得好。

心念之中,冷声道:“真是这样吗?”

“信不信由你!”

“然则姑娘不手的动机是什么?”

“这一点阁下似乎没有过问的必要……”

“如果本人一定要问呢?”

“阁下又何必找死呢?”

“找死,不见得吧?”

“我劝你还是及早抽身为妙。”

“否则呢?”

“恐怕走不了!”

斐剑此刻当然不会把舒眉放心上,冉次冷笑一声,道:“后面是姑娘的同伴吧?”

“不错!”

“谁?”

“阁下真的存心找死?”

“就算是吧!”

“如本姑娘说出那人的名号,你阁下就算死定了!”

“本人不信这个邪,那人是谁?”

“血衣娘子!”

斐剑登时热血沸腾,杀念陡炽,这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血衣娘子?”

“嗯!”

“好极了,本人正要找她!”

说着,弹身使向前闯。

“站住!”

斐剑充耳不闻.一下子便到了舒届立身的门边,舒眉厉斥,声:“找死!”手

中剑朝斐剑罩身疾卷。

斐剑猛一掌,排山劲风涌处,舒周被震得直向后退,斐剑一幌身,‘步虚蹈幻’

幽灵似的从舒眉身侧绕过,进入后院。

舒眉定了定神,仗剑疾扑。

斐剑电闪般掣出‘屠龙剑’,轻轻一挥。

“呛”的一声巨响,火花迸射.舒后连退三四步,才拿检站稳,手中剑几乎脱

手而飞。

院地中,又是十几具死尸。

一个灰衣老憎,被反缚在正殿廊柱之上,口中发出阵阵惨哼,老僧身前,一点

不错,正是那‘血衣’女魔。

斐剑冷厉地扫了舒眉一眼,道:“我不想杀你,退远些!”

话声中,一闪到了面前。

“血衣娘子”陡地回身,双目青光熠熠,骇异的道:“是你?”

“不错,你想不到吧!”

“嘿嘿嘿嘿!的确想不到,你连谁来送死!”

斐剑眼中暴射两股栗人的厉芒,狠狠地直照在对方的面上,一字一顿的道:

“血衣娘子,你把‘无后老人’怎么样了?”

“什么,那老狗死了吗?”

“我问你把他如何了?”

“废话,他不是在店房中吗?”

“哼,想不到堂堂‘血衣娘子’竟也效学江湖末技,调虎离山

“老身不懂你说些什么?”

“你不敢承认?”

“小子,你是胡说八道,老身还要着落他在你身上呢!”

斐剑心中一动,看样子‘无后老人’不是这女魔劫走,但谁会做这等事呢?那

引自己与尹一凡出房的笑声,分明是女魔的声音

“等着,老身先了结这一边!”

说着,回身面对那廊柱上的老和尚,狞声道:“老狗,你说是不说.‘紫衣人’

现在何外?”

斐剑心头又是一震,“血衣娘子”竟然追问这老僧“紫衣人”的下落,“紫衣

人”也是自己急慾追寻的仇人,看样子这老僧确是“金月盟”第四坛的分坛主,他

与“紫衣人”有何关联呢?

一声惨号传处,那老憎的两只耳朵被“血衣娘子”活生生地撕了下来。

“说!”

“本座……不知道!”

“哇!”

“血衣娘子”的一只右掌,插人那老伯左胁,老僧在惨哼一声之后,哒然垂首,

不知是死是活,这种手段,的确够残忍,整座分坛,看来已无一活日。

斐剑似乎半刻也无法忍耐,厉声发话道:“血衣娘子,在下不耐久等……”

“血衣娘子”再次回过身来,道:“老身先打发你上路。”

“你在做梦,告诉你,今夜你没有机会了!”

“小子,少狂,老身真不知该用什么方式处置你才能消恨……”

“彼此!彼此!不过,有几件事你必须在死前交待。”

“找死!”

狞喝声中,“血衣娘子”出手如电,朝斐剑当头抓落。

斐剑已存心不给对方任何机会,“屠龙剑”早经蓄劲而待,就在对方出手之际,

一招“投鞭断流”挥了出去,“天枢剑术”,盖古凌今,他自参透了全发之后,功

力已臻极致,同一招式,较之以前,威力不知道增加了几许。

“血衣娘子”忙不迭抽身暴退数尺。

斐剑并不跟踪下杀手,适时收剑,道:“你以残酷手法对付‘无后老人’,目

的是追查一枚凤头金钗的下落?”

“血衣娘子”先是一愣,才阴阴的道:“不错!”

“为什么”?

“老身有告诉你的必要吗?”

“非常必要!”“那又为什么?”

“在下可以答覆你金钦的下落,不过,你得先回答在下的问题。”

“你……知道金钗的下落?”

“知道!”

“老身也有话问你……”

“先回答在下的!”

“说吧?”

“凤头金钗是你独门暗器?”

“不是暗器,是利器!”

“十年前,你曾经用它杀死一个女人?”

“老身二十年来,首次现身江湖!”

“二十年之中,没有杀过人?”

“没有!”

“你有传人!”

“有!”

“也会使用凤头金钗?”

“凤头金钗,一共只有两枚,一枚在老身身边,另一枚给老身长女……”

斐剑热血一涌,栗声道:

“她叫什么?”

“百灵女孔映红!”

“百灵女孔映红?”

“不错!”

“她持有一枚凤头金钗?”

“对了!”

“她现在何处?”

“血衣娘子”陡地一欺身道:“这正是老身要问你的!”

舒盾突地插口道:

“我知道你是谁了,怪不得声音如此熟悉。”

斐剑瞪了她一眼,道:

“舒姑娘你早该认出才对。”

蓦在此刻……

数条人影,旋飞而至,斐剑目光一扫来人,登时心头狂震,一连后退了四五步,

全身一阵发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