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五十章 情乎敌乎

作者:陈青云

来了,赫然正是美绝尘环的心上人的东方霏雯,她身后随着四名绛衣女婢。

东方霏雯会在此时此地现身,的确是他做梦也估不到的事,平静了许多的心湖,

又激起了层层涟涟,他几乎不克自持。

镂心刻骨的爱,绮丽的往事,一齐兜上心头。

他不知道爱她有多深,但他知道要斩断情丝是不可能的事。

许多人的忠告,在见了她面的刹那,完全烟消云散。

她过大的年龄,神秘的出身,离奇而近乎残忍的行为。以及传言中对她品格的

评价……这些,全被否定了,爱,否定了一切,他动摇了他一度下过的决心。

好在,他此刻的容貌不易被出来,他有机会考虑自己该怎么做。

她此来何为?

东方霏雯目光一扫现场,当目光掠过他时,他感到有些晕眩,呼吸也迫促起来,

但,只是那么短暂的一瞥,她的目的停留在“血衣娘子”身上。

“血衣娘子”微惑错愕,可能,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美的女子。

东方霏雯朱chún曼启,幽幽地开了口。声音如玉盘滚珠,但却含有杀气。

“血衣娘子,你好辣的手段!”

“血衣娘子”狞态不改,冷森森的道:“你是谁?”

“你别管我是谁,只问你这笔血债如何交代?”

“如此说来,你是‘金月盟’的人?”

“并无不可。”。

一旁的斐剑心头起了一阵悚栗,看来她与“金月盟”关系不浅,而“金月盟”

是武林公敌,也是自己敌人,这情况发展下去,自己该如何?

东方霏雯接着又遭:

“你存心和‘金月盟”为敌?”

“不管敌友,老身凭自己意向做事。”

“为何杀人?”

“这些不长眼的包庇老仇人嘴衣人’!”

“什么“紫衣人”是你“血衣娘子”的仇人?”

“不错!”

“何以见得死者包庇‘紫衣人’?”

“老身追击‘紫衣人’人届而逝。”

东方霏雯思索了片刻,冷笑一道:“你做了紫衣人的刽子手……”

“什么意思?”

“紫衣人与‘金月盟’势如水火,他故意玩上这一记花招,借你的手,毁这分

坛,不过,不论怎样,分坛被血洗的事实,你要负全责!”

“血衣娘子”窒了一窒,道:

“这责如何负法?”

“血债血还!”

“哈哈哈哈,要老身还血债那可是奇闻了!”

东方霏雯冷极的道:“不是奇闻,事实会证明这句话!”

“老身真有些舍不得向你这天生尤物下手……”

“宽恕敌人,便是对自己残忍。”

“好利的口!”

“这两位是贵门上?”

“什么,这小子不是‘金月盟’的人?”说着,朝在斐剑一指。

东方霏雯的目光,转到了斐剑面上,淡淡的道:

“朋友是什么来路?”

斐剑一颗心几乎跳出口来,当下咬了咬牙,改变了声音道:

“阴魂不散!”

东方霏雯仔细地端详了斐剑一眼,曼声道:

“朋友便是不断改变形貌的‘阴魂不散?”

斐剑一颔首道:

“正是!”心念一转,接着道:“尊驾在‘金月盟’之内是何身份。”

“这个……只好让朋友你永远当作谜了!”

“永远?”

“朋友欠‘金月盟’的也不少,今夜就一并清偿了吧!”

斐剑心头起了一阵寒粟,自己难道真的要和她动手吗?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

但她的立场已十分明显,她是站在“金月盟”的一边,今夜,无凝地她是得讯赶来,

如果要避免出手,只有走之一途,可是凤头金钗的公案,必须解决……

东方霏雯的目光移向舒盾,道:

“看来你是”红楼主人’的门人?”

舒眉咬牙道:

“不错!”

东方霏雯收回目光,转注“血衣娘子”道:

“尊驾追索‘紫衣人’是为了替‘红楼主人’报仇?”

“血衣娘子”目中顿现怨毒之光,栗声道:

“一点不错!”

“红楼主人与尊驾是什么关系?”

“这不用你管!”

“哼,本人也没有兴致来管,这里一百多条人命,只你两人抵偿,未免大便宜

了,‘血衣娘子’尊驾二十年前,即以杀人的手法残酷而颤武林,今晚,你自己可

以尝尝你施之于人的手法的全股滋味!”

说完,朝四名绛衣一挥素手道:

“拿下,要活的”

“尊命!”

四绛衣少女恭应了一声,四人分作两对,向斐剑和舒眉欺了过去。

场面在四少女欺身之际骤呈紧张,杀机顿时弥漫全场。

“血衣娘子”似已怒极,厉哼一声,伸鬼爪扑向东方霏雯。

惊心悚目的场面,在遍地积尸的院中,先后叠了出来。

东方霏雯与“血衣娘子”一搭上手,便是武林中罕闻的杀着。

舒眉挺剑迎上两名绛衣少女,三支剑如出洞灵蛇,矢矫盘虬,剑浪千层,剑气

撕空,声势骇人听闻。

斐剑心中大感为难,出手还是不出手?

心念未已,两柄长剑挟疾风迅雷之势,罩身攻到,他一幌身,鬼魅般闪了开去,

两少女被这种玄奥无匹的步法,惊得芳心一震,立时意识到对方不是好相与,长剑

伸缩之间,再次厉辣无匹的攻了出去。

斐剑从容地东一幌,西一闪,两少女使尽浑身解数,连他的衣边都碰不到。

东方霏雯与“血衣娘子”一对,打得激烈万分,看来两人的功力在伯仲之间,

但从气度上看,东方霏雯还胜了半筹。

盏茶工夫之后,联攻斐剑的两名绛衣少女,业已疲于奔命,香汗淋漓,娇喘吁

吁,两女想不到“阴魂不散”的身手,较之传言不知高了几倍,对方自始至终,不

曾还手,仅凭奇奥的步法游走,视这一流的剑术如无物,如对方出手,岂非太可怕

了?

斐剑既不愿伤对方,但也不耐久磨,冷喝一声:

“住手!”

这一喝倒生了效,两女不期然的收剑后跃,其中之一栗声道:

“阴魂不散.什么意思?”

斐剑冷森森地道:

“我不想要你俩的命,识相的退到一边休息去!”

两少女明知不是对方之敌,但东方霏雯严命之下,谁敢退下,另一个道:

“就凭阁下一句大么?”

斐剑嗤之以鼻道:

“大话?不相信尽管出手,你俩能接本人一剑,本人弃剑束手!”

两女芳心一动,以自己的造诣,在江湖中很少有敌手,难道连对方一剑都接不

下,对方夸此海口,倒真是一个机会,两女互视一眼,其中之一抖了抖剑身,道:

“阁下说一剑?”

“不错,也许只须半剑!”

“此话当真?”

“本人一向言出如山!”

斐剑长剑斜斜举起,冷冷的道:

“本人要出手了,注意!”意字声中,“屠龙剑”弧形圈了出去。

两少女也许是太紧张之故,双双出剑全力封挡。

“呛!呛!”震耳的金铁交鸣声中,爆起一片寒星,接着是两声惊呼,两少女

长剑脱手飞坠两丈之外,人也被剑气迫得退了丈余,登时粉腮如土,楞在当场,

斐剑扫了两女一眼,目光射向场中。

东方霏雯似被这边的意外情况所惊,手头一滞,立时被“血衣娘子”抢去先机,

被迫得连连后退,忙定神演三绝招,才扭转劣势。

另一连,舒眉与两名绛衣少女,仍打得难解难分。

斐剑定了定神,思索有关金钗之谜,从“血衣娘子”透露了一半的话中,这纷

岐的意念,似乎已有一个头绪。

舒眉是“红楼主人;的大弟子,而“血衣娘子”重出江湖是为了“红楼主人”

向“紫衣人”索仇,“血衣娘子”承认凤头金钗的是她的独门利器,照以住的推测,

假设“屠龙剑客”是自己生父,“红数主人”是父亲的情人,为了完全获得父亲的

爱,或者是某种原因,而下手杀了母亲,是极可能的事。

“血衣娘子”说金钗一共两枚,一枚在她身上,一枚给了她的长女“百灵女孔

映红”,“红楼主人”用以杀害母亲的这一枚,可能得自“百灵女”,而听口风,

“百灵女”似乎下落不明,所以“血衣娘子”风闻,“无后老人”查探金被主人,

才出手向他追问金钗的下落。

当然,凶手是:“百灵女孔映红”也是极有可能的事。

总之,“血衣娘子”母女脱不了干系,“红楼主人”已死,剩下的索仇的对象,

只她母女了。

他又想到“无后老人”,“血衣娘子”否认劫持他,那是谁劫走重伤将死的

“无后老人?”

这又是一个匪夷所思的谜。

一声娇哼,打断了斐剑的思路,只见东方霏雯玉容大变,连连踉跄倒退……

“血衣娘子”狂笑了数声,道:

“可惜了你这付姿容,与这些奥皮囊同腐!”

东方霏雯厉声道:

“老虔婆,你使的什么歹毒暗器?”

“血衣娘子”狞声道:“这叫做‘飞甲破金’,至多活半个时辰,不过,老身

不想你多受苦,还是亲手结束了你好!”

两名绛衣少女舍弃了舒眉,与另两名同时弹身到东方霏雯身边,齐齐唤了一声

:“主母!”

斐剑本身就几乎丧命在“飞甲破金”之下,眼见心上人被这种毒功所伤,即是

心疼,又是恨毒……”

“血衣娘子”蓦地欺身上步……

四名绛衣女不约而同的出手维护东方霏雯。

“血衣娘子”左掌一挥,右手电抓而出,这一挥之间,三名绛衣少女被震得直

荡开去,另一名却被她一把抓正面孔。

“哇!”

凄绝人性的惨哼声中,那名被抓的绛衣少女,五官全毁,一张粉面顿成了一片

血肉模糊的烂肉,倒地翻滚,一时又断不了气,状况令人毛骨皆悚。

几乎是绛衣少女被抓的同时,东方霏雯挟毕生功力,劈出了一掌。

“血衣娘子”登时被震退了四五步之多,而东方霏雯在一掌击出之后,娇躯骤

呈摇摇慾倒之势。

这滋味斐剑尝过,妄用真力,使毒势加速内侵。

“血衣娘子”暴笑一声,弹身再进,鸟爪电伸,抓向东方霏雯……

“找死!”

暴喝声中,斐剑闪电欺身,“屠龙剑”挟骇电奔雷之势劈向“血衣娘子”。

只要是功力已到了某一极限的高手,对于敌方的功击势道,不须看,凭本能的

直觉便可感觉出来,这是一种很难具备,也很奇妙的感应。

“血衣娘子”觉出攻来的剑势,霸道得骇人,连想都不想,抽身暴退,这退身

之势,可说快比电闪,但,斐剑的剑势更快。

惊呼声中,只见“血衣娘子”停身八尺之外,一件血衣,裂开了半尺长一道口

子,鲜血岑岑而下,这女魔惯常以敌人的血,染自己的标记,现在,她自己的血湿

染了血衣的前半面,原先的红白斑块,全成了殷红一片。

斐剑侧顾东主霏雯,忍不住脱口道:

“伤得怎样?”

东方霏雯玉靥如纸。汗珠滚滚而下,无力地看了斐剑一眼道:

“你……为什么要对我援手?”

斐剑五内皆裂,真想揭开自己的面目,把她抱在怀中……

东方霏雯接着又道:

“阴魂不散,我……原本是要杀你的!”

斐剑努力按捺住激动,不使声音颤抖,平静的道:

“我知道!”

“那你还要出手救我?”

“因为我要杀她!”

这句话答得牛头不对马嘴,但他自己毫无所觉。

东方霏雯居然破颜一笑,道:

“我记住这笔人情!”

“用不着!”

“阁下的功力,出乎我意料之外……”

“好说!”

“我希望你阁下今后勿再与‘金月盟’作对?”

斐剑咬了牙,道;

“这恐怕办不到!”

东方霏雯:

“看在阁下缓手这一剑的份上,我给你忠告,放眼武林天下,无人能与‘金月

盟’相抗衡,与该盟为敌的结果,阁下可想而知!”

斐剑胸中豪气盎然,沉声道:

“谢谢你的忠告,但一个意图以血腥手段君临天下的屠夫,其下场也是可想而

知的,自古邪不胜正,公义永不泯没!”

东方霏雯似已不支,娇驱连颤了几颤,两名绛衣女子急忙扶住。

斐剑目光无意中一扫,不由侮恨交加、只这与东方霏雯问话的工夫,“血衣娘

子”与舒眉业已走得无影无踪。

这女魔一走,再找她就费事了,凤头金钗之谦,又将拖延时日。

他也自惭,把心神全集中在东方霏雯身上,竟然被对方邀走而不发觉。

突地,他想到了一件事,急声道:

“在半个时之内,能找到一样东西么?”

东方霏雯强挣着道:“什么东西?”

“铁枭草的解葯!”

“铁枭草的解葯?”

“不错!”

“怎么样?”

“飞甲破金剧毒,任何人难支持半个时辰以上,那解葯可以解这毒!”

“哦!承阁下指教!”

斐剑到这里,才醒悟事态的严重性,如果半个时辰之内,得不解葯,东方霏雯

将玉殒香消,心念及此,不由五内如焚,如果她不幸毒发而死,自己有勇气活下去

吗?不禁忘形的叫道:

“我说半个时辰这内,半个时辰!”

东方霏雯目露惑然之色,轻声道:

“可以的!”

“那……太好了!”

斐剑上次被“狮魔”毒残双目,东方霏雯极有把握的要使他双目复明,他知道

她必能得到解葯,所担优的是时间问题,现在这一说,他算是放下悬心了。

但他所表现的关切,却使东方霏雯主婢困惑不已。因为半刻之前她还要杀他,

当然,她作梦也估不到他便是自己全心痴爱的“掘墓人斐剑。”

“阁下,再见!”

东方霏雯摆了摆手,在侍女扶持之下,蹒跚离去。

那被抓的绛衣少妇,已不知何时断了气。

斐剑望着心上人的背影,伸手抓向面具,他想露出本来面目,亲自照料她,然

而,他又忍住了,他想起无数事等着他去办,而最先要办的,乃是“剑冢”之内那

痴心女子崔婉珍,他觉得自己必须慎重考虑,否则以东方霏雯的善妒,后果是可怕

的,

他愣在当场,纷乱之中感到莫明空虚。

他左思右想,终于有了决定,下次与东方霏雯见面时,必须澄清她与“金月盟”

的关系,和她真正的身份。

如果两人站在敌对的双方,后果也是难以想象。

他也想到与自己分道追截“血衣娘子”的尹一凡,自己既已碰上,他当然是一

无所获,双方约定在武陵山下碰头。去阻止“天竺八魔”之一的“貅魔”为“金月

盟”所练的“阴风队”,如果让他练成,那魔焰将更加难以遏止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