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五十二章 英雄之擂

作者:陈青云

“台主是个女的?”

“是呀!嘿,天仙化人,我王四能有幸识到这种美人,不虚来人世跑一趟了。”

斐剑看着口沫横飞的小二皱了皱眉,道:“这擂台是何人所摆?”

“这……嘿嘿,不知道:”

“擂台在什么地方?”

“英雄馆前面的广场……”

“英雄馆?”

“是的,那本是城中一个落拓举人的祖业,被改作‘英雄馆’,凡武功高强,

胜了一招半式的,便被迎人‘英雄馆’,接受台主的款待,唉,可惜我王四没有习

武……”

“英雄馆又在什么位置?”

“西城,两位只管朝人多的方向走,准没错!”

在酒客的呼召下,小二意犹未尽地走开去,临去还补充了一句:

“这是本城几百年未有过的盛事!”

小二离开后,斐剑低声向“无后老人”道:

“前辈对此有何高见?”

“无后老人”沉凝的道:

“照酒保这么一说,台主是个女的,而且是个绝世佳人,值此武林多事之秋,

内中必有文章,我们无妨去凑个热闹,也许能看出端倪。”

“正午开擂,我们该走了。”

付账出门,只见一片人潮,向西涌去,两人随着人流,信步而行……”

紧靠西城,是一座古老的巨宅,但门面已油漆一新,门楼上高悬着一方巨匾,

三个泥金大字:“英雄馆”,门口,八字形分列着八名佩剑武士。

馆前,是一片广场,靠门楼的侧方半箭之地,高搭着一座彩台,台口上方,也

有一匾,写的是“以武会友”四个龙飞凤舞的右军草书。

台下,一片黑压压的人潮,四周的看栅,业已挤得水泄不通。

斐剑与“无后老人’在人潮中被挤得推来幌去,在这种情况之下,又不能使出

武功抗拒推挤,片刻工夫,已是汗流夹背。

蓦地——

斐剑觉得掌心中被人塞了一样东西,心头不由一震,目光搜寻下,尽是陌生面

孔,看不出是何人所为,抬手检视,塞在手心中的,是一个纸团,好奇地展开一看,

只上面了草地写着:

“尽全力拆擂,以救无事同道。”末后的署名赫然是“赎罪人”。

斐到大感困惑,把字条送与“无后老人”过目之后,道:

“前辈,您看怎样?”

“照字条行事吧?”

“行事?”

“嗯!上面明明是要你尽其所能,毁了这擂台……?”

“以救无辜同道何解?”

“这便是问题的重心,也是我们要探寻的谜底,事后总会知道的。”

“赎罪人何以不出面了”

“也许别有安排!”

“他真是名符其实的‘阴魂不散’,似乎随在晚辈左右……”

“老夫深信‘赎罪人’此举必有深意,说不定这‘英雄擂’是‘金月盟’的阴

谋之一,我们且待开台之后,看情况再说吧!

“当!当!!”

三棒锣响,吵杂的声浪顿时止息,所有的目光,全集中在擂台上。

一个劲装疾服的汉子,从后台缓步走出,从那精悍的神情来看,是一个内外兼

修的好手,作了一个罗因揖之后,吐句如钢珠般的道:

“在下马有周,本日值擂,望各位老师父,少英雄,不吝赐教,本日敝台主将

亲自出面为优胜的朋友披红带花,现在请开始赐教!”

人群中起了一片喳喳之声,似乎在谈论着台主出面的事。

突地,一条人影,飞身上台,是一个二十许的青年武士。

马有周一抱拳道:

“请循例通报姓名来历!”

“在下徐亮,没有门派!”

“徐朋友以何赐教?”

“就用双掌吧?”

“请!”

“慢着!”

“徐朋友还有话说?”

“如果在下幸胜,是否可以向贵台主请教?”

马有财阴阴一笑道:

“可以,徐朋友如能在三招之内击败在下,方有资格向台主挑战!”

“三招?”

“是的,到了十招,便算平手,朋友例被迎人英雄馆,这些开擂之日,已经明

白宣告,朋友想系初来的……”

“知道了,接招。”

招随声出,一掌斜斜向值台马有周当胸按去,这一掌角度奇诡,可实可虚,马

有周不动声色,挨掌临切近,方才立掌封挡。

姓徐的少年身手的确不俗,在招式已老之下,仍能变势,改为下撩,右掌却快

逾电光石火的横里切出。

台下爆起了一声:“好!”

马有周更不含糊,向上封拒的左掌以极快的速度向下一截,右手疾抓对方横切

手掌的脉门,变势之快,令人咋舌。

徐亮猛然的后仰三尺,身躯几乎平贴台面,一个“浪里翻”,连环踢出了八腿,

腿腿指正上中两盘要害大穴,这一招险极,辣极,但也看出了他的功夫。

马有周滴溜溜一转,冷喝一声;“去吧!”

闷哼声中,徐亮被马有周一记怪招,劈落台下,径自向人丛中攒走了。

马有周微微一笑,道:

“还有那位赐教?”

话声才落,一个轰雷也似的声音道:

“俺牛二来陪你走几招!”

一条彪形大汉纵岙上台,象是半截铁塔。

“朋友……”

“俺叫牛二,江湖朋友称俺做铁牛,关外来的!”

“用什么兵器?”

“拳头!”

粗家的言语,引起台下一片笑声。

马有周拱手道:

“请!”

牛二双拳一抡,挥了出去,虎虎生风,人粗身手可不粗,只见拳影重重,直劈

猛打,纯青的刚劲路子但却毫无破绽,满台彩帛,被举风卷得猎猎而舞。

马有周也一变路数,硬接硬打,看得人心里火辣辣的。

转眼到了第八招,马有周手掌攒隙直逼牛二前胸,但,他没有吐劲,也仅是那

么一瞬,随即变了势。

马有周放弃一击致胜的机会,为什么?”

这一着,除了斐剑,恐怕没有几人能看得出来,连“无后老人”的内。

“当!”

锣声绕耳之中,台上宜布平手,于是,牛二在两名黑衣汉子引领下,从台倒退

下,径趋“英雄馆”,台下报以热烈的掌声。

斐剑心头凝云重重,看起来,这“英雄擂”并没有什么蹊跷,牛二的身手,较

之第一个上台的徐亮要高出许多直到第八招才露绽,但这空隙只有象马有周这类高

手,才能利用得上,马有周应胜不胜,促成平手,显然是英雄重英雄的作风,而且

出手之间,也极正道:“赎罪人”所云毁损以救无辜同道,用意何在呢?

心念之间,只见一年约四旬长髯秀土,飘然上台。

马有周循全抱拳道:

“请示名号来在历!”

长髯秀士拱手还了一礼,道:

“在下‘阴魂不散’无门天派!”

“阴魂不散”四字入耳,使斐剑心头一震,这是尹一凡的专用外号,难道这长

髯秀士是他易容乔装?尹一凡的易容术堪称到家,表面上决看不出破碇,尤其他会

“变音之术”也不易从声音来判别。

只见马有周在对方报号之后,面色微微一变,道:

“朋友叫‘阴魂不散’?”

“正是!”

“朋友用什么兵器?”

“双手最为便当!”

“如此请吧?”

“慢着,在下有句话先申明!”

“请讲!”

“照规矩三招之内如能胜一招半式,便有资格挑战台主?”

“一点不错!”

“请出手!”

“不!照理是上台的朋友先出手!”

“这就难了,在下生平从未先出过手。”

“规矩不能坏!”

“那只好不打了,还是阁下认输吧!”

马有周面色又是一变,道:

“敝人天为本日值台,未交手岂级认输!”

长髯秀士悠悠的道;

“朋友既然坚持不占先,在下只好有锦了!”

“还有句话得先讲好……”

“什么话?”

“阁下出手可得要尽全力,记住,在下只准备三招分胜负。”

马有周意颇不耐的道:

“朋友也请注意,拳脚无情,如有失手,各自认命?”

“这一点在下理会得!”

“敝人出手了!”

随着话声,马有周一掌劈向“阴魂不散”当胸,掌至中途,突地变势,易掌为

爪,电闪抓向“七坎重穴”,在后也跟着斜击而出,奇诡厉辣得令人咋舌。

“阴魂不散”竟然不闪不避,也不封架。

台下有人叫出:

“这不是找死?”

“砰!”的一声,“阴魂不散”着着实实挨了一抓一掌,身形一个踉跄,几乎

栽下台来。

马有周当一窒,这一扑一掌,足可制命,而对方似未受伤。

“阴魂不散”前欺一步,站回原位,道:

“来呀!别停手!”

台下起了一阵騒动,从没见过有人打擂台是出之以挨打方式的。

“无后老人”轻咳了一声道:

“是他,那混账小子!”

斐剑骇异的道:

“是尹一凡?”

“不错!”

“晚辈看不出来!”

“这小了挨打诈死是独门绝技,武林中只他一家别无分号。”

斐剑想起尹一凡曾经几次死而复活,登时恍然,道:

“果真是他,他上台的目的何在呢?”

话声中,只见马有用冷笑一声,闪电出掌,这一击,他似乎用了全力。

“砰!”挟以一声闷哼,“阴魂不散”踉跄退了两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斐剑不由惊呼出声。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阴魂不散”怪叫一声,双掌交叉剪出。

这一着,出乎任何人意料之外,马有周眼见对方受伤吐血,更是防不到对方会

突施反击,而且劲势大得令人咋舌。

闷哼传处,马有周口角溢血,身躯连幌,几乎载了下去。

“阴魂不散”一揖到地,道:

“承让!”

台下爆发了一阵春雷似的掌声,夹着震耳的喝采。

马有周的面色,成了紫酱,勉强挤出了一句话道。

“朋友果然艺业非凡,希望你在敝台主手下,赢得最大的荣耀。”

说完,退人后台。

蓦地——

全场肃然,静得落针可闻。

一个美得无法以言语形容的少妇,已不知何时,到了擂台中央。她的容光,身

材,使得所在场的人呼吸困难,若非眼见,谁也不敢本信天下竟有这等绝世尤物。

一阵死寂之后,不知是谁发出了一惊叹,紧接着,是热烈的掌声与欢呼,久久

不衰……

斐剑只觉头晕目眩,心跳频频,血行加速。

天呀!台主,赫然是心上人东方霏雯,这是他做梦也估不到的事。

她何以会在施南城摆这英雄擂?

“目的是什么?”

想到“赎罪人”的话,使他不寒而栗。

台上的“阴魂不散”显得十分不安。

“无后老人”深深地看了斐剑一眼,没有说话。

如果,台上的“阴魂不散”果真是尹一凡,那他决非东方霏雯的对手,以东方

霏雯以往对付敌人的手段而言,尹一凡的处境相当恶劣。

由于东方霏雯的出现,使斐剑的看法完全改观,他深信这其中大有文章,决不

是单纯的“英雄擂”

照“赎罪人”的话,出面毁了这擂台吗?

东方霏雯玉劈上扬,所有的声浪又靠平息。

珠转玉盘的声音,清晰地飘人每一个人的耳鼓:

“诸位,这位朋友是开擂三天以来,以三招击败值台的第一人,照规矩,这位

朋友有权向本台主挑战。”

说完.转向“阴魂不散”道:

“阁下是否要向台主挑战?”

“阴魂不散”一窒停了许久,才嗫嚅的道:

“在下……弃权!”

台下又是一片喧嚷,“阴魂不散”的答话,出乎众人意料之外,每一个人都引

颈而待,要见识一下这美绝尘环的台主的身手,这一来,大失所望。

“阴魂不散”是怯场呢?这是被对方的美艳所慑?

只有斐剑一个人例外,他大大地松一口气。

东方霏雯一招手,两名美艳少女捧上了花红。

后台锣鼓三通,奏起了细乐,东方霏雯亲自为“阴魂不散”披上红彩,带上红

花。

接着,在执事人员的引导下,“阴魂不散”被迎人“英雄馆”。

东方霏雯向台下一福,道:

“请各方朋友继续指教!”

声落,姗姗退入后台,每一个观众,面上都露出了沮丧怅偶之色,他们多希望

多欣赏一会这朵倾国名花。

值台马有周再度出场。

“无后老人”用肘一碰斐剑道:

“如何,你打算采取什么行动?”

斐剑苦苦一笑,没有作声.心里乱得象一团理不清的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