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五十三章 荒林躶尸

作者:陈青云

上集书中,“无后老人”问斐剑,对“赎罪人”传柬所示的行动,如何处置,

斐剑苦苦一笑,没有作声,心里乱糟糟地象一堆理不清的麻。

拆擂,就是拆东方霏雯的台,在真相未明之明,岂能尔行动?

那被迎人“英雄馆”的,真是尹一凡吗?

“英雄馆”的内幕如何?

东方霏雯摆设“英雄擂”是别有用心,抑是受人操纵?

这时,已有人上场和马有周动了手,但斐剑已无心去注意那些了,他只盘算着

如何应付这场面。

如果,自己不幸而当了“赎罪人”的工具,岂不冤哉枉也。

“赎罪人”既不露面,也不采取行动,而要指使别人去做,更不说明原委,这

当中就有考虑的必要了。

于是,他凝重地向“老后老人”道:

“前辈,我准备和她见面谈谈!”

她,指是当然是东方霏雯,“无后老人”沉吟着道:“恐怕无法发掘事实真相?”

“但晚辈不能冒然行事?”

“嗯!看来只好如此了。不过……”

“不过什么?”

“恕老夫直言,目下所有同道,都把除魔卫道的希望寄托在你身上,望你以武

林兴亡为重,不要被儿女之情消磨了壮志,更不能让美色蒙蔽了灵明,你是大有智

慧的奇村,老夫不言,谅你也明白此理,善恶字于一念,正邪所差极微……”

斐剑悚然道:

“前辈此言,不是无固的吧?”

“当然!”

“那前辈必然知道她的来历!”

“目前老夫暂时保密!”

“为什么?”

“此事不宜由老夫揭露,关系太重大了!”

斐剑微有怒意,道:

“那是要晚辈盲目从事?”

“无后老人”目射奇芒,迫视着斐剑道:

“你信得过老夫吗?”

“当然的!”

“那老夫盼你照‘赎罪人’所说的原则去做,决没有错。”

“拆擂!”

“老夫不要求你如此,这是人之常情,你照你的意思去做吧!”

“晚辈现在就去见她!”

“以现在的形貌还是本来面目?”

“当然是本来面目……”

突地——

一个毛头小子,挤近身来,怯怯地向斐剑道:

“大爷姓斐?”

斐剑大吃一惊,目注那孩子道:

“什么事?”

“有位爷台要小的送给您!”

说着递上一个纸卷,斐剑接在手中,急声道:

“要你送东西的人呢?”

“噢……怕是离开了,小的不认识他……?

“那人什么相貌,穿什么衣服?”

“是个……是个与大爷您差不多的人,小的没十分注意,说不出来!”

“好,你走吧!”

斐剑打开纸卷,只见上面了草地写着:“慾知真想,速出西城,黑蓬大车,一

切自明,后面的暑名赫又是“赎罪人”斐剑不由脱口道:

“又是他,弄什么玄虚?”

“无后老人”侧目一看之后,道:

“看来‘赎罪人’已改变了原意,我们出城吧!”

斐剑把字条撕碎抛掉,点头过了声:“好!”,两人群众而出,径向城门方向

走去,路上,斐剑愈想愈觉不是味道,自己因不明了事实真相,不愿蓦然照“赎罪

人”字柬所示现身拆擂,这一点,竟也瞒不过“赎罪人”自己的一举一动,全在对

方掌握之中,这未免太可怕了。

“黑蓬大车可明真相,这是什么事呢?”

……

出了西城,人目一片荒凉,除了稀落的几座农舍之外,尽是茂林密树,直连到

山边。四野寂寂,既无官道,那来的大车。

两人信步走去,“无后老人”突然朝地上一指道:

“看,不是车辙么?”

车辙划过荒野,直没向密林方向,斐剑目光朝前面一阵扫掠之后,道:

“我们顺这车辙去查查吧!”

话声才落,身后已传来辘辘车声,回头一看,只见两辆黑蓬大马车,各由一名

黑衣人驾御,向这边疾奔而至。

“无后老人”向斐剑施了个眼色,两人装着赏玩野景的样子,折向侧方行去。

马车一路颠簸,没人不远的林中。

两人这才折回,展开身法,飞掠过去,甫至林缘,一声断喝倏告传来。

“站住!”

随着喝话之声,四个黑衣剑手,现身出林。

两人不期然的刹住身形,黑衣剑手之一粗声暴气的道:

“二位意慾何为?”

斐剑冷眼一扫对方,反问道:

“你等大呼小叫的阻路,又算什么意思?”

黑衣剑士狞笑一声道:

“朋友别逞口舌之利,认相的远远走开!”

“如果不呢?”

“那就只好留下了!”

“凭你们这四个角色,还用不了本人!”

“既是如此,就别怪在下等心黑手辣了,兄弟,上做了!”

四支长剑,两支奔向“无后老人”,两支罩向了斐剑,从出手来看,这四名剑

手在武林中已可算是不俗的高手,可惜,他们所碰对手太强了……

两声闷哼过去,扑向斐剑的两名剑手,弃剑栽了下去,攻向“无后老人”的两

名,也在三个照面之间先后栽了下去。

两人一弹身,朝林内掩去。

人林约莫五十丈光景,只见两辆黑蓬大车停在五丈方圆的一外林空之中,近十

名黑衣人正在掘坑,不久,巨坑掘成,车门被打了开来,黑衣人分别上车,一具具

躶体或半躶的男尸,从车上搬下,批人坑中……

斐剑一看之下,不由头皮为炸,五内皆裂。

真相,这就是真相,惨酷的集体屠杀。

难道,这些死者全是被迎人“英雄馆”的那些优胜高手?

“赎罪人”所谓的,毁擂以救无事同道,至此已得到了说明。

惨酷的屠杀,而杀人的主凶是红颜知已东方霏雯……

斐剑连打了几个寒颤,全身一阵发麻。

这会是事实吗?一个天仙美人,竟然做魔鬼的勾当,如果换了旁人,他很容易

处置,可是对方是他的爱人……

“无后老人”激颤的道“惨无人道,若非月睹,谁能相信少侠,‘赎罪人’的

话不错吧?如果你早早出手,也许可以挽救几位同道的生命,啊!不好……”

斐剑咬牙道:“前辈想到什么?”

“尹一凡那小子是否也在其中?”

斐剑猛地一颤,弹身扑了过去……

“无后老人”大声道:“留活口问话!”

斐剑业已激动到了发狂的地步,闪电般掠到了土坑边沿……

“什么人!”

惊呼与喝斥齐发,近十名黑衣人停止了抛尸,齐齐转了上来。

斐剑双目尽赤“屠龙剑”缓缓离鞘……

一个黑衣老者,似是此中的为首的人,排众上前,直逼斐剑当面,狞笑道:

“阁下意在何为?”

斐剑厉声道:“杀你们这批丧心病狂的狗爪!”

“阁下……”

“哇!”惨号声中,那老者被拦腰斩为两段,其余的黑衣人一个个亡魂尽冒,

但,他们没有任何机会,连转念头的余地都没有,剑芒处闪,横尸当场……

一声劲气,从斜里卷来,震偏了斐剑的剑锋。

“留活口!”

斐剑心中一动,适里收手,留下了最后一个黑衣人的性命。

“无后老人”就指那面无人色的黑衣人道:

“报上你的来路?”

黑衣人虽哆嗦不已,但没有答话,斐剑闪电般用剑朝黑衣人胸前一划……

“无后老人”惊呼一声:

“不要杀他!”

黑衣人身形幌了两幌,却没有倒地,也没有见血,只是胸衣被划开了,胸前,

赫然刺着一个月形标记。

“无后老人”脱口道:

“是‘金月盟’属下!”

黑衣人面上肌肉连连抽动,汗珠滚滚而落。

斐剑冷冰冰地开口道:

“你不否认你的来路吧?”

黑衣人咬了咬牙,道:

“不!在下是金月弟子!”

“这些尸体是‘英雄馆’运出来的?”

黑衣人的身躯剧烈地颤动了数下,仆地栽倒。

“无后老人”顿足道:

“这冥顽不灵的东西,什么时候暗吞了毒葯。”

斐剑双目发直,身躯簌簌而抖,看来这“英雄馆”是“金月盟”屠杀武林高手

阴谋之一,而东方霏雯是同谋者。

她与“金月盟”之间是何渊源呢?如果说她是“金月盟”一份子,但她曾屠杀

过不少“金月盟”弟子,如果说不是,她为什么甘愿当刽子手,作出这人神共债之

举?

“无后老人”动手翻拣了所有的尸体一遍,松了口气道;

“还好,那小子不在其中!”

斐剑沉声道:

“下一批可能便有他!”

“死者何以会躶体呢了”

“这是个谜!”

“依老夫之见……我们今晚探一探‘英雄馆’……”

“晚辈也正有这意思?”

“死者无辜,不能任其暴骨。我们将就这巨穴掩埋了吧!”

两人动手,片刻工夫便已掩埋了当,毁了大车,赶走马匹,然后折回城中,时

已入暮,两人仍到午前的酒楼打尖。

夜市初张,酒客上座约莫四成,酒楼宽敞,还不十分吵杂。

两人慢斟浅酌,目的在打发时间,准备夜探“英雄馆。”

斐剑心头象压了一块沉重的铅板,使他喘不过气来,英雄擂,躶尸,东方霏雯,

三样联在一起,谜底将是什么?

“无后老人”也是白眉虬结,显然心中也十分沉重。

就在此刻,一个长髯秀士,飘然而至,目光一扫全座之后径向斐剑与“无后老

人”面前走来,欢然叫了一声:

“大哥,我算定两位必然到施南城来!”

斐剑精神一振,道:

“凡弟,果然是你!”

酒保立即添上怀箸,加上座头。

“无后老人”一瞪眼道:

“小子,你不是进了‘英雄馆’?”

“是的,打了一个转,享受一席盛宴!”

“老夫正准备给你小子收尸呢!”

“收尸,为什么?”

“你且说你小子是怎么出来的?”

“晚辈被引进馆中,独自亨用了一顿,便被送了出来……”

“有所见么?”

“嗯!……听到些男女调笑,呼芦喝雉的声音。”

“无后老人”看了斐剑一眼,点了点头,又道:

“你小子为何不被引领与那些英雄们同席,而被单独接待?”

“这就不得而知了!”

“见到台主没有?”

尹一凡偷觑了斐剑一眼,道:

“没有,倒是她派人传言,不久前曾受援手之德,就此致谢,晚辈到此还摸不

清是什么回事!”

斐剑顿有所悟,“血衣娘子”以“飞甲破金”的邪门手法,伤了东方霏雯,自

己出手救她,用的是“阴魂不散”的外号,而后,又从“紫衣人”手中救了她一次,

看来她是把那“阴魂不散”当作这个“阴魂不散”了,当下也不说破,

“无后老人”紧迫着道:

“你小子何以冒冒失失地打擂台?”

尹一凡伸了伸舌头,道:

“一念好奇,到后来发觉不好,已来不及了,幸而……”

“幸而见机弃权,不向台主挑战,是吗?”

“正是这样?”

“你知道摆这擂台的幕后人是谁?”

“事后知道是‘金月盟’!”

“老酒鬼没有通知你?”

“刚才连络上!”

“好小子,你在台上露了那一手挨打的绝活,不怕误老酒鬼的大事……”

尹一凡离座躬身道:

“晚辈知罪了!”

“老酒鬼有什么消息传来没有?”

尹一凡左右瞟了一眼,把声音压得极低的道:

“英雄馆由‘天竺八魔’之一的‘邈魔’坐镇,摆‘英雄擂’便是那女魔的主

意,借此诱那些武林高手出股,以供‘阴风队’队员以媚术吸取了功力……”

斐剑双目一瞪,煞芒异射,咬牙切齿的道:

“怪不得被害的都是躶体。”

尹一凡骇然道:

“躶体,什么回事:。

“先后老人”低声把西城外所见事实说了一遍,尹一凡机伶打了一个冷颤道:

“我的妈呀,好险,不过,晚辈还有这自信,对女色方面尚可自持……”

“哼,到时恐怕不由得你了,老酒鬼还说什么?”

“武陵山之行取消,设法毁这‘英雄馆’!”

斐剑陡地一拍桌子道:

“想不到她竟然帮助‘金月盟’做这种人神所不容的伤天害理勾当……”

“无后老人”悠悠的道:

“少侠,冷静些.我们换个地方研商行动方式!”

斐剑切齿道:

“我非劈了她不可!”

尹一凡冷冷的道;

“但愿大哥能下得了手,武林之福。”

斐剑凌厉的目光朝尹一凡一扫,尹一凡赶紧低头喝酒,

用罢酒饭,三人先先出了城,在城厢僻静处会合,共商行动的步骤。

几经争论之后,决定尹一凡与“无后老人”在西城外等候,由斐剑一人单闯

“英雄馆”,因为该馆既有“貌魔”坐镇,尹一凡与“无生老人”均非其敌,而东

方霏雯的功力,与“貌魔”不相上下,也许还要高上半筹,再加上馆中数目不明的

高手,三人同时行动,徒增斐剑的顾虑。

再则,东方霏雯不舍主动向斐剑下手,他尽可从容对付“貌魔”与一般高手,

如若尹一凡与“无后老人”在场,东方霏雯在情势所迫之下,定会对两人痛下杀手,

后果就很难预测了。

当然,斐剑坚持单独行动的原因,仍是为了东方霏雯,他必须与她有所了断,

有第三者在旁,事实上有许多不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