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五十四章 独闯魔窟

作者:陈青云

时正二更——

“英雄情”灯光辉煌,宴开不夜,那些被目为英雄的打擂优胜者,在美如天仙

的艳装少女陪侍下,忘形地豪饮,狂欢,几不知人间为何世。

英雄,醇酒,美人,加了曼舞轻歌,叠出了无边的春色。

渐渐,每一个人仅存的理性,被醇酒所淹没,不堪入目的场面,层层叠了出来,

姿意的调笑,放浪的行为,谱成了一曲颠狂的乐章。

人的尊严被剥夺了,武士应有的操持荡然无存,人性的弱点至此暴露无遗,一

切似乎都回到原始,人与禽兽之间的距离,缩短到几乎不分。

那些少女,似经过特别训练,在与风尘女子无异的行径中,却保存了几分上流

女子的风范。这样,就更加迷人了。

而且,每一个女子都是豆冠芳华,美若天仙,在这些江湖好汉的眼中,恍若刘

阮到了天台。

蝶浪,蜂狂……

粗犷的笑声.夹杂着媚荡的软语,一对,一对,向特设中房间走去,场面逐渐

冷落,但另一个gāo cháo,却在东西跨院中叠出。

在分隔前后院的走道上,一条白色人影,幽灵般出现,由阴暗处缓缓步出,灯

火照耀下,只见这白衣人俊美豪雄兼备,只是面冷如冰,目中尽是栗人杀机。

他,正是“掘莫人斐剑”

为了要东方霏雯当面一谈,他改回了装束。

他眼望着那些被称为英雄的人物,步履跟跄,醉眼乜斜,搂着那些莺燕,走向

跨院,丑态百出,下文是什么,就不必提了,自古酒为色之媒,二者是相连的,何

况,这是蓄意的安排。

今夜,或者明白,这些英雄,将步上那些躶尸的后尘。

他一方面愤恨设谋者的酷毒卑鄙,一方面慨叹这些武士的无行,难道就没有一

个人发觉这是死亡陷井?

东方霏雯天生尤物,美得使夫仙生妒,然而,她竟然参加了这人神共愤的无耻

阴谋,这使斐剑在骇异之外愤慨慾死。

为什么,一付美丽的躯壳,却名裹着一个污秽的灵魂?

“紫衣人”一再骂她婬贱,难道真是如此?

斐剑表面上冰寒沉静,内心却有如烈火焚烧,烧得他几乎要发狂。

不少人从他身前走过,但没有人注意到他,认为他不过是被迎来的英雄之一。

沉重的脚步,踏在青石走道上,得得有声。

一个粗豪的汉子,醉态可掬,双手横抱着一个少女,从斜里穿过,目注斐剑道

“朋友,好花当前,还装什么君子,及时行乐啊!”

斐剑瞪了他一眼,这一眼,怜酷凌厉,还带着三分嘲讽,那汉子头一低,径自

走了,口里嘟噜着:“小子好厉害的眼神‘好俊的形貌。”

走道尽头,是一道月洞门,门前立着一块木牌上面写着:“宾客到此止步!”

斐剑瞟了那木牌一眼,仍不疾不徐地直朝前走……

“朋友留步!”

喝话声中,一个满面阴鹫之色的锦衣少年,出现在月洞门中,挡住去路。

斐剑不期然地止住脚步,利刃般的目光,逼注在锦衣少年面上。

锦衣少年面上涌起一片震惊之色,不知是震于斐剑那股逼人的冷厉之气,还是

惊于斐剑那份俊美而扩豪的美男子典型风标,这使他窒了片刻,才道:

“阁下也是本馆宾客之一?”

斐剑冰森森的道:

“本人要见台主!”

“宾客至此止步……”

“本人并非宾客!”

“那阁下是……”

“掘墓人!”

锦衣少年骇然退了一步,栗声道:

“阁下是‘掘墓人斐剑’?”

“不错!”

锦衣少年面色数变之后,道:

“在下安彼舟,久闻阁下之名……”

斐剑意颇不耐的道;

“东方台主可在里面?”

“咦!奇怪……”

“奇怪什么?”

“东方台主何以不与阁下连络……”

“本人找她也是一样!”

“她不住在馆中。”

斐剑心中一动,道:“她住在何处?”

“这……在下无可奉告。”

“你不愿说,还是不敢说?”

锦衣少年安彼舟脸色又是一变,道:

“不敢还不至于,在下不知道!”

斐剑心念疾转,东方霏雯既不住在馆中,这也算是机会,先毁了这婬窟再找她

现论,她不在场,自己可以放手的做,当下冷泠的道:

“此地负责人是谁?”

“家师!”

“你是‘貌魔’门下?”

“阁下说话客气些?”

“这已相当客气了!”

“阁下到底意在何为?”

“见了你师父再说吧!”

安彼舟怒声道:“在下是看在东方台主面上,才对阁下如此客气……”

“这大可不必,本人还要找她算账!”

“姓斐的,你到底安什么心眼来的?”

“催毁这罪恶的渊窟!”

安筱舟面上抖露一片狞鹫之色,身形向后一退。沉声道:“你不是说着玩的吧?”

斐剑一字一顿一道:“非常认真!”

“你办得到吗?”

“大概不成问题!”

“届时东方台主包庇不了你……”

“废话!”

就在此刻——

内院房中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道:

“舟儿,什么事?”

安筱舟大声应道:“师父,有人上门要毁咱们这‘英雄馆”!”

“什么样的人?”

“东主台主的知已!”

“什么?你说谁?”

“掘墓人!”

“嗯!要他进来,为师的问问他!”

安筱舟侧身一让,摆了摆了手,道:“请!”

斐剑知道那发话的便是“貌魔”,当下毫不犹豫地一脚跨入月洞门,沿碎石径

行去,花荫深处,是一座三开间的精舍,打水通明,有如白昼,精舍之前,站着两

名妖沼的少女,一见斐剑现身,先是一愕,既而眸射邪光,荡态盎然,其中之一脆

生生的道“台主赏识的人,果然不同凡响!”

另一个抛了一个媚眼,娇声道:“你可别乱动春心,台主的人,谁敢染指!”

美剑牙痒痒地恨不能一掌劈了这两个妖巷。

安筱舟抢前一步,道:

“阁下稍待!”

斐剑停下步子,仰首望天,他实在不愿看那两名少女的丑态。

安筱舟疾步上阶,轻薄地在两少女脸上挤了一把,才匆匆入内。

斐剑一方面计划着今夜的行动步骤,一方面付想着那些英雄们的遭遇,春风一

度,便将精枯元丧而死…

心念之间,安筱舟入而复出,在阶沿上一招手道:

“家师有请!”

斐剑知道对方如此态度,是基于自己与东方霏雯的关系,但东方霏雯与“金月

盟”又是什么渊源呢?当下昂首上阶,只见厅中交椅上坐着一个风韵不衰的半老徐

娘,涂脂抹粉,一身艳红衣裙,眼角眉梢,尽是婬荡之气,娇媚入骨。

难道这就是“天竺八魔”之一的“貌魔”?

算来这女魔已刻是自豪之年,但看上犹如四十许妇女……

斐剑站在阶沿,并不入厅,带煞的目光扫向红衣女人,等对方开口。

红衣妇人被斐剑的盖世风标所夺,不由呆了,久久,才一笑开口道:

“斐少侠,何不请进一叙?”

斐剑冷冷的道:“不必了!”

“少侠谅已知道老身来历?”

“知道!”

“何不请进?”

“没有这个必要!”

“那少侠此来何为?”

“见识一下尊驾如何调练‘阴风队’!”

“貌魔”勃然作色,但随即又荡意盎然一笑道:

“少侠也知‘阴风队’的事?”

“嗯!”

“少侠不至于与东方台主为敌吧?”

斐剑心头暗自一震,咬了咬牙,道:

“这得看看事实而论!”

“老身不解?”

“很简单,在下从不放过邪恶之徒。”

“哦……本馆有数名弟子,在西城外林中遇害……”

斐剑口中微微一哼,道:

“不错,正是在下所为!”

“貌魔”拂袖而起,凝声道;

“少侠如果爱东方台主,就不应该有这种行为?”

“在下爱恨分明,决不有亏武士天职!”

“如此说来,你蓄意与‘金月盟’为敌了?”

“在下不否认!”

“你是否想到后果?”

“想得很多了。”

“那你今晚擅闯本馆,是有所为的了?”

“当然!”

“目的何在?”

“毁灭这罪恶之源,为武林申第正义,替无辜的同道复仇!”

“哈哈哈哈……”

“貌魔”纵声狂笑起来,笑声中有不属也有杀机。

斐剑重重地哼了一声道:

“这没有什么可笑的!”

一直静立在侧的安筱舟,突地怒喝道:

“掘墓人,你是为自己掘墓么?”

斐剑连头也不转的道:

“你还不配与本人答腔!”

安筱舟厉声道:

“你算什么东西,若非碍于东方台主面子,早把你宰了喂狗了!”

斐剑缓缓转身,面对安筱舟,寒声道:

“今晚第一个拿你开刀!”

安倏舟一张脸,胀成了紫酱之色,目光中露出栗人杀机,向前一欺身道:

“小爷劈了你,到阴间说大话去……”

“貌魔”一摆手道:

“舟儿,你退开!’”

安筱舟幸幸然地向后退了数步,狞鹫的目光,却没有离开斐剑。

“貌魔“举步出庭,面对斐剑,沉缓的道:

“你毫不珍惜自己的生命?”

斐剑报之以冷笑道:

‘在下珍惜中原同道的生命。”

“你既然蓄意找死,东方霏雯将怪不了老身……”

“在下除恶务尽,她也许会怪在下手段太辣。”

“别太张狂,老身杀人如家常便饭……”

“化外妖魔,竟敢人中原助纣为虐,荼毒生灵,除死何贷。”

“小子,老身要把你寸碟寸刚……”

安筱舟一欺身道:

“师父,让徒儿成全他!”

“小心些!”

“师父过虑了!”

话声中,“孽龙探爪”向斐剑当胸抓去,名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这一式

“孽以探风”,本是一招普通的手法,但在安彼舟手上施出,情况可就两样了,寓

奇奥于平凡,暗藏杀着,如果你以普通招式视之,非遭毒手不可。

斐剑心中充满了杀念,也深知今夜独闯虎穴,决不能浪费一丝真力,因此早有

成算,就在对方抓来的电光石火之间,左掌一封,右手“魁星射斗”指力激射而出

安筱舟功力果然不同凡响,立即觉出指风有异,脚下一滑,以快得不能再快的

速度偏闪半尺,险极地壁过这洞金裂石的一指。

斐剑的身手已到了收发自如之境,一指点空,立即刹住真气,顺势改指为掌,

横里扫去,变势之速,骇人听闻。

安彼舟躲过一指,却闪不开这一掌,封截亦所不及。

“砰!”挟以一声凄哼,安彼舟一个踉跄,身躯猛然撞上廊柱,哗啦啦震得碎

瓦粉落,连连摇幌之后,才勉强定住身形,口角溢出了两缕鲜血。

两名妖艳少女,芳容失色,尖呼出声。

“貌魔”也告面色大变,她看出斐剑的功力,远超出她的预料。

斐剑却相反地微告失望,竟不能一招致对方死命,就在众人惊愕之际,手一扬,

一道排山劲气,向安筱舟再撞去……

“少狂!”

冷喝声中,“貌魔”横里推出一掌,把斐剑的掌力震向一旁。

安筱舟一抹口血,“飕”地拔出长剑。

“貌魔”面色铁青,戟指斐剑道:“小子,本太上护法若不杀你,何以为人!”

斐剑双眼一瞪,道:“女魔,你根本不配称为人。”

“纳命来!”

随着喝话之声,身躯一挪,举掌向斐剑当胸按去,这一按之势,玄奇诡辣得到

了家,令人有无从躲闪还手之感。斐剑施展‘’步虚蹈幻”步法,鬼魁般闪了开去,

反击一掌。

“貌魔”也在同时二次出掌,恰好迎个正着。

“砰!”然一声,双方各退一步。

安筱舟觑准这空隙,手中剑闪电般刺向斐剑背后,“命门”大穴。

斐剑一侧身,猛挥一掌。

“哇!”惨呼声中,安筱舟被扫得直朝院中栽去,

同时,一道奇寒无比阴功,卷上了斐剑的身躯,无声无阒,斐剑乍党全身一寒

连打了两冷颤,头脑一阵晕眩。

这阴寒掌力,是“貌魔”的独门杀着“追魂阴风”。一旦中上,阴寒奇毒之气,

立即穿经过脉,直迫心脉,功力随散。功力再高,也难支持半刻不倒。

斐剑修习的“天枢”武功气血运行反一般常轨,寒毒无法功入“心脉”,在本

能的反应之下,寒毒立被排体外,是以他一晕眩之后,又平复如初。

“貌魔”尚未发觉此点,狞声道:“小子,你准备如何死法?老身真想不出用

什么方式取你性命才平得这口气。”

斐剑冷哼了一声道:“你在作梦!”

蓦地——

十多条人影,飞扑入院,当先一名老者射身道:“参见太上护法,弟子等听命!”

“候着!”

“遵命!”

“唔……那些宾客如何?”

“一切照常,已命人装车!”

斐剑一听,不由五内皆袭,只这短短时间,那批生龙活虎的高手,竟已全部丧

命在那些少女之手,少女无辜,她们已被葯物迷了本性,变成了恶魔的工具……

“貌魔”这时已注意到斐剑神色不对,脱口道:

‘小子,你竟然能抵抗‘追魂阴风’”?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