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五十五章 金月盟主

作者:陈青云

斐剑冷酷森寒的道:

“女魔,你的罪孽今晚要结束了!”

“你小子也配说这种活?”

“配与不配,事实会告诉你。”

“貌魔”陡地向后退一步,全身衣裙无风自鼓,双掌缓缓上提平胸,转眼间,

掌胀大一位有奇,齐腕以下漆黑如墨。面上充满了恐怖杀机。

斐剑见状,不由心头泛寒,他知道对方将要施展的必是一种极为歹毒的武功,

不久前“血衣娘子”的“飞甲破金”使他余悸犹存,当下,立即把“天枢神掌”的

功力提聚到十二成,蓄势以待。

场面,充满了栗人的杀机。

双方这一击,无凝的是石破天惊,生死一瞬。

十向名馆中高手,一个个面色凝重,虎视在侧。

安徐舟已被两名少女扶着退下……

“貌魔”向前一跨步,双掌平平推出,掌风中竟带丝丝黑气。

“毒!”这念头在斐剑脑海中电似一闪,急忙闲止呼吸一式“步虚蹈幻”从斜

里划分两丈余,停身到院地之中。

“貌魔”怪笑一声,凌空飞扑……

斐剑不让对方有发掌的机会,“天枢神掌”的对方身形甫起的电花石火之间,

以十二成为道,虚空劈了出去。

劲浪卷处,“貌魔”被震得落回原地。

斐剑再次弹退,到了花径之上,“唰!”地掣出了“屠龙剑”,他的意思是选

空旷的位置,便于应付对方的毒掌。

长剑市自离鞘,狂飚挟着黑雾,业已罩身卷至至。

“毒”,并非凭武功可以克制,于是。他再次闪开去。

数声惨号,震耳而起,那十几名馆中弟子,正好站在斐剑身手,斐剑幽灵般的

问了开去,他们警觉时已不及回避,其中七人,首当其冲,立时栽了下去,手脚一

阵抽畜,横尸当场,做了斐剑的替死鬼。

斐剑若非仗着玄奥的步法,恐怕也难逃毒手。

那几个幸而不死的,魂飞天外,踉踉跄跄,直退到月洞门边。

“貌魔”伤敌不成,反毁了七名手下,登时怒发如狂,厉喝声中,弹身再扑……

斐剑算准对方动向,身形一闪、绕过花丛,从斜里发剑猛袭。

“貌魔”身形电旋,但已不及吐劲,裂肤剑气,已涌上身来,在这千钧一发之

际。身躯一仰,几乎是平贴着地面倒身回去,中途拧身变势,斜弹而起……

高手过招,讲究的是捕捉时机,生死胜败,常取决于间不容发空隙。

斐剑当然不会放过任何机会,就在对方变势而起的电光石之间,人随剑起,一

招‘“满天星斗”,凌空洒出。

耀眼的芒星,布满丈余方圆的每一寸空间,剑气撕空之声。栗人心魄。

“貌魔”根本没有发掌的机会,凭其精纯的修为,身势再变,凌空倒泻……

但,时间上毕竟有了栗米之差。

凄哼声中,中途下坠,一只右掌,已被削去了半截,鲜血如果喷。”

真气一泄,已无法施运毒功,手掌回复了本来的肉色

斐剑一欺身,剑尖直抵对方心窝,栗声道:“女魔,你该认命了!”

“貌魔”面如巽血,肌肉阵阵抽搐,牙齿几乎咬碎,但,她已失了反抗的余地,

只有待毙一途。

何有月洞门边的几名高手,手足无措,脸上全是惊怖之色,出手又不敢,退身

更不行,全窒在了当场。

斐剑正待刺杀“貌魔”……

蓦地——

一道奇强无比的吸力,把斐剑的身形拉得向后一踉跄,剑尖自然地离开了女魔

心窝,女魔乘机弹退了八尺。

斐剑这一惊委实非同小可,长剑一划,闪电回身,一看,只见一个身高八尺开

外的奇伟蒙面人站在距他不及一丈之外。

这蒙面人来得无声,而且能发出如此强的吸力,身手确实惊人。

他定了定神,道:“阁下何方高人?”

奇伟蒙面人一字一顿的道:“本座金月盟今主!”

斐剑全身一震,连退了三个大步,激颤的道“阁下……是‘金用盟’冷主?”

“不错!”

斐剑的确想不到会在此地碰上“金月盟”令主,这当今第一恐怖人物,把武林

搅得一片乌烟障气,频临末日,突如其来的情况便得他感到有些的失措。

这巨无霸般的神秘人物,便是一心要君临天下的“金月盟主”……

一股冲天豪气,从斐剑心头升起——

今夜,如能搏杀这魔王,弥天浩劫告消解,这比从事任何行动更有意义。

这魔王的功力究竟高到什么程度,今晚非揭开不可,自己业已参悟了‘天枢宝

复’全部武功。如非对方敌手,那除魔卫道的行动,便不太乐观了。

令夜,该是自己能力的一次考验。

心念未已,“金月盟主”再次开了口:

“你便是‘掘墓人斐剑’?”

“正是!”

“你存心与本盟为敌?”

“除魔卫道是武士的本份!”

“你视本座为魔道?”

“阁下扪心自问,所行所为是正是邪?”

“金月盟主”突地振声狂笑道:

“哈哈哈哈,有趣,本座第一次听到有人敢如此对本座大放证词!”

斐剑冷冷的道:“有趣的事当不止此!”

“嗯,掘墓人,还有什么?”

“在下立誓要埋尽天下邪恶徒!”

“你狂得使本座不忍心杀你?”

“阁下当听说过对敌人宽恕使是对自己残忍这句话!”

“你且说说本晚来此的目的?”

“毁这魔窟?”

“凭你?”

“在下可以大胆回答,不错!”

“掘墓人,本座很可惜你这块材料……”

“此话怎讲?”

“如果你能加入本盟,定可吐气场眉,在武林中是一人之下。”

“嘿嘿,在下一向不屈居人下!”

“这未始办不到,有一天,你可能唯我独尊!”

“阁下席卷武林之后,有意让贤?”

“有此可能?”

“你准备怎样?”

“我们之间只能有一个活着离开!”

“搏命?”

“正是如此!”

“如你杀不了本座呢?”

“被杀!”

“如本座不愿杀你呢!”

斐剑不由语塞,他忽然想起曾有不少次,‘’金月盟”属下说过奉命不与自己

为敌,这凝团一直未曾打破,今晚面对“金月盟主”,该揭明了才是……

心念之中,反问道:

“阁下何以不愿杀在下?”

“有两个原因?”

“在下愿闻?”

“第一,你是百年罕见的奇材,毁了未免可惜……”

“哼!另一个原因呢?”

“此刻已没有说的必要了,除非你愿意加人本盟。”

“阁下是否曾下令属下,不使与在下为敌?”

“有这回事!”

“为什么?”

“基于第二个原因,没有告诉你的必要了!”

斐剑心头打了一个结,对方不说,他不愿再追问下,后正今晚是生死之搏,胜

了,一切自明,败了,全部幻灭……

“金月盟主”一顿之后又道:

“掘墓人,放手相搏,三招已足够判明生死了,当然,这是指某一方的招术,

内力,等制胜因素高于另一方而言。

斐剑心念疾转,自己所长的剑术,也不过三招,如果三招不胜,以下就不必谈

了,当下沉声道:

“在下同意这说法!”

“本座方才所谓的条件,是指彼止无法制对方死命而言?”

“阁下无妨说说看?”

“如你胜了,抑或平手,前帐完全勾消,改期再战!”

“在下落败呢?”

“加入本盟!”

斐剑当场一窒,这条件说什么也不能答应,加入“金月盟”,助长魔焰,茶毒

生灵,岂是能做的事,这不与素志完全相反吗?同时,自己能否与对方抗衡,还是

疑问,万一不敌,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心念及此,寒森森的道:

“加盟办不到!”

“你与本盟誓死为敌?”

“在下不否认这句话!”

“不考虑了?”

“毋庸考虑!”

“金月盟主”缓缓拔出腰间长剑,灯光映照下,剑身发出慑人的寒光,剑身靠

剑尖半尺之处。有一个金光闪兴的新月印记。

斐剑在心里暗自叫了一声:“金月盟剑!”

该盟以“金月”为名,看来此剑必非凡品。”

场面在“金月盟主”拔剑之际骤呈无比的紧张。面对这神秘的武林魔王,斐剑

心中不无忐忑之感,这一战,不单关系个人的生死荣辱,也关系正邪的消长。

“金月盟主”一振腕,手中剑幻出一片使人耀目难睁的金色月形芒影。

斐剑心头一紧.心道:“这一式,其凌厉诡谲之处,并不亚于自己那一招‘满

天星斗’。”

“金月盟主”庞大的身体朝前一挪,以震耳凝神的声调道:

“斐剑,你不后悔?”

斐剑冷冷的道:

“强存弱死,是武林中不易的铁则,谈不上后悔两个字。”

“可惜你这一朵武林奇葩了……”

“阁下大言炎炎,在下感到可笑。”

“这井没有什么可笑,本令非为了……”话锋突然顿住。

“为什么?”

“为了那丫头死心眼……”

“谁?”

“东方霏雯!”

斐剑全身一颤,向后退一个大步,东方霏雯与“金月盟”有某种渊愿存在,从

历次情况而论,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但这话出自“金月盟主”之口,就相当有份量

了。

“金月盟主”的真正来历是什么?

东方霏雯与他之间,又是什么关系?

东方霏雯虽是玉貌花容,但她曾自认驻颜有术,业已是四十过外的迟暮之年,

而他竟称她为“丫头”,这称呼,证明他是她的尊辈……

心念之中,脱口道:

“她与阁下是什么关系?”

“这一点应该由她告诉你!”

斐剑一室之后,横了横心,栗声道:

“这已无关紧要了……”

“无关紧要?”

“正是!”

“你的意思是……”

“为了比儿女之情更重要的武林公义,今晚,在下与阁下之间,必须分出生死!”

“不计任何后果?”

“当然!”

“金月盟主”手中剑微微一颤,沉声道:

“可有什么遗言交代,本令主可以转达?”

所谓遗言,对象当然是指东方霏雯而言,斐剑自忖,自已与东方霏雯的交住,

知道的仅了了数人,想不到,‘“金月盟”一般有地位的人,早已了如指掌,这更

证明了东方霏雯与该盟关系之深。

闻言之下,报之以一声冷晒道:

“倒是阁下有遗言.大可先行交代属下?”

“金月盟主”似被真正的激怒了,两道利剑般的目芒,从蒙面巾上的小孔射出,

象两股凝结了的光柱,令人不寒而栗,那目光直要穿透人的心脏……

两条人影,直逼圈子之外,正是“貌魔”师徒。

“貌魔”怨毒的目光一扫斐剑,然后向“金月盟主”道

“容卑座结果他!”

“金月盟主”目光似逼视着斐剑,口里道:

“贵座请退下,此事由本座了结!”

“貌魔”怔了半响,才幸幸地和安筱舟退下去。

院中,只剩下敌对的两人,静得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

斐剑把功力提聚到十二成,双瞳青光熠熠,与对方耽耽互视。

“锵!”

对方一触而分,不知是谁先出的手,四周的花树,被剑风扫得枝残叶落。

从这一回合而论,双方的功力,已到了某种极限,所差极微,极微,但感受却

大大不同,“金月盟主”震惊于对方剑术的造诣,竟然能与自己认为无敌的“全月

剑法”平分秋色,这是始料所不及的,而斐剑却十分振奋,至少,他知道凭所学已

足可与这不世出的魔王一搏。

一招之后,又成对峙之局。

空气似乎已凝结了。

这是一场百年来仅有的绝顶剑手交锋,而且,各存制对方于死命之心,所以情

况凶险无伦。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