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五十八章 石窟埋剑

作者:陈青云

东方霏雯也凝重的道:“什么要求?”

“脱离金月盟。”

“办不到!”她不假思索的冲口而出。

斐剑陡地离座而起,激颤得簌簌直抖,俊面一片冰寒。

东方霏雯幽幽然接着道:

“如果要求你加入‘金月盟’呢?”

斐剑一咬牙道:“我要求你这样做是希望你脱离邪恶,你提出相反要求却没有

道理。”

就在此刻——

一个苍劲但阴寒的声音,起自身后:

“武林中本道理可谈?”

斐剑不由大吃一惊,身形半转,侧顾之下,登时血脉奋张,一颗心怦怦狂跳起

来,靠房门外,巍然矗立着一个巨无霸型的蒙面人。

对方,正是震撼武林天下的一代巨擘“金月盟主”。

“金月盟主”骤然现身,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

昨夜,英雄馆中得命的一幕,电映心头……

“金月盟主”目光如冷电秋霜,一扫斐剑之后,迫注到东方霏雯身上,栗声道

“丫头,你太任性了!”

东方霏雯垂下了臻首。

“金月盟主”一顿又道:

“你是在玩火……”目光再次一扫斐剑,声音变得十分严厉的道:“你早该告

诉我他的来历!”

听声中,“金月盟’与东方霏雯之间,关系相当深厚。

斐剑冷冷地插口道:

“盟主阁下,想不到这么快又碰面了!”

“金月盟主”慑人心神的目芒,陡然移射到斐剑面上,以栗人的声调道:

“小子,本座直到片刻前才从丫头口里知你的来历……”

斐剑寒声道:

“知道了又待如何?”

“金月盟主”嘿嘿一笑,狞声道:

“本座不会再放过你,今天你死定了!”

斐剑怒火冲胸而起。厉声道:

“本人三寸气在,也誓必杀你!”

“你没有机会了!”

话声中,缓缓拔出“金月剑”……

斐剑手指搭上剑鞘,方才想起,鞘中是两截断剑,昨夜在“英雄馆”内折在对

方剑下,彼止的剑术相差极微,而“金月剑”是一柄奇兵,截金断玉,目前自己等

于手无寸铁,如以空字对“金月剑”决无幸理。

心念至此,不由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冷噤。“金月剑”缓缓上扬,无形的剑气,

使得满厅生寒。

斐剑目瞪如铃,把全身劲道运集右手食中二指,凝神以待……

场面,充满了恐怕的杀机。

东方霏雯粉腮又开始变化,一变,再变,突地开口唤了声:“爹!”

这一声“爹”,如一柄巨锤,敲击在斐剑的心上,他做梦也估不到东方霏雯会

是“金月盟主”的女儿,怪不得尹一凡的师父,“无后老人”,“赎罪人”……等

一再警告自己不能和她相恋。

他们为什么不说这层关系呢?怕自己知道真想之后,昧于儿女之情而倒戈。

他颤栗了,难怪她一口拒绝自己要她脱离“金月盟”的建议!

彼止的关系,应该结束了……

只这一疏神,“金月剑”如迅电疾雷般罩身劈至,躲、闪、封、拦,什么都太

嫌迟了,绝顶高手相搏,只有“先机”两个字。

几乎是同一时间,他念间未转,一道极劲的真力,从侧方猛袭而至,把他的身

形撞得横荡三尺,就这样,他逃过了这致命的一击。

出手的,赫然是东方霏雯。

斐剑一敛神,“魁星射斗”指功,电射而出,快速厉辣,世无其匹。

“金月盟主”顺势举剑封挡,“锵!”

指风射中剑身,发出栗耳交呜,“金月盟主”庞大的身躯一幌,倒退了两步。

“魁星射斗”指功,洞金裂石,若非“金月剑”是一柄神兵,必被射折无疑,

剑虽无损,持剑人却被震退了两步。足见这指风的强劲到了惊世骇俗之境。

“金月盟主”利剑般的目芒一扫东方霏雯,暴吼道:

“你这是做什么?”

东方霏雯颤声道:

“女儿……女儿……情不自禁……”

“丫头,一错岂可再错?”

“可是……”

“你想到后果没有?”

“女儿想过!”

“如此,你回避吧!”

“不!”

“你什么意思?”

东方霏雯深深地注视了斐剑一眼,一跺脚,毅然道:

“爹,答应女儿和他归隐,永不出江湖!”

斐剑全身一颤,脑内轰轰作响,心湖被这句话搅起了轩然巨波,皆美归隐,笑

傲烟霞,永不问武林是非……

“金月盟主”重重一哼道:

“丫头,你是在发呓语?”

“不,女儿想过了,半生虚度,一无所得,只有他……”

“你在玩命?”

“女儿至死不!”

“丫头,你知道他的功力到了什么程度?为父若非仗这柄‘金月剑’,还真不

知鹿死谁手,放眼武林,已难找与他抗衡的人,何况……”

何况什么,他没有说出口,话声至此突然顿住。

“紧守立场,武林幸甚”尹一凡传柬的字名,浮现脑海,他神思一振。于是,

师仇、武林公义……等等意念,一齐抬头。

“走!”他第一次兴起了这念头,他深深感觉到仔肩任重,不能率尔轻生。

金芒耀眼,“金月盟主”再次出了手。

斐剑一式“步虚蹈幻,掠出厅门之外。”

身形未稳,“金月盟主”已如影附形而至,金月开形芒影,挟裂肤剑气,暴卷

而至,间不容发。

斐剑双掌一推,“天枢神掌”猝然发出。

仓促出掌,功力未能全聚,便由于这掌功内含反震玄理,“金月盟主”的剑势

被迫得一窒。

就在这电花石火的瞬息空隙中,斐剑电闪倒掠,射入精舍外的竹林之中,他连

转念都不曾,疾似浮光掠影般朝外电泻。

他沿山麓狂奔,不知驰了多远,后面不见声息,才缓势停身,回顾之下,对方

并未追来,他松了一口气,面上露出一丝苦笑,第一次,他违反性格,敌前退身。

他知道“金月盟主”决不会就此罢休,而对方仗着利剑,在形势上占了优势,

自己若不立即设法取得“剑冢神兵”,实无法与之抗衡。

东方霏雯纯情的话,又响在耳边,“爹,许女儿与他归隐,永不履江湖……”

他感到回肠九曲。不胜惘然。

天仙也为之失色的姿容,又在眼前幌动,使他晕眩。

突地——

他想到了自己与“金月盟主”已成生死之敌,不是被杀便是杀人,而对方是她

的父亲,如果有一天,“金月盟主”死在自己剑下,她将如何?

思念及此,内心起了一阵可怕的*挛,这种变故,是始料所不及的,唯一的解

脱,是斩断情丝……

他反来覆去想了很久,最后,终于痛苦的下了决心,斩断情缘

心念一决,以乎轻松了许多,于是,他取道直奔,“剑冢”。

这一天,路过荆山脚下,斐剑忽然想起被“紫衣人”所害“红楼主人”同被埋

于石碣峰岩洞中的父亲“屠龙剑客司马宣”,自己虽然不曾见过父亲生时的面目,

但骨肉之情岂能抹煞,同时“赎罪人”所转赠的这柄“屠龙剑”业已毁折子“金月

剑”下,不如乘这顺道之便,一来叩拜亡父,二来把断剑埋在峰头,也算了却一件

心愿。

想到这里,折身便朝荆山进发。

熟路轻车,一无耽延,过午时分,来到了石碣峰下。

想起当初设被“紫衣人”利用,以亡父为何,诱“红楼主人”上峰入窟,结果

双双被炸埋窟中,自己成了杀父的帮队一付钢牙,几乎咬碎,即悔且恨,恨不能立

即找到“紫衣人”把他挫骨扬灰。

感怀身世,不由滴下了数滴英雄之泪。

泪眼模糊中,他攀上了石碣峰。

甫登峰顶,他的目光先前那被炸毁的石窟扫去,这一看,不由心头巨震,只见

被毁的石窟露出一道穴口,那些封堵的积石,被人移开在一边。

是谁,来重启这业已被崩岩碎石堵死的石穴?

从现场看来,移石的人费了想当大的工夫,才清理出穴口,对方目的何在?

犹豫片刻之后,怀着困惑的心情,举步向窗口走去……

沙!沙!

他故意放重脚步,踏着碎石前进,如果穴内或附近有人埋伏,必会闻声出现。

将到穴口,忽然一条人影,飞射而出,斐剑心飞一紧,双掌蓄势,以观其变,

人影一停,双方同时惊“咦”出声。

窟中飞射而出的,赫然是分手不久的“红楼主人”的大弟子野姑娘。

斐剑首先开口道:

“舒姑娘,想不到会是你!”

舒眉拂了拂鬓角的散发,道:

“我也想不到你会光降此地。”

“这些积石是姑娘移开的?”

“是的,费了我一夜半日的工夫才清理出来!”

“姑娘是要……”

“妥为安葬先师遗骨!”

“哦!办妥了吗?”

“那不是?”

斐剑顺着她的手指看去,果见不远之处隆起一座新家,当下迫不及待的道:

“屠龙剑客的遗骨呢?”

舒层把头微楼道:“很奇怪,洞中只有先师遗蜕,不见其他尸骨……”

斐剑全身一震,栗声道:“什么又没有‘屠龙剑客’的遗骨?”

“是的,我为此搜查了很久。”

“怎么会呢”

“我也百思不得其解,当先师罹难那天,她曾亲耳听到‘屠龙剑客’的声音,

否则她不会冒然人窟……”

斐剑咬了咬牙道:

“这太不可思义了……

说着,弹身向窟中奔去,窟道中积石仍未完全清除,只是已足可了然一切,窟

壁窟顶,裂痕斑斑,似乎随时有崩坍的可能。

洞径全长约莫三十丈,在靠洞底十丈之内,被炸的情况并不严重,看来当初

“紫衣人”安埋的炸葯还在窟口一段。

舒眉也跟着入洞,指点着道:

“先师遗体是在距洞底五丈处发现的,完好无缺,看来是在入口窟径被炸封堵

之后,窒闷而死的……”

斐剑心乱如麻,头皮发炸,他当然不能说出“屠龙剑客司马宣’是自己的生父,

搜视现场一遍之后,惶然道:

“这令人无法想象,舒姑娘,在你之前,是否有人来过?”

“没有,积石全是我搬开的!”

“那岂非匪夷所思?”

“只有一个可能!”

“什么可能?”

“少侠可曾注意到窟中尚有许多支洞?”

“啊!……”

“你看,这里便是一个,支洞直径不大,被大块裂石挤封堵塞,人力是无法打

开的,可能‘屠龙剑客’被埋在支洞石隙之内……”

“是的,只有这一个可能!”

生不能见人,死不能见骨,的确是人生一大悲剧,世间伤心事莫甚于此?”

舒眉似有所觉,讶然道:

“少侠似对‘屠龙剑客’十分关注?”

斐剑横了横心,道:

“没有什么,好奇而已!”

“然则少侠巴巴地上了这石碣峰也是为了好奇?”

这话几乎使斐剑无法自圆,灵机一动,索性说谎说到底,一拍佩剑道:

“在下此来,当然不是全无原因……”

“愿相告吗?”

“在下不久前,蒙朋友赠送这剑,名‘屠龙剑’,说是当年司马宣的遗物……”

“哦!屠龙剑!”

“数日前,在下与人交手‘屠龙剑’被毁,今日,此来想把此断剑与主人合葬

。”

舒眉激奇地望了斐剑腰间佩剑一眼,道:

“此剑何人所赠?”

“赎罪人!”

“赎罪人?这名号从没听说过,对方是何许人物?”

“很抱歉,在下没有与他朝过相,是一个神奇人物,此剑是借别人之手转赠的……”

“屠龙剑客的兵刃,怎会落入‘赎罪人’之手呢?”

这一点,在斐剑来说,也是一个谜,当下只好随口应道:

“他们生前是好友,至其他内情,就不得而知了!”

舒眉困惑地摇了摇头,不再说下去。

斐剑忽然想到了一个极重要的问题,道:

“舒姑娘,上次匆匆一面,有件事未曾请教……”

“少快有话请讲?”

“令先师‘红楼主人’与‘血衣娘子’是什么关系?”

“师徒!”

“哦!难怪要找‘紫衣人’算帐,听说令师祖还有位女儿?”

“是的,她叫‘百灵女孔映红’!”

“人呢?”

“失踪了!”

“可有下落?”

“家师祖避此已二十余年,而红师怕是十五年前失踪的,直到最近……”

“怎么样?”

“才听人说起十五年前‘百灵女孔映红’与‘少林’的一段公案。”

斐剑心头一紧,追问道:

“令师祖出山是为了寻找‘百灵女’下落?”

“是的!”

“她准备如何行动。”

“她老人家已赶赴少林寺!”

“哦!”

斐剑不由心头狂震,以“血衣娘子”的手段,此去少林,势将大染血腥,而

“百灵女孔映红”是凤头金钗的持有人,可能也就是杀母的凶手,决不能让“血衣

娘子”捷足先登,他心中虽激动万状,但表面上仍维持一贯的冷漠平静。

刹那间,他已决定要赶在“血衣娘子”头里赶赴少林,查询“百灵女”的下落

当下不经意的又道:

“令师祖赴少林多久了?”

“一个时辰之前!”

斐剑松了一口气,他自信时间上绝对来得及,目光,又不期然地扫向那些被裂

岩封固了的支洞,的确,人力是无法打开的,要想搜寻亡父遗骨,事实上已无法办

到,心念几转之后,道:

“舒姑娘,请回避,在下要埋剑封窟了!”

舒眉点了头,向窗外飘去……

斐剑目送舒眉出窍,才解下“屠龙剑”,恭谨地放置洞底,双膝一曲,跑了下

去,泪水也跟着如泉涌出,喃喃悲祸祝道:

“父亲,不孝儿会为您报仇!孩儿不能保全遗物,又不能亲收遗骨,罪孽深重,

父亲在天有灵,请鉴察悔罪之心!”

机祷毕,站起身来,缓步出窟,到了窗口,蓦地回身,举掌便劈,那本已松动

的裂岩,受剧烈的掌风震荡,呼呼轰轰,倒塌下来,岩窟又重被封堵。

事毕,对石窟作了最后地凭悼,然后,挪步离开……

舒眉疾步上前。

幽幽的道:“少侠要走了?”

斐剑沉重地一颔乎,道:

“舒姑娘,再见!”

“少侠……”

“舒姑娘还有什么吩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