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五章 绝涧魅影

作者:陈青云

“波!”的一声巨响,劲气四溢,枯枝败叶激扬漫卷,双方各退了一个大步,

斐剑心头大震,想不到“无魂女”的功力修为,竟然与他半斤八两。

“无魂女”粉靥上娇笑依然,那神态的确迷人,轻启朱chún道:

“掘墓人,领教了,你的功力的确难找敌手,但却杀不了我,你必须承认这事

实,咱们后会有期!”

最后一个期字的余音尚缭绕耳际,人已电闪而逝。

斐剑想不到对方会走,不由窒了一窒,弹身急追之时,业已失去了对方影踪,

林深树密,知道追也徒然,恨恨地一跺脚道:“你逃不了的。”

转出树林重上官道。

突地——

一阵吟唱之声,飘传入耳,抑扬顿挫,十分悦耳。

野店几杯空酒,醉里两眉长皱。已自不成眠,那更酒醒时候,知否?知否?直

是为他消瘦。唉!为他消瘦!

唱的,是南宋词人向镐一阂“如梦令”。

斐剑掉头一看,不禁有一种啼笑皆非之感,唱这阂词的,赫然是一个蓬头垢面,

烂褛不堪,年约十七八岁的小乞丐,打狗棒荷在肩上,精赤着一双黑脚一步高,一

步低,蹒跚而至,扫了对方一眼之后,弹身向前道奔去。

歌声再起,唱的却是范仲淹“御街行”词的后半阂。

“愁肠已断无由醉,酒未到,先成泪,无灯无月土砖欹,谙尽孤眠滋味。都来

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

词中第四句本是:残灯明灭枕头欹,却唱成了无月土砖欹,活脱描出亡儿荒祠

破庙。席地而眠,以土砖作枕的况味。

斐剑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小乞仍隔自己五丈之遥,踢踢踏踏地跟了

上来,不由心中一动,自忖奔行的速度不谓不快,对方竟能保持一定的距离跟掇身

后,看来这小乞丐颇不简单。但,阳关大道,对方既不撩拨自己,也懒得去理他,

转头仍疾奔如故。

才驰出数十丈,脚步声已到了身后,一个声音道:

“朋友竟然丝毫无动于衷?”

斐剑刹势回身,与小乞丐成了面对面之势,这时,才看清这小乞丐虽是蓬头垢

面,鹑衣百结,但五官停匀,看轮廊竟是十分英俊,当下冷凄凄的道:

“什么意思?”

“小化子正为相思所苦,兄台竟毫不同情……”

嘴一咧,做出一副愁眉苦脸之相。

斐剑不由为之气结,一挥手道:

“去吧!我没工夫和你瞎扯谈!”

“兄台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

“你到底意在何为?”

“唉!兄台面冷铁心,当然不解这儿女柔情,相思滋味……”

斐剑怒视了对方一眼,冷冷地回身举步……

“掘墓人,小化子有句话问你!”

对方一口道出他的外号,使他不得不转回身来,寒声道:

“你知道我叫掘墓人。”

小化子嘻嘻一笑道:

“兄台大名业已震颤黑白两道,凭这身白衣,这副鬼见了也心寒的神情,焉有

不知道之理。”

“你找我掘墓?”

“好说,小化子虽三餐不继,沿门乞羹,却还不想死哩,请问一个人……。”

“谁?”

“一个娇滴滴,脆滴滴的可人儿,红衣女子!”

“无魂女?”

“对了,正是!正是!”说着,用破袖擦了一把鼻涕,又道:“兄台可是与她

分手不久,应当知道她的去处?”斐剑面目毫无表情,以更寒的声音道:

“你看上了她?”

“岂只看上,我俩心心相印,感情不恶……”

“你……”

“怎么样?化子也是人,难道就不许有儿女之情,孔老夫子曾说过,食色性也!

我小化子除了这两个字,什么也没有!这是圣人之道呀!”

“如果你想死,我‘掘墓人’成全你,举手之劳,否则省省吧!”

小化子恨一斜,喷出了一股刺鼻的酒气,大声道:

“兄台不肯见告?”

斐剑从鼻孔里哼出了声,懒得再理睬对方,转身便走……

小化子一弹身拦在头里,哭丧着脸道:

“兄台既不肯赐告,小化子不敢相强,兄台此行,可是要去巫山找人?”

斐剑心头大震,到巫山去寻找“金钗魔女”,是自己心中的事,而且这事只

“四海浪荡客”一人知道,对方怎会知晓的呢?心中虽惊疑,但表面上仍是那么冰

冷漠然,淡淡的道:

“看来你是有为而至?”

“不错!不错!鄙意正想籍此效劳,结交兄台这个朋友,小化子对巫山可说是

连一草一木都数得出来!”

“你不是为了‘无魂女’而来吗?”

“那是两塔子事!”

“你怎么知道我要到巫山找人?”

“说来兄台也许不相信,小化子曾得异人传授,晓谙,‘测心之术’只要与对

方交谈数语,便能测出对方心中意念!”

斐剑心中一动,道:

“天下会有这等匪夷所思的怪事?”

小化子得意的道:

“兄台不是证实了吗?小化子所测有没有错?”

“就算是吧,请便!”

“噫!兄台耻与小化子为友……”

“随你怎么想吧!”

“小化子可以帮你到巫山寻人呀?”

“本人一向独来独往,不喜与人同行。”

说完,头也不回的狂奔而去,撇下小化子怔在当场,半响作声不得,久久才自

言自语的道:

“的确冷漠得可以,老头子派的好差事。”语声中。也跟着朝同一方向奔去。

巫山——

千山万壑,回环耸拨,绝壁孤岩,比比皆是,十二峰泰半隐于云雾之中,直是

上接青冥,下临无地,猿啼兽嗥,令人动魄惊心。

要在这些峰壑之中寻找一个人,无异是大海捞针。

整整七天,斐剑奔驰在危峰绝谷之间,心力交瘁,然而一无所获。

据“四海浪荡客祝少青”所说,“金钗魔女”已经数十年不见江湖,是否仍活

在人间,还是一个谜,“金钗魔女”当年曾出没十二峰之间,但也不能据为对方必

定隐居此地的理由,可是不管如何,“金钗魔女”必须找到,以找出杀母的凶手。

他觉得,他活着唯一要做的,便是复仇,家仇!师仇!埋掉那些武林败类。

他毫不气馁,象一块坚硬的玩石,不管风霜雨雪,坚定不移。

“掘墓人”,为武林中所有的恶人掘萝,换句话说,就是立誓要杀尽邪恶之徒,

这外号的本身,便已非常恐怖,而背后所含蕴的杀机,简直无法想象。武林的恶人

杀不尽,意味着杀劫永无休止,而一个人绝对不能成为绝对无敌的高手。同时,一

个绝顶的高手,纵使同时具备了超人的极智。总还有许许多多想象不到的意外足以

制他死命,而他————斐剑,武功高,智慧高,但不是称为绝顶,也许这距离不

短,所以,他的做法,是经由极端的恨而产生的必然结果。

当然,这结果发生的一个武功与意志均强的人身上,是很可怕的。

今天,是第八天的开始。此刻,晨曦初露,在晓雾中,呈现一片淡淡的昏黄。

斐剑入山所带的干粮业已告罄,他采了些黄精山岑,暂时充饥,喝了些泉水,

继续他搜索的行动。

他专拣隐僻,险势的处所搜索,惊险与艰苦,是可能而知的。

这里,是“神女峰”后的一道绝洞,怪石嵯峨,洞水由乱石中奔腾卷而过,激

起堆堆白雪,呼轰之声,震耳慾耸,使人惊心动魄。

斐剑在乱石如星丸跳踯,沿洞而上,雪白的水花,雪白的人影,如非人影是在

移动,根本无法看得出来。

涧势一缓,眼前现出一个半亩大的深潭,潭水清澈见底,波光粼粼,潭边各形

各色的巨石,星罗棋布,平滑得象巧手匠人洗凿的。

斐剑停在一个马鞍形的巨石上,山光水色,使人神清气爽。

蓦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中人慾呕。

但他这一惊非同小可,目光扫处,只见一箭之外的石隙间,横陈了数具尸体,

当下毫不犹豫的弹身飞掠过去。

“呀!”

那情景,令人不忍卒睹,在散抛的白骨中间扶着七具尸体,死状厥惨,一律都

是击碎头骨,肩以上是一堆烂肉,从发紫的血渍来看,死者被残杀当在一天左右。

是谁,以这种酷毒的手法杀了这七个人。

死者是何身份,何以被杀死在这穷山绝涧之间?

从那些触目皆是的白骨来看,先后死的人当不在小数。忽然,一样东西映入眼

帘,那是一只白色的三角小旗,紧握在死者之一的手中,旗身正中一个弯金色眉月,

下面是三个连环黑色小圈。不由轻噫了一声:

“黑环旗令!”

由此证明,死者是“金月盟”属下,手持旗令的当是香主一流人物。

“金月盟”弟子,怎会陈尸此间呢?

正自疑虑之际,忽感身后风声有异,从那极微几呼不易觉察的异声,他知道后

面来了人,而且来人身手相当惊人,纹风不动,冷冷发语道:

“什么人?”

一个粗豪的声音道:

“朋友耳力不弱,噫,嘿嘿嘿嘿,真可算得上心狠手辣,转过身来!”

斐剑悠悠回过身来,只见丈外石上,并肩站着两个中年文士,其中一个面目阴

沉,另一个塌塌斜眼,满嘴子思,配上那袭既脏且皱的儒衫,的确有些不伦不类,

发话的,正是这丑恶文士。

两人乍见斐剑之面,齐齐一怔,可能那世上无匹的冷酷神情,使他俩吃了一惊

那面目阴沉的文士,端详了斐剑几眼,倏地面罩杀机,阴恻恻的道:

“阁下是‘掘墓人’?”

斐剑吐出冰珠似的两个字道:

“不错!”

那丑恶文士目光一扫七具死尸,暴喝道:

“掘墓人,你为本盟七名弟子掘了墓?”

斐剑霜刃也似的目光,直射在对方两人,既冷且慢的道:

“两位看来也是‘金月盟’属下?”

面目阴沉的接口道:

“不错,你说对了!”

“什么身份?”

“这你还不配问!”

丑恶的文士似已按捺不住,抢着发语道:

“掘墓人,数日前,在‘三元帮’中,你强自出头,使本盟一位传柬使者断臂,

今天,又毁了本盟鄂西分舵一位香主六名弟子,你可曾想到后果?”

“什么后果?”

“凡公然与本盟为敌者,灭师门,屠家族!”

斐剑神色丝毫不变,寒声道:

“断使者一臂,在下已声明那笔帐算在本人名下,至于这七人,不是在下杀的!”

“谁杀的?”

“你问我,我问谁?”

“掘墓人,狡辩于你没有好处……”

“在下还犯不上!”

“看来你是为自己和师门家族挖坟墓!”

“凭‘金月盟’的作为,是值得在下替两位掘墓。”

面目阴沉的那一个口里发出一长串狞笑,道:

“掘墓人,报上你来历师承!”

“你配吗?”

“迟说早说终归是一样,现在请你到鄂西分舵走一遭!”

“在下没工夫!”

“要我俩动手相请?”

“用不着了,在下已决定把两位永远在此地!”

“好小子,你是唯恐死之不速!”

暴喝声中,那生相丑恶的闪电般弹身扑上,双掌恶狠狠地抓出,奇幻诡辣,令

人咋舌,出手的部位劲道,十分惊人,斐剑双掌交错,一剪,一圈……

那文士中途收手暴退?

另一文士,倏然撒出长剑,一抖腕,剑尖颤出三个新月形芒影,冷笑一声道:

“阁下如此狂妄,原来还有两个子!”掉头又向那同伴道;“上,速战速决,

还要赶着办正事!”

剑光暴闪之中,两柄剑分左右以疾风迅雷之势攻到,威势骇人听闻。

斐剑身形一幌,幽灵似的从剑光交织之中脱了出来,本来冷酷的神色,更加冷

森得怕人了,长剑缓缓离鞘,双目凝成了两道冰芒,直视前方,剑尖微向下垂,象

一尊石象,周身散发出一种无形的慑人杀气,不言不动,似乎连呼吸都停止了。

这是一个剑道高手,修为到了某一限度之时,所必有的现象,叫做“七合通灵”

神与气合,气与意合,意与力合,力与心合,心与灵合,心头顿冒寒气。

“出手!”

这两简单的字,低沉,冷酷,充满了恐怖的杀机,令人惊栗,胆寒。

两名中年文士,互望了一眼,双双凝神举剑……

这一个回合,不言可喻,必是生死互见的一击。

空气,在骤然之间凝固了。

“铿!锵!”

两声金铁交鸣破空而起,剑气迸射,三丈之内,石屑粉飞。

斐剑仍如石象般兀立不动,剑尖微垂,象是根本不曾动过一般。

“砰!”那生相凶恶的文士,栽了下去,尸身齐腰两断,鲜红刺目的血水,向

石隙中攒流,连哼都没有发出。

另一个面目阴沉的,此际面如死灰,身躯速速而抖。

就在此刻——

三条人影同时涌现,赫然与先来的两个是同样的装束,一色的灰色儒衫,年纪

也在四十之间,其中之一骇然惊呼道:

“是他,掘墓人!”

三人一窒之后,齐齐拨剑围了上去。

斐剑连眼皮都不曾抬一抬,对三人的来临,视若无睹。原先的那名中年文士,

此刻才告回过魂来,栗声道;点子十分扎手!

新来的三人惊悸的扫了现场一眼,目光停在斐剑的身上,另一个道:“是那老

婆子的传人?”

什么是老婆子,斐剑无从想象,但知道对方必定因此而来,而这些新尸旧骨,

可能也与那什么老婆子有关,莫非他们口中的老婆子,正是自己要找的“金钗魔女”?

心念及此,不由精神大振……

原先的中年文士道:

“尚未证实,可能是!”

“可查此地头?”

“看来总在峡谷之中。”

蓦地——

又是一条人影疾掠而至,在距众人两丈之处的石上停住身形,来的,是一个貌

相阴森的黑衫老人,鹰鼻鹞眼,花白胡须,一柄比普通剑长约半尺的巨型剑,斜挂

腰间,鹰似的目光一扫现场,老脸突然抖露一片杀机。

四名文士装束的中年,一见老者现身,全都面露喜色,齐齐转身为礼,道:

“见过总监!”

被称为“总监”的老者,目光死盯住斐剑,沉声道:“你们不是他的对手,退

开!”

四中年文士,恭应一声,后跃三丈,老者一掠而前,面对斐剑,凝声道:“朋

友好身手,想来是‘掘墓人’了?”

“不错!”

“老夫‘金月盟’,总坛‘巡察总监高寒山’,这些人是朋友下的手?”

“内中之一是的!”

“其余的呢?”

“不知道!”

“朋友的师承?”

“恕难奉告!”

“朋友还是说的好,以免发生误会?”

“没有什么误会可言!”

“巡察总监高寒山”目中煞光浮动,似乎尽量忍耐的道:

“敝盟主素仰‘金铁’老前辈的德望,所以派出门下到此查访,完全是一片诚

心,别无他意,朋友是否她老人门下。”

斐剑心中大是激动,看来自己已是找到了地头,想不到“金月盟”也是来查探

“金钗魔女”的下落,心中虽激动,表面上冷酷如故。冰声道:

“如此,在下告诉你不是!”

“真的不是?”

“这没有说谎的必要!”

“请教真实来历?”

“无可奉告!”

“朋友要为你自己的行为负责?”

“当然!”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