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六十二章 佛门浩劫

作者:陈青云

十五年前,“血衣娘子”的女儿“百灵女”前来索取少林至宝“大还丹”,连

伤数十名高手,最后合十长老八护法之力,才制伏了她,如今“血衣娘子”亲临,

身手方面,不知比“百灵女孔映红”高也多少,合在场所有高级弟子之力,恐怕无

济于事,这一点,自“无相禅师”以下,谁都心里明白,但明知其不可为,总不能

听任摆布。

午时转眼将届,“金月盟”所提最后时限将到。

这正应了一句俗语:“祸不单行。”

今天,在双重杀劫的威胁下,没有人敢想象那后果。

这是中原正道的悲哀,在这生死存亡的关头,内心的沉痛是无法言喻的。

他本意要遣散大部分弟子,以保少林的一点元气,徐图复兴。由于“血衣娘子”

现身,这意愿幻灭了。无论“血衣娘子”也好,“金月盟”也好,加诸于少林的威

胁,没有两样,每一个在场的弟子,一个个悲愤填胸,抱定必死的决心,与门派共

存亡。

由于这决心,减少了对强敌的恐惧心理。

“血衣娘子”再次发出刺耳的厉吼:

“无相,如何交代?”

“本座无从交代!”

“那就别怪老身手段毒辣了!”

了字声中,十指暴伸,向迎面的第一列四名护法抓去……

四护法同时发掌迎击。

“哇!哇!”

栗耳的惨号起处,两名护法栽了下去。

后列四名护法欺身上步,与前列剩下的两名护法,同时出掌猛攻,八大护法在

寺中算是仅次于十大长老的高手,六人联手出击,威力之强,可想而知。

但“血衣娘子”是数十年来黑白道闻名丧胆的女魔,相形之下,八大护法就显

得太脆弱了。

“哇!哇!”

又是两名护法惨死女魔爪下,而女魔也同时被对方的联手掌力震得退了两步。

所有在场的少林弟子,一个个目眦慾裂。

十大长老业已下了殿廊,排列在掌门身后。

血腥的画面,使这佛门净地变成了恐怖屠场。

“当!当!当!”

钟声再响,这不啻是少林一派的丧钟,意味着末日的来临。

“无相禅师”激动得簌簌而抖,一袭锦斓袈裟,幻出一层层的浪纹。

“各弟子归还原位!”

场面恢复了,“血衣娘子”现身前的态势,只是少了四名护法,四护法的尸身,

立即被执事弟子抬下。

“血衣娘子”不明究里,倒是愣住了。

就在此刻——

八名黑衣人悄没声的从中门现身,当先一人,手持一支三角小旗,高高扬起,

以震耳的声音道:

“金月使者,奉盟主金令,着少林掌门,作出最后答覆。”

“无相禅师”口chún翕动很久,才迸出一句话道:

“本门决不毁弃祖师戒律,背道事魔!”

那名持令使者,一收令旗,栗声道:

“掌门人,这是贵派的答覆?”

“正是!”

“不惜血染少林?”

无数黑衣人,从殿脊屋顶现身,形成一圈人墙,刀光剑影杀气蒸腾。

看来“金月盟”已蓄意血洗少林。

“无相禅师”目光慢慢扫过全寺僧众,老脸已扭曲变了形,这一代高僧,实在

不忍近千弟子惨遭浩劫,但,除了屈服,加入“金月盟”,别无他途可走!”

蓦地——

“血衣娘子”回身面对八名“金月使者”。

八名使者面上微微失色,那持今使者,显为八人之首,沉声发话道:

“尊驾是‘血衣娘子’?”

“血衣娘子”狞声道:

“老身与‘无相’有笔帐尚未算清,你们先滚远些!”

八使者勃然作色,为首的冷哼一声道:“尊驾口气不小?”

“你们想死?”

“尊驾不久前血洗本盟第四坛,这笔帐得交代了!”

“凭你们这几个兔意子?”

突地——

一个阴冷但却入耳惊心的声音道:“血娘,别大言炎炎!”

八使者“刷!”地朝两边分工,一个巨无霸似的诡异老者现身场中。

“血衣娘子”光烁烁的目芒扫处,面下皱折起了一阵颤动,寒声道:

“象魔,你还没死?”

“哈哈哈哈,老夫还想多活几年哩!”

“此来何为?”

“超渡这些和尚!”

场面紧张到无以复加,无形杀机令人惊栗。

所有少林弟子,一个个瞪口切齿,死亡的气氛虽浓,但没有人面带怯意,他们

毫无所恃,只是一颗与敌皆亡的心。

“血衣娘子”不屑的道:

“象魔,以你的辈份名头,竟也替人作鹰犬?”

“象魔”嘿嘿一阵怪笑道:

“老虔婆,言归正传,你方才说与少林结一笔帐?”

“不错!”

“如何结法?”

“血洗少林,为女儿索偿!”

“好极了,咱们有志一同,你请!”

“血衣娘子”何等人物,闻言即知对方心意,森森一笑:

“化外老怪,别门缝里看人,把人都看扁了,你以为我不知你的居心?想借我

手替这批和尚做法事,你们可兵不血刃,达到目的,然后乘机再向我动手,索取

‘天王寺’那笔帐,对吗?”

“象魔”冷冷一哼道:

“老虔婆精灵不减当年,‘天王寺”这笔帐本盟志在必讨,不过,如你想保全

实力的话,现在就请退出寺外。”

针锋相对,各不相让。

“血衣娘子”略一思索之后,道:

“容我再问那秃驴几句话……”

“请便!”

“血衣娘子”转身,前行数步,迫视着少林掌门道:

“无相,你当已看得出少林的命运?”

“无相排师”高宣了一声佛号道:

“我佛慈悲,本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说得到很好听,你从实覆老身,‘百灵女孔映红’的下落,老身退出这场是

非之外?”

“本座说过‘百灵女”当年被擒,被本座开导后释放,焉知其下落!”

“鬼话,何以江湖中自那次之后,即失我女儿下落?”

“本座无言可奉告!”

“你别后悔?”

“后悔的恐怕是施主……”

“血衣娘子”陡地回身向“象魔”道:

“我们无妨联手解决此间,私人的账另算,如何?”

“象魔”一颔首道:

“这也无不可,动手吧!”

“血衣娘子”身形一弹,扑向少林掌门……

“敢尔!”

暴喝声中,六大护法齐齐起身挥掌迎敌。

同一时间,“金月盟”六使者拔剑出手。

少林弟子纷纷出手。

刹那之间,惨叫震天,杀声栗耳,血雨暴洒,肢体横飞。

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展开了序幕。

“血衣娘子”在三个照面之内。解决了六护法,十大长老弹身合围,把她罪状

在核心之中……

地惨天愁,日月无光。

毫无疑问,少林寺将因此而土崩瓦解。

围堵在四周殿顶屋脊的“金月盟”高手,尚未出手加入战围,只在原地蓄势而

待,意在不让任何人生离此寺。

六名使者,在少林弟子群中,反而无法发挥功力,处处缚手缚脚。

“象魔”凌虚飞扑,“无相禅师”,出手之间,把“无相禅师”迫得步步后退

一代掌门宗师,武功也有其独到之处,“象魔”再厉害,一时之间,也奈何不

了“无相大师”,但事实很明显,只是时间问题。

退一万步说,纵使“无相禅师”能敌得过“象魔”,也挽不回少林悲惨命运。

转眼工夫,十大长老在“血衣娘子”掌爪之下,业已,三死四伤……

眼看少林一派将在这场浩劫之中,灰飞烟灭……

蓦地——

一声如九天雷震的喝声,掩盖了厮杀的声浪,传人每一个人的耳鼓:

“住手!”

这一声喝斥,如一柄巨锤,敲击每一个人的心头上,显然,这发声的人,内力

修为已到了一种极限。

象夏天的阵雨突然停止一般,一切的声浪,在刹那间静止下来。

这时,可以清晰地看到满院积尸,血流成渠,少林弟子被屠戳的至少在两百以

上。

所有的目光,全射向“韦陀殿”方向,因为那是人寺必由之门。

一个白色劲装的人影,幽然出现。

“金月使者”之中有人惊叫一声:

“掘墓人!”

来的,正是斐剑,只见他冷漠得近于残酷的面上,凝聚了一层恐怖的杀机,手

按剑把,一步,一步,走向场子中央。

他身上似乎散发着一种无形的但却令所有人惊栗的威力,使刹那之间忘命搏杀

的凶神,纷纷闪开道路。

斐剑的目光,远远盯在“象魔”与“血衣娘子”身上,脚下,由于血渍累积,

发出“滋!滋”的声音,单调,但充满了恐怖的杀机。

他在院地居中,停了脚步,如利刃般的目芒,缓慢地扫了全场一周,每一个触

及这目芒的人,都从心底发出寒意。

少林僧众,大部份对“掘墓人”三字完全陌生,少数的也仅道听途说,留有一

个浅浅的印象,只有“金月盟”的高手,对这个小煞星知道得最清楚……

“血衣娘子”上次与斐剑交手时,他是易了容的,现在也是第一次见到他的庐

山真面目,她曾以“飞甲破金”伤过斐剑,所以心中了无怯意。

而“象魔”不久前曾在十招之内,重伤斐剑,故仍目之为手下败将,当时,麦

剑双目未复明,若非“赎罪人”诱走“象魔”斐剑绝无生理。

“掘墓人”三个字太以刺耳,少林寺僧惊惧不已,他此来何为?如果,他是索

仇而来,那少林寺三方蹂躏之下,势非被夷为平地不可,当然,单凭,“金月盟”

已足可毁减少林,再加上“血衣娘子”与“掘墓人”,只是使惨祸的时间缩短而已,

正如一个人挨一剑是死,挨三剑同样是死,但心理上的惊怖是不可免的。

场面,呈现一片死寂,更增长了阴森恐怖的气氛。

终于“无相禅师”以事主身份,打破了死的空气:

“少施主此来有何见教?”

斐剑一抱拳道:“有件悬疑之事,向掌门人请教!”语气之间,显示出他的来

意并无凶险企图。

“无相禅师”沉重的道:“本夺目前处境,少施主当已了然,恐怕有失尊命了!”

斐剑点了点头,心里一阵盘算,决定了行动的步骤,首先,得遣走“血衣娘子”,

这女魔因女儿下落前来少林滋事,情有可原,而最重要的一点,是她的门人“红楼

主人”与亡父“屠龙剑客”有段‘情缘,而两人双双死难,凭这两重原因,今天得

放过她。

心念之中,目光射回了“血衣娘子”,寒凄凄的开口道。“血衣娘子”请你立

即离开!”

“血衣娘子”嘿的一笑道:“什么,要老身离开?”

“不错!”

“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因为今天在下不准备杀你!”

口气之大,令人震惊。

“你?要杀我?哈哈哈哈……”

“这并没有什么可笑!”

“小子,如果老身杀你呢?”

斐剑一字一顿的道:“那在下只好改变主意了!”

“血农娘子”陡地弹身欺到斐剑身前八尺之处,狞声道:“小子,你是赶来为

这些秃驴殉葬的,是吗?”

斐剑栗声道:“在下再说一遍,请你离开!”

“血衣娘子”一瞪眼,厉声道:“老身先劈了你!”

喝话声中,右掌暴扬……

“哇!”

惨哼之声,震栗了每一个在场高手的心弦,只见“血衣娘子”全身疾剧地颤抖,

乾瘪的脸庞凄厉如鬼,一条右臂,齐肩而落,掉在她脚前三尺之处,鲜血喷泉般的

从切口处洒出……

斐剑手中,“天枢神剑”仍保持那斜切之势,停在半空,面上凝聚的杀机毫无

改变,没有人看到他如何拨剑,如何出手。

“金月盟”自太上护法“象魔”以下,脸色全变了!

少林僧众的脸色也变了!

但,双方的变是截然两样的,一方是惊悸,另一方下意识的振奋。

情况的演变,大大出乎本已绝望的少林僧众意料之外,“掘墓人”以冠盖武林

的剑术,一照面重创“血衣娘子”除去一个克星。

斐剑之所以在一招之内施辣手,是因为他不能让“血衣娘子”再有施展“飞甲

破金”的机会,当然,他手下已留了情,否则“血衣娘子”非横尸当场不可。

“血衣娘子”伸右手点穴止血,然后拾起断臂,面上怨毒之状,使人一见永生

难忘,目光先扫过斐剑,然后向“无相禅师”狞声道:“无相,我们之间的事没有

算完!”

她虽在重伤之下,但那暴恨之气,仍使人不寒而栗。

话落,手持血淋淋的断臂,举步向外走去……

斐剑没有取她性命的打算,缓缓垂下剑尖,任由她离去。

“站住!”

“象魔”一横身,拦在“血衣娘子”的身前。

“血衣娘子”咬了咬牙,道:

“你准备怎么样?”

“象魔”阴森森的道:

“血衣娘子,你血洗本盟,‘第四分坛’,这笔帐你不打算交代了!”

“如何交代?”

“以血还血!”

“狗爪子,你这是落井下石……”

“随你怎么说,要走先把命搁下!”

情况演变到这种地步,确实出乎任何人意料之外,对少林来说,这象是奇迹,

把该派从毁灭的边缘拉了回来,虽然后果仍难料,但情势已不如刚才的凶险了,现

在,强敌已去其一,关键在于“掘墓人”采取什么态度了。

“血衣娘子”浑身直抖,样子象一头受了伤的猛兽。

斐剑一侧身,面对“象魔”,栗声道:

“让她离开!”

“象魔”微微一愣,道:

“小子,你这算什么意思?”

“要你放开她!”

“你小子对本座所欠不菲……”

“你也想讨?”

“不错!”

“看来这账你讨不到,在下倒是有意再加一笔,将来待你们盟主来结!”

“好小子,你狂得相当可以!”

说话声中,陡地发掌向“血衣娘子”劈去,“血衣娘子”在重伤之下,当然难

逃这猝然的突击,这老魔心即毒辣又卑鄙,他想乘机解决“血衣娘子”。

“找死!”

暴喝声中,斐剑闪电般射出两缕指风,直指“象魔”双目,指风如疾箭,破风

锐啸,其势惊人至极。

“象魔”被迫先救自己,飞快地收掌侧移一个大步。

“哇!”

惨号震耳,站在“象魔”后面的一名“金月使者”,做了替死鬼,指风洞胸,

砰然栽了下去。

斐剑一跨步,直逼“象魔”身前。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