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六十三章 单剑回天

作者:陈青云

“象魔”被斐剑那股凌人之气所慑,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

“血衣娘子”再次举步……现场五名“金月使者”之中两名,长剑一闪,扫向

“血衣娘子”。

“哇!哇!”

凄厉的惨号,再次震颤在场高手的心弦,斐剑没有回头,剑尖斜斜下垂,象是

根本不曾动过,只是剑尖上滴落数滴鲜血。

两名阻击“血衣娘子”的使者剑折人亡。

这种剑术,除了一二人,别说看过,连听都不曾听说过。

势态已相当明显,“掘墓人”与“金月盟”来人,已成水火之势,少林僧众心

中暗自念佛,而“金月盟”方面,却起一阵惊恐的浪潮。

“血衣娘子”室了片刻,大声道:

“掘墓人,老身不须你的这份人情!”

斐剑目光不离“‘象魔”,头也不回道:

“不要你领情,下次我可能杀你!”

“为什么不现在?”

“看在已死的‘红楼主人’份上,放你一马!”

“为什么?”

“这个你不必问了!”

“断臂之仇,老身必报?”

“在下随时候教?”

“再见了!”

“血衣娘子”第三度向外行去,已无人敢现身拦阻。“韦陀殿”这面,一样被

“金月盟”高手封锁,但没有人采取行动,目送“血衣娘子”扬长而去,当然,

“血衣娘子”虽身负重伤,一般二三流高手如若妄动,那是找死。

女魔离开了,但场面并未稍懈,依然笼罩在浓厚的恐怖气氛之中。

“象魔”目珠连动之后,突地狂声道:

“掘墓人,你这兵刃便是‘剑冢藏珍’?”

斐剑冷冷的道:

“不错,这便是‘天枢神剑’”。

“天枢神剑”四个字,使所有的眼睛发亮,若非“象魔”喝破,谁也想不到这

柄看来极不起眼的铁剑,会是轰传武林的“剑冢”神兵。

“象魔”眼中不自觉地流露出贪婪之色。

场中,除了这老魔,谁也不敢兴起这种念头。

斐剑心中杀念早起,在正邪之战中,杀一个便减少一分作恶的力量,同时,今

天这种行径,也是死不足以偿其辜。

少林自掌门以下,一个个静以观变,事实上,全寺之中,能找出一个能与“金

月使者”抗衡的都很难,别谈对付“象魔”了,所以在此刻,他们什么也不能表示,

但一无形中,他们已把消除灾劫希望寄托在斐剑身上。

斐剑语寒如冰的道:

“象魔,尔等八魔在中了‘人皇’‘附骨神针’之后,仍然活着为恶,实在是

出人意外的事……”

这话,击中了“象魔”心中的隐恨,狰狞的面目,变得更加可怖,切齿道:

“老夫等此次出山,就是要索取这笔血帐”

斐剑嗤之以鼻道:“看来是办不到了!”

“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因为你今天死定了!”

“象魔”面上肌肉一紧,暴喝道:“小鬼,老夫要把你生撕活裂!”

斐剑一抖手中剑道:“废话少讲,拨剑自卫吧!”

“象魔”窒了一窒,终于拨剑在手。

斐剑双目奇芒暴涨,栗声道:“老魔,三招之内如你不死,今天便算过了一关!”

“象魔”手中剑一扬,旋又放下,道:“且慢,老夫有话问你……”

“有遗言无妨交待!”

“你方才提到‘人皇’那老狗?”

“不错,你口里放干净些!”

“他现在何处?”

“你这话问得多余,即使你知道‘人皇’下落,也是枉然。”

“为什么?”

“你不会活着下少室峰了!”

“哼!”

“象魔,你如果三招不死,在下奉告‘人皇’的下落!”

“当真?”

“对你尚不至信口开河!”

“小子,如老夫收手不及,岂不断了线索?”

斐剑语带不屑的道:“绝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

就事论事,如果“象魔”不先解决了斐剑,他们就无法继续向少林下手,完成

使命,加上斐剑与“金月盟”之间的过节,与他手中所持的神兵,使“象魔”别无

其它选择,再一方面,斐剑已开口挑战,以他的名头身份,非应战不可。

但这六十年前即已成名的魔头,对这二十岁不到的少年,毫无制胜的把握。

“血衣娘子”的前例,使这魔头忐忑不已。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象魔”运足了功力,陡喝一声道:“如此纳命来!”

斐剑当然也不也托大,一咬牙,以十成功力挥剑相迎“波!”

斐剑并未击实,剑气相接,发出了一声巨啸,余波激荡迸射,追得三丈之内的

人,无法存身,纷纷向后暴退。

第一个回合,无分轩轾。

所有在场的高手,全被这样的惊世骇俗的一照面,震得心旌摇摇,目瞪口呆。

斐剑冷厉地大喝一声道:“接这一招!”

“天枢剑法”第二招“满天星斗”,以十二成功力发了出去,一片芒雨,像银

河倒泻,罩向了“象魔”。

所有在场者的心,全被这招玄厉至极的剑法,提到腔子口。

“象魔”心头大寒,全力对出一招,以求自保。

“呛!”

震耳金铁交鸣声中,“象魔”手中剑段成数截,掉在地上,手中只剩下半尺不

到的剑柄,庞大的身躯在战抖,狰狞的面目成了紫酱之色。

所有人的呼吸,全窒住了。

半响“象魔”哇喷出一鲜血,半段剑柄,坠落地面。

斐剑手中神剑,缓缓刺向对方心窝……

“象魔”似木偶般的毫无反应,不言亦不动。

显然,这老魔已被无坚不摧的剑气伤及内腑,连反抗的余力都没有了。

暴喝声中,三名“金月使者”从不同角度,挥剑猛出,目的当然是援手“象魔”

斐剑电闪回身,手中剑一竖,一挑,这乍看似乎极其简单的一式,却是“天枢

剑法”中最玄奥也最凌厉的一式。

惨号再传,一名使者,被挑开了胸膛,仆倒血泊之中,另两名出手稍迟,也就

因此而逃过了致命的反击,但已被剑气逼得踉跄而退。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象魔”并非等闲之辈,瞬眼的工夫,已足够他采取行

动,右掌暴扬,劈出一道如山劲气,这一掌,是困兽的挣扎,聚毕生残存内力所发,

势道之强,骇人听闻,劲气中,隐含一片漠漠白雾。

斐剑回剑一封,劲风四外泻了开去,但鼻中却吸入了一股异味,登时头晕目眩,

身形一连幌了幌。

“毒!”当意念升上心头,不由亡魂大冒,这一手他该想到,然而竟疏忽了,

幸而对方施的不是“铁枭草”奇毒,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象魔”咭咭一声笑道:

“小子,你已中了老夫‘蚀心毒雾’,盏茶时间之内,便将魂归极乐,你纵以

至高内功封经闭穴,至多也只有半个时辰可活。”

斐剑心头剧震,对于毒,他可是毫无办法。

“象魔”接着又道:

“乘你没有断气之前,如约告诉老夫‘人皇’的下落吧!”

情况急转直下,少林僧众面面相觑,由于六使者已死其四,“象魔”重伤,围

在殿顶四周的黑衣人,充其量只是“金月盟”二三流脚色,压力已减不少,“无相

禅师”当机立断,如果乘机一拚,或可死中救活……

心念之中,沉声发话道:

“本寺弟子准备行动,生死存亡在此战了!”

令谕传开,所有少林弟子,全力以备这生死存亡的一战。

“象魔”仍死盯着斐剑,阴森森的又道:

“掘墓人,你听见老夫的话了吗?”

斐剑杀机狂炽,双目赤红,几乎要滴出血来。

“象魔”紧迫着道:

“你无防试行提气,看功力还剩几许,不过老夫警告你,如果你动真力,是自

速其死,出手立毙!”

斐剑暗中一提气,觉得功力未失,只是因闭穴阻毒之故。

打了二三成折扣,他忽然想起自己所练武功,大背武学常轨,虽说中毒必死,

但决不止支持半个时辰,况且,以目前本身情况,足可毁掉对方而有余。

心念之中,“天枢神剑”摆出了攻击的起手式,栗声道:

“老魔,区区‘蚀心’之毒,其奈在下何,你少得意,还未过三招之数,你准

知你能活下去?”

“小子,你无妨出手试试看?”

“接这最生一招!”

随着话声,“天枢神剑”以闪电之势,破空展出……

“象魔”怪笑一声,抽身暴退。

但,他低估了斐剑,也太过份相信自己所施奇毒的威力,他以为斐剑这一招只

是强弩之末……

斐剑一发一收,身形幌了两幌,有些拿桩不稳。

场内不闻半丝声息。

“无相禅师”袍袖一挥,厉声道:

“动手!”

令谕一下,三名未受伤的长老,扑向“象魔”,各殿堂主分别指挥各代弟子,

扑上殿顶……

守伺在殿顶的黑衣人,纷纷出了手。

恐怖的杀戳,再一次叠了出来。

粟人的杀声,撕裂着空气,令人动魄惊心。

就在此刻,“象魔”庞大的身躯,推山倒柱般地栽了下去,比常人大了一倍的

脑袋,骨碌碌滚出老远,一股血泉,从脖子疾喷而出。

不可一世的“天竺八魔”之一,就这样结束了他罪恶的生命,他是继“狮魔”

之后,亡命“天枢神剑”之下的第二人。

原来斐剑那一招,业已切断了“象魔”颈项,这久的工夫才倒下来,足见神兵

的锋利,与剑法的卓绝。

“呀!”

所有目击者,齐齐发出一阵惊呼。

斐剑但觉脑胀慾裂,眼前金光乱进,真气在不断的消散,毒势已难遏阻。

魔头已除,但这些黑衣人都是“金月盟”精选的弟子,这一展开混战,吃亏的

仍是少林弟子,顿时死伤枕藉。

斐剑努力振作了一下精神,举目望去,只见那两名仅存的“金月使者”,在三

长老与三位住持僧联手合攻之下,仍如生龙活虎,迫得对手毫无还手之力,如果任

情况自然发展下去,少林寺纵不被毁,人可能被杀光。

掌门“无相禅师”却被四名可能是头目的三流黑衣剑手围攻,一时虽不致落败,

但决胜不了。

斐剑贾其余勇,弹身扑向那两名“金月使者”,手起剑落,惨号声中,两使者

仆地栽了下去。

一声呼啸,黑衣人纷纷撤退,刹那间走个精光,撇下了数十具尸身,与少林憎

尸混在一起。

少林僧众,业七零八落,根本无力追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