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六十六章 疑云魁影

作者:陈青云

“紫衣人”一弹身,直逼“金月盟主”身前。

“金月盟主”栗喝一声:

“是你?”

尹一凡迅速地从地上抱起斐剑……

随“紫衣人”而来的八名剑手,已经和八名线衣侍婢搭上了手。

“无后老人”疾声向尹一凡道:

“小子,快走,老夫掩护……”

话声未落,东方霏雯的“金月剑”挟骇人之势罩身卷到,凌厉狠辣,世无其匹

连“无后老人”的身手,竟不敢轻按其锋,闪电般暴退一丈。

东方霏雯的剑势例卷向刚要弹身而起的尹一凡,尹一凡吓得倒退不迭。

东方霏雯怕伤斐剑,没有下杀手,但一只纤掌,业已随着剑势拍出,三名绛衣

女已联手缠了“无后老人”。

尹一凡迫得两丈之外,立即有两名绛衣侍婢攻了过去。

刹那之间,激烈万状。

东方霏雯目注围在身侧待命出手的五名侍婢道:“带走他,用你们五人性命维

护他的安全。”

五名绛衣侍婢恭应了一声,由其中一个负起斐剑,四人掩护,从侧门处奔去。

“无后老人”与尹一凡不约而同的猛攻数招,迫得对方一窒,乘机脱身,向五

名侍婢与斐剑身影消失方向疾迫而去。

又有十余名剑手,入场接战那几名侍婢。

回笔会及另一边——

“紫衣人”欺近到距“金月盟主”伸手向可及之处,激颤的道:

“东方盟主,本人该这样称呼你了……”

“金月盟主”咬牙道:

“紫衣人”厉声道:

“有你这种枭獐父亲,才会生那种蛇蝎女儿,灭伦悖道,天理难容,现在,私

怨不谈,本人要杀你以谢天下武林!”

“金月盟主”内伤极重,自知无法与“紫衣人”抗衡,闻言悚然退了一步,道

“你敢!”

“紫衣人”嘿嘿一笑道:

“盟主,你的梦该醒了!”

手起一掌,向“金用盟”主当胸劈去……

“你真敢!”

一道剑光,猛袭而至,迫得“紫衣人”收掌横闪三尺。

东方霏雯娇躯一横,挡在她父亲身前。

“紫衣人”在闪身之际,业已拔剑在手,一振腕.惨厉的道:

“贱人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东方霏雯窒了一窒,栗声道:

“今晚我决不再让你逃出剑下!”

“紫衣人”狂笑一声道:

“婬妇,你在做梦,纳命吧!”

剑芒一展,诡辣万分的刺了出去。

东方霏雯芳心大震,她发现“紫衣人”的身手,已先后判若两人,奇幻的令人

难以置信,急剑迫击。

“紫衣人”似知“金月剑”能切金断玉,不待锋刃交会,招式又变,五个照面

之下,迫得东方霏雯险象环生,若非他顾及对方手中的上古奇兵,未能尽展杀手,

东方霏雯在这五个照面之中,不死也得负伤。

“金月盟主”怪叫一声道:

“这是‘地皇’的‘玄黄剑法’!”

“紫衣人”剑势不停,口里厉声道:

“一点不错,你知道再好不过,我险些疏忽,我代‘地皇’讨这笔帐!”

“你……说什么?”

“代‘地皇’讨账,你知道该如何付出的!”

“嘿嘿嘿嘿,本座知道!”

刺耳的冷笑声中,“金月盟主”身形一欺,右手一扬一圈,没有丝毫劲道,但

手势却奇诡到了极点。

“紫衣人”身躯猛可里一个踉跄,栗吼道:“原来是你……到现在我才明白……

你……”

“你早该明白!”

“好!好……”

东方霏雯乘机支击,连施杀手……

“紫衣人”大叫一声:

“弟兄们,撤退!”

刷!刷!刷!三招杀着,逼得东方霏雯步步后退,毫无还手之力。

随行剑手已有两名横尸,而绛衣婢女却倒了五人之多,剩下的几名剑手,纷纷

弹身飞逝。

“紫衣人”身影掠处,又有两名绛衣人女横尸就地。

东方案霏雯喝一声:“你走不了的!”跟着弹身追了出去。

截至现在为止,除了那批绛衣少女之外,不见有半个金月弟子闯入内院,足见

“金月盟”号令之森严。

院外的搏杀声,也开始止息,看来已全部撤退了。

且说,斐剑醒来之时,发觉自己躺身在一间布置得十分淡雅的斗弦竹榻之上,

头仍有些晕眩。思想是一片空白,他茫然四顾,目光掠过每一件陈设,每一样家具,

逐渐,意识回复……

难道是一场恶梦么?

这又是什么地方?

莫非自己……

心念之中,不禁脱口道:

“相公,你醒了?”

斐剑心中一震,要想坐起身来,方起得一半,攻心剧痛又使他倒了回去,目光

转处,只见一个绛衣少女正朝床前移近,心头不禁又是一寒,自己被东方霏雯一掌

震飞,以后的事就不知道。

首先,他想到了那柄与生命同等重要的“天枢神剑”,目光随着意念四下扫去……

“相公在看什么?”

“我的剑……”

“相公身后壁上!”

“哦!”他心头落实了,又道:“这是什么地方?”

“我们主母的一处临时歇脚之处!”

“她人呢?”

“你在分坛……”说到这里倏然住口。

斐剑追问道:

“分坛!昨夜交手的地方?”

绛衣少女无奈的道:

“是的,那是本盟第二分坛!”

“我急会来到这里?”

“婢子奉命送相公来此调息!”

“你们主母为何不杀了我?”

“这……相公是知道的的,主母一生,只真正爱上一个人,就是相公。”

斐剑心弦一颤,沉默了征刻之后,道:

“你们盟主呢?”

“就在相公昏迷之后,‘紫衣人’率手下突袭……”

“紫衣人?”

“是……的!”

“以后呢?”

“婢子等在混战中离开,以后的情形还不知道!”

斐剑下意识中升起一缕不安之情“紫衣人”自盗窃了“地皇”全部武学之后,

功力已更加惊人,他既然袭击“金月盟”分坛,必有周详的行动计划,“金月盟主”

如果伏诛,当是大快人心的事,但东方霏雯与他有杀身之仇,他决不会放过她,以

东方霏雯的身手,也许能脱身,但此刻还不见她的人影,情况便不妙了。

斐剑自“英雄擂”事件之后,已决心斩断情丝。然而藕断丝仍连,对她的安全,

他仍是关心的。

何况,她又救了他一次,如果不从“四海浪荡客祝少青”手中截下了他,一旦

落入“金月盟主”之手,他早死了,如果,她不给他解葯,则人也早死在了“象魔”

的“蚀心毒雾”,又如果她不甘背父命,存心袒护,他也该陈尸第二分坛之中……

他并非感恩,而这恩加深了被现实冲淡了的情。

一个真的武士,在于恩怨分明,再加上了情,问题就更加复杂了。

但,“金月盟主”荼毒武林,妄想君临天下,正邪不两立,事实上双方已势成

水火,他不杀他,便是被杀,没有别的路可走,而他是她的父亲,儿女之情能抵消

这仇吗?不能!肯定的……

那事实发展的结果,他与她之间,将演变成什么情况?

他机伶伶地打了一个寒颤。

何以自处?

他深深地想,想来想去,只有一条路可走,乘没有与她见面之前离开,等到自

己师仇得报,家恨得消,武林大患得除,身无挂碍,欠人的还人……

突地,他想到了在“剑冢”中的痴心人崔婉珍,大师伯的遗孤,对她,能无所

交代吗?

心念及此,有如身处烈火之中。

情感上的负荷,远甚于任何肉体的痛苦。

他痛苦地咬了咬牙,不管将来,先解决目前的问题。

首先,他必须先疗伤,恢复功力,否则一切都等于零。

于是,他淡淡地开了口:

“姑娘,在下要凋息一下,希望能不受干扰。”

绛衣少女歉然一笑道:

“是婢子打扰了相公……”

“不!在下不是这个意思,在下是说希望不必时时照顾!”

“相公内伤相当不轻……”

“在下知道!”

“可惜主母未返,疗伤丹葯……”

“不必!”

“相公可要先用些食物。”

“不用了!”

“如此婢子告退,相公如有吩咐,可击床头金钟!”

“噢!”

绛衣少女盈盈出室,随手带门。

斐剑澄心静虑,收神归一,就躺卧之势,默运心法,开始调息,十周天之后,

痛楚全消,气机大畅,丹田之内,真力源源而生。

功力再生,迅快得大出意料之外,他立时憬悟这是曾服两粒“大还丹”的结果,

心中喜不自胜,由睡姿改为跌坐,加紧调息。

两个时辰之后,斐剑自觉痛苦全消,功力尽急,忙收功下床,从窗灵的日影看

来,当已是未申之交.空气一片沉寂,不闻半丝人声,也不见半个人影。

看情况,东方霏雯多半还没有回来。

斐剑心想,该是走的时候了!

于是,他从壁间取下“天枢神剑”,申视一遍之后,佩在腰间,无意中,他瞥

见自己镜中的影子,浑身上下血污但此地既是东方霏雯的临时居处,那来的男子衣

物呢?

如果此地僻外荒野,倒无大碍,如是闹市城镇,就憋扭了,

一时之间,不收大感踌躇。

他毫无目的地在室内踱了两圈,下意识地手拨开了壁橱。

一看,不由呆了一呆,天下竟有这等奇事,壁橱中赫然挂着数袭长衫,更奇的

是所有长衫都是紫色的。

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这些紫衫是属于谁的呢?

他想起来了,东方霏雯靠驻颜之术保持容貌,实际上已是四十开外的人了,她

被婢女称做“主母”,当然她是结过婚的,这些紫衫,可能是她丈夫所遗。

她的丈夫是谁呢?她从来没有提到这一点。

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了“紫衣人”,一些往事的片段,在脑海中叠映出来……

“紫衣人”数度威迫自己与东方霏雯断绝交往。

“紫衣人”当面斥她为贱人,婬妇。

石碣峰顶,她迫“紫衣人”坠岩。

她一再否认她“紫衣人”任何关系,她指“紫衣人”是武林败类。

事实果真如此吗?

这些紫衫何来?

他感觉受了极大的屈辱,自己纯真的感情被污辱了。

美赛天仙的躯壳下,掩盖的竟是一个丑恶的灵魂吗?

俊面在刹那之间变成了铁青,额上青筋暴出。

片刻之后,他松驰了下来,自嘲地笑了笑,也好,当它是一场恶梦吧,反正自

己已决心斩断这情丝了,何必自苦呢?

亲仇未报,师仇未复,武林同道期望甚殷,如果为了一个徒具美色的婬妇,还

配称为“武士”吗?

他完全释然了,褪去了血污的衣衫,换上紫衫,重佩好神剑,大踏步向房外走,

房门是虚掩的,应手而启。

房外,是一个极其悦目的庭院,山石玲珑,花木扶疏,曲槛回栏,亭榭宛然。

奇怪,依然不见半个人影?

突地——

他的目光直了,汗毛根根倒竖,一颗心不由剧跳起来。

血!

死尸!

比比皆是,有绛衣俦衣,也有黑衣汉子,场面悚目惊心。

他弹身绕诞院一周,出角门,又是一重院落,入目仍是血,死尸。

他惊得呆住了,做梦也估不到在这一段疗伤的时间内生此巨变。

是什么人下的手?

看来这宅院已无一活口,以这些绛衣少女与“金月盟”属下弟子的身手而言,

断然不至轻易地被杀个精光,来人的身手未象免太可怕了。

对方血洗这宅院的目的是什么呢?

何以自己一无所觉?

不对!

心念之间,他几乎惊得跳了起来,来敌为何不向自己下手?“天枢神剑”武林

异宝,何以无恙?

太不可思议了!

他希望发现一个活口,探查一点线索,但半个活的都没有。名符其实的血洗。

东方霏雯回来之后,发现这惨变,她将如何?

他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去宅院,一看,这宅院座落在山脚下,四望不见人烟,

十分荒僻,门外松柏成林,林木之间,又是累累死尸。

“谪仙秘宫”被毁的往事,骤现脑海,心想,莫非又是“紫衣人”的杰作了?

这太有可能了,以紫衫作为论据,设使,紫衫是属于“紫衣人”,证明“紫衣

人”与东方霏雯之间,有某种特殊的关系存在,这关系可能是夫妻,也可能是情人,

唯其如此,“紫衣人”对东方霏雯的各处秘密居所,才了如指掌,行动起来,自然

得心应手。

如果推断正确,据那绛衣侍婢所说。“紫衣人”率人突击第二分坛,而东方霏

雯一直不见踪影,可能已遭了不幸。

心念及此,一种异样情绪涌上心头,不管目前如何,过去他曾倾心爱她的事实,

这事实是抹不掉也忘不了的。

她真的会遭了不幸吗?

他的内心微微起一阵抽搐。

那天仙见了会生出妒意的绝世姿容,不期然的又现心头,使他感到手足发麻。

他联想了一代魔魁“金月盟主”。

“金月盟主”与自己一场剧战,彼此均已负了重伤,“紫衣人”适时突击,这

袅雄决难逃公道,如果泉雄伏诛那就天下太平了。

如此,自己和“紫衣人”算帐的时机也来临了。

最后剩下的两件事,将是“金钗”凶手的下落和“附骨神针”之谜。

恩仇了了之后,与师姐崔婉珍偕隐“剑冢”,谢绝江湖……

想到这里,不由慰然的笑了一笑。

蓦地——

不远之处,传来一声冷嗤!

斐剑心中一动,向发声之处电闪扑去,疏林掩映之中,一无所见,方自一愣,

冷“嗤”一声再度传来,却已在前面十丈之外。

他不由拗性大发,弹身再追,到了十丈之外,只见右前方人影一闪而没,他一

发狠,运足功力疾追过去。

那人影功力似乎相当惊人,一连几间一已转过山嘴。

斐剑穷追不舍,身形似一道轻烟。

飘过山嘴,人影没入一个茂密的树海中。

显然,对方是有意引逗他追赶,他可不顾一般所谓“逢林莫入”的禁忌,弹身

便投入林中。

林深树密,视界模糊不清,如果对方伏匿不动,要想发现的确很难。

斐剑运足目力,一阵搜寻,却一无所见,不由愤然发话道:

“何方朋友效这末流行径,莫非见不得人么?”

一个苍劲的声音道:

“老夫在这里!”

斐剑连看都不看,单凭听觉,便扑到了发声方位。

“娃儿好身手!”

眼前,是一个貌相奇古的白发老人,白袜云鞋,一袭黄葛布长衫高曳腰间,手

中拄了一根乌溜溜的粗藤杖,双目神光炯炯,有些慑人心神。

斐剑目光一扫这怪老人之后,冷冷的道:

“老前辈相召晚辈?”

“可以这么说!”

“前边的血案……”

“不谈这个。”

“老前辈如何称呼?”

“宇宙一尊!”

斐剑双目一瞪,面上杀机立现,寒声道:

“你就是‘宇宙一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