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七十三章 同室操戈

作者:陈青云

上集书中,斐剑受东方霏雯的指使,前来取“紫衣人”的住命,途中碰上盟弟

尹一凡,说方静娴渴慾与他见面,斐剑冷漠的道:

“我必须带她走,她岂能与‘紫衣人’等混在一道。”

尹一凡对斐剑异常的言语举止,深感震惊,聪明慧敏的他一时也没有了主意,

两人并肩走了一程,他试探着斐剑。

“大哥这些日子去了那里?”

“这你不用管!”

“关于‘金钗’之事有眉目了吗?”

斐剑愕然止步,怔怔地道:

“什么金钗?”

尹一凡双眉一蹙道:

“大哥,你怎么了?”

“你说金钗?我想想看,是有这么回事……啊,对,我已找到‘百灵女孔映红’,

她死了……”

“死了?”

“嗯,是我杀的!”

“恭喜大哥报了母仇……”

斐剑一瞪眼道:

“没有,她不是凶手,不过金钗是她的所有物不假。”

尹一凡困惑的道:

“凶手是谁?”

“不知道。”

尹一凡慧敏超人,他已意识到斐剑的情况有些有对,必须设法探出他的谜底不

可,心念之中,嘻嘻一笑道:

“大哥,此番行动,全看你的了!”

“行动,什么行动?”

“那大哥此来是为了什么?”

“杀人!”

尹一凡全身一震,骇然道:

“杀人!杀谁?”

“紫衣人和他的同路人!”

“大哥不是说应这笔帐以后再算吗?”

“废话!”

斐剑面上流露的杀机,使尹一凡心胆俱寒,他已证实自己心中所疑,斐剑变的

很突兀,看情形,他的神智似已失常,这是一个极端严重的问题,除魔卫之战,即

将展开,斐剑是唯一能与“金月盟主”顽颌的入选,这一战,关系整座武林的命运,

许胜不许败……

一只画眉鸟,从他头顶惊过,他意识到情况已十分严重了。

于是,他采取了断然措施,用手朝左面的树林一指,道:

“大哥,我们从这边走!”

“为什么?”

“原来的秘密会集之处井底秘室业已废弃了。”

“为什么要废弃?”

“因为已被外人侦悉。”

“真的?”

“小弟岂敢骗大哥!”

蜚剑一瞪眼道:

“如果我发现你所言不实,我会劈了你!”

尹一凡打了一个冷噤,硬起头皮道:

“随大哥如何处置小弟吧!”

“你带路!”

“大哥随我来!”

尹一凡弹身前导.奔人林中,林内无路,尹一凡东绕西弯,口里吹着不成腔凋

的口哨,盏茶工夫之后,来到一处林中空坪之上,身形一刹,道:

“大哥,是这里了!”

斐剑凶焰灼灼的目光向四下一打量,道:

“为什么不见人影?”

尹一凡腔凋有些不自然的道:

“马上就有人现身。”

“为什么不带我到地头?”

“这里便是?”

“胡说,这空坪看来平时没有人践踏,一点痕迹都没有,‘紫衣人’手下数以

百计,难道没有个适当的安置之所?”

“大哥……”

“住口,我先斩了你再到井底密室去算帐!”

尹一凡而色大变,骇然退了两三个大步,他知道斐剑神智失常,不可理喻,以

他的身手,自己决难幸免,绕他富于机智,此刻却束手无策。

斐剑缓缓抽出了“天枢神剑”看样子他真的会动手。

尹一凡焦灼地向四外扫了一眼,急声道:

“大哥,你听小弟说……”

斐剑手中业已做出了出击之式。

尹一凡额上汗珠滚滚而落……

蓦地——

一声苍劲的暴喝,倏告传来:

“不许动手!”

随着喝话之声,一个枯瘦的白发老人,电射入场,尹一凡一抹额头的汗水,朝

地上一甩,伸了伸舌头,道:

“老前辈,我小化子险些断了魂!”

斐剑注视了老人片刻,冷酷的道:

“您是‘无后’前辈?”

“无后老人”困惑地望了望尹一凡,又把目光回到斐剑面上,迷惘的道:

“斐少侠,你俩怎么回事?”

尹一凡立即接口道:

“老前辈,大哥可能有了什么误会,他今天是来杀人!”

“什么杀人?”

斐剑冷冷的道:

“不错,杀人,‘紫衣人’何以不现身?”

“无后老人”栗声道:

“你专为要杀‘紫衣人’而来?”

“嗯,还有他的同路人!”

“连老夫在内?”

“可能!”

“为什么?”

“该杀!”

“何以该杀?”

“在下没有时间绕舌。”

“无后老人”江湖经验何等老到,心中已明白了几分,不愠不火的道:

“少侠可还记得‘赎罪人’的约言!”

“赎罪人,哼!一样该杀!”

“他与少使似乎无怨无仇?”

斐剑凶霸霸的道:

“要他们都出来,一并解决,我不耐久等!”

少侠何不先说出他们该死之由?”

“看来我只好先拿你开刀!”

剑芒一闪,一招“投鞭断流”向“无后老人”罩去。“无后老人早存戒心,斐

剑才动,他已电弹开去,但“天枢剑法”何等玄奥,虽在有备之下,长衫下摆,仍

被剑刺裂了一大块,粟米之差,便要见血。

斐剑嘿嘿一笑道:

“你再能躲过一招,算你命大,今天可以不死……”

弹身上步,剑芒再吐……

“住手!”

暴喝声中,一道剑光斜里射来,锵!的一声把斐剑的剑峰震得一偏,杀手因之

室住,没有施展出来。

这一着把“无后老人”从危急中拖了出来,出手的,赫然是“紫衣人”。

尹一凡也在此刻再度现身。

斐剑目光一转,正与“紫衣人”相对登时杀机火炽,狞声道:

“紫衣人,你终于现身了!”

“紫衣人”栗声道:

“斐剑,你是受东方霏雯那婬妇之命来杀人?”

“你敢出口悔辱她,我把你剁成肉酱!”

“紫衣人”全身一颤,激愤的道:

“斐剑,我愿意让她亲手杀了找,你带找去见她……”

斐剑暴声道:

“我带你的脑袋去见她!”

一片芒影,如银星万点,挟着撕空锐啸,漫大盖地的罩向“紫衣人”。

“紫衣人”一抖腕,掌中剑幻出无数圆孤,迎向那万点寒星。

一连串爆响之后,“紫衣人”暴退了四五步,手中只剩下了一段剑柄。

斐剑抖了抖手中剑,举步进迫,恐怖的杀机令人不寒而栗。

“阿弥陀佛!”

震耳的佛号声中,一个白眉老僧,行云流水般飘入场中。

紫衣人以一种斐伦的音调道:

“老前辈,他心神已被葯物所制,必须擒下他才能设法解毒!”

来的,正是法名“觉非”的“人皇”。

斐剑此刻胸中已被一般莫明的杀机充满,双目赤红如火,目光一转,厉声道:

“老和尚。你也算上一份!”

“觉非”合什道:

“阿弥陀佛,施主不认识老衲了?”

斐剑狂声道:

“我何必要认识你,纳命罢!”

招随声出,猛然袭向“觉非”,势道之强,并世无双。

“觉非”挥袖佛出一道罡风,人同时奇幻无比的划了开去一“波!”的声巨响,

罡气在剑气之下消散,斐剑仅窒了窒,招式再展……

“觉非”再次被迫退了数步。

斐剑毫不放松,如影随形的迫了过去,一幕惊目惊心的场面叠了出来,剑气嘶

空,罡风匝地,四周林木如遭狂风吹袭,急摇剧摆枝叶纷飞。

然而,这场面持续的时间不长仅只七八个照面,“觉非”已险象环生,步步后

退,生死只悬于一发之间。

“紫衣人”向“无后老人”一挥手,双双加入战圈,成鼎足之势把斐剑圈在当

中,这一来,斐剑出手如狂,场面更加动魄惊心。

斐剑所持是切金断玉的上古仙兵,加上玄厉的剑术,以一对三,仍锐不可当,

合“觉非”,“无后老人”,“紫衣人”三个盖世高手之力,仍奈何不了他。

尹一凡的面色,随着战况在转变。

这种情况,是谁也无法预料到的,无论谁伤亡,对除魔卫道的力量,都是一大

摧残。

蓦在此刻——

一声接着一声的惨号,自远而近,听来令人毛骨悚然。

尹一凡栗声叫道:

“有强敌来犯!”

话声甫落,一大一小两条人影鬼魁般出现。

现身,赫然是“金月盟主”和东方霏雯父女俩。

“住手!”

这一声巨喝,发自“金月盟主”之口,有如黄钟大吕,震得人心神皆颤,交手

的双方,齐齐跳出圈子之外。

斐剑术然一笑,走到东方霏雯身边,道:

“大姐你怎么也来了?”

东方霏雯嘲弄的目光瞟向“紫衣人”,口里却答道:

“弟弟,我怕你敌不过人多,会有失闪,放心不下,所以来了。”

斐剑一瞪眼道:

“谁说的,对付这些剑下亡魂,算得了什么!”

紫衣人双目透出了恨毒至极之光,戟指东方霏雯道:

“贱人,从古及今,找不到象你样婬贱狠毒的女人,人可欺天不可欺,如果你

不遭报应,的确是苍天无眼了!”

东方霏雯格格一笑道:

“紫衣人,他已与我同床共枕,凤凰于飞,你待如何?”

“紫衣人”身形一个踉跄“哇!”地喷出一口鲜血,蒙面巾登时红了半截。

东方霏雯一拍斐剑的肩头,道:

“弟弟,你还等什么?”

斐剑“唔!”了一声,仗剑向“紫衣人”迫去,“刷”地一剑迎头劈落……

“紫衣人”恍如未觉,僵立现场。

“住手!”

一条人影,电闪而至,乌光一闪,“锵!”姜剑被震得连退三步。

现身出手拯救“紫衣人”的,是一个貌相奇古的老者,身着黄葛布长衫,高曳

腰间,手持一根乌溜溜的粗藤杖,他,正是曾与斐剑动过手的“宇宙一尊”。

东方霏雯一怔神,可能她没有见过这一代奇人,但从对方一仗荡开“天枢神剑”

这一点看来,必非泛泛之辈,一怔之后,春花般的一笑道:

“阁下如何称呼?”

“宇宙一尊”长长吁了一口气,自语般的道:

“妖孽,妖孽!”

斐剑目中凶芒闪烁,沉哼一声,出剑便攻,“宇宙一尊”发杖相迎,又一个惊

人场面,叠了出来,斐剑所待“天枢神剑”在武林中是首屈一指的神兵,除了“金

月盟主”的“金月剑”和“宇宙一尊”的马藤杖之外,任何兵刃,无不当之立折,

是以现场之中,“宇亩一尊”是唯一可以挡他一阵的高手。

另一边。

金月盟主面对“觉非”哈哈一笑道:

“想不到四大皆空的人,又重蹈十丈软红了!”

“觉非”激动地高声宣一声佛号道:

“孽海无边,回头是岸,人生百年,终归脱却奥皮囊,你我都已离大限不远……”

“金月盟主”打断了“觉非”的话道:

“老友,你既深知这道理,何以又出山呢?”

“为了了却前因!”

哈哈哈哈,本座就让你证果!”

“阿弥陀佛!”

佛祖慈悲,恐怕救不了你,毁约出山,便已主定了你的命运!”

“逆天而行,人神共弃……”

“老友,事实告诉你天道可行还是人道可昌!”

“看来老袖必须破戒了……”

“好说,你自卫吧,本座要出手了!”

“金月剑”缓缓递出,“觉非”挥袖相迎。双方顿时打得难解分。

“金月盟主”边打边道:

“老友,想不到你已练成了罡气的绝学,哈哈哈哈……

另一边——

“紫衣人”狂叫一声,向东方霏雯扑去,着着指向要害大穴,看来他是存心要

置她于死地,但东方霏雯身手不弱,立即展开反击,双方出手,都极狠辣,场中,

就算这一对打得最为惨烈。

“无后老人”与尹一凡,把注意力全集中在斐剑与“宇宙一尊”这一对身上。

杀机弥漫了全场,空气紧张得令人透不过气来。

这一战,可称之为正邪之争的序幕。

“金月盟主”是首次公开出面。

“紫衣人”出手便是拚命的打法,只攻不守,几个照面之后,已迫得东方霏雯

毫无回手之力,节节后退。

蓦地——

一个锦衣秀士,飘身入场,面上带着和气的微笑,向东方霏雯道:

“小雯,你退下,让为师的成全他!”

话声中,手一扬,一道撼山劲气,卷了出去,东方霏雯与“紫衣人”身形同被

震得一个踉跄,自然而然的分散开来。

“紫衣人”赤红的目光扫向这锦衣秀士,栗声道:

“貅魔,你来得好,此地便是你葬身之所!”

“貅魔”笑态依然,不屑的道:

“只要你办得到,本太上护法喜欢这儿的风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