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七十四章 惊心动魄

作者:陈青云

“貅魔”是“天竺八魔”之一,与貌、狮、象三魔同时受聘为“金月盟”太上

护法,这魔头的修为在八魔之中首屈一指,狮、象二魔先后死在斐剑之手。此魔年

已登奎髦,驻须有术,仍如四十许中年,东方霏雯的驻颜之术,便是他传授的,所

以她以师称之。

“紫衣人”丧失了杀死东方霏雯的机会,恨得牙痒痒的,厉声向“貅魔”道:

“老魔,你的末日到了!”

“貅魔”冷哼了一声,转向那边道:

“盟主,那秃驴须留活日!”

字声中,双掌曲指如钧,奇党万分的抓了出去,“紫衣人”左手一封,右掌斜

斜劈出,两人一搭上手,立时展开了生死之搏。

东方霏雯似乎相信“貅魔”必能取紫衣人性命,移步转向斐剑这面,大声道:

“弟弟,你收拾不了这老儿么,可要大姐我助你……斐剑爱激之下,潜在的傲

性大发,因心神爱刺而打了折扣的功力,顿时被激发出来,达到了平时的水准,口

里大喝一声道:

“不用,三招之内取他性命!’剑势一变,破空卷出。

本来已战得非常吃力的“宇宙一尊”在斐剑雷霆万钧的猛袭之下,登时被逼退

了三个大步。

斐剑紧接着攻出了第二招。

“宇宙一尊”老脸大变,乌藤杖封架不住,再退了四五步。

这情况,使尹一凡急煞,一横心,准备必要时施绝着以助“宇宙一尊”。

“金月盟主”与“觉非”那一对,“金月盟主”占了上风。

“无后老人”的注意力,移注到东方霏雯身上,防她下毒手。

“貅魔’与“紫衣人”旗鼓相当,一时之间,难分高下。

斐剑第三招“擎天一柱”紧跟在第二招之后施出,这一招“宇宙一尊”说什么

也接不了,危极千钧一发……

尹一凡手一扬,正待……

就在斐剑的招式一变,尹一凡一扬手的电花石火之间,一声娇喝,倏告传来:

“斐剑,住手!”

这一喝,使斐剑一窒,“字宙一尊”闪退了五尺,一个青衣蒙面女子,飒然泻

落斐剑身前。

斐剑虽然心神不属,但因为在途中尹一凡曾提示过,所以他一眼便认出来的人

是谁,手中剑一收,脱口道:

“你是方师姐!”

方静娴气急败坏的吼道:“师弟,你疯了?”

东方霏雯栗叫道:“弟弟,杀了她!”

斐剑一转头,目光与东方霏雯接触,登时心志一浑,杀机随起……

“宇宙一尊”乌藤杖一摆,砸向东方霏雯。

斐剑一扬手中剑……

方静娴筋内灵机一动,急叫道:

“师弟!师弟!我是你方师姐,你不认得了?”

斐剑模糊的意识内,似有灵光一闪,他的剑自然地垂了下来。

“宇宙一尊”一轮猛攻,迫得东方霏雯全无还手之力,根本机会开口。

方静娴口里不停的继续道:

“师弟,听我说……”人已欺到了斐剑身边。

斐剑一点灵智,又被唤回,迷惘的道:

“师姐,你得离开这里!”

“是的!”口里漫应着身形更靠近了些。

方静娴手伸向剑鞘,道:

“师弟,这就是大师伯留下的‘天枢神剑’……”

斐剑点了点头,道:

“师姐,你站开一边,等我解决……”

方静娴闪电般戳出一指,斐剑应手而倒。

本来斐剑因修习“天枢宝笈”,气血运行一反常规,普通点穴手法,对他不起

作用,这一点,尹一凡和“紫衣人”等是深知的,方静娴却不知道,她自以为很聪

明的一着棋,无异送死,如果斐剑在被偷袭之下,那反击是可怕的,但事情即在将

出手之际,耳畔传来一个异声,指示她制“偏穴”的手法,所以斐剑应指而倒。

尹一凡象早得指示,斐剑身躯一倒,他已闪电般的接住,向林深处射去。

“无后老人”方静娴也跟也追去。

东方霏雯业已瞥见这意外的情况,苦于在“宇宙一尊”猛攻之下,连自身都难

保,根本无暇去顾及了。

这时“觉非”在“金月盟主”无匹的剑势之下,已呈不支之势。

“貅魔’与“紫衣人”方面,也已分好出了高下,“紫衣人”步步后退,“貅

魔”着着进逼,每一出手,都是致命之着……且说,斐剑被尹一凡抱到了十分隐蔽

的地方,放了下来。

方静娴集急的道:“怎么办?”

尹一凡搓手道:

“这必须待‘紫衣人’才有法可想!”

“无后老人”略一思索道:

“老夫去替下他!”他字出口,人已在数丈外,再闪而没。

方静娴望着躺在地上的斐剑,颤抖着声音道:

“这的确是做梦也估不到地事!”

尹一凡苦笑道:“那个人的手段,毒辣得千古难寻。”

“若非画眉鸟传警,井底秘室恐怕早已被捣毁了……”

“我早就怀大哥可能被葯物迷失本性,及至画眉鸟从头顶飞过,证实大哥身后

有人跟踪而至,才设法把他引来这密林之中,一方面以暗向秘室告急,若‘无后’

前辈迟到一步小弟我恐怕已死大哥剑下……”

“总算不幸中之大幸。”

“前面情况不知怎样?”

“有他们几位老前辈撑着,大概不会有什么严重后果……?

方静娴不以为然的道:“很难说,单凭斗力,也许双方不相上下,如对方施出

其他手段,可就难说了!”尹一凡颔了首,道:

“小弟我担心的是‘无后’前辈换不下‘紫衣人’,‘貅魔’的功力,仅次于

‘金月盟主’,除非‘宇宙一尊’老前辈解决了那妖妇,情况就会改观。

“如果对方还有后援高手呢?”

“那今天将成了正邪双方的大决战。”

“现在希望‘紫衣人’能迅速使斐师弟恢复正常,除了他,没有人可与‘金月

盟主’作生死之拼……”

“是的!”

“哦!凡弟,你说我大师伯的女儿崔婉珍与斐师弟……”

尹一凡嘻的一笑道:

“痴心女子,可不知他会不会做负心汉?”

“他如敢,我第一个不饶他。”

“崔大姐孤守‘剑冢’,说是为了伴母之灵。”

方静娴目光一黯,低下头去,这句话触发了她悲惨的身世。

尹一凡立即觉察,换了话题道:

“我方的桩卡被毁的总共十名以上。”

“金月盟主亲追蹑,目的自然是想以斐师弟之力,一举消灭心腹大患。”

调转笔头,且说“无后老人”奔回场中,情况已起了极大的变化,只见出家后

法名“觉非”的人皇,僧衣染血,兀立一边,显然他是伤在“金月盟主”剑下。

“貅魔”与“紫衣人”仍作殊死之斗,但“紫衣人”已呈强弩之未,毫无还手

之力,而“貅魔”的招式仍不减凌厉。

“宇宙一尊”却已制住了东方霏雯。”

“金月盟主”面对“宇宙一尊”,目中的厉芒令人不敢逼视。

“无后老人一看情况,正是替下“紫衣人”的好机会。脚步移,便朝“紫衣人”

这一对身前欺去……

“金月盟主”厉声喝道:“放了她!”

“宇宙一尊”冷一哼道:

“阁下认为她还不该死吗?”

“金月盟主”手中剑一抖,栗声道:

“你敢损她一毫一发,本座将毁千人陪祭!”

话声令人毛骨悚然。

就在此刻——

场中发出一声凄厉刺耳的惨号,“貅魔”以手掩面,鲜血不.从手指缝中淌出

“紫衣人”似乎为他一击而激动万分,身躯簌簌直拌。地。的,谁也不知道他

以什么手法反败为胜,伤了“貅魔”。

“我的眼!我的眼……”

凄厉的叫声,使人毛骨悚然。

“貅魔”放开了手,脸上两个血洞,双目已完全毁了。

“紫衣人”使的是盗自“地皇”的“贯日穿月指法.今天是他第一次出手,想

不到竟致奇功,毁了一个不可一世的魔头。

“金月盟主”虎吼一声,扑向“紫衣人”。

“紫衣人”与“貅魔”一阵恶斗,真元损耗过半,焉是“金月盟主”的对手,

剑气劈风声中,跌跌撞撞地退了八九步。

“无后老人”从横里发撑猛劈,“金月盟主”中途变招,转攻“无后老人”唰!

唰!一连三剑,迫得“无后老人”倒退不迭。

“金月盟主”三剑迫开,“无后老人”,身形电似一转,右手剑出如风,逼得

“紫衣人”向左门让,几乎是同一时间,右手疾抓而出,奇幻得世无其匹。

一声闷哼传处“紫衣人”已被“金月盟主”扣牢。

“觉非”与“老后老人”双双一弹身……

“金月盟主”暴喝一声道:

“不许动!剑锋已架在紫衣人的颈的上。”

“觉非”与‘无后老人’疾收势子。”

“貅魔”厉声高叫道:

“盟主,卑座要……亲手复仇!”

“金月盟主”尚未开口,宇宙一尊已冷冷的道:

“老友,这条毒蛇我一直不曾放松要害呢!”说着,把东方霏雯的娇躯一带。

“金月盟主”不由直了眼。

此刻,“觉非’与“无后老人”如要取貅魔性命,易如反掌,但这对老人自念

身份,谁也不愿乘机出手。

“宇宙一尊”再次道:

“老友,今在双方扯直,彼此交换如何?”

“金月盟主”迫人的目芒连闪,狞声道:

“岂不便宜了尔等……”

“宇宙一尊”哈哈一阵宏笑道:“彼此!彼此!”

“金月盟主”沉思了好半天,才迸出一句话道:

“放人!?

“宇宙一尊”毫不犹豫的检了东方霏雯,道:“老友,君子言!”

“金月盟主”也松开了手,“紫衣人”沮丧地低头走了过来,方霏雯一弹身,

回到她父亲身侧。

“紫衣人”走了直来步,身形幌了两幌,“砰!”的一声栽了去。

“觉非’与“无后老人”齐齐惊昨出声,老脸大变,“无后老人”疾行两人,

扶起了“紫衣人”,人见他目光散乱,浑身簌簌抖个停,“觉非”怒喝道?

“老友,你竟然如此卑鄙,老夫替你不值!”

“金月盟主”森森一笑道:

“卑鄙何价,本座决不让他再活在世上,走!咱们不久再见话声中一手拉着双

目已残“貅魔”三人扬长而去。

宇宙一尊始终不发一言。

“无后老人”忍不住道:

“这交易算如此结束了吗?”

“宇宙一尊”淡淡的道:

“等着,他们马上会回头?”

觉非白眉一场道:“什么?施主你……”

“宇宙一尊”接过话头道:

“大和尚,这叫做知己知彼,我早料到他有这一手。”

话声甫落,果见“金月盟主择他的女儿奔了回来,恶狠狠的道:

“姓唐的,你竟敢玩这等手段?”

“宇宙一尊”不经意的道:“彼此,彼此!”

“你……到底把她怎样?”

“他呢?”

“宇宙一尊”朝“紫衣人”一指。

“金月盟主”狠狠的道:

“点他阴阳之交。”

“哈哈,好手法,隔绝阴阳神丧元灭。”

“觉非”已在此刻移步“紫衣人”身前,连点三指,“紫衣人”长吁一声,站

直了身形。

“宇宙一尊”哈哈一笑道”:

“盟主,你当听过‘计辰捉脉’这玩意?”

“你……”

“请吧!盏茶工夫之后,不解自解!”

“金月盟主”重重地一跺脚,电奔而去。

“紫衣人”急匆匆的道:“那孩子……”

“无后老人”道:

“在前面林中等你施救,随老夫来!”

“紫衣人”恭谨的向“宇宙一尊”和“觉非”道:

“请两位先返秘室歇歇!”话完随在“无后老人”身后向林中奔去。

顾盼间,来到斐剑躺身之处,方静娴与尹一凡早已焦灼不耐,双又迎上前来,

虽没有开口,但心情在目光中表露无余。

“紫衣人”迫不及待的弹了过去,俯身探视了片刻,切齿道:“不出所料,是

被‘迷神丸’与‘狼心丹’两种毒葯所制,幸而他根基深厚,否则早已变成一具行

尸走肉了,今天若非方姑娘制住了他,后果简直难以想象!”

方静娴道:“不知是那位暗中传声指示点他‘偏穴’,不然我恐怕是第一个牺

牲者……”

尹一凡淡淡的道:“是家师他老人家!”

方静娴惑然道:

“到底令师是谁,何以如此讳莫如深?”

尹一凡两手一摊,作出一个无可奈何之状,道:

“娴姐,目前还不能揭开!”

“无后老人”长者心肠,惶然向“紫衣人”道:

“能解吗?”

“紫衣人”没有答腔,身躯却抖个不住。

方静娴眼圈一红。道:

“无救了吗?”

“紫衣人”点了点头,仍没有开口,尹一凡与方静嫡异口同声的骇呼道:

“无救了!”

“无后老人”沉凝十分的道:

“你说他业已无救了?”

“紫衣人”仍然低头凝视着斐剑,泪水一滴一滴地滴了下来,以异样的声调道

:“是的!”

“你曾解救过方姑娘中‘迷神之毒’难道……?

“迷神之毒易解,狼心之葯难求,他是被双重毒葯所制!”

“你是意思是让他如此活下去?”

“不!”

“你准备如何处置?”

“狼心之毒不解,性格将完全改变,只听命于一人,善恶不分,亲仇不计,唯

那施毒者之命是从,成为杀人不眨眼的魔王,以他的功力,而被有野心的人利用,

前辈可以想象得到后果将是什么……”

方静娴秀目蕴泪,娇躯直抖。

尹一凡的面上起了抽搐,毕竟他与斐剑这一份情谊是浓厚的,眼望好友落得如

此下场,焉能不悲愤难遏。

“无后老人”依然平静的道:

“照你所说,他将成为魔鬼的工具?”

“是的!”

“最好的办法是毁了他?”

“后辈不敢想,也说不出口,但这是唯一的方法。”

方静娴凄厉的悲呼道:

“毁了他?”

尹一凡仰首向天,泪水滚滚而落。

“无后老人”紧迫着道:

“由你亲自下手毁他么?”

“紫衣人”抬起了头,那目光令人不寒而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