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七十六章 冒死求葯

作者:陈青云

    

显而易见,“十三号使者”自知功力不足与“杀人王”的传人和奇诡莫测的

“阴魂不散”抗衡,所以发出了火箭讯号求援。

尹一凡机智绝伦,心念一转,已把情势衡量得十分清楚,如果援手功力与“金

月使者”相等,超过三人以卜,将有一番苦战,时间上非耽延不可,如果援手的功

力超过了一般使者,后果就难料了,同时“金月盟”所属高手,并非单凭真功实力,

什么手段都用,以自己和方静娴的能力,脱身可能办到,但此行前途会遭遇什么,

可就难以逆料了,所以……

心念之中,大声道:“娴姐,我们的时间宝贵,使命重大,不能稍有差池!”

言中之息,方静娴当然能领会。

“十三号使者”却没有出手的打算,他在等援手,希望一战竟功。

由于斐剑的关系,方静娴的身份在对方眼中,已重要非常。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色,双双弹身疾扑。

“十三号使者’‘闪电般出剑,把门户封死,显然他无意决战。目的在拖延时

间,但那玄奥的剑术,只采守势,的确是毫无瑕疵。

尹一凡找不到攻击的空隙,扑出的身形,不由一窒。

方静娴情况稍有不同,仍然发出了一招,迫得对方退了一步。

事实上如不速战速决,麻烦就大了。

方静娴连施三记杀手,“十三号使者”顿露空门,尹一凡自不放过,乘虚全力

攻出一招。

“十三号使者”抽身弹退三丈,目的仍是拖延时间。

方静娴厉喝一声道:“收拾不了你,就枉称‘杀人王’的传人。”

随着喝话,如影附形般迫了过去,穿入绵密的剑之中……

“哇!”

“十三号使者”惨号一声,撒手扔剑,倒了下去,头脸已被抓得稀烂。

“娴姐,快!”

双双电射入林。

官道两端,已有人影飞掠而至……

人林之后,尹一凡急冲冲的道:

“娴姐,立即改装,我们分头走,你绕林向北,再弯向东,前道会合。”

方静娴立即取出另一付面具,戴了上去,外衣一扔,变成了一个老太龙钟的村

妪,一闪而没。

尹一凡锐利的目光一转,发现一个樵子,担着柴草,正向自己走来,灵机一动,

奔了上前用手轻轻一点,那樵子连转念的时间都没有,使瘫了下去,尹一凡把他抱

在一边,斜靠树上,取一定银子塞入他的怀中,道:“朋友,委曲你坐半个时辰,

这是补偿。”

樵子心里明白,却开不了日,连动弹都不可能。

尹一凡担起柴草,快步离开,甫出林缘,三个黑衣剑手,已迎面而至。

尹一凡原本是村俗打扮,担上柴草,倒也没有什么破绽可寻,大摇大摆从三人

身边擦过,扬长了上官道。

一路行去,至少有十拨人从身边驰过。

走了约莫三里左近,他弃了柴担,舍官道孙小路疾奔,与方静娴会合,直奔白

马山,黄昏时分,到了人山地头,两人买了些干粮,漏夜入山。

等二天清晨,两人到了一座高峰之上,方静娴朝前面一指道:“那被云雾封锁,

若隐若现的便是‘鬼影山’,‘魔王洞’在峰脚。

尹一凡顺着她的手指一看,只见无数士小峰头,星罗棋布,其中一峰,忽隐忽

现,鬼影之名,确实贴切。

“娴姐现在就去?”

“当然,时间可贵,你就在这峰头等我!”

“小弟……”

“怎么样?”

尹一凡诚势的道:“的确不放心娴姐一人去冒险!”

方静娴声音微颤的道:“不错,是冒险,但这险非冒不可,斐师弟是‘五帝’

唯一传人,‘五帝’一脉赖他接续,师门血仇,也担在他的肩上,同时正邪之战即

将展开,各位前辈同道对他期望殷甚,可以说是武林天下希望之所寄,值得付出任

何代价。”

尹一凡有些黯然的道:“我真的不能随行?”

“不能!”

“娴姐有把握能求到‘血艾’吗?”

“很难说。”

“万—……”

方静娴尽量抑制激荡的情怀,平静的道:“凡弟,明天日出,如我不来,你立

刻回头,请几位老前辈另想别法!”

尹一凡眼圈一红,栗声道:“娴姐,明天日出如不见你出来,小弟我……”

“怎么样?”

“闯进去!”

方静娴窒了片刻,才声色俱厉的道:“你想死很容易,但斐剑必须活,必须复

原,你必须活着回去报讯!”

尹一凡眼圈湿润了,强忍住两泡泪水,颤声道:“好,我回去,但我会再来!”

“再来送死?”

“死又有什么可怕!”

方静娴深深地被感动了,芳心紊乱如麻,她当然体会得出尹一凡的心意,但,

一种早已存在的心理,使她控制住了即将崩溃的堤防,幽幽的道:“凡弟,你这是

何苦?”

尹一凡一种坚决的口吻道:“娴姐,人各有志啊!”

方静娴娇躯一颤,英明的痛楚在啃齿她的芳心,但,她不得不作痛苦的决定,

当下声音一寒道:“我这只是万一的话!”

“小弟我知道!”

“同时,我不想欠任何人的人情!”

“娴姐,现在……现在……”

“怎么样?”

“可容小弟说出久已存在心中的一句话?”

方静娴当然想象得到那是一句什么活,她想听,然而她不能听.把心头一横,

道:“不必了,我现在急着要办正事,如我侥幸出来,慢慢再说吧!”

尹一凡眼中流露出痛苦之色,以一种近于乞怜的声音道:“娴姐,小弟必须要

在此刻吐出来?”

方静娴冷冷的道:“找不愿意听,我没有请你来,是你自愿跟来的!”

“娴姐……”

“我走了!”

三字出日,人已弹射而起,直朝峰下泻去,到了峰脚,回首仰望,尹一凡的身

影,痴立在峰顶边缘,泪水,不自禁地滚了下来,喃喃道:“凡弟,我对不起你,

但我不配,我的面容永远不能见人!”

说完,跺了跺脚,把心事抛开,向谷道驰去,绕过了近十条迷阵也似的谷道,

来到一个寸草不生的岩石峡口,石壁上,刻着斗大的八个悚目惊心的巨字:“男人

禁地,擅人者死?”

方静娴芳心一阵忐忑,撕去面具,恢复本来面目,仍然青色衣裙,青布蒙面,

自己壮了壮胆,弹身便朝峡谷淌进。

谷道极长,黝暗阴森,岔道千歧,她把生死置之度外,定了定神,默想师父生

前所述的走法,缓缓前行。

雾气弥漫,蒙陇中见鬼影幢幢,她知道那是岩碧石笋的幻影,置之不理。

走了近一个时辰,毫无动静。

从谷道的情状,与师父的描述判断“魔王洞”已不远了。

于是,师父生前描述洞主形象,在脑海中显现、彩衣、白发、满面恶疤,功深

不可测,出手极端残忍……

心跳加速了,呼吸也随之急速起来。

但,她毫无畏缩之意,为了斐剑,她不惜冒这生命之险,只有一个原因,斐剑

是‘武林五帝”唯一的传人。

突地——

雾气全消,眼前现出一个巨大穴口,雾气似被一种无形的阻力挡在距洞口五丈

之外,这是令人无法理解的一件异事。

方静娴僵立穴口,冷汗不自觉的渗了出来,足足半盏茶工夫,才鼓勇发话道;

“江湖末学,小女子方静娴有事晋谒洞主!”

穴内传出空洞的回声,没有任何反应。

她再重复了一遍。

蓦然——

一个冷得不带半丝人意味且含糊不清的声音,起自身后:

“你找死来的!”

方静娴汗毛直竖,双手蓄势,回过身来,登时直了眼,连呼吸都停止了。

眼前,不及五尺,站着一个身着彩衣,满头银丝,满面恶疤,五官不辨的老太

婆,那形象,胆小的唬都可以唬死,那简直不能称为人……

方静娴曾照过自己被毁的容貌,但比起眼前人,可就有大小巫之别了。

岩石般白齿中,一条舌头在滚动,语音含糊,但还可辨:“来此何为?”

方静娴好不容易回过气来,福了一福,道:“晚辈方静娴,专诚晋谒……”

“你只说做什么?”

“求赐些许‘血艾!’”

“血——艾?”

“是的!”

“叭叭呱呱!”笑声犹如鬼怪号叫,使人浑身起栗,笑了片刻,才发话:“此

地没有血艾,只有一样……”

“什么?”

“死亡!呱呱呱呱呱……”

方静娴透心冰凉,但仍强制住道:“望老前辈施恩怜悯!”

“老婆子一生不知怜悯为何物,丫头,你既来此,就认命了吧!”

“老前辈不肯见赐?”

“嗯,办不到!”

方静娴一时之间没了主意,死,她不怕,此来是冒奇险,心理上早有准备,只

是她想到斐剑奇毒不解,便生不如死……

她傻了,半晌开不得口。

怪婆子却又开了口:“你求‘血艾’何用?”

“救人!”

“救什么人?”

“同门师弟!”

“你的爱人?”

“不!关系止于同门。”

“你怎知此处有‘血艾’?”

方静娴心念疾转,听口风似有转机,但怪人怪性,根本莫测,反正自己生死,

早置度外,来历透露也无妨,忽然她想到此地既属男人禁地,当年师父何以能活着

出去?这一点师父当初讳莫如深,不肯明告,其中或有蹊跷,如自己说出来历,也

许会揭开谜底,说不定有意外转机也说不定。

心念之中坦然道:“是先师指示的!”

“你师父是谁?”

“杀人王!”

“什么,杀人王……”

“是的!”

“他怎么知道?”

“他……他老人家曾来过此处!”

“胡说,此地没有任何男人能活着出去,先后有十二二人留命在此,其中并没

有什么‘杀人王’”

方静娴不由一怔,难道师父说的是假话?但他所描述的地形与通行之法丝毫不

爽,这是从何说直呢?当下沉声道:

“但这是事实,否则晚辈不可能平安抵此!”

怪婆子略一沉吟道:“他叫何名?”

“尉迟尚!”

怪婆子全身一震,五官不辨的脸孔,起了反应起,那神情使方静娴心惊肉跳。

“你说尉迟尚是你师父?”

“是的!”

“他……死了?”

话声中,一把扣住了方静娴的手腕,方静娴的功力,在江湖中除了少数几个人

物之外,已难找敌手,但这一扣之势,使她连闪避的余地都没有。

“是的,死于数月之前!”

“如何死的?”

“被仇家‘天竺八魔’之一的‘狮魔’所杀!”

怪婆子久久无语,扣住方静娴的手没有放开。

空气沉寂得令人惊栗。

方静娴忍不住道:“老前辈与先师……”

“住口!”一声厉唱之后,顿了一顿,才又象自语般的道:“该死,死得好!”

方静娴一颗心顿往下沉,听来这语气不善。

怪婆子利剪似的目光逼视着方静娴,厉声道:“你说与老婆子怎么样?”

方静娴茫然了片刻才会意过来,道:“晚辈是请问老前辈与先师是何关系!”

“关系?哼!老身没有杀死他,你送上门来,老婆子要杀你!”

方静娴一股孽火几乎按捺不住,但她仍忍住了,功力不敌是一原因,而最主要

的,在一口气未断之前,仍抱着万一的想法,能为斐剑求到“血艾”,否则由她师

父“杀人王”感染而变了性格,决非如此温驯,当下一定神道:“老前辈与先帅有

仇?”

怪婆子发出一长串比鬼哭还难听的笑声,恨毒的道:“我要鞭他的尸!”

方静娴又缄了口,接不上话。

“女娃儿,你为什么要蒙面?”

这话象蜂螫似的使方静娴一颤,沉痛的道:“因为晚辈很美!”

“美,你很美?老婆子在杀你之前看看你到底有多美!”’

“嗤”的一声,蒙面青布撕成碎片。

“呀!”

怪婆子惊呼一声,松手后退,目光连闪之后,道:“不错,正是这手法,他为

什么要毁你的面?”

“规矩,收徒的规矩!”

“规矩?嘿嘿嘿嘿,好规矩!”

话声中,再次出手抓住方静娴的手臂,一提向那穴口奔了进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