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七章 金钗子谜

作者:陈青云

青衣蒙面女“噢!”了一声。

“你也是找‘金钗魔女’”。

“是的!”

“为什么?”

“要证实她是否是在下仇家!”

‘你很坦白,但太过份了,如果我是‘金钗魔女’的弟子,你就死定了!”

“但姑娘不是!”

“何以见得?”

“如果是,方才的几个‘金月盟’高手,不会毫无交代的便走。”

“既然你知道不是,为什么又不走?”

“在下想,也许姑娘能知道‘金钗魔女’的下落!”

“算我知道,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吗?”

“不错,这秘密江湖中恐怕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她……不能死……”

“咦!你这人好没来由,我好意告诉你,你却说她不能死。你是认为我有意欺

骗你?还是……”

“请恕在下失言,在下的意思是不希望仇人死亡,报仇之愿落空。”

“你还要不要听?”

“请说下去!”

“二十年前,‘金钗魔女’在‘武陵山’中,碰上了昔年仇家‘三阴鬼叟’双

方激斗百招之后,两败俱伤同时陈尸当场,被另一个过路的人收埋。”

“姑娘说‘金钗魔女’已死于二十年前?”

“一点不错!”

“姑娘是耳闻还是目见?”

“虽说耳闻,但与日见没有两样。”

斐剑心中暗付,“金钗魔女”既已死于二十年前,而母亲遇害是十年前的事,

其间相差了十年,当然凶手不会是‘金钗魔女’那凶手是谁呢?谁以风头金钗作凶

器杀人呢?莫非……心念之中,沉声道:

“请问,‘金钗魔女’有没有传人?”

“这却不得而知!”

“金钗魔女是否以金钗作暗器?”

“金钗魔女功力极高,甚少敌手,未闻她使用暗器,但金钗是她的标记。”

斐剑低头一想,事情有两个可能,第一是‘金钗魔女’根本没有死,第二是她

有传人,杀人者是她的传人而非本人。虽然母亲被害时他只不过八岁,但记忆中母

亲身手相当不弱,等闲的人杀不了她,而从当年遭害之夜,她仓皇地把自己藏入窑

的情形来看,仇家必是了不起的人物,可惜,自己委身地窑,既看不到仇人身形容

貌,也没有听到双方言语,不然事情就好办了,目前,唯一的办法只有继续追魔女

是否有传人留在此间,或是魔女本身可能不死……

他同时想到母亲遗言所示,要杀的另一个仇人“屠龙剑客司马宜”,司马宜与

自己家门何仇何怨不得而知,但他深信母亲的遗言不错,据“四海浪荡客祝少青”

说,司马宜失踪江湖已十余年,这又是一个极辣手的问题……

青衣蒙面女已不似刚才的冷漠肃杀,轻轻的道:

“掘墓人,你想什么?”

斐剑漫声应道:

“没有什么!”

这时,他想问对方的姓名来历了,但话到口边,又咽了回去,他只要开口,依

目前的气分看来,她不会拒绝,但自己不能打自己的嘴巴,他方才曾表示不想知道

她是谁。心念转了数转之后,再次拱手道:

“多承指数,在下告辞!”

“好!我……等你一年之约!”

“也许不到一年,在下必来。”

说完,弹身向洞外奔去、刚刚转出洞口,耳畔突又传来那耳熟的歌声: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惨惨戚戚,乍暖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怀两盏淡寒冬

来风急,应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却是旧时相识……”

斐剑闻声眉头不由一皱,果然不出所料,那山道上所遇的小化,已迎面而至,

一脚离,一步低,醉眼迷离,那神态令人啼笑皆非。

两人擦身而过,斐剑连目光都不会一转。

“兄台请留步!”

斐剑充耳不闻,继续向前奔去,小化子却追了下来,提着嗓子大声叫唤道:

“掘墓人,‘金钗魔女’可有下落?”

这一叫唤,使斐剑心头一震.不由自己的停下身来,小化子业已到了眼前。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小化子是关心你兄台呀!”

“你怎知我找‘金钗魔女’?”

“这……我小化子不是说过精于‘测心之术’吗?”

“在下说过不喜欢被人盯梢!”

小化子贼秃喜喜的一笑道:

“斐兄,我们做个朋友,如何?”

斐剑冷漠无情的道:

“在下一向中独来独往惯了,敬谢不敏!”

小化子一翻眼道:

“莫非嫌无小化子生身低贱,高攀不上?”

“随你如何想都可以!”

“掘墓人,据我小化子看来,你连血液恐怕都是冷的?”

斐剑从鼻孔里吹出了一口气,道:

“在我还没有决定要杀你之前,赶快自便,记住,我不喜被人盯踪,下次再碰

上时,别怪我言之不预。”

小化子伸了舌头,脸不红。其实,他那象京戏中开了脸的大花面般的尊容,既

使脸红,也看不出来,嘻皮赖脸的又道;

“兄台,你此次山之行,看来没有什么收获?”

斐剑不耐烦的道:

“这关你什么事?”

小化子哭丧着脸道:

“如果不关我事,我才不作兴管这闻事呢?”

“这就奇了,说说看,关你什么了?”

“比如说,你身上带的‘凤斗金钗’……”

“怎么样?”

“你很想知道它的来路,是不是?”

斐剑一把抓住小化子的胳臂,由于他身材魅梧,把小化子提得双脚离了地面,

历声道:“莫非你知道?”

“知道我也不说!”

“不说我撕碎你?”

“撕碎了也不说,除非……”

“除非什么?”

“你先答应和我交朋友,然后,小化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可以,你先说为什么一定要和我结交?”

“名不正则言不顺呀!”

“什么意思?”

“有道是逢人只说三分话,交浅不能言深,所以,我只能说道这里!”

斐剑倒弄得没了办法,的确,这“凤头金钗”的来历,他急需知道,甚至不计

任何代价,当下冷冷一哼,放松了小化子,道:

“好,我们做个朋友,不过事先声明,如我发觉你心怀诡诈,照样杀你?”

小化干裂嘴呲牙,活动了一下被捏的胳膊,苦苦一笑道:

“悉听尊使,我什么都答应,交朋友得先序齿,我叫尹一凡,外号‘阴魂不散’,

今年虚度十七岁……”

“的确是‘阴魂不散’……”

“彼此!彼此!‘掘墓人’大号也未见高明多少,兄台你呢?”

“你是丐门弟子?”

“不是,家师业已作古,师死不报门,他老人家的尊讳恕不

斐剑思索了片刻,道:

“我叫斐剑,二十,情形和你一样,先师作古,不提了!”

“斐兄家世……”

“父母双亡,孤子一身。”

“哦!恕小弟失言了,俗套免去,我们口盟订交,斐兄年长为兄,我为弟,请

上受我一礼!”说着,必恭必敬的兜头作了一个大揖。

斐剑在无奈何之下,还了一礼,语音仍是其寒如冰的道:

“言归正传,你且说说我的事为何与你有关?”

小化子尹一凡嘻嘻的道:

“斐大哥,你我既已口盟结义,你的事就是小弟我的事,这岂非有关了?”

斐剑星目一瞪,沉声道:

“你在寻找我的开心?”

尹一凡打了一个哆嗦,下意识的退了一步,把手连摇道:

“斐大哥,千万别误会,小弟长生就一副爱管闲事的脾气,自从‘三元帮’总

坛暗中得睹大哥风采,衷心资慕,所以才一心高攀,如有恶意,天诛地灭!”

斐剑为了急于知道‘风头金钗’的来历,勉强把怒气按了回去,微微把头一点,

道:

“就算这样吧,你真的会什么‘测心之术’?”

尹一凡露齿一笑道:

“笑话一句,是小弟信口胡诌的,大哥在‘倚云山庄’外,与‘四海浪荡客视

少青’的一席话,小弟无意中听到,嘻嘻!如此这般而已。”

“如此说来,你根本不知道金钗来历?”

“连‘四海浪荡客’那等阅历都说不出来,小弟我怎会……”

“你找死?”

“大哥,你别性急,小弟我当然有所交代,请问‘金钗魔女’下落如何?”

“已死于二十年前!对了,你可知道那女魔有什么传人留在世间?”

“这……倒不曾听说过,但我有办法打听,先说金钗吧……”

“怎么样?”

“大哥听说过‘千手人’这名号没有?”

“千手人?这倒是陌生得很。”

“千手人被誉为暗器之主,能两手同时发出十种以上暗器,而对武林中各门各

派,各式人物所用暗器,无不了如指掌,如能找到他,也许可以解开‘金钗’之迷?”

斐剑精神一振,道:

“这‘千手人’现在何处?”

“隐居在幕阜山千回谷中。”

“幕阜山?离此在数千里外……”

“是的,要横跨鄂境,进入赣边,此老三十年前退隐之后,不问此事,也不与

世住来,而且生性怪僻,相当不近人情……”

“这倒是无可虑,只要能找到他便有法可想!”

“我们何不现在动身?”

“我们?你的意思要跟我一道?”

“大哥,小弟我做向导,可免了许多周折!”

“好吧!”

“大哥,你的神色可不可以放缓和些?”

“你看不惯尽管请便!”

“好!好!谁要我结交上你呢!请稍待,我换了行头,同行也方便些!”说着,

奔到润水边,一阵擦洗,立起身来,冲着斐剑一笑。

“呀!”斐剑几乎失口而呼,小化子赤然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美少年,chún红齿白,

五官停匀,剑眉星目,英气逼人,只是目光中充满了慧黠之色,一望而知是个富于

机智的少年。

只见他在身上东一摸,西一抓,鞋袜衫裤头巾,一应俱全,而且都是名贵的丝

绸所制,这一穿扮起来,成了一个翩翩浊世佳公子,使斐剑为之瞠目。

穿戴完毕,一拱手道;

“大哥,请!”

两个俊品人物,奔出巫山,直望归州城驰去,尹一凡的轻身工夫,竟不亚于斐

剑,两人风驰电掣的尽力狂奔。

约莫二更时分。抵达日州城,这里是川鄂通衢重镇,行旅如线,车马辐转,三

街六市,热闹非凡。尹一凡向大街灯火繁盛处一指,道:

“大哥,歇脚了吧,肚里馋虫直向喉头爬哩!”

斐剑生性冷漠,寡于言笑,斐剑进了归州城第一名楼“青莲居”。地无分南北,

很多酒部喜欢以李太白的名号为名,这是时下的风尚。

两人拣了一个僻座,呼来酒菜,尹一凡见了酒,眼里直冒出了花,举杯道:

“大哥,今晚是踊题儿第一遭共桌,小弟谨敬三杯!”说完一连干了三杯,斐

剑皱了皱眉,闷声不响的出干了三杯,尹一凡人小量下小,一杯又一杯的向口里灌,

象是酒鬼三年没见过酒水似的,与他此刻的外貌极不相称。

酒至半酣,邻座突然传来数声带有磁性的女人脆笑。

笑声,甜脆之中,隐含荡意,一个女子进酒楼已属少见,公然在大厅广众之间

调笑,那就是奇闻了,当然,特别召唤的侑酒女子是例外,但照惯例,那必须是在

包座或别阁之内,绝不在敞堂之间,所有的酒窖,全把目光投注过去。

斐剑不经意地一偏头,只见隔了三个座,一个艳红的窈窕身影映入眼帘,星目

中顿时泛出了杀光,那红衣女子,赤然正是以美色诱杀男人的‘无魂女’,‘无魂

女’在大众场合公然出现,使他大感意外。

与‘无魂女’同座的,是一个看上去风流倜倘的贵介公子,暖带轻裘,手摇描

金折扇,醉态可掬,色迷迷地瞪着‘无魂女’那神情,令人作呕。

尹一凡似乎不闻不见,只顾低头饮酒。

一个不知名的酒客,轻轻发出一声喟叹道:

“唉!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

斐剑心中一动忽所悟,以掌一击桌,道:

“噢,你看那女子是谁?”

尹一凡抬头道:

“谁?”

“看那边。”

“哦!”‘无魂女’反应竟然平淡得出奇。

斐剑心中大奇,惑然道:

“你醉了?”

“笑话,区区几杯女儿红,怎能谈得了醉。”

“你不是为了她大唱其相思苦吗?”

尹一凡嘻嘻一笑道:

“大哥,别认真,那是小弟为了引起你注意,信口胡诌的。”

语声甫落,一阵幽香触鼻,‘无魂女’已俏生生地站在两人桌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