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七十九章 地 兵

作者:陈青云

当年,‘紫衣人’为了一念之贪,强取‘天枢宝笈’是事实,但他是凭真实功

力,而没有诡谋暗算……”

“大师泊陈尸大洪山下,这点如何解释?”

“他承认以后作交代!”

“还有四师伯与你……”

“下手的不是他,是别人假他的面目行凶!”

“你相信?”

“相信!”

“凭什么?”

“这一点将来你会知道的!”

“为什么不现在?”

“事情牵涉太广,尚非其时!”

斐剑咬了咬牙,道:“很多正道之上被杀,是他的杰作,他不否认吧?”

他承认曾做过‘金月盟’的刽子手。

“那他与‘金月盟’有过不寻常的关系?”

“不错,现在他醒悟了,要为正道尽些力,稍赎前衍。”

“好,师姐,这些暂时不谈!”说着,转向了“无后老人”,沉凝万分的道:

“老前辈,有一个问题务请据实见告?”

“无后老人”颔了颔首,道:“你说吧,老夫知无不言!”

“先父‘屠龙剑客司马宣’是否真的与东方霏雯有过夫妻关系?”

“无后老人”一楞神正待开口……

蓦在——

一阵天塌地陷的巨响,震耳慾聋,整座秘室,似乎要被翻了转来,室壁顿现龟

裂一尘屑挟烟波之气,从门隙喷了进来,四人为之惊魂出窍。

接着,外面传来了栗人的紧急应交警号,一个声音大吼道:“秘门被炸毁,敌

人突入地室……”

变生突然,使人有手足无措之感。

杀伐之声大作,显然双方已搭上了手。

“无后老人”首行冲了出去。

斐剑目光左右一扫,厉声道:“我的兵刃?”

“在这里!”尹一凡拉迅快的开壁橱,把“天枢神剑”交在斐剑手中。

三人先后扑了出去,只见甬道之上,无数黑衣剑手,与“紫衣人”手下,业已

展开了生死的搏斗,不远处天光大亮,土石堆累,秘室已暴露在天光之下,由下上

望,可见倾颓的破庙厅尚在冒烟。

黑衣人潮水般从缺口涌入。

栗耳的惨号,使这残破的秘室基地、变成了血腥的屠场。

斐剑挥剑扑了过去,尤如虎人羊群,当场披靡。

方静娴与尹一凡朝另一甬道扑去。

斐剑一阵疯狂的扫荡,尸体把暴露的地道堵塞了一半,鲜红的血成了溪流,人

潮不断涌入,他横剑而立,俨若天神。

内部、屠杀仍在疯狂的进行。

一条庞然蒙面人影,出现在穴口边缘,他正是“金月盟主”。

斐剑登时杀机狂炽,挺剑射了出去。

“唰!”

“金月盟主”剑势如骇电奔雷,迎头罩落,一动一静,上下势殊,斐剑完全处

于劣势,但先天豪气与冲胸的怨毒,使他忘却生死利害,一招“擎天一柱”,凌空

施出。

“锵!”然一声巨响,剑气四进裂空有声。

斐剑身形被震得凌空倒翻,肩头热辣辣一阵剧痛,但他仍咬牙提气,斜荡八尺,

落到实地之上,肩头负创,血流如注,急以左手点穴止血。

“金月盟主”骇人的剑势,又告罩身卷至。

斐剑施出“天枢剑法”的第二招“满天星斗”,以攻应攻。

连珠密响之中,“金月盟主”倒退了两步。

还有近五十的黑衣人,围聚炸开的穴口之外。

穴内杀伐之声,仍隐约可闻,但听来已近尾声。

斐剑目赤似火,杀机已完全凝固在冻冰的面上,那神情,令人见了不寒而栗。

“金月盟主”栗吼道:“小子,你真是命大!”

斐剑冷哼一声道:“阁下用不着再藏头露尾,蒙面巾可以除去了,‘天皇’你

的面目已被揭穿了,你疯狂的梦也将醒了!”

“金月盟主”下意识地退了一下,厉声道:“不错,老夫正是‘天皇’,武林

天下至高主宰!”

在下为你可怜!”

“纳命来……”

“慢着,在下事先声明,今日杀你有三个原因,第一,为武林除害,第二,为

‘五帝’复仇,第三,为‘地皇’老前辈索帐……”

“小子,你在做梦!”

喝话声中,再度挥剑出手。

斐剑辣手迎击,仅只三个照面,迫得“金月盟主”退了四个大步。

“躺下!”

随着这一声暴喝,斐剑但觉“中堂”“鸠尾”两穴似蜂螯般的一阵刺痛,身形

一颤,载了下去。

“金月盟主”哈哈一阵狂笑,一剑朝斐剑当头剁落……

“锵!”

下剁的剑被震得荡向一侧,出手的,赫然是“宇宙一尊”,也只有他的这根乌

藤杖,不惧宝刀宝刃。

十数条人影,先后涌现,当先的是“觉非”、“紫衣人”、“无后老人”、方

静娴,随后是近十名“紫衣人”的得力手下。

方静娴弹身扑向斐剑。

“金月盟主”手剑一伸一缩,再度刺向斐剑,立即又被“宇宙一尊”架开。

方静娴已把斐剑架了起来,退后丈许。

“宇宙一尊”大声道:“他中了两根‘附骨神针’,请‘觉非’大师施救!”

“觉非”目芒凌芒,迫视着“金月盟主”道:“你的手段够毒辣,可天不从人

愿,秘室广大,暗道如织,没有把老油等活埋,你现在想出头恐怕迟了!”

“金月盟主”阴森森的道:“当年该杀你的,本人看来心还欠很!”

“紫衣人”厉声道:“老匹夫,八枚‘附骨神针’用尽了是吗?‘觉非大师’

将让你尝那神针的滋味……”

这话,使“金月盟主”心头大震,如果“觉非’出手,那今天他的确只有死路

一条,连话都不曾交代,幌身电泻而去。

数十黑衣人,也紧跟着飞泻而去。

那些侵入秘室的高手,不见有半个出来,顾然已全军覆没了。

斐剑面白如纸,身形抖个不住,但手中神剑却仍紧握不放。

两根“附骨神针”全射中致命要穴,他凭着深厚的修为,与不同一般常轨的武

功,硬逼住神针不使攒穴透骨,换了别人,早已横尸当场了。

“觉非”宣了一声佛号,道:“把他平放地上!”

方静娴依言把斐剑放落,仰卧地上,“觉非”大师伸指点了他十八处要穴,然

后掌心对正伤口,默运真力,神针缓缓从伤口提了出来。

神针离身,斐剑一挺弹了起来,向“觉非”恭施一礼,诚恳的道:“警谢老前

辈援手之恩!”

不用,老衲决心把全部神针毁去,以免再贻患武林,可惜,留在令师等身上的,

已无法收回了。”

斐剑的目光瞟向了“紫衣人”,“紫衣人”低下头去,斐剑内心产生一种无法

形容的感受,仇人当前,难忍耐,然而在是站在同一立场的友人,他想到“宇宙一

尊”曾说过的“武士风度”,是的,即使面对血海仇人,流血五步,也不必恶语相

向……

心念及此,泰然了些。

“无后老人”沉重的问“觉非大师”道:“大师,是采行动的时候了,请大师

示下?”

“觉非”低宣一声佛号道:“贫僧方外之人,只为了断昔年一点因重蹈尘动,

岂能僭越而主其事……”

“无后老人”耸耸肩,转向了“宇宙一尊”,道:“如此,这重担非阁下莫属

了?”

“宇宙一尊”爽朗的一阵宏笑道:“兄台如何?”

“在下更不敢僭起,同时也没有这份才能!”

“兄台这话错了,除魔卫道,旨在发扬武林正义,以公义制裁邪恶,并非任何

一己之私,这是群策群力的事……”

“谨受教,阁下看该如何办吧!”

“宇宙一尊”闭了闭眼,道:“此次遭受突袭,我方死伤将近百人,可以说元

气大伤,幸而根本未动摇,以老夫之见,目前救死扶伤,先处理善后,等待最后也

是最好的一个机会!”

斐剑忍不住道:“请问老前辈,什么机会?”

“金月盟会盟之期,由我等发难,势必有绝大多数年门派反叛响应,可以一鼓

而毁灭之!”

“会盟的日期是……”

“不远了,我们必须沉住气等这消息!”

“该盟的总坛到底在什么地方?”

“现在还不能公开!”

“为什么!”

“怕牵一发而动全身!”

斐剑默默,他当然听得懂这句话的含意,恐怕有人不耐而胡闯,打草惊蛇,破

坏全部计划,而最可能这样做的,便是自己。

“宇宙一尊”似已窥知斐剑心意,郑重的道:

“娃儿,将来正邪之战,全看你的了,老朽等有自知之明,谁也不是‘金月盟

主’的对手!”

斐剑郝然道:“老前辈过奖了,晚辈为武森一脉,自当竭尽绵薄。”

就在此刻——

一条人影,星飞丸射而至,斐剑目光如电,一眼看出来的是尹一凡,尹一凡本

在秘室之内参加拒敌,这时却从外奔来,的确是诡计多端,行止莫测,难怪他自己

取了“阴魂不散”这么个难号。

尹一凡停下身来,气喘吁吁的道:“大哥,我刚才得到一个消息……”

斐剑冷冷的道:“什么消息。”

“今天早晨东方霏雯率手下八名诗婢,奔向‘剑家’!”

斐剑闻言不由心头巨震,他立刻想到‘剑冢’之中,痴心的师姐崔婉珍,自己

目前总算彻底认清了东方霏雯的为人真的比蛇蝎还毒,她不能到手的东西,或是被

她所恨的东西,她非毁去不可,她此去‘剑冢’,除了对付崔婉珍之外,不会有其

他目的,崔婉珍是大师伯遗孤,也是自己唯一的爱人……

心念动处,栗声道:“这消息可靠吗?”

尹一凡一皱眉道:“大哥,小弟对你难道还会出花样不成?”

方静嫡紧张的道:“那女子的目的是什么?”

斐剑惶然道:“除了对付崔师姐,还有什么,神剑业已在我手中,她是知道的

。”

“他为什么……”

尹一凡接口道:“她知道崔大姐是大哥的爱人!”

斐剑激动的道:“我得马上赶去,不然必有惨剧发生!”

方静娴也十分不安的道:“剑冢有奇阵屏障,等闲人不能出人……”

尹一凡道:“她已从‘貌魔’处得到奇阵出入之法,消息便是因此透露的。”

方静娴激动的道:“师弟,我与你一道去!”

斐剑点了点头,向“觉非大师”等道:“各位前辈,晚辈暂时告辞!”

“无后老人”目光一扫“紫衣人”,然后向斐剑道:“少侠,这是正事,不能

阻你,但你得快去快回,老夫建议你最好除去那女魔!”

“晚辈会办得到的!”

“你的衣服得换一换,血污狼藉,难免惊世骇俗……”

“晚辈理会得,到前途再说吧!”

“一路小心暗算?”

“谢指点!”

“你走吧!”

尹一凡方待启口要说什么,“无后老人”一抬手道:

“小子,别打主意,你不能走,否则谁和耳目之责!”

“晚辈不走,只想送大哥一程!”

“多余!”

斐剑与方静娴向众人施和告辞,双双弹身奔去,尹一凡也跟了上去。

“紫衣人”发了长长的一声叹息,“无后老人”等投于同情的一瞥。

且说,斐剑第三人如脱弩之箭,一口气奔出了四五里,斐剑刹住身形,道:

“凡弟,我有话问你!”

尹一凡跟着停身,方静嫡业已超前十几丈,站在道旁相候。

“大哥有话请说!”

你可听说过先父与东方霏雯之间的真正关系?”

“这……听说过!”

“是事实吗?”

“小弟我不能保证,但可能不假!”

“还有,‘紫衣人’以前是‘金月盟’的一份子吗?”

“是的,而且地位相当高!”

“他为何要反叛?”

“这……这……我不得而知了,不过……”

“不过什么?”

“他有一部分心腹死党,业已因他的缘故而牺牲了,如“巡察总盟高寒山”等,

否则将是不可小视的内应!”

斐剑顿时恍然,当初东方霏雯迫死高寒山等,他一直怀疑何以自相残杀,原来

死的都是,“紫衣人”的心腹,这就难怪其然了。

“照你这一说,‘紫衣人’还有死党潜伏在‘金月盟’这内?”

“是的!”

“难怪消息这么灵通。”

“还有其他原因,该盟的动态,我方可以掌握八成!”

“什么其他原因?”

“这一点恕小弟不能奉告!”

“又是这一套,我再问你一句‘金月盟’总坛在什么地方?”

“只‘紫衣人’一人知道!”

“他没有公开?”

“时候还没有到!”

“好,你请回头吧!”

“大哥……”

“什么?”

尹一凡胀红了脸,沉吟了半晌,才嗫嚅的道“有件事相烦……大哥成全!”

斐剑惑然道:“什么事,说吧,别吞吞吐吐的,我没太多的时间!”

尹一凡偷眼一瞥站在十多丈外的方静娴,以极低的声调道:“就是娴姐……”

斐剑心中一动,道:“她怎么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