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八十章 切骨之恨

作者:陈青云

尹一凡忸怩了片刻,才嚅讪的道:“上次娴姐的‘迷神之毒’,被救来此……”

斐剑打断了他的话头道:“对了,你先回答我,‘赎罪人’何以不见影踪?”

尹一凡窒了窒道:“他不愿在人前现身!”

“他对他知道多少?”

“差不多全部!”

“那你……”

“大哥,我曾应允他不到时候决不泄露只字!”

斐剑吁了一口气,道:“罢了,你说下去吧!”

尹一凡朝斐剑歉然一瞥,才拾起原来的话题,道:“娴姐被救来此之后,几位

老固执指派小弟我伺候他……”

“紫衣人等都没有家口?”

“没有,那秘密地下基地可以称之为女人禁地……”

“说下去!”

“这……,也许我生活小节上,有时无法避嫌……”

“嗯!我辈只要存心正大,区区小节大可……”说到这里,话锋突然顿住,他

说不下去,他想到与东方霏雯不可告人的一幕,后果如何,目前尚不得而知,然而

在私德上业已有了亏损,虽属被动,仍是无法去除的污秽。

尹一凡接着道:“小弟我……很同情她的惨遇身世,因为我们同属刁然无依的

飘萍。

“同情了又怎样?”

“小弟……想……想……”

“想什么?”

尹一凡垂下头去,半晌无言。

斐剑十分不耐的道:“你到底想说什么,干脆些,否则我要走了?”

尹一凡抬起头来,似乎下了最大的决心,咬了咬牙道:“我愿意终生陪伴她!”

斐剑心头一震,道:“哦!说了半天,你是爱上了她了。”

“是的!”

“她呢?”

“这就是小弟要拆大哥成全的地方!”

“她如何表示?”

“若即若离,不接受也不拒绝,使我很痛苦!”

“凡弟,世间任何东西,都可用不同方法获得,只有爱,丝毫也不能勉强!”

“我知道这道理,大哥,我只是想知道她爱不爱我,如果说她是为了曾被毁容

而仰制自己的情感,那就不必,小弟不是取她的容貌!”

“你很爱她?”

“是的,此心皇天可鉴!”

斐剑感动的道:“凡弟,你必须慎重考虑,这是彼此的终生幸福问题,别凭一

时的意气用事,不然后果是非常可怕的?”

尹一凡以极端郑重的口吻道:“大哥,小弟我已想得很多了,此心坚逾金石,

我自信决无改变!”

“好,我答应尽力!”

“谢大哥!”

“你可以回头了?”

“是!”说着,向方静娴遥遥一挥手道:“娴姐,再见!”

待尹一凡身影消失,斐剑弹身赶上方静娴,方静娴已先开口道:“他说了些什

么?”

斐剑理了理思绪,故意装得十分平淡的道:“没有什么,他请我问师姐一句话!”

“一句什么话?”

“他说,他很痛苦,希望知道师姐对他的态度……”

方静娴沉默了片刻,冷冷的道:“我不配!”

“不配,什么意思?”

“你明知故问。”

“师姐是指你的容貌被毁而言?”

“嗯!我的终生命运,已在投入‘杀人王’门下之时决定了!”

“师姐,何必自苦,他是真心的……”

“我知道,唯其如此,我更觉得不配,试想,我不能终生蒙面与他相处,而我

的真面目,根本不能见人,年深日久,难得不生厌,后悔……”

“他坚决表示不会……”

“师弟,我不愿把我自己的痛苦,加在任何人头上,我从来没有梦想过,我感

谢他的同情,但我不能接受!”

“师姐他……”

“言止于此,不必再往下谈了,我担心那不曾见过面的师姐的安危,我们必须

日夜兼程疾赶,别一步之差,贻终天之恨!”

这话,使斐剑心头一凛,一颔首道:“我们赶吧!”

话声才落,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呼唤:“大哥留步!”

原来且尹一凡再度折回来,斐剑道:“什么事?”

尹一凡不自然地望了方静娴一眼,才匆匆的道:“我忘了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

“我忘了告诉大哥,如果与‘金月盟’的人遭遇,有人比出这个记号……说着,

回举起左手,拇食二指圈成一个小圆圈,其余亏指伸直并齐,然后又接下去道。

“这便示对方是自己人。千万可别误伤!”

“好,我知道了!”

再见!”

这一天,傍午时分,。“剑冢’一线天峡谷之外,来了一男一女两条人影,男

的一身白色劲装,背负长剑,俊美魁伟,女的一身青衣,青布蒙面,他俩,正是斐

剑与方静娴师姐弟。

斐剑用手一指谷道.道:“到了,通过这狭谷,便是‘剑冢’寒潭。”

方静娴焦灼的道:“不知是否迟了?”

斐剑一弹身,道:“我们快!”

两人甫一到了谷,一声娇斥倏告传来:“站住!”

两人不期然的刹住身形,只见两名绛衣少女现身拦在谷口,两绛衣少女一见斐

剑后,不由粉腮大变,其中之一硬起头皮道:“原来是斐相公!”

斐剑冷声道:“你们主母呢?”

两绛衣少女齐向后退了一步,没有答话。

斐剑大喝,声道:“闪开!”

绛衣少女一探手怀中,斐剑知道她要传讯示警,杀机陡起,不容对方有施放讯

号的机会,一掌拍了出去,不差先后,方静娴出手抓向另一个绛衣少女。

两声凄厉的惨号,破空而起,一个被震得七孔出血,一被抓碎头脑,双双栽倒

谷中,死状奇惨。

两人电疾朝谷道射入。

转出谷道,眼前是鹅毛不浮的寒潭,正面对过潭边,黑石林立,便是护冢奇阵,

阵外,六名绛衣少女凌散的或坐或立。

斐剑当先绕潭奔去,方静娴后随。

六名绛衣少女见有人来,齐齐起身戒界,其中一个栗声道:“他怎么来了!”

另一个道:“速传讯与主母!”

话声甫落,斐剑已经到了六人眼前,六绛衣少女骇然变色,其中之一,左手一

抬,圈拇食二指,大声道:“斐相公,请示来意?”

事实十分明显,东方霏雯已进入‘剑冢’,斐剑一颗心登时跳到腔口,根本无

暇答理,“刷”的拔背上神剑,挥洒出去,惨号声中,血雨四迸,五名绛衣少女,

齐齐栽卧血泊之中。

那以手作势的一句急声道:“少侠,快!”

斐剑口里应了一声,“谢姑娘!”人已疾箭般穿入阵中,方静娴也跟了进去。

“剑冢”石室之中,崔婉珍浑身浴血,斜倚在壁上,东方霏雯手持利剑,剑尖

指正婉珍的心窝,满面残狠之气,使那美逾天仙的玉脸变了形。

这情景,与上次“狮魔”入阵迫崔婉玲仍交出“天枢神剑”的情况完全一样。

斐剑鬼魅般的掩到室门之外,目光一扫之下,松了一口气,崔婉珍还没有死,

但他不敢冒然行动,因为出手再快,也不及东方霏雯剑尖一送的便当。

室内双方,都没有发现有人不速而至。

崔婉珍粉腮苍白如纸,创伤使她娇躯不停的发颤,眼中流露的,不是惊惧恨毒,

而是一种幽怨之色,只听她幽幽的道:“你为什么非杀我不可?”

东方霏雯阴森森的道:“因为他爱你!”

“你……不许他爱我?”

“不错!”

“我不阻他爱你,你比我长得美,我不及你万分之一,连嫉妒的资格都没有。”

“美?格格格格……”

笑声,此刻听在斐剑的耳中,完全走了样,象是枭啼狼嚎,令人悚栗。

东方霏雯收住笑声,恨恨的道:“美,美有什么用,他不爱我……”

“什么,他不爱你?”

“不,他爱我,但他变了心,他与我绝了情!”

崔婉珍苍白的面上出现了一抹微笑,虽在剑失之下仍掩不住内心的喜悦,她太

爱斐剑了,刻骨铭心的爱,爱得忘了自己,斐剑目睹此情,几乎落下泪来。

东方霏雯重重地一声冷哼道:“别得意,虽然他绝了情,但与我已结了合体之

缘!”

崔耽珍面上的微笑消失了,代之的是一阵抽搐,但,随即又幽凄的道:“我不

怪他,只要他喜欢。”

东方霏雯切齿道:“你爱他真的有这么深?”

斐剑几乎想扑了过去,但他忍住了,他必须等有利机会,以救心上人的生命在

剑锋之下,他不能鲁奔。

崔婉珍反而平静的道:“也许比你想象的更深!”

东方霏雯厉声道;“所以我也更恨你!”

“你可以占有他……!”

“迟了!”

“迟了,什么意思?”

“我已下决心要毁了他!”

“你……要杀他!”

“不错,不择手段,誓必要毁了他!”

“可是……你曾经爱他,现在你要杀我,不也是为了……”

“你错了,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你分沾了我的爱,所以我要先

杀你,万一,我将来杀不了他,你已无法再得到,值吗?”

残毒狠辣,莫此为甚。

崔婉珍几乎支持不住倚壁的身形,泪水,这时才滚落粉腮。

东方霏雯顿了一顿,又道:“话已说完,你恨吗?你死不瞑目吗?这就是我所

希望的……”

崔婉珍惨厉的道:“我还问你一句话!”

“说吧?”

“你杀我,也要杀他,你最后得到什么?”

“我吗?格!格!格!格!我什么也不要得到,我只要报复,让一切都毁灭,

让死亡来结束一切,我一生追求真正的爱,都没有得到,我只有恨,恨!恨!恨!”

“你……一切都是恨,别人对你呢?”

“我要所有的人恨我,恨得愈深愈好,我现在需要的除了恨再没有什么!”

崔婉珍忽然歇斯底里的叫道:“恨!不错,我应该恨,恨你,也恨我自己!”

东方霏雯得意的一阵狂笑道;“对了。恨吧!我最欣赏别人在恨中死去,带着

恨进人坟墓。现在,我把这剑缓缓刺人你的心脏,看着我,用你所能表达的恨意看

着我,到你断气……”

看来,她真的要动手了。

斐剑不由急煞,他此刻无论出声或出手,都无法阻止她疯狂而变态的残酷行为,

但岂能看着崔婉珍受害,急怒交加之下,他想出了一个孤注一掷冒险办法,轻轻地,

他用手指捏下了一小片岩石,然后,轻轻地掷向侧方。

石比片缓缓脱手,不带丝毫破风之声。

“咔!”

石子在侧方落地,发出一声不大的响声。

东方霏雯陡地转头侧顾……

斐剑这一喜非同小可,他希望她这样,他成功了,他象电光一闪,快得不可思

议的射了过支,凌空击出一掌。

这种速度,是“步虚蹈幻”身法发挥的极致,快得无法以言语形容。

东方霏雯做梦也估不到猝然生变,被撞得向右一踉跄。

斐剑业已在这瞬间横身在崔婉珍头里。

但东方霏雯并非等闲人物可比,几乎没有经过,踉跄的身形半旋,顺势递出了

一剑,在这种情况下立即了还击,是旁人无法办到的,当然也出斐剑意料之外,急

切中,他只有横剑封挡。

而情况更出人意料,这一剑竟是虚招,出剑的同时,左手电闪抓出。

“呀!”

一声惊叫,斐剑心头一沉,迟了,崔婉珍已被东方霏雯扣在手中。

斐剑不由肝胆皆炸,暴声道:“你敢动她我把你挫骨扬灰!”

东方霏雯一幌身,带着崔婉珍侧移八尺,正好在一丈距离与斐剑对峙。

“放手!”

“斐剑,你想错了,办得到吗?”

崔婉珍这时,才看清来人,凄绝地唤了一声:“剑哥哥,你……终于来了!”

斐剑咬了咬牙,道:“珍妹,一切有我!”

东方霏雯粉腮的肌肉在抽动,目光象两把利剪,似要绞碎人的心,这是恨极的

表现,这神情,是以令人一见而终生难忘。

“斐剑,我要你看着她死,要你品尝恨的滋味!”

“贱人,只要你敢,我把你生撕活裂,挫骨扬灰!”

“贱人?哈哈哈哈,弟弟,你现在骂我贱人了,记得那绮丽的一晚吗?一夜夫

妻百日恩,你太无情了!”

斐剑逆血上涌,几乎喷出口来,咬牙切齿的道:“你……简直不能算是人!”

东方霏雯也斜着眼,嘲弄似的道:“我……不算人,你呢?你能称为人吗?弟

弟,你想通了没有?”

斐剑几乎发狂,他根本没有听清楚她说的什么,一个直觉的意念控制了他,如

何求崔婉珍?

东方霏雯继续又道:“弟弟,你不叫大姐了吗?”

斐剑厉喝一声:“我劈了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